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十四章:老干妈风味豆鼓

第十四章:老干妈风味豆鼓

    汝坟镇沿着官道修建,地理位置有些特殊。?  ?火然文??ww?w?.
  
      因为是官道,这里南来北望的客商很多,但是,由于汝坟镇本身没有什么特产或者其他资源,这个小镇唯一起到的作用,就是供路上的商客们休息。
  
      这种小镇,在郑宛道上,还有很多很多个。
  
      远的不说,就近,在汝坟镇跟襄城县中间,就有一个姜店镇,而且,汝坟镇距离襄城县也不算远,南边的叶县,亦不远。
  
      一般情况下,除非特别急着赶路的客商,晚上才会选择在汝坟镇过夜,毕竟,汝坟只是一个小镇,里面的住宿设施,跟县城比肯定是不如的。
  
      至于汝坟这个名字,虽然名中带个坟,却不是坟茔的意思。
  
      坟,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堤岸,也就是水边的高地,也有河坝的意思,汝坟镇,这个名字的由来,就是汝水河边的一处高地。
  
      汝坟镇所处的位置,是滍水河的下游地带,滍水河注入汝水中,古时候,这滍水河也属汝水,故而汝坟镇的名字由来。
  
      虽然,在这里的客商很多,但是流动性也大,对于宣传而言,需要长时间的不懈努力,比不上稳定的流动圈子那么快。
  
      结果就是,上半午时,李初这边的生意,不太好。
  
      一个人也没有,到了下半午时,才有人来,这位客商,是昨天的熟客,因为车辕出现了故障,要在镇上多停留一天。
  
      在吃食方面,国人向来有个传统。
  
      那里人多,就去哪里!
  
      这一点,在后世尤为明显,特别是四川成都一带,简直堪称疯狂。
  
      这边有食客在吃,就能起到吸引的作用,再加上这客商之间走南闯北的也经常认识碰面,于是这一来二去的,到午时结束,李初的饭肆生意就没停过。
  
      不仅如此,隔壁这滍水客栈,有个住客叫了两个菜,让送上去。
  
      今儿个中午虽然忙,李初注意到阿秀的脸上,渐渐有了许多的笑容。
  
      这是自内心的那种幸福的笑容。
  
      “我说李小哥,你这名为辣椒之物,我特别喜欢,我这人经常往南边行商,湖广之地多湿气瘴气,每回去那边全身都非常难受,而且食欲不振。
  
      今日尝了你这辣椒,被这辣椒一辣,这浑身的湿寒尽然消退了,而且这食欲大振,胃口大开。
  
      不知这辣椒存放时日为多久,可否卖予一些给某,若是有了这辣椒相助,这番湖广之行怕是要轻松许多了。”
  
      卖辣椒?
  
      眼前这位张姓客商倒是个实诚人,这辣椒的作用李初也是知道的,只是一时给忘记了,没想到这位一吃就能吃出辣椒的作用,而且也丝毫不隐瞒要买辣椒的原因。
  
      无商不奸!
  
      这句话,在后世而言,被运用到极致,可对于这个时候的北宋人民来说,在道德方面,各有各的标准,眼前这位,倒是个良心实诚的好商客。
  
      这要是换做张老财那种商人,只会追问你这东西哪儿来的,这个中蹊跷缘由,打死都不会说。
  
      辣椒而已,对于这种有良心的商人,李初自然不会吝啬。
  
      反正这辣椒他定制的也比较多,送一点给这位张老板也无妨。
  
      可当李初从推车下面的柜子里,掏出一大袋干红辣椒,分出一两斤给张落时,李初却停了下来。
  
      “这样,张老板你去找一个空摊子或者空罐子,能方便携带,可以盖上的。”
  
      张落是一个四十多岁儒生打扮,唇边留着一缕小胡子,他沉吟了一下,便起身去寻李初所需之物。
  
      李初让他去找罐子,有一定的原因。
  
      植物、作物这类的物品,在定制系统里购买,有2种价格,一,作为食物用,这种类型,定制购买的价格非常的低廉,但是却不能种植。
  
      是的,虽然里面有籽,但是都被限制了,种了也没法生长。
  
      另外一种,便是正常,可种植可做种的,这种的价格特别高,受北宋存活量、社会因素影响,比如西红柿、土豆、杂交水稻这类北宋没有,属于外来物种的,则初期购买价格非常的高昂。
  
      但是你只是用来做吃的,不需要做种的话,则会非常的低廉。
  
      李初定制购买的,都属于第一种,只能吃不能做种。
  
      新鲜辣椒保存时间比较短,所以李初拿出来的是干红辣椒,就是那种跟小米辣一样大小的干红辣椒,这种能保存很久。
  
      刚才李初是想直接给这位张落,可是他现了一个问题。
  
      北宋,基本都是靠煮的,辣椒这种东西,用炒的才能挥内在的辣味,能指望张落在去湖广的时候拿去炒?
  
      而且,李初还得感谢这位张老板,为他开了一个新的生意门路。
  
      卖,辣椒,酱!
  
      没错,就是卖,辣椒,酱!
  
      汝坟镇的客商流动性,和交通要道通辖西与南,再加上这边都是商客,简直就是给辣椒酱,提供了最天然的市场。
  
      至于卖那种辣椒酱,这还用考虑吗?
  
      当然是风靡全球的,老,干,妈!
  
      定制系统中,老干妈风味豆鼓的配方,仅售价1个定制币,这张配方中,包含了老干妈品牌系列中所有产品。
  
      便宜啊,良心啊。
  
      问了下系统原因,这秘方,在系统眼中,不过就是一道菜谱而已,售卖1个定制币,还是因为这是最低购买值。
  
      很好。
  
      要不是系统定制出来的物品,不可以直接作用于贩卖,李初倒想直接让系统当生产工厂了,不过,李初也有自己的考虑。
  
      这里面涉及到一样物品,玻璃。
  
      北宋的时期,琉璃都是奢侈品,更别说这种透明的玻璃了,而且还是作用于一种辣味吃食的包装,这里面一旦控制不好,以李初现在的实力、势力而言,会崩盘的。
  
      平静的生活绝对会被打破,尽管他有坦克,不惧怕任何敌人。
  
      但是阿秀、杨承、杨康呢?
  
      这样一来,给家庭带来的变化,绝对不是阿秀他们一时间能承受起的。
  
      所以,为了阿秀,尽管有坦克,李初还是选择了前期以平静低调的方式,先稳固好自身的展,再徐徐图之。
  
      玻璃,不能大量的出现,最起码得先有一个稳定的实力前,不能大量出现,更别提用在吃食上这种北宋人眼中的奢侈行为。
  
      记得,镇子的南边,有一家民窑。
  
      没一会儿,张落就找来了一个装酒的酒坛子,直径约十五厘米,不是很大,但两边能系上麻绳,方便携带。
  
      坛子也已经被洗净了,封口是用麻绳将油纸绑禁在坛口的凹处。
  
      李初点了点头,表示这个东西可以。
  
      先前拿出来的干辣椒,李初已经全部切碎末了。
  
      调味料里,李初还存放着一些豆鼓,原本老干妈里面的豆鼓是用黄豆做成的,但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眼下怕是等不了那么久,索性李初就将调味料豆鼓全拿出来。
  
      姜、蒜切成碎末。
  
      花椒捣碎。
  
      食材准备好后,开始按老干妈配方里的详情,一步一步下锅炒制。
  
      这不炒不要紧,这一炒,炒出香味的时候,整天街上的人都突然转过头朝这边看来。
  
      嘿嘿。
  
      李初同大家一笑,又往里面加了点水。
  
      没多久,一锅老干妈就制作完成。
  
      张落在后面看的眼睛都呆了,他看到李初这个动作,作为商人,他很快就明白了李初这个用意,看向李初的眼神尽是感谢之色。
  
      刚做出来的老干妈还是热乎乎的,不宜直接装坛,李初便将他端到一边,放凉。
  
      这边拿起一个小碟,从里面盛了一点点出来,放到张落面前。
  
      “尝尝如何。”
  
      李初也不待张落下筷,自己先用筷子夹了一点放入口中。
  
      唔,还是当年那个口味啊。
  
      好生怀念。
  
      张落也夹了一点放进嘴中……
  
      唔,张落瞪大了眼,口腔中味道,瞬间爆炸。
  
      香、甜、辣、麻,张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他看李初炒制的时候,明明是辛辣的,可入醉第一口,居然不是辣,而是一种从未闻过、吃过的香,辣香。
  
      在香味之后,还没到辣,他感觉到一丝丝的甜味,可还没认真感觉出来,辣味就涌出爆了,同时也伴随着一丝丝的酥麻。
  
      下肚一秒后,体内升起一股股热,这种热不同于燥热,浑身的细胞都被这种热给传递了,非常的舒爽,爽快,痛快。
  
      大冬天的,几口老干妈辣椒酱下去,张落的脸上已经泛起了汗水。
  
      爽!
  
      这酱的辣,可比之前吃的辣椒炒肉更过瘾,更让人体内热的舒服。
  
      更让张落过瘾的是,一想到这东西,是这位李小哥特意为自己下湖广而准备的,又激动又感动又幸福,幸福的是以后能经常吃到这个,激动的是李小哥特意为他而准备。
  
      感动的是,这小哥真是个实在人,自己只是买一点辣椒,李小哥却考虑到更多,直接帮自己制作了这么一道辣酱。
  
      大冬天的,屋外冷,这菜也凉的快。
  
      李初用手在锅上感受了一下温度,没有热气上腾后,这才将这锅老干妈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倒入这个空坛子中,不多不少刚好装满一坛。
  
      张落将油纸盖住坛口,用麻绳一圈饶箍在坛口的凹口。
  
      “李小哥,这辣椒曰何名?”
  
      “老干妈。”
  
      老干妈?
  
      这名,可真奇怪,张落挠了挠头,这么美味的食物,怎么起了这么个名?
  
      李初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了下:“这道菜,是我一个干妈的绝活,她现在没在这个世界,我很怀念干妈的手艺,便以此来怀念。”
  
      “原来如此,小哥孝心,老夫人在天上定然会感动的。”
  
      李初一笑,他只是觉得,这老干妈要是改了个名字,总感觉怪怪的。
  
      “李小哥,这十两银子,不知可够这饭钱与这老干妈?”
  
      张落从袖子拿出了锭银子,放在了李初的手中,却被李初给推了回来。
  
      “如张大哥不嫌弃,李初愿意称您一声老大哥,今日这饭菜钱,大哥来此捧场,又岂能言这庸俗之物?
  
      这老干妈,乃弟为大哥南下准备的之食疗,乃弟一片心意。”
  
      张落脸色一红,更为感动了,又将手里的银子往前推,却推不动,于是他也不好再推辞。
  
      “既如此,那某张落便认了你这个小老弟了。”
  
      ……
  
      张落带着老干妈离去了。
  
      李初手里的拿着一锭十两的银子把玩着。
  
      这张落张大哥,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走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将这锭银子悄悄的放在小推车的一边,送走张落后,李初这才在这里现了这锭银子。
  
      商,有好也有坏。
  
      有奸,也有诚。
  
      张落,便是这种值得结交的好商,诚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