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七十五章:调查

第七十五章:调查

<><>阿秀朦胧的醒来了,屋子里还有灯光,摸了摸身旁的**铺,冷冰冰的。⊙說
  
      她看到了李初还在桌前思虑着,忍不住轻轻呼唤一声:“官人,夜深了,该休息了。”
  
      算了,管他呢!
  
      走一步算一步,也许事情不会糟糕到这种地步,真要实在没办法了,到时候再。
  
      平复了一下心情状态后,看了一眼**间的阿秀,阿秀又睡着了……
  
      李初打开了定制系统,经过今天这么一出事故,声望值是疯狂的暴涨,已经成功的达到一万,而且这个涨势还在不断的增加。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万人敬仰’,获得2000定制币奖励,以及福利抽奖一次。
  
      新的任务颁布:
  
      万人敬仰(二):两万人知道宿主名号,目前进度为:11080/20000,任务奖励:4500个定制币,福利抽奖一次。
  
      这奖励来的真及时。
  
      眼下手里的定制币已经花的差不多了,这边就立即给补充了2000个,目前李初的定制币总共还剩余:2043个。
  
      抽奖抽奖!
  
      李初忍不住期待着这次的抽奖了,希望能给自己带来一个好运,一个能解决现状的好运。
  
      老虎机出现,李初摇杆开始抽奖。
  
      画面转动。
  
      十秒后,李初黑脸的看着这次抽奖的结果。
  
      延迟奖:三天之内,宿主失去所有抽奖资格,三天之后,宿主抽奖资格+2。
  
      李初:“……”
  
      蛋疼。
  
      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事是,能够多一次抽奖了,也就是三天之后,李初能够抽奖两次,坏事的话,就是蛋疼,如果是那种紧急情况下,这不是坑嘛。
  
      行,三天就三天,李初也拖着疲倦的身体**睡觉了。
  
      次日天明。
  
      连晋从客房中下来,在一楼吃饭,又向二哥打听起趣事。
  
      罗县尊暴毙这件事,也终于从二哥口中听到了。经过昨晚一个晚上的发酵,这件事已经流传出来了好多个版本,有真病死的,也有被好汉冲进县衙杀死的之类。
  
      连晋只是一笑而过。
  
      今日又跟昨日一样,跟个没事人似的在县城中游逛,又偶尔游览下襄城县的人文景物,走马上任一事,不急。
  
      这时间,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连晋手里有两份旨意,一份是请罗县尊告老归乡的书,一份是任命连晋为襄城县县尊的任命书,没想到,这罗县尊还没告老归乡,却在自己到襄城县前夕突然暴毙。
  
      这是好事,毕竟连晋是一个空降知县,还是带着别人告老归乡而来,肯定会引起县衙罗县尊旧派系的不满,如今罗县尊暴毙,也免了连晋跟罗县尊旧派的冲突。
  
      不好的是,毕竟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势单力薄,这罗县尊一死,汝州、京西北路肯定会利用这件事各方争夺和陷害打压,他走一走马上任,岂不是将风口浪尖都拉到了自己身上。
  
      连晋在等,在等一个结果,等一个上任的机会!
  
      颍昌府,提刑狱司。
  
      提刑狱司公事郑慈,作为一路中最大的刑事掌官,同时他也兼任着颍昌府的一州之尊,以及提刑狱司内的主管文字官。
  
      经过昨夜**的讨论后,下部人马置今日早晨,才汇聚到他手底下,将各方调查的结果汇报。
  
      郑慈坐在高堂上,左下首是干办公事官,也既勾当官,右下首是提刑司签厅判官。
  
      提刑狱司的两个校尉,郑融和甄端,两人站在厅堂中间,身后跟随者几个办事的吏。同在厅堂中,与郑融和甄短同站一位的,还有两个使臣。
  
      两个使臣昨天得到消息晚,郑融和甄短已经出发,这两人便没再参与进此事,此刻也不过是来此走一个过场,听听结果。
  
      作为一个抵达现场的人,郑融表示沉默,没有立即上前叙报,他身后的几个吏,也正襟危坐一般,立在后面也皆沉默不语。
  
      甄端是调查最久的一个人,将整个县衙内的上上下下所有人等全部问话了一遍,又将县衙内翻了一遍,确保没有意外之后,这才返回刑狱司。
  
      平日间,提刑狱司内分为四派,相互竞争,两校尉、两使臣,尤其是郑融和甄端之间,斗的最为火。
  
      见郑融没有立即汇报,甄端大喜,还以为这郑融没有得到详细的结果,立即急匆匆的上前,将自己昨儿调查半天的结果报之。
  
      “禀提刑,经我昨日再三复查,观罗县尊之死态,以及当日衙中其他人事的证言,后又去询问过大夫,现已确认,罗县尊的死因是死于房事频繁过渡,为阳液丢失,元气消失,再加上人老体衰,于房事过程中,暴毙而亡。”
  
      郑慈了头,没有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左右的勾当官和判官,见两人都了头,显然是对这个结果表予认可,郑慈沉吟一下,以罗县尊那种身体,死于此因也情有可原。
  
      甄端汇报时,郑融却在冷笑。
  
      就等着你上钩呢!
  
      等甄端汇报完毕后,郑慈正准备话时,郑融立即上前道:“禀提刑,属下有不同意见和调查结果,属下认为,罗县尊之死,并非主动于房事频繁,而是死于他杀!”
  
      “什么,他杀?”
  
      这一下,提刑狱司三位最大的长官纷纷惊站起,不可置信的看着郑融,房事过度而死,跟死于他杀,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性质,尤其死者还是一县县尊,真要死于他杀,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而是是一件超级大案了。
  
      “你且来。”郑慈速速命令郑融汇报详情。
  
      “禀提刑,属下本先也以为罗县尊是死于房事过度,后来在罗县尊的尸体上发现一物,便是此物,导致罗县尊暴毙而亡。”郑融着,将从罗县尊那活上取下来的杜蕾斯拿了出来,立即有吏端着一案过来,接过了这杜蕾斯,呈到了郑慈眼前。
  
      郑慈将杜蕾斯拿在手里细看,实在分不清是什么个名堂,又让吏将此物传给勾当官和判官一一过眼,两者皆不知为何。
  
      “此乃何物?”郑慈问。
  
      郑融答:“此物为何名,属下也不知,只晓得此物具有类似于春药功效,而且急具迷幻人的心智,让人在房事方面变得勇猛,而且此物还有持久延缓之效。”
  
      这话的在场所有人都脸色微微一红,这这东西的作用,居然还有持久延缓之效,男人嘛。
  
      “此物与罗县尊暴毙一事,又有何干系?”
  
      感谢书友:狮子高新的打赏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