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北京梦未央 > 第二一九章 归乡后的凶案

第二一九章 归乡后的凶案

    尹德基开着他那辆牛逼的嘉陵摩托125来接我。天籁小说Ww』W.』⒉
  
      “这玩意儿你居然弄回来了!”我踹了一脚轮胎。
  
      “别呀!”这厮居然很珍惜地用袖子擦了擦被我踹出来的污迹,“绝对的!这是哥这辈子最美时刻的永恒纪念啊。”
  
      “不就是跟梅哥第一次啪啪吗,说得这么骚情。你一溜烟儿跑回来陪梅哥了,你那上市公司怎么弄?”
  
      “没事,都交给我信得过的人打理了,等我的宝贝出世了,再回北京也不迟。”
  
      一路上,月光透亮,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山野清新得狂的空气。
  
      尹德基说:“怎么样?还是怀念这里的气息吧。回来这几天,肺都被洗干净了。我们整天整天地耗在北京,有时真不知道有啥意思。”
  
      过了片刻,摩托车经过衣河的一处浅滩。
  
      那时我们百草园,当初,我们尽情地在那里露营、游戏、拉野屎、修碉堡。
  
      可是现在,却矗立起一栋栋淫荡的商业楼盘,像一根根***一样耸立在纯洁的山水间,我顿时有一种被侮辱的恶心感。
  
      “谁他妈的这么缺德,在这里搞一个商业楼盘,这不破坏环境吗?”我忍不住骂道。
  
      尹德基沉默了片刻,气氛不对。
  
      接着,他喃喃地说:“是……是我开的。”
  
      “你?”
  
      “对了,我已经留下了风水最好的四套房子,以后我们四个一个人一套,回来养老,怎么样?我想想就兴奋啊,到时,我们又会像童年那样,屁颠屁颠地游山玩水了。”
  
      我没有再说话,心想,失去的东西,有的时候无论怎么也无法追回来。
  
      即使追回来,可能也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你工作好好的,怎么突然想到回来了?”尹德基打破沉默。
  
      “想回来就回来呗。”
  
      “山沟沟困不住野马啊。”
  
      “什么意思?老子现在就一温顺的小绵羊。”我说。
  
      尹德基无奈地笑笑:“回来静一静也好。晚上给你设宴接风洗尘,镇上的哥们儿都来了,大家都想见见大作家啊,哈哈,很多童年的小伙伴你绝对都认不出来了,特别是那宋金刚,他妈的跟喂了猪饲料似的,长成了绿巨人。”
  
      “宋金刚?就是小时候张兵同学请来的逗比救兵,被我们扁成了一坨翔那个?”
  
      “就是他!”
  
      “不过今天晚上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过两天我再去拜访他们吧。”
  
      “确定不想去?”
  
      “你知道我不喜欢热闹。”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养足了精神再说。”
  
      路过桥边镇口子上,看到温幺娘挂着一副上班族又是星期一的惊异表情看着我们,有一种鬼子进村的即视感。
  
      “这老太婆怪可怜,这么多年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尹德基说,“我还拿了一点钱给她。”
  
      “当年她的双胞胎孙子失踪,儿子和儿媳也蹊跷地死了,现在案子都没破,我总觉得其中有些诡异。”
  
      “这就是命吧。”
  
      ……
  
      归乡之后,仿佛一切又回到了童年时的原点。
  
      我回到镇上的当晚,文武的女儿神秘失踪。
  
      第二个月圆之月,淑芬的儿子张宇航“密室蒸”。
  
      通过层层调查,我找到了当年给双胞胎的母亲做尸检的法医,她并不是像周伯说的那样自杀的,而是生前遭到人的性侵,被杀害之后灌了毒药,伪装成服毒自杀的样子。
  
      更多谜团涌现出来,我似乎陷入了盘根错节的棋局,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另外一个我必须面对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一回到镇上,孩子开始接二连三地失踪,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那个沉睡的恶魔难道又醒了吗?
  
      目前知道的信息是,张宇航失踪的晚上,跟以前事一样,都是月圆之夜。
  
      他的父母杜利和淑芬,并没有被人下药。
  
      张宇航就这样毫无逻辑地凭空消失了。
  
      经过法医康建设的点拨,我们想到,淑芬夫妇是不是遇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又或者,有股巨大的力量让他们屈服,这股力量让他们连自己最亲最爱的人都能抛弃。
  
      通过我和周伯暗中调查,有获取了到一些他们夫妇俩的信息。
  
      杜利的母亲最近做了心脏搭桥手术,还没有出院。
  
      三个月前,他家承包的鱼塘由于遭到雷击,本来第二天要出塘销售的鱼,大部分被电死,损失惨重。
  
      但是,这些事情与宇航的失踪有关系吗?
  
      我们自以为是的逻辑,是不是一开始便错误了?
  
      另一方面,焦化厂泄露事件持续扩大,越来越多的民众聚集到人民公园静坐,要求厂址搬迁。
  
      县长赶到现场,苦口婆心地劝大家回家等消息,说上面正在积极讨论对策,肯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但是民众聚在这里,是需要一个最急切的具体的答复,所以当时现场有点乱。
  
      不知道哪个在后面推了一下,县长一个踉跄摔了出去,头磕碰在了砖头上,顿时鲜血直流。
  
      人群顿时一阵骚乱,有人趁机兴风作浪,把警车给掀翻了。
  
      冲突一升级,抓了几个人才控制住现场。
  
      就这样,民众与防暴警察依旧对峙着,没有结果。
  
      县里所有的警力都被调动到那里“维持秩序”,镇上只剩下周伯一个老头子,还有一群“临时工”
  
      至于焦化厂这件棘手的事情,其实,只能怪这一届领导倒霉。
  
      本来是烫手山芋的一个案子,他们运气不好,遇到焦化厂泄露,最终点燃了民众积蓄已久的火药库。
  
      上面不知道怎么解决,而下面的人又要一个确切的答复,县领导卡在中间,上下不是人。
  
      要知道,这个老焦化厂可是县城的老工业,养活了不下于3万人,要是搬走了,这些人的生活来源便没有了。
  
      更别说这么多年围绕着这个厂区建立起来的其他附属产业要黄了。
  
      这就如同身上的一个瘤子,割了吧,会痛会空虚,过程极度复杂,可能还会伤筋动骨;久而久之,甚至都习惯了有这个瘤子在那藏着掖着,没了反而不习惯。
  
      工业结构调整说得容易,但那得花白花花的银子啊,这届领导弄了,把gdp搞得那么难看,下一届领导上来了,功劳反而被他们抢过去了,自己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所以,这个县长其实是想来解决问题的,但是,他一个人完全无法控制这个牵涉到各方利益甚至可以说动一而动全身的问题。
  
      不过,这个县长处理突事件,倒是有自己的一手。
  
      他进医院包扎了一下头部,随即缠着绷带又到现场去,跟静坐的乡亲父老谈心,还把抓进去的几个人统统放出来了,说大家都是为了生活的环境更加美好,都可以理解。
  
      这就整得有点苦肉计的意思了。
  
      大家一看,人家一个县长受了伤,还低三下四地给我们端茶倒水嘘寒问暖的了,他承诺了问题会得到解决,那就一定能得到解决,咱还是别闹了吧。
  
      这种信任的信息一传播开去,大家都信了这个县长的话,也就散了,该干嘛干嘛去,一切恢复原样。
  
      镇上的警察包括从县里派来协助调查孩子失踪案的警察,又都回到了桥边镇,开始重新介入调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