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七十六章:请禁军

第七十六章:请禁军

    “试问,以罗县尊之年老身躯,能经得起这猛烈的折腾?而且属下也调查过,这物中春*药成分太大,如此大的分量,这已经不单单是房事助兴,莫说是人了,就是一头精壮的猛虎,也会在此物之下而暴毙。¢£,”
  
      这话说到这种地步了,能身居高位的也没几个傻子,纷纷听出了郑融这话中的意思。
  
      有人故意给罗县尊下了高强度春*药,制造罗县尊房事暴毙而亡的假象!
  
      “啪!”
  
      郑慈一拍桌子,愤怒的问:“是谁,是谁给罗县尊下了此药?”
  
      郑融立即上前答道:“汝坟镇,李初!”
  
      “此乃何人?”
  
      “乃罗县尊生前,所设立的乡指挥使。”
  
      “你有何证据?”
  
      “人证,物证!”
  
      郑融身后一人,立即会意,从衣襟中,将花花公子杂志掏了出来,递给了郑融,郑融又将此物递给了端着案的小吏,小吏端给了郑慈看。
  
      郑慈欲去拿,可看到上面那如此暴露的封面女郎,脸一红,手僵在了半空,他没想到,这竟然会是一本如此淫*秽之物,最终还是秉着调查之心,拿了起来,纵使如此,也弄了个脸红不已。
  
      咦,这纸……
  
      这是纸?
  
      郑慈抛开了上面的画面,研究这花花公子的铜版纸张去了。
  
      好半天,这才从纸上的研究上面退出来,感叹一声看起了上面的画面。
  
      咦,这画工,简直就是绝了,栩栩若生,放佛就是一个真人被印刻在上面一样,郑慈翻开了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第十页……
  
      直到正本杂志全部翻看完毕后,郑慈这才平复心情的将花花公子收了起来,对,收了起来,也不打算传给下面的勾当官和判官。
  
      “此物……”
  
      郑慈一时沉吟不出什么来,方才被这花花公子上的大胆图片看的咽干口燥的,整个思绪都还陷在杂志的内容中。
  
      郑融:“禀提刑,此物乃是从罗县尊处搜来,也为李初赠送于罗县尊之物,那李初,便是先用此物以勾引激起罗县尊兴致,再以此前那物下了大份量的春*药,环环相扣,这就是一个阴谋套子,这才让罗县尊上当,最终暴毙而亡。”
  
      郑慈点了点头,脑子有点昏呼呼,这郑融说的确实在理,此事确实像个阴谋,一步一步勾引罗县尊上套。
  
      郑融又上了人证。
  
      人证有两人,一为一个端茶送水的侍女。
  
      这个侍女上前,按照郑融的吩咐,将那天李初是如何去求见罗县尊,如何将花花公子塞给罗县尊的,罗县尊是如何如何欣喜的。
  
      侍女证明了一件事,这花花公子,是李初所赠送。
  
      末了,郑融又上了一次物证,这物证,是杜蕾斯的包装盒,只是里面剩余的两个tt已经被郑融悄悄拿走,只呈上了这个盒子。
  
      “提刑请看,此收纳盒边是放置之前那下春*药之物,与那书册,可谓是异曲同工,据闻,这李初乃为鲁班传人,此等精妙之物层出不穷,敢问提刑,可还有谁能拥有如此精美之物?由此可以很明确的判断,罗县尊便是这李初下药所害!”
  
      郑融这边说完,转过身子,眼神示意一下后面的张祐。
  
      张祐立即上前举报道:“禀提刑,属下昨夜收到一件重大的奏报,有贼人在襄城县下属姜店镇杀人放火,私闯民宅,抢掠商肆,并且屠杀了三百二十余镇中居民。”
  
      “什么?”
  
      提点刑狱司的三位长官再次惊坐而起,怒视着张祐。
  
      张祐一派系的头儿是刑狱司中的一个小使臣,叫向左,地位仅次于校尉一点点,在刑狱司中的官儿中,小使臣差不多是副校尉,但是又比副要高一点。
  
      张祐这边将这件事点出来后,小使臣向左立即上前汇报:“禀提刑,昨夜收到消息后,属下立即带人前去姜店镇查看,现已查明,一共有十家商铺被劫掠,镇上一位善人的府邸被攻抢,宅院中所有人都被屠杀个干净,并且镇子也有一百二十余居民一同被杀。”
  
      “谁干的!”郑慈的怒火,简直要喷发出来了,接二连三的京西北路发生如此大事,一件比一件重,先是县尊被人谋杀。现在又出现一起贼人杀人放火事件,竟然杀了三百多人,这件事的影响更为恶劣。
  
      “根据镇上居民报,乃,乃驻扎在汝坟镇的乡指挥使李初领着手下乡兵所为。”
  
      “简直反了!”
  
      桌前的茶杯,被郑慈摔砸在地上,溅满了一地的碎片。
  
      又是这个李初,好啊,好啊!
  
      一个小镇,十户商家被抢,一户善人被屠杀,一共杀死了三百多人,这份歹毒,这份狠心,你现在要说这毒害罗知县的人不是李初所为,郑慈也怕是不会相信了。
  
      “郑融,我命你,立即去将这李初,拿到刑狱司来。”
  
      郑慈下命令了,郑融却没有动。
  
      “怎么,还有疑虑?”
  
      缉拿?
  
      缉拿你妹啊,郑融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郑慈,这帮文官,就他们会嘴皮子仗,以李初现在这么强大的人数力量,他去拿李初,这简直就是搞笑。
  
      虽然郑融可以将各地的县尉、捕快都带过来一起听命行动,可是,连郑霸那两百私兵也不见什么动静,就靠着群吃公家饭的捕头?只怕人数还凑不齐两百呢。
  
      拿李初,这是要我送命给李初还差不多。
  
      奈何,这位是提刑官,郑融不得不将事情禀告出来:“禀县尊,那李初自得了乡兵指挥使身份后,便在汝坟镇大势招兵买马,如今已经招募了五百多人,皆为带甲之士。且人人配置精湛的双兵器,制式装备,如今实力高强,势力已起,莫说是提刑司的兵丁一起,就算将附近几县的县尉、捕快等纠集一起,也抵不过那李初半分。”
  
      五百多带甲之士,人人双兵器,制式装备?
  
      郑融说完后,整个提刑司的大堂中,安静的可怕。
  
      方才还义愤不已的郑慈,此刻也不禁变了脸色,一脸的惨白,怎么可能,这李初,也不过是一乡指挥使而已,这才多久,就发展成如此规模。
  
      其余人等,也皆是震撼郑融所言。
  
      “五百乡兵而已,就是披甲又如何,还不是泥腿子,我等敌不过,可不代表别人不行。在襄城县,可还驻扎了一支禁军指挥,提刑何不将此事向上奏报,请动这支禁军指挥,由禁军出动,将这李初所部剿灭?”
  
      这时,甄端站了出来,先前调查一事,让他闹了个笑话,如今谈到剿灭李初,他立即上前献计。
  
      禁军?
  
      所有人眼前一亮。
  
      ps。感谢书友:狮子高新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