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最强兵王 > 第2章:野狼佣兵

第2章:野狼佣兵

    不一会儿,一名同样全副武装的人带着一个面容白的中年人进来,中年人大约五十左右,有些秃顶,得体的西装满是淤泥,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透着一股书卷气息,看上去像个搞研究的,惊慌的看着满地的尸体,沉默不语。
  
      “白先生,都说你们华夏国是雇佣兵的禁区,没人敢进来,我看也不尽然嘛,我们野狼佣兵团还不是轻松把你带到了边境线,看看他们的战斗力,我们只需要两秒钟就摆平了,哈哈哈!”队长得意洋洋的说道。
  
      被称之为白先生的人并没有生气,而是有些谄媚的笑道:“那是,谁不知道你们野狼佣兵团?世界佣兵排行前五,前两天那支侦察排都栽在你们手上,三十几个人,连求救的信号都来不及送出去,更何况他们这些边防小兵,哪里挡得住你们前进的步伐,看来,我能够顺利出境了。”
  
      “当然。”队长傲然说道,并不在意白先生话里面的讥讽意味,继续说道:“你看不起这些边防小兵?也是,你连自己的国家都可以出卖,怎么会在乎这些小兵的生死,看在你是雇主要的人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原本答应让你好好休息一晚的计划调整,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为什么?”白先生不满的说道:“别忘了你们的原则,信誉第一,佣兵没有了信誉,我看你们以后还怎么混?”
  
      “少拿这些唬我。”队长坚毅的脸庞闪过一抹杀气,冷冷的喝道:“如果你不想死就留下,忘了告诉你,哨所原本十人,现在只有九具尸体,这意味着什么?用你研究方程式的大脑好好想想吧,另外,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找套军服换上,暴露只是迟早的问题了,动作快点。”
  
      白先生欲言又止,有些忌惮的脱掉外衣,从旁边随便拿起一套军服穿起来,队长冷冷的扫了白先生一眼,这一眼却让白先生大脑放佛被针扎了一般,全身冰寒,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过来,不由大骇,赶紧低头胡乱穿衣服,刚才那点不满情绪烟消云散,这一路来,白先生见识了队长杀人的手段,内心惊惧。
  
      队长见白先生老实了许多,收起了知识分子的那点倔傲,满意的冷笑一声,耳麦忽然传来同伴的示警:“队长,蜘蛛侦察到一段通话频率,怀疑是华夏国的特种部队追上来了,距离我们大约十公里左右,咦,现一名华夏国士兵赶马板车过来,要不要狙杀?。”
  
      “十公里?可惜来晚了,外围的兄弟们都撤回来吧,准备出境了。”队长不屑的冷笑道,脚下就是边境,随时可以离开,只要出境,华夏国的特种兵就不敢随意追击了,谁说华夏国是佣兵的禁区?想到得意出,队长心情大好,随口说道:“狙杀后快撤离。”
  
      “不好,对方好像有所警觉,停下来了。”刚才那个声音惊讶的说道。
  
      “不管了,快撤。”队长命令道。
  
      ┅┅。
  
      空旷的山野,枯草萎靡的趴在地上,无力的抗争着日渐寒冷的山风,一些更是被风吹起,打着卷,去了不知名的远方,高原的天空依旧湛蓝如洗,白云悠悠,看不到什么生机,在不起眼的山梁上,一架马板车停下来,瘦弱的老马打着响鼻,喘着粗气,套在马背的板车上堆放在一些麻袋,一个年轻人拿着马鞭蹲在马车后面的地上绑鞋带。
  
      年轻人大约十岁样子,穿着干净的军服,带着军帽,脸庞被高原紫外线嗮的黑,但掩盖不了俊朗的容貌,双眉粗厚如剑,鼻梁挺拔,透着越同年人的成熟,整个人散着自信的气息,配上灵动的双眸,却又透着一股子精明和机灵劲,刚柔相济,让人信任的同时,又不免产生一种亲近感。
  
      年轻人并不知道被狙击手盯上,更不清楚蹲下来系鞋带的动作给狙击手造成一种错觉,从鬼门关走了个来回,狙击手接到撤退命令后放弃狙杀离去,年轻人系好鞋带起身来,一米七六左右的身材很健壮,军服穿在身上笔挺、威武。
  
      “老马头,走啦,回去给你好好洗个澡,梳理一下你美丽的毛,再不回去咱俩就得露宿荒野了,该死的天气可不会同情你我。”年轻人扬了扬手上的马鞭,嬉笑着说道,马鞭并没有落在马身,倒是冷风从袖口钻进去。
  
      年轻人感觉到了一丝凉意,紧了紧衣服,跟着马车朝前走去,或许是感觉到了天变冷的缘故,老马走的比较快,年轻人小跑前进才能跟上,身体开始热乎起来,年轻人笑道:“老马头,不愧是好兄弟,知道兄弟我冷,谢了,回头找匹母马给你做伴。”说着抬头看看天际,天色阴沉下来,眼看暴雨就要下来了。
  
      进入雨季的高原地区,雨来的很突然,去的也很快,年轻人倒不怕下雨,但担心雨水打湿了马车上的生活物资,想到哨所里的战友,年轻人心里面很温暖,来哨所也快半年了,战友们的关心和爱护给人家的温暖。
  
      “这该死的贼老天。”年轻人骂了一句,继续催促老马快跑起来。
  
      “嗷哦!”
  
      一声狼啸打破了荒野山岭的宁静,年轻人大吃一惊,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山坡上站着一匹野狼,这是一匹落单的饿狼,在这个大雨即将到来的黄昏,急需要食物补充体力的饿狼是最难缠的。
  
      希律律!老马咆哮一声,停了下来,但并没有慌乱,而是扭头看向年轻人,年轻人上前抚摸着老马的脖子,安抚老马的情绪,一边说道:“老马头,今儿个咱俩这运气可不怎么样啊,又是暴雨,又是饿狼的,天要黑了,你继续赶路,饿狼交给我处理。”话说的轻松,眼睛里却透着凝重,野狼难缠,饿狼更加,为了活命,饿狼能咬下自己的后腿充饥,更何况猎物当前。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