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八章:北宋的老吃货

第八章:北宋的老吃货

    李初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后世相声里的唱菜名,曾经他特意学了这么个曲儿,可惜这具身体不给力,只唱了一小段,气息就跟不上了,只得停下来歇会儿。r?a?  ?nw?en?w?w?w?.??
  
      如今正是用饭的点,他就不信了,这个绝招一出,会吸引不来人。
  
      李初这一嗓子,围观的人群彻底傻眼了。
  
      这一出,唱的大家措不及防。
  
      吆喝叫喊大家见过,可这么一连串连气都不歇直接扯喊了出来,而且这词还是各种菜名,这种绝活大家可没见过。
  
      听着,蛮有意思,蛮新鲜的。
  
      想不到,平日间不争气的小初,还有这么一手绝活,真绝了。
  
      “小初,再来一段呗。”
  
      人群中有个街坊叫了一句,立即得到众人的支持。
  
      “是啊,再给我们唱一段啊,这可比那啥戏曲好听多了。”
  
      李初白了他们一眼,诸位叔叔伯伯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
  
      调整了下嗓子,李初又开始唱:
  
      “炸汁儿、炸排骨、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熘鱼片儿、熘蟹肉、炒蟹肉、烩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烟鸭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子晒炉肉、鸭羹、蟹肉羹、鸡血汤、三鲜木樨汤、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晒炉肉、炖肉、黏糊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大肉、烤肉、白肉、红肘子、白肘子、熏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锅烧肘子、扒肘条、炖羊肉、酱羊肉、烧羊肉、烤羊肉、清羔羊肉、五香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炸卷果儿、烩散丹、烩酸燕儿、烩银丝、烩白杂碎、氽节子、烩节子、炸绣球、三鲜鱼翅……”
  
      围观的街坊邻居再次:“……”
  
      阿秀:“……”
  
      杨承和阿宁继续目瞪口呆……
  
      这词简直太有魔性了,越听越有味,富有节奏感,而且这唱的这些菜名儿,都是大家从未听过的,单是听这个菜名,这嘴里的馋虫啊,就被勾引起来。
  
      甚至有些人,还开始流哈利子。
  
      李初的声音很洪亮,很有穿透力。
  
      在街上来往的客商,也听到了,都纷纷好奇的转过身,往这边瞧来,看到这边围绕着许多人的时候,也都跟着凑了过来。
  
      凑热闹,这是国人的天性。
  
      哪怕间隔千年的时空,也毅然。
  
      然后这群新来的人,就看到李初拿着一个做菜用的大铁勺在灶炉边一口气念着菜名。
  
      这群客商跟小镇上的居民不同,南来北往,这眼界和见识就多了,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个饭肆,不过他们倒未立即上前,而是选择和街坊一样,围观。
  
      比起吃来说,很多人更感兴趣的,是李初的报菜名,这听着,可真新鲜。
  
      这要是叫卖货物的时候,也学这么一吆喝,保管生意火爆。一群看到商机的客商眼睛一亮,心里默默的盘算词汇。
  
      街道上,老者吩咐阿福将罗文送到医馆后,他便转过身往聚拢人群的方向看了去。
  
      老人的小心脏,跳动的厉害。
  
      脸上表情很是兴奋,如同饥渴的老虎见到了猎物了一眼。
  
      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各路各州,什么菜没吃过?可刚才,人群中传来的声音,这一道道菜名一口气接二连三的唱了出来,老者惊骇的现,这……这一串的菜名中间,他竟然只识得几道……
  
      老人,激动了。
  
      现已年近古稀,家人、事业、财富,他哪一个都不缺,圆满无憾,可唯独就是这张嘴,特别好吃,越老,越好这口。
  
      为了一道美食,甚至不顾路途遥远,赶几个月的路,从京畿跑去扬州。
  
      每次过寿,任何寿礼都不收,只收好吃的。
  
      在大宋朝,老人自认为在吃一途,很少有人能及他。
  
      可是,吃历如此丰富的他,竟然在这一个小小的汝坟镇,听到了无数个他从未听过、吃过的菜名,这简直就是……
  
      老人的呼吸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
  
      身后的紫衣青年连忙过来,搀扶着老人,平抚老人的后背。
  
      “孩子,快,快扶我进去看看。”
  
      紫衣青年常年跟随在祖父身边,对祖父这口嗜好非常的了解,当然,他也沾着祖父的光,吃到了不少人间美味。
  
      对于吃这一块,紫衣青年也颇有认知,当人群中爆出一串串菜名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儿个中午,是不用赶急着去叶县了。
  
      “还请各位乡亲让一让。”
  
      围观的人群,见这紫衣青年器宇轩昂,穿的又干净得体。再看他恭敬的搀扶老人,好一个孝顺的小郎君,大家见此,纷纷给紫衣青年和老者让开了一条道。
  
      紫衣青年搀扶着老人坐好,阿秀立即端来了一杯热水。
  
      本钱已经买不起茶叶了,只能用热水替代。
  
      老人家一坐好后,就激动的询问李初:“刚才可是你在吆喝,那什么锅烧海参、熘蟹肉、氽三样儿的,你可会做?”
  
      老人家自然看出李初这是一个饭肆,可惜李初刚才唱菜名太快,菜名又多,老人才记住这几个菜。
  
      “不会。”
  
      李初摇了摇头,他虽是吃货,可后世美食实在太多,他不可能样样都会,再者,这里面也涉及到了许多的食材,这些食材在宋朝很多都是没有的,即使靠定制系统,目前也没有多余的定制币了。
  
      不会?
  
      老人一顿,顿时大感失望,原先非常激动的情绪,也逐渐消退,变得平缓。
  
      “那你,可会些什么?”
  
      每一会儿,老人的情绪又开始复起,有些不甘心的问,眼前这人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一口气能报出这么多他从未听过的菜名,但靠这一点,老人相信,这小青年,应该不会让人失望。
  
      李初环视了周围的食材,沉吟一声,准备回答老人时,老人的眼睛却被一件事物给吸引了。
  
      那是被李初放在一旁的铁锅,老人盯着它看了半天。
  
      “此物,可是铁锅?”
  
      老人指着问。
  
      咦,是个懂行的!李初眼睛一亮,这老人居然认出了铁锅,这出乎了他的意料,顺着老人的询问微笑着点了点头:“老大爷,您目光如炬,此物,正是铁锅。”
  
      老人动容了。
  
      颇为惊奇,没想到这小小的汝坟镇,居然见到了铁锅。
  
      前些年,机缘使然,他有幸被老友领着到一私人别院里用餐,主人家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主家拿出了一个铁质的锅,不用水煮,做了几道别具一格的菜肴。
  
      老人到现在还刻骨铭心,那菜肴的美味,现在还在他口中回味。
  
      那主人家称这种做菜方式,叫炒菜。
  
      没错,就是炒菜!
  
      后来,老人还想再去,可惜他的身份地位,那种地方却是没机会再进入了。
  
      对此,老人一直引为遗憾。
  
      没想到,时隔多年,他居然在这里,又看到了铁锅。
  
      而且眼前这个铁锅,比那一个,更轻薄,更精细。
  
      老人,再次激动了,手都在不停的颤抖。
  
      紫衣青年见了,连忙上前欲搀扶,老人却挥了挥手让他后退。好半响,老人平复了激动之情后,又看向了小推车边上,那一碗碗摆放的调味料。
  
      吱……
  
      这不看不要紧,这一看,瞬间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三十多个碗里,都是调味料?
  
      “这些,都是调味料?”
  
      尽管心里已经猜到了,老人家还是不敢相信,颤抖着声音的问。老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这调味料他自然知道,寻常酒楼也有四五种,高档一点的也就有七八种。
  
      可眼前,这一碗碗的,居然多达三十多种,这简直……
  
      单从老人家认得铁锅,李初就知道眼前这个老人肯定是个懂吃的,见老人问来,他也不隐瞒,用手一碗碗指过去念道:
  
      “这是食盐、生抽、老抽、醋、料酒、白酒、甜面酱、豆瓣酱、豆豉、番茄酱、番茄沙司、芝麻酱、沙拉酱、白糖、冰糖、红糖、辣椒、麻椒、花椒、八角、香叶、桂皮、黑胡椒、白胡椒、孜然、小茴香、五香粉、咖喱、豆腐乳、剁椒、泡椒、淀粉、味精、鸡精、蚝油、米酒、xo酱……”
  
      老人:“……”
  
      紫衣青年:“……”
  
      围观群众:“……”
  
      阿秀:“……”
  
      李初没说一种,老人眼睛就亮一分,当所有调味料说完之后,老人的双眼已经明亮如太阳,挣的特别大,也不顾李初在场,伸出手指就往调味料里点,然后把手指放进嘴中。
  
      先是食盐。
  
      唔,老人放进嘴里的时候,这才惊骇的现,这雪白色的颗粒,居然是盐。
  
      老人把装食盐用的碗整个都端了起来,凑到眼睛前认真的看了半天,这才将晚放了回去,还没等李初有什么动作,老人居然抓住李初的衣衫激动的问:“这精白雪盐,你从哪里来的?”
  
      盐,在古代是个非常敏感的词汇。
  
      贫穷人家吃不起,只能用醋布放进去调味,普通人家,偶尔可以买来一些下等粗盐,又涉又难吃。
  
      上等盐,即使精细加工,也仍然有一些异味,盐的颜色白中带黄。
  
      只有那精等盐,才是白色无异味,可是这等盐都是上供官家,寻常人根本就吃不起,也吃不到。
  
      可是眼前,这盐如雪一般洁白,味道更是毫无半丝异味,纯盐啊。
  
      这不光是调味料的问题了,而是一笔天大的买卖和生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