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十一章:第一桶金

第十一章:第一桶金

readx();    (这更是定时发布的,下一章定时在下路3点。各位有推荐票的,求赏几张票子,感谢,好人一生平啊。)
  
      前面三道重口味的辣菜,虽然上了米饭,但这个时候该来道清淡的菜了。
  
      同样是炒菜的代表菜——炒青菜!
  
      名字非常的普通而简单,没错,就是炒青菜。
  
      而且还是清炒,没有炒菜以前,青菜对于古人来说,几乎就只有一种吃法,那就是煮。
  
      不管是什么青菜,一律是煮,有时候煮不好,多煮了一会,菜就煮烂了,味道口感急剧下滑,而且上味也难。
  
      再加上,古代食盐中含有太多的杂质和异味,这煮出来的青菜嘛,呵呵。
  
      李初先在锅里烧小半锅水,水里放入丁点儿油,沸腾后将波菜放进去烫个几秒钟,然后捞出,倒掉水,锅里放油,放入切好的大蒜头,再将波菜放进去大火爆炒。
  
      调味料只放一点点食盐,然后起锅。
  
      将波菜端上去后,李初开始切火腿肠和猪肉。
  
      火腿肠是瘦肉肠,李初准备来一道汤,瘦肉鸡蛋火腿汤。
  
      敢在宋朝玩汤,李初自然有自己的底气,首先一点前面就说了,食盐的问题,李初的食盐都是后世那种加碘精制盐,无其他异味,这是一锅好汤的基础。
  
      其次嘛,就是味精了。
  
      味精和鸡精的作用,是提鲜,尤其是对汤类,放与不放的差别大了。
  
      可惜没有多余的定制币去搞紫菜了,不然能做的汤品更多。
  
      剩下的一道菜,李初想了想,最后做了后世非常经典的鱼香肉丝。
  
      北宋的时候,胡萝卜还没传入中国,李初用白萝卜代替,味道效果没多大区别。
  
      ……
  
      饭桌上,四个盘子两个大碗,除了水煮肉片那个里面还有许多汤料剩余外,其他的盘子已经空荡荡了。
  
      老人和紫衣青年,捂着肚子,打起了饱嗝,脸上仍是一脸享受的舒坦……
  
      好吃,美味!
  
      尤其是紫衣青年,这已经超出了他吃过的任何一道菜,或者说,吃过今天这个人做的菜后,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以前吃的,都是猪食!
  
      没错,猪食!
  
      这全新的菜肴风格,这美妙绝伦的味道,已经深深的印进了他的脑海,烙在了他的味蕾之中,只要一回想,那种美味就会再次出现。
  
      而老人,他觉得自己可以无憾的去死了。
  
      哦不不,绝对不能死,这要死了,以后还怎么吃到这么美味的菜肴?
  
      这一次,可不比之前在那私人庭院,那是一个达官贵人的朋友局所,能有幸进入一次享受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而眼前这里,这小哥儿的炒菜,不但味道比那私人庭院要美味数倍,更关键的是,这里是个饭肆,则代表以后只要想吃,就能来到这里吃到。
  
      更别说,这里还有那么多他从未见过的调味料,以及先前唱出的那么多菜名,老人还想以后找个时间,一一把上面的美味都吃个遍。
  
      这时,老人的车夫,阿福回来了。
  
      “三爷,人醒了,没多大碍,给了钱解决了。”
  
      “事情解决了,就行。”
  
      老人点了点头,然后看到了桌上这空荡荡的盘子,这才尴尬的发现,他跟紫衣青年两人为了美味,吃的急,居然把阿福给忘了,也没给剩下饭菜。
  
      “三爷,送那小哥在医馆时,阿福已经吃过了,这边随时可以出发。”
  
      那行,老人整理了衣衫,起身,向李初道:“小哥儿,午时这饭菜钱,几何?”
  
      谈到钱了,李初笑眯眯的过来,给这位老人盘算价格。
  
      “您一共是六道菜,两碗米饭,这第一道菜,名为:红烧冬瓜,计价200文,第二道菜为水煮肉片,计价320文,第三道菜为辣椒炒肉,计价360文,第四道为炝炒菠菜,60文,这第五道为汤菜,瘦肉鸡蛋火腿肠,计价330文,最后一道为鱼香肉丝,这道最贵,计价400文。
  
      再加上两碗米饭50文,最后一起总额为:两贯多180文。”
  
      哗……
  
      两贯多180文!
  
      街上围观的街坊邻居再次炸窝了,这次炸的更厉害,他们没听错吧,就随便吃了六道菜,竟然就要两贯多180文……
  
      初哥儿啊,别看人家是外地人,就这样故意黑宰人家啊,这也太不厚道了。
  
      前面就说了,一个青壮的劳动力去做苦工,一天也就30多文的收入,你这随便动了动勺子,就喊这么高的钱,抵得上人家做工两月!
  
      “两贯多180文,我估计那老头绝对不会给。”
  
      “我看也是,你瞧那位站在一旁的年轻小郎君,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绝对不是好惹的,初哥儿怎么犯这种糊涂啊,就人家那架势也不是他能得罪的起啊,两贯多180文,我的天啦。”
  
      “怎么可能会给,那个老头我认识,经常在这条线上跑,好像是京畿那边的大药商,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
  
      “小初也是,好好做买卖不行,偏偏要行这下作的事,今天这事要悬。”
  
      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了起来。
  
      肉香肉丝、水煮肉片、辣椒炒肉、红烧冬瓜……
  
      这名字,又形象,听起来又让人嘴馋,再听这价格,居然只要两贯多180文,老人大感意外,要知道,那私人庭院里,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享用的,哪怕你给百金,若是没机缘和关系,都不行。
  
      今儿个,还得好好感谢那位撞在马车的是小哥,要不是他,老人也不会发现这里。
  
      老人还没说话,那阿福就先愤怒的站出来了。
  
      “两贯多180文,你有没有搞错,你这是在抢劫,六道菜而已,就你这种小饭肆,200文已经是顶天了,你居然敢喊两贯多。”
  
      阿福气的不行,他是后面来的,不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看到桌上有六个菜盘,而且就这种街边小饭肆,都是那种廉价,他想不明白三爷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吃。
  
      而眼前这位,看起来仪表不凡,没想到内心却是个奸诈贪佞。
  
      呵呵,两百文?
  
      李初蔑视着这车把势,一脸不屑。
  
      转头,淡然看向了那位老人。
  
      而与此同时,老人脸带不悦,威仪的声音响起,斥责了阿福。
  
      “胡闹,阿福,你回来!”
  
      老人走上前,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块银锭子,放在了桌上。
  
      “这是五两,此六菜之味美,远高于小哥所定之价,观小哥似为今日开张,这余钱就权当为祝贺之礼。”
  
      老人的语气非常的客气,脸上带的笑容。
  
      五两银子,就能吃到这么美味难得的菜肴,实则赚大了,既然这店家小哥已经定了这个价了,他也不好加高。
  
      五两!
  
      李初这边还没啥反应,围观的人群瞬间又一次炸窝了,喧哗吵闹之声特别的大。
  
      好多人彻底傻眼了。
  
      这世道,难道变了吗?
  
      这边黑心,叫了个天价。
  
      那边人傻,不但应了价,还主动往上面增加一倍。
  
      见过蠢的傻的,还真没见过这么蠢这么傻的人,可要是换成了别人,旁人早就笑掉大牙了,可是对这位老人,刚才人群中已经有人说了,这可是京畿那边的陈三爷,一个不太好惹的大药商。
  
      你以为人家是在干蠢事,也许人家还在笑你没眼光。
  
      陈三爷这么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还是从事商业这块,你要说他脑袋锈了,这是绝不可能的,除非这陈三爷,是真的心甘情愿。
  
      啪,啪,啪!
  
      先前说陈三爷要生气,或者不会给钱的那几个人,脸上火辣辣的,特别的尴尬,同时,也特别的羡慕李初。
  
      这人比人,要气死人啊。
  
      换做他们,别说两贯,就连半贯钱都得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这位主顾,这李初倒好了,来个狮子大开口,可偏偏那边不但没异议,反而还在上面主动加价。
  
      世道变了吗?
  
      不,一些明眼人沉思了,他们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这初哥儿的菜,真那么好吃吗?
  
      “三爷,您,这……”
  
      站旁边的阿福也傻了,一时间愣在原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三爷这样做,自然有三爷自己的考虑,不是他这一个小小的车把势能瞎搀和的,索性他跑到马车边上,检查马车了。
  
      紫衣青年淡淡的站在一边,一幅什么事也没有的神情。
  
      “敢问小哥的姓名,以及这饭肆,以后是否还会稳定在此间售卖?”
  
      五两银子对于陈三爷来说,简直九牛一毛,他更关心的是以后还能不能再继续吃到这种特级美食,以这小哥的手艺,迟早会被更多懂食的人发现,只怕到时候再想来吃,就不会这么的顺利了。
  
      “某姓李,名初,至于这饭肆的话,老人家请放心,无什意外的话,这两年间会一直在此营业,同时也欢迎老人家下次再来品尝。”
  
      陈三爷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满足的离开,上车时,老人转过身,刚好看到了立在街边的那块木板。
  
      天下第一厨!
  
      “当得此名!”
  
      那紫衣青年,骑在高头大马上,冲着李初一微微笑,领着马车往南而行。
  
      李初从桌上拿起了这方银锭子,这老人倒也大方,五两银子,掂量着这重量,还是那种足银,这一次,算大了。
  
      两贯多180文,这里的两贯钱,是省陌,一贯钱等于七百七十文,而不是一千文,一千文的贯,叫足贯。
  
      北宋初期,一贯钱是一千文,到现在这个时期,一贯钱也就变成了七百七。
  
      但银子,则不同,尤其还是这足银,一两能兑得一贯足多。
  
      刘三爷大方,李初也不扭捏。
  
      将这枚银锭随手扔给了呆在一旁的阿秀。
  
      阿秀接到银子时,都稍微回过魂来,刚才这幕,已经把她给惊呆了,一脸呆滞懵逼。xh:.74.24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