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四十一章:杨家大郎

第四十一章:杨家大郎

<><>
  
      (感谢书友:音乐恐惧症患者的打赏支持)
  
      张家酒楼三楼,还是雅间。
  
      周斌的手臂被包扎好了,废了好大劲才把血给止住。只是里面的子弹没取出来,或者说周斌和大夫,不知道里面有子弹,因为没在手臂上看到其他异物。
  
      给周斌包扎的是本镇唯一一个大夫的弟子。
  
      至于本镇唯一的一个大夫,此刻正在医馆中救一个小孩子,不能说在救,更准确的说,是在研究,研究这个小孩肩头上的云南白药。
  
      听到自己儿子被杨承戳了一个洞后,那叫一个恼怒和着急啊,好好的一个计划,怎出了这么一个变数,急匆匆跑来医馆,看到马辟肩上那个恐怖的洞,简直心里滴血,这是他唯一的一个儿子,这要出事了,谁给他送终?
  
      杨承,杨康!
  
      我儿子要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打断你们四肢,让你们一辈子在镇里乞讨过日!
  
      马东财本欲在医馆中陪着儿子,这才刚进来不到一会,手下的人就过来告诉他,事情出变故了,周斌受伤,巡检司的人打不过,没能将李初抓着。
  
      “那黑黝黝的东西,当真这么恐怖?”
  
      雅间中,马东财和张老财听到周斌的描述后,瞬间沉默了,这等奇门兵器,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过,只要对人一指,就是一个血洞,这也太玄乎了吧。
  
      倒是有点像暗箭之类的,只是在手臂上并未发现暗箭之类的东西。
  
      “不止如此,那玩意还会发出特别巨大刺耳的声音,这声音一响,我手下的一个士兵就倒在地上死了。”周斌描绘起这个时,脸上惊恐未定,仍隐隐后怕,要不是他运气好,跑得快,估计躺在地上那位,就是他了。
  
      至于死掉的那个士兵,尸体都还跟着周翔的尸体,摆在官道上呢。
  
      马东财和张老财两人唏嘘不已,事情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怎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外间突然传来许多的杂吵,隐约间,张老财好像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渐渐的,他好像听清楚了。
  
      张老财、马东财二人勾结贼寇王庆,欲为贼寇里应外合?
  
      现已证据确凿,襄城指挥使李指挥使奉命前来剿贼?
  
      啪!
  
      张老财当即就拍了桌子,将屋子里人都吓了一跳。“是谁在外面疯言疯语的,是谁在外面散布谣言?”
  
      马东财虽然有些耳背,这时也听清楚了外面的声音,突然间脸色大变,连忙站起身走到窗户间,撑开了窗子,伸头往外面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瞬间吓呆了。
  
      这,这他妈什么鬼东西!
  
      哪来的一个大铁块,还整的这么奇奇怪怪的,前面那根大铁管子又是什么东西,居然对着这边。
  
      是他!
  
      马东财看到了坐在大铁块中的李初,正好看到李初抬头,一脸笑嘻嘻的望着这边。
  
      再看这个大疙瘩的后面,李汉等人,人手持着红缨枪,每个人腰间都别着一把制式手刀。
  
      额头冷汗瞬间冒了出来,这李初,哪里来的这么多武器?
  
      前脚刚想弄死李初,结果没成功,这后面李初就带人带兵器过来了,此刻,也只有傻子才会天真傻傻的认为李初是过来走过场的。
  
      马东财脸色铁青,李初的反击动作,是如此的迅捷!
  
      嘭嘭嘭!
  
      雅间的房门被急促的敲响,惊的里面人又转过头看向这边。
  
      门开了,是张老财的一个狗腿子,狗腿子立即将外面的情况汇报给了张老财。
  
      奉命剿匪?
  
      周斌捂着生疼的手臂站起来道:“这不可能。”
  
      “奉谁的命,剿谁的匪?”
  
      狗腿子战战兢兢的说:“奉李指挥使的命,剿老板您的命。”
  
      “李指挥使,那个李指挥使?”
  
      “小的……小的不清楚。”
  
      “滚。”
  
      张老财怒不可遏,一脚踢开了这个该死的狗腿子。
  
      马东财拉了下张老财,将房门关上,如今屋子里,就数他是最冷静的一个,马东财问周斌道:“这个李指挥使是谁,你认识吗?”
  
      周斌道:“没听说过,北路一带指挥使有好多个,在汝州一带厢军指挥使中,没有一个姓李的。”
  
      “没有?”
  
      “等下,不对!”马东财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转身问张老财道:“你先前跟我说,你确定这李初家中,没有任何的背景和关系?你是不是把杨家大郎给忘记了?”
  
      “杨家大郎?”周斌惊呼:“可是那任殿帅府制使的那位?”
  
      “不错,正是他!”
  
      这杨家老大,好些年没在镇子里了,差不多,都快有个近十年了,以至于,大家好像都忘记了这号人物一样。
  
      张老财摇头道:“杨家大郎,已是昨日,如今是生是死还难说呢。”
  
      “怎么说?”
  
      “前些年我从一京畿来的商人处得到一个消息,说是这杨家大郎丢了官家的花石纲,已经被罢免刺配,从此再无消息,说不定早在路上就死了。”
  
      马东财周斌听了,唏嘘不已。
  
      早些年,这杨家大郎在汝坟镇上,可是颇有威名,响当当的一条好汉?如今却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当真悲呼。
  
      周斌焦急的问:“眼下,怎么办?”
  
      他带来的士兵,死了一个,跑了八个,如今在酒楼里的,就只有六个人,而且那李初还有那诡异的奇门兵器,声音一响,就能让人胆寒。
  
      周斌可不愿意再面对那个东西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咱们下楼去,我就不信这李初,他就敢冲进来杀人!”
  
      当即,张老财、马东财和周斌三人下楼,走到楼下外面,身后跟着一群士兵和店小二,这些店小二都是在酒楼和客栈做工的,被强行逼着拿着棍子出来。
  
      这不下楼还好,这一下楼,张老财差点就吓的尿裤子。
  
      汝坟镇的牌坊,建的有点低。
  
      是的,低了。
  
      豹1过不去,所以李初操纵的豹1坦克,硬生生的直接撞了过去。
  
      这个在汝坟镇上已有百多年的牌坊,就这样被装成了碎木片,然后被坦克从上面辗压过去,这下碎木片直接变成碎片了……
  
      李初将驾驶舱关合,停住了坦克,然后从驾驶室出来,跑到了炮手的位置,转动炮塔,将炮口瞄准向旁边的张家酒楼……
  
      **
  
      ...<><>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