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三十六章:风雨前奏

第三十六章:风雨前奏


  
      cpa300_4();    感谢:飞飞天啊哥、懒猫的0、轰炸机迟到了、竹园真人、挖洗拍狼、鱼飞天下、莫麟v居士、黑魔芋丝的打赏支持,谢谢,非常非常感谢!
  
      ps.今天晚上停电,到10才来的,本以为今天要没法更新了,好在还能赶上一章。明天还要上班,就没法补了,今天就这一更了。
  
      注:关于a4打印纸的问题,古人用的毛笔,都是羊毫,在a4纸上写字什么的,都不是问题,而且也不会导致墨水花散。(这个,还是一位教书的老教授今天告诉我的。)
  
      ……
  
      周斌带人到了汝坟镇,就径直的走进了张家酒楼中。
  
      张老财这边也是好酒好菜的招待着。此前周斌也没少到张家酒楼中打过秋风,没想到这一脸笑嘻嘻的张老财,却不显山不漏水,直接让上头来了一道私令。
  
      路提刑狱司中,有很多巡检,自然也分很多派系,来信的这位,便是周斌所在派系中,有头有脸能的上话的角。
  
      这是一封私信,算不得命令。
  
      却比命令更加的让周斌没法拒绝。
  
      信中内容没有多,只是让他多多配合张老板,一切行事以张老板。
  
      这次见到张老财,周斌可没上次那么嚣张跋扈了,留下士兵在听中吃吃喝喝,周斌被张老财引到了三楼雅间。
  
      马东财,在雅间中,也已经等候多时了。
  
      ……
  
      周斌带着十五个士兵从张家酒楼出来后,又如往常巡视一样,将汝坟镇大大的地方都走上一通,在街上看到寡妇了,还会忍不住调戏一番。
  
      这镇上,突然多了一个饭肆,周斌自然要带着人过来看看。
  
      在张家酒楼已经酒足饭饱了,这炒菜的香味再诱人,也提不起周斌这群人半食欲,在这边看了几眼后,周斌就凑到了李初身边。
  
      “这不是初哥儿嘛,可有些日子没在赌坊里见到你咯,原来跑这开起了饭肆,这生意还不错吗?。”
  
      “多谢夸奖。”
  
      李初回了句便又继续炒菜,这边客人太多了,还有好些个菜要赶。
  
      见李初不太怎么搭理自己,周斌语气就是一变:“这也是镇上的人,这规矩想必你也应该懂吧,嗯哼。”
  
      周斌伸出了手掌,脸却瞥向一边,等着李初的下文。
  
      李初了头,将炒好的这盘菜装盘,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一两银子放在了周斌的手上,然后接过文茹递来的食材,又开始了炒菜。
  
      一两银子。
  
      哟,看来这初哥儿,最近还真的是赚到钱了。
  
      周斌也不嫌少,拿了钱就满意的招呼士兵走了。
  
      李初眼角余光瞥了下,看到周斌一行人进了滍水客栈。没过多久,周斌笑眯眯的出来,钱袋子又鼓了一。
  
      例钱,就是保护费。
  
      李初可不认为自己的保护费会这么好拿。
  
      给他钱,只是碍于这边客人诸多,李初不想闹事,让自己的生意泡汤,这么多客人,分分钟就是几百两,一两银子就能打发掉,真心划算。
  
      而且例前这个玩意,无论是古代社会还是现代社会,都是一种正常的非官方性质的保护费,早在开饭肆之前,李初就已经有这个准备了。
  
      今天的客流量,跟昨天比,隐约间还要多一些,好把李初给累的。
  
      这边刚给一道菜装盘,就看到木匠李大叔慌慌张张的扒开人群冲了进来,神色慌张,非常的着急,见到了李初,就要拉着李初走。
  
      “初哥,你赶紧去夫子家吧,出事了,你家承哥在学堂中打架,好像打死人了!”
  
      什么!
  
      打架?
  
      打死人了?
  
      那还得了。
  
      李初连忙扔下了锅勺,就要往隔壁村学堂去,临走时又在人群中望了一圈,好在阿秀出去补菜了。
  
      “等下阿秀回来了,你们千万别跟她提这事。”
  
      交代完后,李初就急匆匆的跟着跑去。
  
      隔壁村的学堂,便是杨康念学所在。杨康在七岁时,就在其本村文夫子家蒙学,而求学资金,全靠老大的每半年寄来的银钱。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大那边已经有些年没消息了,而村中文夫子,也因为其他事宜,搬离了。这中间有一年多的空洞期,杨康都没入学。
  
      直到阿秀嫁给李初后,在李初昏迷的这段时间,隔壁村的周夫子,收到了文夫子的信件,向周夫子推荐了杨康,这才有了周夫子免费收了杨康入学堂上学一事。
  
      而杨承,平常没事的时候,也会跑到杨康的学堂去玩耍。
  
      李初赶到这里时,场面有些混乱。
  
      二十多个孩子围成一个半圈,将杨承和杨承围堵在一个角落边。
  
      杨承手持一根长棍,横栏在胸前,神色愤怒。
  
      杨康站在杨承的身后,双眼冷冰冰的盯着人群中一个胖墩。
  
      而在这个半圈中间的地上,还躺着一个少年,面朝下倒躺着,少年的身下流着一滩鲜血,看样子怕是已经死了。
  
      而周夫子,年近五十,见到了地上的鲜血后,直接就昏倒当场。
  
      整个学堂,也因为周夫子的昏倒,而失去了人主持,一群学生咄咄逼人,将杨承和杨承围了起来,要不是见杨承手里有武器,而且杨承特别能打,早就一拥而上了。
  
      义愤不平的学子有不少,同样选择观望,默不作声,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的学子,也有好几个。
  
      这场面,李初多半猜出了一什么。
  
      赶紧上去,将地上的那个少年扭转过来,用手在他鼻尖触了触,还有气。
  
      人没死!
  
      李初又检查下少年的伤势,鲜血都是从少年的肩头钾骨处涌出,李初正要扒开这少年的衣裳,却发现在脚下一旁,还有一把掉落在地上的匕首。
  
      李初眉头一皱,没有多什么。
  
      将少年的衣衫扒开,露出肩膀,只见一个硬币大的圆形洞口,整个伤口呈往里面凹进去,像是被什么钝器撞击导致的。
  
      鲜血就是从这个伤口里涌出的,李初将少年的衣裳撕了几条,按住伤口,防止鲜血再不断涌出,这少年穿的衣服倒是好料,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家。
  
      李初从定制系统中,定制了一瓶云南白药粉末,从衣袖中拿出,往少年的伤口上倒,这个过程中,昏迷的少年被痛醒了,接着又立即再次昏迷过去。
  
      “没死,马俊没死,太好了。”
  
      几个跟这昏迷少年关系不错的少年欢喜起来。
  
      这伤口是钝器伤的,如今又是冬天,马上下伤药,倒不怕发脓破伤风。
  
      又从少年的衣服上私下几条布,将少年包扎好,然后拿了二两银子给李大叔,让李大叔抱着这少年去镇上找大夫。
  
      “阿承、阿康,这边是怎么回事?”
  
      杨承手里的棍子,这大,跟那少年肩上的钝伤是一样大的。
  
      才十三岁啊!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