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十五章:陶瓷罐

第十五章:陶瓷罐

    (感谢书友:强寒流、吴止、属猪的小阳、书友15o62o191216934、龙之海魂、空虚寂静、黄_灰_红、yr81113的打赏支持,小狼决定在此献出py让你们污污污……)
  
      因为要制作水车,今天下午早早的就收摊回家了。????火然?文??w?w?w?.?
  
      阿秀带着阿宁、杨承,趁着下午还有点时间,就回了趟娘家。
  
      回娘家,倒没什么讲究,因为阿秀的娘家,也就是杨大爹杨大妈的住所,离李初这边也不过是几里的路程,而且杨大爹和杨大妈也已经过世了。
  
      娘家的那栋房子里面现在没人在住。
  
      阿秀这次回娘家,主要是来感谢一些叔叔伯伯,同村的其他姑姑婶婶们。李初昏迷这一个月中间,好多叔叔伯伯都来这边给阿秀送了一些吃食和钱。
  
      而且,杨大爹去世后,阿秀大部分时间都是靠他们接济。
  
      如今赚到了钱,在镇上买了许许多多的一些补品和吃食,在杨承和阿宁的帮衬下,一家一家的过去感谢。
  
      这些吃食和补品花不了多少钱,今天那十两银锭子,阿秀给了李初,用来偿还从张老财哪借的十贯钱,余下的钱,虽然不多,但是也能让家里过上温饱的日子了。
  
      而且还有个日进斗金的饭肆,阿秀对未来的生活越来越充满了信心。
  
      ……
  
      李初则在院子外的空地上,切割这颗大树。
  
      水车的构想,他先用数值在地上画出一个一个数字,计算着切割面的大小。
  
      待到天快黑的时候,也才将大树分割,切成一个一个的小木块,这是水车的原型,还未组装的形态,等到明日,把它组装起来后,再调整一些详细的情况。
  
      阿秀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些青菜和鸡子。
  
      这些都是那边村里叔伯婶婶们给的,阿秀本不想拿,却坳不过理。
  
      天黑了,却有一个不太好的事情生了。
  
      因为,下雨了。
  
      雨水不大,但也不小,持续时间,却是很长,前半夜都能听到雨水哗啦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李初很早就去了镇里。
  
      果不其然,由于昨夜一夜的雨水硬泡,地面都变的湿泥。
  
      李初摆饭肆的那块地,更加糟糕,一脚踩下去,鞋子上就沾满了许多的黄泥。
  
      小镇的道路,是用青石砖铺成,下雨天也不会湿泥。而李初选的这块地,由于一直没有建起房屋,而且也是镇里通往河边的一处口子,所以这边都是黄泥土路面。
  
      不下雨还好,这一下雨,就湿泥不堪。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这种地面,那里会有食客过来吃饭?
  
      唯一祈祷的,希望临近中午时,地面会好一点。
  
      镇子的南边,有个民窑。
  
      没过河,因为滍水河河面宽度很快,尽管是郑宛商道,这边也无力去建造一条这么宽长的大桥,以至于这边,都是靠大船来回两岸运送。
  
      这个民窑,是在河道s弯的东南处,靠近河边。
  
      记忆中,这是个老窑,有百多年的历史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十多年来,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的兴盛了。
  
      李初找到这里时,这个窑厂的主人,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正端着碗蹲在外边喝着稀米粥,筷子夹着一根咸菜津津有味的嚼着。
  
      李初先是环视了下周围,看到了五个大窑,其中,有四个窑边看上去已经好久没有人进去过了,剩下那个窑,此时也是歇火的状况。
  
      五个窑,这以后销量增加了,这产量应该能跟得上。
  
      方才在门口喝粥的这位老大爷,就是这个民窑的主人了。
  
      昨天下午李初就打听清楚了,这老大爷叫郑瑜,乃是镇上那刘大爷的一个亲戚,家中有三儿子两女,两女都已外嫁,三个儿子传承他的手艺,在窑场做事。
  
      李初直接将要购买瓷罐的事跟郑大爷说了,郑大爷慎重的请李初进屋商谈。
  
      郑大爷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在一旁伺候着。
  
      李初从怀里掏出一张纸,这是瓷罐的设计图,纸用的是北宋朝的普通纸张,上面画的内容也是简单易懂,只不过把几样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一一标明。
  
      “瓷身连同盖子在内,我先定一千个,但是样品,两日之内你得给我,确定样品之后,三日之内,你最少得交货两百个给我,其余剩下八百个,十日之内交付清就可以。此次虽订单一千个,但日后是肯定需要增加的。”
  
      两日,三日?
  
      郑大爷没有说话,他的两个儿子皆是一惊,这时间,太急了。
  
      “瓷口和盖口,必须要保证每几个都几乎一样大小,如何,能否做到?”
  
      屋子安静了下来,只听到阵阵心跳呼吸声。
  
      半响之后,郑大爷将李初给的那张纸,放在了桌上,毅然道:“这活,我们接了!”
  
      “爽快!”
  
      下面,李初又跟郑大爷讨论了瓷罐的一些详细信息和和外观样式要求,以及金额等等问题。
  
      一切谈好之后,李初拿出了三份合同。
  
      纸,还是用北宋的纸,不过上面的文字内容和书写,都是交给了系统,让系统毛笔字书写,定制出了一份合同。
  
      李初对自己的毛笔字,实在不敢恭维。
  
      合同一式三份,李初、郑大爷各执一份,剩下一份,交往里正处。
  
      因为这个东西对李初来说,比较重要,所以,一些未知的风险等等,都要提前打好预防针,一些该注意的门门道道,都在这纸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尤其还特别标注了,这种款式、纹路的瓷罐,不能售予他人。
  
      契约,又叫契券、券书、书契等等,唐朝开始,有些人开始称合同,而北宋时期,也就是李初现在,这个东西有了个新的名字,叫‘千照’;
  
      这不过比之后世合同而言,相对比较简单,没有后世那种一条条各种防范措施。
  
      而且,还得要报备官府,经官府的人查详无误,公平公正之后,才能签署,并且产生法律效应。当然,私下签订也可以,只要是公平公正,也是有法律效应的,只是,这种很难得到保障。
  
      并且,宋朝在千照上,还可以进行反悔。
  
      三日之内,如现所签署的千照有瑕疵,可以进行反悔。
  
      这种千照,大多应用于家奴、牲畜买卖,当然,你要东西没问题,你却谎称有问题,被官府查到了,得鞭笞四十!
  
      李初这份千照内容太多,而且非常的新颖,很多地方郑老都不太能看懂,于是郑大爷带着大儿子同李初一起去官府,让官府验证。
  
      在去官府验证之前,郑大爷先带着两个儿子把窑给烧热。
  
      李初要求的时间很紧急,可烧窑这个,却是急也急不来的,如果有些时间没开工了,还得先把窑烧起来,烧两三天烧热他,这才能将瓷器胚胎放进去烧。
  
      陪着郑大爷将窑烧起来后,这才前往官府,郑大爷的大儿子也跟着一同前行。
  
      官府,这个时候有三种。
  
      第一种是去襄城县,交给知县的主簿。
  
      第二种是交给里正。
  
      而这第三种,则是巡检司!
  
      一县最大的长官,是衙门里的知县,再然后是县丞,县丞下面是主簿跟县尉,这里面,主簿跟县尉,只负责管县城内的事。
  
      而乡下这边,则归里正和巡检司。
  
      北宋,是没有镇长的。
  
      里正,可以处理镇长的事情,前提这个镇,得在你这个里正的范围内。
  
      巡检司,也可以处理镇子里的事,巡检司又分文巡检和武巡检,文巡检类似于主簿,武巡检类似于县尉,级别也是同级,只是负责区域不同,巡检负责乡里。
  
      这巡检司,没有设立在汝坟镇,而是在姜店镇。
  
      于是郑大爷同李初,将这份千照,找到了里正。
  
      李初先前抵押房屋借贷的村正,也就是这个里正,是汝坟镇的一户富裕的地主,平常都不管事,也不晓得文字,有事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办,签订千照这件事,就交给了下面的户长负责。
  
      这户长是本地的一个老童生,有股书生卷气,是穷酸味的那种,接过李初递来的千照看了一遍后,拿着纸书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
  
      脸色表情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竟然是千照?”
  
      “千照居然可以这样来写?”
  
      户长的心里,惊起了波涛骇浪。
  
      乡下人家,又有几个会读书识字的?更别说千照这种东西,一般情况下,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从官府拿到千照样板,然后填写数值就签订的。
  
      想这种自写千照,老童生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见到。
  
      尤其,这千照,还写的惊天地、泣鬼神,过去、现在、将来,各方方面面全部涉及到,并且提前约定好了,大家能想到的,想不到的,这里都有了。
  
      此时,拿官府的千照模板跟这一比,简直就是三岁孩童弄出来的东西。
  
      “千照,可是有问题?”
  
      见这老童生半天不给个回复,李初问了一句。
  
      老童生叹了一口气,将这份千照放在桌上,有生之前能见到如此完善的千照,也是值得了,他当即在千照的签名下方,写了自己的姓名,并加盖上了里正的官府印章。
  
      盖章了,也就是没有问题了。
  
      于是郑大爷在三份合约上,一一签署自己的名字,并按上了手印,李初也照做。
  
      三份合约,当事人各执一份,里正处留一份。
  
      千照签好后,李初当着户长的面,按里面的约定,先交一部分定金。
  
      从里正处出来后,李初也就不陪郑大爷回去了,在路上分别。
  
      “郑大爷,样品出来后,记得过来通知李初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