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三十五章:A4打印纸换掌兵

第三十五章:A4打印纸换掌兵

    (感谢书友:挖洗拍狼、莫麟v居士、臥雪眠雲、乱世丨天意丶、飞飞天啊哥的打赏支持。)
  
      PS一万字,剩下的4000字,现在奉上。说到做到,各位,新的一周,即将冲击新书榜,希望各位能给小狼推荐票支持,没票的,也可以用会员点击来支持。小狼在此感谢!
  
      郑大爷瞪大了眼睛,偷偷的观察着。
  
      这,这怎么可能。
  
      他做了一辈子的瓷器活,从来没见过两个两个瓷器相接,能防止漏水。
  
      他想起了刚才李初塞卡在瓷器瓶口的一样软软的物体,莫非就是此物的功劳?
  
      将瓶子给了郑大爷,后者立即拿过去打开盖子,仔细研究密封圈去了。
  
      李初付了第二批定金,并约定好什么取货的时间后,便离开了民窑厂。
  
      天色不早了,他还得赶去县城一趟。
  
      李初找了一个车把势,租了辆平板马车,带着阿秀和李木匠往襄城县去。
  
      带李木匠,是因为需要李木匠帮忙买桌椅,李初不晓得县城哪里有,而且等下还要李木匠帮着运回到汝坟镇去。
  
      阿秀要采购食材,到了襄城县后,三人就分开,让车把势跟李木匠走,李初把买桌子的钱先给了李木匠,等下让他搞定好桌椅后直接运回汝坟镇。
  
      李初,则孤身一人,来到了襄城县的县衙。
  
      “劳烦通报下县尊,就说汝坟李初有妙计,可祝县尊一路高升。”
  
      往传令兵手里塞了一小吊钱后,后者乐呵呵的跑进去通报了。
  
      没一会儿,李初就在后堂见到了襄城县的县太爷,这位县太爷刚穿好官服,戴好乌纱,八字胡须小眼睛,年岁约莫四十左右。
  
      “李初,汝坟镇人,你找本官,有何事情?”
  
      侍女给李初上了一杯茶后退下了,李初端起来放在鼻尖轻轻的闻了闻,却没有饮,作为一个吃货,他很清楚这个时候的茶是个什么样子,所以,不喝。
  
      放下茶杯后,李初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包裹,解开,里面露出一叠叠雪白的A4打印纸,数量也没多少,一包而已,外包装已经让他给回收系统了。
  
      “这……”
  
      A4打印纸一亮出来,县尊的眼睛就直了。
  
      李初呵呵一笑,从这一叠打印纸中,拿出了两张,放到了县尊的桌案上,然后做了回去,又端起茶杯,又放下了,招呼了站在门边伺候的侍女过来。
  
      “把茶撤了,换成一杯温水就好。”
  
      看着县尊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张A4纸轻轻的抚摸着,就好似抚摸着一具尤物一般,李初没有说话,端起了温水,缓缓的喝着。
  
      走了一半个上午,连个水都没来得及喝。
  
      至于这位县太爷,让他慢慢看,看个够,他看的越久,这体现出来的作用,也就越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李初喝了三杯热水,还去了一趟茅房小解。
  
      如此又是过了好半响,这位县尊大人,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打印纸缓缓平放在案台上,发出一阵感叹。
  
      “此纸,谓之何名?”
  
      “此纸暂无名,可由县尊大人赐名。”
  
      “当真?”县尊双眼一亮,内心一喜。
  
      “不假。”
  
      县尊摸了摸他哪八字胡须,沉吟道:“此纸精美华贵,手感极佳,当真为上上之品,赐名一事,且容本尊斟酌一番。”
  
      末了又道:“此纸量产值为几何?”
  
      “已然全在眼前了。”
  
      李初侧开身,指了指旁边的茶桌,打开的包袱中,那一叠A4打印纸。
  
      “啊。”
  
      “就这么点了?”
  
      县尊惊呼,出乎他的意料,只有这么一叠,那,那…那可就金贵啦。
  
      物以稀为贵,更别提,是这更尊贵的白纸了。
  
      作为一个文人,县尊非常清楚这张纸的含金量,可以说这是他这一生中,见过的最最最精美的纸张了,他曾有幸得到过一张御供纸,可跟此纸比,也是不如也。
  
      如今,这位县尊多多少少猜到了李初的来意。
  
      祝本尊一路高升?如有此宝相助,焉能不一路高升?
  
      “你,所欲何求?”
  
      县尊站起身,走了过来,他没有立即伸手去触摸这一叠A4纸,而是蹲下身,两个小眼睛凑近了看。
  
      “官身,县尊大人掌管一县大小事宜,只求在县尊大人下,谋求一官身罢了。”
  
      在自己任下谋求一官身,这好办啊。
  
      哎呀呀,他内心狂喜,原以为这等宝贝,需要付出许多,没想到只需一官身而已,这算什么事,他当即应允了,道:“你是想从文职,还是武职呢?”
  
      “武职。”
  
      嗯哼?
  
      武职,县尊有些惊讶,看李初仪表堂堂,而且更有这等文雅之宝,想来也应该是出身文家,怎么反倒求其武职了?
  
      “你是为自身,还是他人?”
  
      “自然是自己。”
  
      县尊有点不悦,甚至有些轻看,大好男儿,怎么想从武职。人各有志,也罢,就于他武职,今日之事,便再无瓜葛,当即便道:“本县县尉,身为执法,却以身犯法,明日堂审之后,搁去其职。
  
      而汝坟镇李初,为人忠义,可担当此任,顾,将其任为本县新任县尉。”
  
      县尊说完后,就要去抱这叠A4纸。
  
      李初伸手拦住了他,摇了摇头。
  
      “你欲何为?”
  
      县尊不解了,难道县尉一职还不满意?任由着李初将其请回到案首前坐下。
  
      然后李初从这一叠A4纸中,数出了十二张放在了案首上,莞儿一笑:“这些,才是孝敬给县尊的。”
  
      “啥,这点才是给我的?”
  
      县尊傻眼了,这,这,这才多少,再看茶桌上那一叠叠,再看眼前这一十来张,这,这,这反差也太大了。
  
      甚至,他有些恼怒。
  
      这反差,也太大了吧,本以为这一叠都是奉献给自己,结果,嘿,亏自己还将本任县尉给革职让于他,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县尊大人感觉自己要被羞辱了,正要怒气发作时,被李初给按住了。
  
      “县尊大人,县尉我可没兴趣,我要的是武职,能掌兵的。”
  
      李初又从那一叠A4纸中数出了五张出来,放在了案首上,沉吟道:“考虑到这件事你运作起来有点小麻烦,咯,我就再给你加五张好了。”
  
      再……再给我,加……加五张?
  
      县尊大人真想一杯茶砸过去,你当本尊是什么人了,才加五张?
  
      “当然,如果你嫌少的话,那我就只好找他人了,反正颍昌也就不远。此纸的金贵也不用我多说了。”
  
      县尊的脸,瞬间就绿的,同他那绿色官袍一样。
  
      “答应,答应,我答应还不成吗?”
  
      刚聚集起来的气势,瞬间就坍塌了。
  
      十七张虽然少了点,但是贵在珍贵,这可是逼御供的纸还要好上许多,真要让李初走了,去了那颍昌府,这等好事,可就每他什么事了。
  
      这里面,还不仅仅是纸的事,关键是,这纸的赐名权。
  
      这可是一个流传千古的好机会,若是自己不用,也可以将此赐名权献于上级,这加官进爵也是很好的一件事。
  
      一个武职而已,即使掌兵又有何用,还不是得受我们的节制。
  
      李初端起了水杯,喝了一小口水,等待县尊大人的下文。
  
      “不知,你想要何级别的武职?”
  
      李初放下水杯,沉吟了一番道:“这西边,贼寇王庆作乱,不知县尊可有意剿匪不?”
  
      剿匪?
  
      我……县尊大人的又绿了,差点又忍不住要摔杯子了。
  
      脑子有病才去剿匪,那王庆贼军势大,势力遍及几个军州,这边还担心王庆会随时打过来,还因此担惊受怕着,去剿匪?
  
      去剿灭王庆,这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吗?
  
      人家不打过来,已经是非常非常幸运了,你还去主动招惹他?
  
      县尊感觉今天召见此人,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帮你搞个武职,还指望你安分守己不要给他治下添乱,这位倒好,反倒还要去惹那贼王。
  
      真想拒绝,将这十七章纸递回去。
  
      这手啊,怎么就在这个时候僵硬了呢,这纸,方才明明如此的轻盈,怎么这会就这么重了呢。
  
      “掌兵武职,有队、都、指挥,你想何等级别的?”
  
      来县衙之前,李初就通过了系统,定制了咨询服务,知道了目前的北宋军制划分,也知道了里面的一些门道。
  
      这县尊,太不利索了,磨磨唧唧的,李初也懒得再等了,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要一指挥使,军种为乡兵,以县尊之权,给我弄一个乡兵指挥使,应该不难吧?”
  
      指挥下辖五个都,每个都有100人,一个指挥,就是500人。
  
      县尊没有立即说话,坐在哪里,认真的思考办法。李初没有问要厢,而是要乡,这倒好办,他有设立乡兵的权利,只是这,用何名目为好?
  
      一都好说,可一指挥,这要是上面询问下来,又该如何?
  
      李初轻轻一叹,摇了摇头,道:“县尊大人,我得到一个消息,占据南阳的贼寇,最近正在厉兵秣马,有向东进侵犯的迹象。”
  
      “啊,什么,王庆要打来了吗?”
  
      县尊一慌,下意识的就准备收拾东西,又被李初拦住了。
  
      只见李初一字一句道:“探得贼寇东进侵犯迹象,县尊大人为保全境内百姓,即日起,设立乡指挥,招募乡民,抵抗贼寇,保我境内百姓安全。”
  
      妙,妙啊!
  
      县尊颇为尴尬,方才慌神了,仔细一回想,这才听出来,这原来是李初给他提供设立乡兵的理由和条件。
  
      这王庆真要打来,估计就这位县尊,估计这襄城县,怕是很快就要沦落到敌寇之手了。
  
      当即,李初又从里面数了二十章A4打印纸给了这位县尊。
  
      “前面那,这十七张,再连同前面两张,是单独给县尊的。而现在这二十张,是给县尊用来上下打点,运作我这个乡指挥之用。”
  
      “好好好。”
  
      县尊很不客气的手下了,上下打点而已,用得着用这么珍贵金贵的纸张吗,他自由办法,就是得花点银钱罢了。
  
      但是值啊,眼前这批纸张,可是价值千金,有钱都不一定能买的到。
  
      那个划算?
  
      当即,县尊就领着李初到了前面的衙堂。书写了一份乡兵组建的文书,盖上大印,准备递交给上级,同时又写了一份乡兵任命书,举荐李初为乡指挥,负责此次乡兵征集和训练抗敌,盖上知县的大印,交给了李初。
  
      “从今以后,就是李指挥了。”
  
      “哪里哪里,以后还得仰仗县尊大人。”
  
      当即,李初又请县尊到附近的一处酒楼吃酒,并叫了两个姑娘相陪。
  
      吃喝了一阵子,李初就找个请离。
  
      这时的天色,已经上午很晚了。
  
      阿秀采购食材的话,应该早已经回去了。
  
      李初又雇了一辆马车,快速的往汝坟镇赶,路上遇到派发宣传单的,李初也只是打个一个招呼。
  
      回到汝坟镇,走到饭肆这边的时候,这边已经来了许多的客商。
  
      他们都是通过宣传单好奇的过来的,有的是昨日的老客户。
  
      李初没在,大表姐文茹经过昨天一天的教之后,目前只会炒几个简单的菜,而且在口味和火候掌握上没有李初那么的好。
  
      文茹倒也懂的灵活巧变,虽然会炒制的菜少,但是他昨天学会了一道特别的菜。
  
      红烧肉!
  
      没错,就是红烧肉,李初没在的时候,大表姐文茹就按照李初的方法,切炒了许多的红烧肉放在炖锅里小火慢炖。
  
      看来,大表姐得好好生的培养了。
  
      李初回来后,对大表姐文茹的机智非常的赞扬。
  
      当即,这新一天的饭肆生意,开始了……
  
      ……
  
      姜店镇,设立了一个巡检司,这里有两位巡检,一人管文,一人管武。
  
      武巡检,能招募士兵,职位大一点的巡检司,能招募五百人。
  
      周斌,就是姜店镇的武巡检,不过他是最低级的那种,手里能用的士兵,堪堪才二十人。
  
      用过早饭后,周斌到了巡检司里报了个到,然后就叫了十五个士兵跟着去汝坟镇巡视。出发时,周斌还特意检查了每个士兵的武装装备,确认每个人都带着好家伙后,当即招呼着往汝坟镇去。
  
      昨天晚上,周斌收到了一份来自路提点刑狱司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