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六十一章:得了天下,又有何用?

第六十一章:得了天下,又有何用?

    “阿宁已经睡着了,今晚,你就别去打扰她了……”
  
      阿秀停住了脚步,没有回头,手臂往回缩了缩,李初放开了手,阿秀要去开门,开合了一点,却停了下来。>吧  w·w-w=.=
  
      莫约半秒,又或许是半个世纪,阿秀转过身来,双眼凝视着李初。
  
      “我听李宣他们说,阿宁下午蹦蹦跳跳的,玩的很疯狂。那边的床有点小,你回去肯定会扰醒她的,不如,你今晚,就睡在这边吧。”
  
      这一说完,李初当即就后悔了。
  
      这下要惹阿秀不开心,刚才有点太着急,太冲动了,他尴尬的摸了摸后脑,连忙补充一句:“那个,你一个人睡床上,我,在地上打地铺。”
  
      这句话李初说的都有点心虚,看着阿秀还是那副认真凝视,李初更加的尴尬了。
  
      “好啊。”
  
      阿秀突然间笑了。
  
      啥?
  
      看着阿秀这张笑脸,李初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阿秀将门关了栓好,然后往正房里走,打了个哈气,伸了个懒腰。
  
      厄,哈哈。
  
      李初见状连忙跟了过去,这才一进来,阿秀转身伸手拦住了李初。
  
      阿秀指了指地上,道:“地铺,你的!”
  
      李初:“……”
  
      没办法,男人,这话既然说出去了,那就要说到做到。﹏吧_  w·w-w·.李初从一旁的衣柜子中,翻出了一张凉席,又找出了一床薄薄的棉被。
  
      唯一庆幸的是,地上不是坑洼不平的黄土地,而是铺的平坦的木板,这个屋子祖上在建设的时候是有钱的,不仅铺了地板,屋子底下用砖打地基。
  
      阿秀嬉笑看着李初铺好地铺后,她用脚在屋子里画了一个看不见的线圈。
  
      “我告诉你哦,你今晚上,官人你要是胆敢没有我的允许,越过这条线的话,到时候官人可就别怪我把你撵出屋子去。”
  
      见李初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阿秀呵呵一笑:“官人大可以试试,只要官人能打得过我,今晚上随便你睡哪里?”
  
      “你说话可要算话。”
  
      李初作势就要往这边扑来,阿秀随即收起了笑脸,认真的摆出了一副打架的姿势,李初瞬间痿了,灰溜溜的转身回来了。
  
      杨大爹啊,杨岳父啊,您老人家一世英名,怎么就犯了这么一个糊涂啊。
  
      您教谁功夫不好,阿承、阿康都可以,为什么要教给阿秀……
  
      当一个男人在武力上打不过自己老婆的时候,这真是一个特大的悲剧啊。8  w=w·w.
  
      李初捂脸哀嚎,哎,这辈子注定要变成妻管严了,用后世某个综艺节目真人秀的口号来喊:极限挑战。这就是命呐。
  
      睡觉睡觉。
  
      瞎想太多,不利于睡眠。
  
      见阿秀坐到床上后,李初走到厅堂里,将房屋电源的总闸给关了,屋内顿时一片漆黑。
  
      “你关灯干嘛?”
  
      “睡觉!”
  
      阿秀没再说话了。
  
      在经过短暂的黑暗适应之后,李初看了眼床上,阿秀并没有躺进去睡觉,而是脱了鞋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看着这边。
  
      “夜深了,睡吧。”
  
      李初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有些事情总有水到渠成的一天,不必急于一时一刻,今天阿秀能答应睡在这边,在李初看来,这已经是非常大的一次进步了。
  
      他已经很开心,很满足了。
  
      和衣而睡,被子很薄,这大冬天的,地上也很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李初睡不着。
  
      没有胡思乱想什么东西,就是纯粹的睡不着,没有一丝的困意。
  
      他双手放于脑后,垫着脑袋,看了一眼床边,阿秀也没有睡,依旧是双手抱膝依靠坐在床边,由于太过黑暗,李初也看不清阿秀的是睁开眼睛看着这边的,还是闭上眼睛坐着睡着了。
  
      ……
  
      阿秀并没有睡去,而是一直睁开眼睛,一直在注视着李初。
  
      将你们的愿望实现,这就是我的愿望。
  
      你们,是我的全部,如果你们受到了什么伤害、你们过得不快乐,这样我会发疯的。
  
      你们要不快乐,我纵使得到了天下,又有何用?
  
      纵使得到了天下,又有何用?
  
      黑暗之中,李初所不知,所看不到的地方,阿秀的双腮,早已经是无数条泪痕,就连阿秀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忍不住流下泪。
  
      是因为他那句话吗?
  
      你们不快乐,我纵使得到了天下,又有何用?
  
      阿秀闭上了眼睛,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李初方才说的话,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脑海中回想,想着想着,阿秀不知不觉洋溢着微笑。
  
      微笑很甜美,奈何被夜色遮盖,以及一个躺在地上,打着地铺的大笨蛋。
  
      傻丫头?
  
      阿秀摸了摸鼻头,似乎下定了决心。
  
      “官人,地上冷,会着凉的,你,你还是到床上来睡吧。”
  
      阿秀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李初好像没听见。
  
      哼!
  
      阿秀从头上取下了铁簪子,就往李初身上甩过去,簪子砸到了李初身上,这才将李初惊醒过来,坐起身,看向这边。
  
      “床上的空间很大,能挤得下两个人,地上凉,你上来睡吧。”
  
      李初:“……”
  
      下一刻,李初猛然蹦跳而起,往床上冲,哪知刚走一步,却因为黑暗中看不到旁边有个小木凳,就被摆倒在地,摔了一个狗吃屎。
  
      噗。
  
      阿秀见了,捂着脸一个劲的偷笑。
  
      李初起来,摸了摸后脑,这算不算是乐极生悲?
  
      靠近了床边,正要坐上去时,阿秀则伸手指着床铺道:“我是怕你着凉才允许你上来的,你可别瞎想,你要是敢不老实,在床上乱来的话,别怪我一脚踹你下去。”
  
      李初:“……”
  
      耸了耸肩,李初笑意的看着阿秀,两人四目相对。
  
      李初脱掉了外衣,阿秀立即羞红着脸转过身,然后掀开棉被的一角,顿了顿,也不在意李初在这边,伸手在腰间,解开衣带,除掉了在外面的棉服,趁李初一个不注意,钻进了被子中。
  
      而李初,此刻正纠结着一件事。
  
      这衣服,是全脱好呢,还是脱一半好呢?
  
      ps。各位看官,看完后记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哦。
  
      感谢书友:乱世丨天意丶、tiktak、狮子高新、o英雄o、花落无青、吾皇万万碎、挖洗拍狼的打赏,这是18号的打赏。19号的,感谢:狮子高新、小学奶、o英雄o、tiktak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