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九章:红烧冬瓜

第九章:红烧冬瓜

    (周一了,求个票吧,各位看官看完之后,求顺手赏几张票。?  ?  w?w?w?.虽然每天为2更,但每更字数3ooo,也相当于其他作者的每天3更了,没有加入书架的看官们,顺手也加入书架吧,方便以后阅读。)
  
      老人的心思,李初猜到了。
  
      因为食盐这个玩意在古代的特殊性,很有可能会严重波及宿主的性命,他特意被系统给警告了,并且被系统做了限制。
  
      盐,他可以自用,也可以有小量额的赠送,但是不能出售,并且,任何非自用的盐所产生的任何经济、声望,都将不能获得评分和定制币。
  
      哪怕以后李初用定制币购买了精盐制作配方或者加工机器,仍然不行。
  
      李初也有自知之明,以他现在的实力,去玩盐,这无异于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他撒了个谎,道:“这是我从一番邦人处得来的,因为帮了他个忙,所以就送了我一些。”
  
      因为李初态度诚恳,说的真诚,老人没有多想,在老人看来,像李初这种人,也不可能自己能做出如此精细雪盐,而且朝廷在这一块管制的非常严格,即便是老人自己,也难以插足这个领域。
  
      番邦一说,倒是情理之中。
  
      既是番邦人,此事从李初口中也得不到秘密了,那么眼前,还是这吃……
  
      老人又快的用手指点了另外一碗鲜红色酱类调味料中,然后往嘴里一塞。
  
      老人尝的是,番茄酱。
  
      甜的?
  
      还带着一点酸酸的口感。
  
      唔,老人沉吟了,这种味道,到底是什么制成呢?
  
      还有醋的味道,那么,其他的又是什么呢?
  
      半响后,老人放弃了,他实在是想不出来。于是又快的点进另外一碗调味料中。
  
      这一碗同别的不同,他不是酱类,也不是粉末或者液体,而是一个个小块头的植物果实,身体尖长,身长只有小半分,颜色鲜黄。
  
      一个碗里放着好多这东西,还用水泡着。
  
      这是小米辣,而且还是特辣的那种。
  
      李初见了,连忙想要阻拦,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老人拿起一个放进了嘴中,咀嚼着……
  
      下一刻,老人脸色一变,整个脸瞬间变得通红起来,如同火烧,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两脸腮撑起,口中不停的往外吐气,双手不停的往嘴里扇。
  
      老人看到了桌子上的水,拿起就往嘴里灌,这点水似乎不够啊。
  
      “水,水,水!”
  
      老人艰难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全身冒汗,手舞足蹈……
  
      阿秀被惊吓倒了,还以为把老人家给吃坏了,着急连忙把水壶端了过来,想给老人家倒水,可老人直接夺过了她手里的壶,用嘴吸着壶嘴,直接灌……
  
      一旁的紫衣青年更是傻呆了,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咕噜……咕噜……
  
      大量的水下肚后,辛辣感这才消退不少,老人家坐在桌前大口大口的喘气,这大冷天的,身上冒出了无数的汗。
  
      紫衣青年过来问,被老人挥手止住了,表示没事,不用担心。
  
      “此乃,何物?”
  
      好半响后,老人的辣感消退了,这才问向李初。
  
      “这叫小米辣椒,原产于番邦,味道很独特,非常的辛辣。”
  
      李初说着,从那碗里抓起一个小辣椒,放进了嘴里,与老人不同的是,李初的表情,是一种享受,慢慢的咀嚼,回味。
  
      老人如同见鬼一样盯着李初。
  
      这小米辣有多霸道,老人是深有体会,那如火烧一般,辣的简直让人忍受不了,可眼前,这人居然是一脸享受的模样,就仿佛两人吃的并非同一食物。
  
      作为配菜调味料用的小米辣,并不辣,还带着一股酸甜味。
  
      只是老人第一次吃到辣椒,又吃的着急了一些,没有一丝防备,被辣了一个措不及防,导致辣到了味蕾上,这才会如此,对于已经吃惯了辣椒的李初来说,这小米辣的辣味,简直就是小儿科。
  
      “老人家,可敢再尝一番?”
  
      老人犹豫了,可看到李初坦然自若的模样,他从李初递来的碗中,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小辣椒,正欲张嘴进去,便听到李初指导说:“慢慢的来,先咬一小口,不要吃的急,先在嘴中刺激一下。”
  
      按着李初的吩咐,老人轻轻的咬了一小口……
  
      唔,这味道,居然还有点甜,用舌头卷了一圈,椒身上挤压出一小股酸水,当酸水于甜味混合,这味道似乎变得升华起来。
  
      咦,当小米辣吞下后,老人惊奇的现,先前那种强烈刺激性的辛辣感再没有出现,只有一丝丝的酸辣味,特别的回甘。
  
      “怎样,如何?”李初笑眯眯的问老人。
  
      老人没说话,又站起来往调味料区走,吃了小米辣的亏后,这一次老人没再激动的用手去尝,而是一路观看过来,这里面有太多他没见过的调味料了。
  
      然后老人看到了放在地上的高压锅。
  
      于是蹲下身,好奇的研究这个玩意,起先看外表呈金黄色,以为是铜制的,可用手敲了敲,却是一种非铜非铁,倒是有点像钢材,可是钢材能打造如此精妙小巧的物件?
  
      由于李初未将锅盖盖好,所以老人直接就拿掉了锅盖,看到了里面的米饭。
  
      这竟然是个煮饭的锅?
  
      出乎老人的意料。
  
      前面给刘大爷煮了一锅饭,刘大爷没吃,锅里的米饭已经冷了,虽是如此,可老人却问到了阵阵清香,这是独属于米饭的香味,这种饭香,蒸笼里可蒸不出来。
  
      咕噜……
  
      被这米饭清香一勾引,老人的肚皮就不争气的响了。
  
      老人尴尬的回到桌前,淡淡的笑着说:“你可会做些什么?”
  
      刚说完,老人又立即止住了,重新改口说:“今儿正午,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暂时先给老朽上六道菜。”
  
      “还有这个饭,你也给我做份,不过要热的。”
  
      老人又指了指地上的高压锅。
  
      等着就是您这句话!
  
      这饭肆的生意,终于是可以开张了。
  
      此时案板上,还放着削了皮的一截冬瓜,这第一道菜,李初已经想好了。
  
      红烧冬瓜!
  
      这道菜可是有讲究的,李初先是将冬瓜切成约四厘米的方块,然后再用小刀,轻轻的沿着靠皮那边,在背上画出了二十多个一厘米左右大小的小方丁。
  
      刀并未将直接将方块切成小方丁,而是切到中间,在背面散成二十个小方丁,而肉质面则完好无损。
  
      如此炮制了四个,考虑到老人家菜品吃的多,那么单个菜量也就自然要小,否则就吃不完浪费了。
  
      将冬瓜切好后,李初拿出了2个新鲜辣椒,一红一青,切成碎小丁。
  
      葱姜切末,拿起一小块猪肉切成小丁。
  
      当李初将铁锅放在灶上时,老人的注意力就全在铁锅上了。
  
      李初的度很快,倒油,没一会油就爆热,将四个冬瓜方块以背面向油面放置下去,油炸,待炸到背面变成金黄时,捞出起锅,这时间不过两三分钟。
  
      锅里剩下一些油,放入郫县豆瓣酱,翻炒一下,出红油,抓了一小把盐、糖洒进去,然后将辣椒、猪肉丁、姜末放进去一同翻炒,没一秒,阵阵香味就从铁锅里四散飘出。
  
      将先前炸好的冬瓜倒入锅中,小炒一下,勺了半勺水,淋进去,转小火,烧煮越十五秒左右。
  
      这个时候,肉香、豆瓣香都沿着水汁进入了冬瓜的纤维中,再淋上一点生抽,起锅,装盘。
  
      最后再将葱末撒在上面,红烧冬瓜,完成!
  
      红烧冬瓜有很多个版,李初做的这个,是湖南版,湖南人喜欢吃辣,在辣椒方面放的比较多,冬瓜本身是清淡的,当纤维中浸满了红油与辣汁,这一口咬下去,真叫一个酸爽。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靠这个红烧冬瓜来当敲门砖,试探老人家的口味偏向。
  
      四块摆放齐整的冬瓜,上面淋着小肉片、辣椒丁、豆瓣,最上面还有一层翠绿的葱花,但是这颜色与造型,就让人赏心悦目,再闻着这散出来的香味……
  
      一旁的紫衣青年立即搬来一张凳子,坐在了老人的左手边。
  
      李初这菜刚一端上来,老者还没动筷子,紫衣青年就迅的夹起一方冬瓜,也顾不得热烫,直接就往嘴里塞。
  
      别看他待在一旁没啥动作,心思贼溜着呢。
  
      祖父早就不知道在他耳边念叨了多少回那次私人别院里的炒菜,听的他耳朵都起茧子了,从小就陪伴在祖父身边,即使无心于此,也被祖父带刁了口味。
  
      眼前这李初鼓捣的,可不就是祖父一直念叨着的炒菜么?
  
      这一碟只有4块冬瓜,若不先下手为强,以祖父的性格,遇到这等好吃的美食,渣都不会剩给他了。
  
      “阿洛~!”
  
      老人那又气又急,也顾不得矜持了,直接将整个碗碟端到了面前,夹起就往嘴里塞……
  
      这爷孙俩……
  
      李初颇为无语的看着他们,让他们继续抢,他现在动手开做第二道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