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宋有坦克 > 第七十七章:鹤蚌相争

第七十七章:鹤蚌相争

    襄城县。??  w?w?w?.
  
      这才下午,又有新的消息传出来了。
  
      罗县尊居然真的是房事过度暴毙而亡,不过却是被人下药,故意谋害而死。而谋害罗县尊的,便是那汝坟镇乡指挥使李初所为。
  
      这条消息还非常的详细,前前后后的证词都传了出来。
  
      这个消息一出,各方震动!
  
      同时,又有一则更劲爆的消息传到襄城县。
  
      乡兵指挥使李初,在姜店镇烧杀劫虐,杀了三百二十多人,抢走了无数的资产。
  
      哗!
  
      整个襄城县的百姓,听到这个消息后,瞬间不平静了,这件事比前面罗县尊之死影响更恶劣,更别提,这两件震动全县的大事,居然都是同一人所为。
  
      连晋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起身回客栈。
  
      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就连连晋也没能猜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这提点刑狱司中的派系争斗,竟然会是如此的猛烈和无耻。
  
      更加没想到,这乡兵指挥使竟然如此大的能耐。
  
      李初,这个名字,第一次正式进入连晋的眼中,他取出了笔墨纸砚,铺开,在上面写了李初两个字,然后又在李初下面,补充上了:五百带甲士。
  
      连晋听到了这件事的详细情报,也感慨于这位李初的能耐,竟然不用朝廷一分一钱,竟然能装备出五百带甲,此人的财力,定然浑厚。
  
      再联想到先前小二哥说的那个透明琉璃的铁盒子。
  
      他又在五百带甲士的旁边,写上了:有钱,财力浑厚。
  
      而罗县尊之死。
  
      连晋不相信是李初所害,通过传出来的消息可以看出,这李初跟这位罗县尊之间,定然有什么利益上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李初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的指挥使,罗县尊之功不可没,连晋猜不出,为什么李初要害死罗县尊,这样做又对他有什么好处?
  
      连晋是没看到什么好处,反倒是一大堆麻烦,而且还面临着覆灭的危险。
  
      由此可以推断出,这李初,不会是害罗县尊之人,而且,在京西北路的官场上,缺乏可靠的盟友。
  
      有财,有兵,却无官权。
  
      连晋呵呵一笑,又在财力旁边,写上了:局面危机,缺乏官场上盟友。
  
      颍昌府,府衙内。
  
      郑慈很焦躁,一连摔了好几个茶杯。
  
      今天早上的议事内容,竟然一句不差的全部流传了出去,简直就是气煞了这位。
  
      只是在场之人太多,他查了好几次,竟没查到到底是何人泄密。
  
      这哪里是泄密啊,这就是公然的跟他郑慈作对,公然的私通那个什么鸟指挥李初,连请禁军的消息也被泄露了出去,这要是让李初那边听到消息后会怎么样?
  
      是连夜害怕的逃跑,还是公然的公开造反?
  
      西边已经有了一个王庆,难道这中间还要再来一个李初,这李初万一要倒去王庆那边,那么这襄城县跟南阳之前的方城山、叶县又该将如何?
  
      这一个不好,他这提点刑狱司的位置,也做到头了。
  
      提点刑狱司。
  
      甄端悄悄的找到了杜飞,甄端小声细语的问杜飞:“你为何要将今天一事全部泄漏出去?”
  
      杜飞没有立即说话,让门房外的士兵警戒,不许任何人靠近,他则领着甄端进了屋子,给甄端倒了一杯茶
  
      提刑司四大武属官,两校尉、两小使臣。杜飞,就是另外一个小使臣。
  
      “难道你还没看出来,那郑融与向左已经结盟了。今天你被郑融故意摆了一道,在提刑面前落下一个无能的表现,难道你就一点意见都没?”
  
      “你说郑融跟向左结盟了?”
  
      甄端也是大惊,平日间就数他跟郑融斗的你死我活,水火不容,但是斗了这么久来,两人谁也没成功的将谁干掉。并且,四人中平时也是相互不怎么来玩,除了他跟郑融摆在明面上来外,其余都一直在暗地里斗争。
  
      可如果郑融跟向左结盟的话,这事要摆在明面上来,这事就不好说了。
  
      甄端:“你想怎样?”
  
      “放出消息,对你我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若是提刑请动禁军,这平寇之后,这功劳是属于你我的,还是属于这调查出真相的郑融、向左二人?
  
      我将消息放出去,一来是让那李初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禁军突袭,被杀了个人仰马翻。再者,以这李初的实力来看,这禁军,也不一定能敌得过,若是提早知道消息,有了准备,这胜负,无论谁胜谁负,都将会是惨胜,如此一来,就算剿灭了,他郑融和向左二人的功劳,也会因为禁军的损失变的不再那么的重要。
  
      而且,这请不请的动禁军还是一回事,这消息一放出去,你指望咱们的提刑,真的就去敢请禁军?失了先机之下,只怕到时候禁军先没请到,这李初就已经公然举起了造反的旗帜,哪怕成功了一天,他这个提刑公事的位置也该挪动了。”
  
      杜飞这番话,甄端听呆了。
  
      好半响后,甄端皱着眉头,指着杜飞问:“你到底是刘办事的人,还是贺判官的人?”
  
      杜飞只是一笑。
  
      “我是谁的人,不打紧,关键是,咱们升迁资议官的职位,不能被别人抢了!”
  
      汝坟镇。
  
      襄城县内的消息,也随着客商的流动,传到了镇子里来。
  
      一时间,镇子人心惶惶。
  
      李初,在那日给乡兵进行放假之后,便开始了封闭式的训练,整个军营,也不许任何人靠近,而负责采购的人,也被再三警告,一旦发现有任何人在讨论或者散发这件事,直接杀无赦。
  
      尽管镇子外面局面在热议,看李初的神情带着些惊恐,军营这边,仍然是一片平静,里面只有不断的训练的阵阵喝声。
  
      阿秀今天没出门,杨康和阿宁也在院子里,他们也暂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至于杨康,李初谎称是柳夫子病了,暂时在家休息,这几日大家不用去县城求学。
  
      襄城县。
  
      县衙门前不远处的一家客栈的客房中。
  
      外面的天色已黑。
  
      经过这两日在县中到处探查,襄城县民事这一块,已经被连晋摸了个差不多的,官场一事,也通过这些消息,也了解个七七八八,再详细的,则需要亲自进入这县衙,才能知道。
  
      如今,结果已出,局面对于连晋而言,是一片大好。
  
      ps。感谢书友:笙钺君、飘荡在天空的打赏支持,感谢感谢!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