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三十八章:一石二鸟

第三十八章:一石二鸟

    “快抓住他!”
  
      “谁敢动我东家!”
  
      周斌早已等候多时,见到出来了,立即指挥手下士兵去抓李初,却被李汉等人抢先一步横栏在中间。
  
      “东家,你快走,这群人是找你麻烦的。”
  
      李汉张开双手将李初护在身后,和四个同村跟周斌的士兵对峙。
  
      几个士兵,看到凶神恶煞,长得五大三粗的李汉五人,有些惧怕。他们只是招募的士兵,职位叫士兵,并不是禁军、厢军等正规军。实际上还是平民百姓,平日间也就欺负欺负一些老实巴交的人。
  
      这要真遇到凶人狠人了,谁也拿不起胆子。
  
      “周哥,怎么办?”
  
      士兵们望向周斌。
  
      “一群废物,傻愣愣的干嘛,刀,拔刀啊!”
  
      而周斌率先拔出了腰间的手刀,余者士兵也纷纷跟着拔出了腰间的手刀,刀子在手,个个来了底气,步步紧逼着李汉等人隐隐后退。
  
      刀子一出,剑拔弩张,场面立即紧张起来。
  
      见到动了刀子,站在墙角的阿秀立即从旁边寻了一根长棍握在手中,长棍当枪,瞬间挑了前面的两个士兵,冲过来,又挑起一张凳子甩向了周斌。
  
      周斌狼狈的躲了过去,刚起身,阿秀的长棍就扫了,重重的一棍拍在他背上,又是补上一脚踹起,将周斌在地上踢了打滚。
  
      “你们谁敢动我家官人!”
  
      阿秀站在人群中间,长棍戳在地上,昂首挺胸,怒气冲冲盯着周斌。
  
      好厉害的娘们。
  
      周斌吐了口唾沫,站起身,后背隐隐生痛,妈的看走眼了,看起来文绉绉的女流之辈出手居然这么狠,这该死的张老财!
  
      周斌暗暗咒骂一下,正要呼叫士兵,却是眼前一黑,脸腮被巨大的力量抽打,几颗牙齿被阿秀一棍给抽飞了。
  
      “我家官人到底犯了什么事,凭你随意一张口,就要抓捕我官人,麻烦你给我认真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官人所犯何罪,证据又在哪里!。”
  
      李初走了出来,走到阿秀面前,将阿秀的木棍拿走,扔到了一边。
  
      “官人,你……”
  
      “没事,一切有我,放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李初从怀中掏出了p8手枪,打开保险,对准着周斌。
  
      木棍的威慑和伤害力,哪里有手枪厉害,十多把刀子亮着的呢,万一这真要冲突起来,木棍可打不过刀子。
  
      不过,估计这群人,也没人会认识手枪。
  
      不急,等下开一枪就好了。
  
      “说吧,这巡检司抓人,总得要给个理由吧。”
  
      周斌脸色铁青,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抬手举起的那件黑黝黝的物体,心里头总感觉一丝胆寒,尤其是那黑兮兮的洞口,看的让人很不舒服。
  
      “理由?哼!你睁大眼睛看看,街上躺着那人,是周翔,他便是被你所杀!”
  
      “证据呢?”
  
      “两月前,你与周翔赌钱,你输了钱心怀不甘,还因此跟周翔大吵大闹,大打出手。此后,你便一直心怀愤恨。你知道周翔一直住在滍水客栈,前天你特意到到客栈中踩点摸清楚周翔的房间,于今日偷偷从窗翻入客栈中将其杀害。”
  
      “就这个?还有吗?”
  
      “很不巧,你杀人后十分害怕,把杀人凶器也落在了房间中,这凶器便是你做菜用的菜刀!”
  
      “还有吗?”
  
      李初淡然的问着他。
  
      “你杀害周翔的动机理由,和凶器都在这里,这难道还不够吗?好,那我且问你,饭后那时,你在哪里?
  
      你这饭肆生意不错,正是饭点时,你一主厨不在此做菜,却悄悄溜走,这是为何?
  
      哼,你想不到吧,你悄悄溜走后,有人很不巧正好看见你从一旁走向了滍水客栈的后面,这难道还不够证明你杀人的罪行吗?”
  
      原来如此,好算计!
  
      李初看到了被捆绑在一边的刘掌柜,再联想这事情的前前后后,一下就看明白了。
  
      这是一个套!
  
      还没等李初说话,周斌就怒气冲冲的叫了起来:“怎么,难道你想拘捕?”
  
      一说到拘捕,周围是十五个士兵立即将李初给围绕起来,将李初和阿秀包围成一个圈。
  
      “东家。”
  
      李汉那边人手也动了,几个人站了出来,却被一群刀兵给硬生生逼停了下来。
  
      李初伸手止住了李汉,冷声对着周斌说:“如果你嫌命长的话,可以动手试试!”
  
      周斌笑了,摸了摸左边脸,这里被抽出了一道红色印子,牙齿被打断几颗,打飞几颗,刚才还不小心被自己吞下去了,整个牙口非常的生疼。
  
      看着李初一份淡定的模样,周斌恶狠狠的将手指向了杨秀。
  
      “李初杀人,拘捕,罪责难逃,其妻杨氏,为了帮助李初杀害周翔,不停的打探死者的行踪和情报,为李初杀人提供了便利和消息,是为李初同伙,如今又暴力拘捕,罪加一等,如此歹毒之妇,大家上,将其抓捕归案!”
  
      周斌说完,就往后逃,他可不想再对上这个娘们,本来就打不过,张老财又交代不能对这娘们动刀子,还傻愣在原地,等着挨揍吗。
  
      挞!
  
      一声巨大的枪响,将所有人都惊了一吓。
  
      子弹打歪了,居然打在了立在一旁的木杆上,上面写着清风徐来大酒店的招牌木杆被一枪给打断了。
  
      周斌还没懵过神来,捂着耳朵眼呆呆的看着前面的木杆招牌断成两半。
  
      挞!
  
      李初又开了一枪,这枪打中了。
  
      周斌啊的一声痛呼,捂住了左手臂,伸手一摸,全是鲜血,手臂上破了个洞,鲜血不停的从里面流出来。
  
      周围的人,惊呆了。
  
      第一枪大家没反应过来,这第二枪,大家就看了个真实,只见李初手里那黑黝黝的玩意发出一声巨大的清响,然后周斌的手臂上就爆出了血花,现在满手都是血了。
  
      妈的,打歪了。
  
      枪法真烂。
  
      周斌只回头看了一眼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惊恐的转过身,捂着手臂快速的冲开人群,往镇子牌坊下跑。
  
      往张家酒楼了?
  
      李初哼哼一声。
  
      我说你周斌今儿个怎么出现在汝坟镇,还真以为他是来收例钱收保护费的,也不知道这张老财有何能耐,居然能让巡检司的人这么配合听话,甚至简直就如同走狗。
  
      要不是周斌伸手指向阿秀,把阿秀也拉扯进来,李初还真天真的以为,这位只是单纯的寻找命案凶手而怀疑自己。
  
      如今看来,只怕,这是一出一石二鸟之计。
  
      ps.抱歉,坦克出场要比预计晚到一章,第二更在1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