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四十二章:活生生辗压

第四十二章:活生生辗压


  
      cpa300_4();    (ps.今天人不舒服,就一更了,明天三更补上。)
  
      人群傻呆呆的看着这座百年老牌坊,就这样在战车的前行中,被辗压成碎片。
  
      这一幕,刺激了所有人。
  
      这铁疙瘩,竟恐怖如斯?
  
      李汉等人,本不知道这个大铁疙瘩有什么作用,以为仅仅是无需人力马力前行,可如今这一撞,大铁疙瘩一点事都没,汝坟镇的牌坊,已经是一地碎片。
  
      “威武,威武,威武!”
  
      李汉情不自禁的举枪高声呐喊,后面的人跟着一起振臂高呼。
  
      威武!
  
      张老财这边,尽管身后带着不少的店小二,个个手持棍子,还有六个巡检司的士兵在旁助威,可一见李初这边的声势,个个委了起来。
  
      本身就是被强迫而来,如今再这么一瞧,尤其是眼前这个大铁疙瘩将牌坊辗压一幕,深深的刺激了这些人,一股恐惧感升起,哪里还有半点气势,站的歪歪扭扭的,要不是张老财和马东财平日间的威慑力震着,早就扔下棍子跑了。
  
      张老财也吓傻了。
  
      眼前这,这是什么鬼东西?
  
      牌坊被撞碎的那一刻,张老财被吓的往后退,一屁股坐了在地上,看着前面这个大黑疙瘩一点一点移动到酒楼前面。
  
      坦克,停住了。
  
      李初将驾驶舱关合,停住了坦克,然后从驾驶室出来,跑到了炮手的位置,转动炮塔,将炮口瞄准向旁边的张家酒楼……
  
      李初没有立即开炮。
  
      而是从车长舱里露出了脑袋。
  
      将车长座位调整高度,坐在上面,刚好半个身子露出坦克炮塔外,居高临下的望着张老财、马东财和周斌。
  
      对这张老财,开一发炮弹去轰炸,简直就是浪费!
  
      炮弹数量有限,留着以后还有大用呢。
  
      李初挥了挥手,后面的李汉等人,立即从后面冲过来,将张老财等人一团围住。
  
      “你要干什么!”
  
      “你们三人勾结贼寇王庆,意图杀官造反,我身为襄城县指挥使,守护乡民安全义不容辞,尔等卖国通敌,杀官造反的证据确凿,来人,给我拿下他们!”
  
      李汉等人纷纷将长枪对准了,就要上前抓人。
  
      周斌站出来吼道:“我乃巡检司巡检,隶属于路提点刑狱司,你们谁敢动我。”
  
      李初默默的掏出手枪。
  
      周斌立即往店小二们身后躲,速度贼快。
  
      “襄城指挥使,本县从未有过什么指挥使,好啊你,你不但杀兵拘捕,还胆敢冒充官府人员,还要带人强冲民宅,你识相的就赶紧跑,现在跑还来得及。不然待到我朝禁军前来围剿时,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马东财气急怒喝,他没想到这李初,动起手来会这么的雷厉风行,完全打乱了他所有计划,一时间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呵呵。
  
      李初默默的掏出了县太爷盖上印章的指挥使任命书。
  
      幸好早上去了躺县衙,不然今日将师出无名,或者说这中间还要去趟县衙,这一来一会要耽误多少关键的时间。
  
      看到李初手上亮的这份任命书,马东财的嘴角在抽搐。
  
      怎么可能?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过来,这个李指挥,李指挥是什么意思,不是禁军,不是厢军,而是由县尊临时所设的乡兵,乡兵指挥使!
  
      难怪这李初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冲杀过来,难怪敢喊出剿匪的口号……
  
      这一刻,马东财感到一股深深的挫败感。
  
      败了,彻底败了……
  
      “不,证据呢,证据呢!”
  
      他撕声大吼,这是他最后的挣扎。
  
      “需要,证据吗?”
  
      李初的声音很平淡,看了眼瘫痪在一旁的张老财,他从身上拿出了十两银子,抛给了张老财,后者傻愣愣的将银子接在手里。
  
      “这是还你的那十贯钱,至于我抵押在你那儿的宝贝,送你了,回头可以让他跟着你一起陪葬,让你带着他一起长眠地下。”
  
      “为什么?”
  
      这是马东财问。
  
      “需要理由吗?”
  
      “你强大,你可以肆无忌禅,整个镇子由你呼风唤雨,想杀周翔就杀周翔,想弄掉谁就弄掉谁,旁人只能任你摆布。
  
      我本来是正儿八经的跟你们玩,结果你们不想正儿八经的跟我玩,想跟我秀实力,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只好也秀秀我的实力,免得旁人以为我是路边的三岁小孩,谁人都可以欺负!”
  
      李初坦然一笑,跟这马东财废话了这么久,张家酒楼中的客人差不多都走光了。
  
      当即,李初挥了挥手,李汉得令,立即冲上前将马东财敷住,张老财被脱着往一边走,那周斌本想反抗,结果李初将p8手枪抛给了李汉,这货立马就老实了。
  
      李汉将三人脱离张家客栈的范围,李初转过身看着马东财和张老财道:
  
      “下面,让你见识见识一下,我的真正实力!”
  
      说完,就将车长舱关闭,李初下到了驾驶室,操纵坦克向前,向前,再向前。
  
      前面就是张家客栈了,坦克仍未停止前进。
  
      坦克撞了上去。
  
      是的,直接开了进去。
  
      由于位置没找好,坦克直接开进去了,没撞掉房柱。
  
      坦克开始转弯了,坦克撞掉了房柱,巨大的力量将房梁牵扯住了,房梁开始倒下来了。
  
      坦克再次转弯了,这次又撞到了另外一根房柱,倒了,倒了……
  
      街上的人,这会儿统一只有一个表情,那就是傻了。
  
      统一只有一个动作,嘴巴张成了老大一个o型。
  
      被坦克在酒楼中这一冲冲撞撞,这个三层高的酒楼往下翻到,大量的木头和砖头压在了坦克上面,大家本以为这个大疙瘩要完蛋时,一大堆木头中,坦克从里面冲了出来。
  
      张家酒楼在这一刻,也彻底崩塌,倒塌了。
  
      这还没完,李初又开着坦克,往酒楼的残骸上,开了过去,又来了过来,辗压了几遍。
  
      张老财:“……”
  
      然后双眼一昏,瘫倒在地上。
  
      马东财:“……”
  
      周斌:“……”
  
      李汉:“……”
  
      围观群众:“……”
  
      事情就此完了吗?
  
      还没有,因为坦克的方向调转了,这次,是朝着隔壁的马氏客栈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