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至尊废后:本宫不为妃 > 第六百八十一章互述心声

第六百八十一章互述心声

    【这个不难,明天就该是全寨子的女人外出采摘野菜野果的日子,男人们定期出去打猎,女人们则要隔三差五的去采摘野果,明天我带着二小姐一起去,我们两个人,司剑总有机会能给我们的。】小初想都不想就继续说道。
  
      宁云也点了点头,愉快的在桌子上写道,‘这个我也很在行,只是我们不易表现的很亲密。’
  
      【这是自然,我们现在还是情敌,不可能走在一起,你或许会被我拉拢的人排挤,正好就会有落单的机会。】小初想都不想的说道,【她们都是女人,不会走的离寨子太远,我会尽力带着大部分女人先走,你留在后面小心行事,最重要的是要注意安全。
  
      这个山里有些毒虫毒蛇,千万要小心,跟着大堆人走,不要落单太远,司剑不可能完全照顾你的安全。】
  
      小初的话里带了满满的的关心,尽管是情敌,但是宁云受伤的话,卫毅会伤心,所以她不愿宁云有所闪失。
  
      “夜深了,你们都去睡吧。”卫毅突然开口说话,把两女都吓了一跳,宁云下意识的往外看,被卫毅拦住了。
  
      拉着她走到了她的房间,卫毅脱了外衫躺在床上,“累死我了,睡吧!”
  
      宁云看着他在自己睡过的床上睡着,微微的笑了笑,也脱了披在身上的外衫,躺在他身边,卫毅在她躺下的一瞬间,伸出了胳膊,把她揽在怀里,她倚在他胸口,感觉到熟悉和前所未有的安心。
  
      “怎么?想我想的睡不着?”卫毅见她半天不肯合上眼睛,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低头笑她。
  
      “是啊,一直像这样在你身边,如今真的做到了,反而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宁云坦率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也是,我想过很多次,要怎么和你和好,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夜深人静的时候,卫毅也难得的卸下心防,对她说了实话。
  
      “你想的是什么情况?和我说说。”宁云看见他,就睡意全无,恨不得和他一直说下去。
  
      卫毅笑了笑,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发间传来的桂花香带了一些汗味和尘土味,说明她这一路来的艰辛,“其实也没什么,就想着,你或许在我事成之后,能让我重新回到你身边。”
  
      “没想过我会来找你吗?”宁云很奇怪,以卫毅对她的了解,不该会猜不到她要来找她。
  
      “想过,但是想到你父亲和叔叔都在,就没往下想了。”卫毅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一副头痛的样子。
  
      宁云顿时笑了起来,看来父亲对卫毅的威慑真的很大,若是母亲在,或许卫毅就会猜到她要过来了。
  
      “其实她和我说起过,看你的样子,估计你要设法过来,但我想着,你过来,先要过你父亲和叔叔那一关,再要过雍王领,到处都是困难重重的,等你过来,或许我已经事成了。”
  
      “可我等不了那么久,没有我看着,万一你真的被别的女人抢走了怎么办?我可不会给别人留机会!”宁云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卫毅闻言将她搂得更紧,“不会,不会有人把我抢走的,我只属于你,我倒是怕有人把你抢走。”
  
      “你想什么呢?怎么会有人比得过你?”卫毅的告白对女人来说,相当的有用,尤其是宁云这种受过感情创伤的女人,更是激动的差点哭出来,听到他的后半句,又有点生气,气他不信任自己,使劲的锤了他胸口一下!
  
      “我不想瞒你,你看我平日好像什么事情都能运筹帷幄,不放在心上,可我心里,却压着最大的一块石头,什么时候搬开,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搬开,不知道!
  
      面对未来,我是畏惧的,不敢迈步!
  
      经常是做好了计划,却又心灰意冷,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本事活到那天!
  
      外人看见的那个意气风发的我,都是装出来的,包括我的父母和师父,我都没表露过这种情绪。”
  
      也就是说,只有对宁云,他才肯说心里话。
  
      宁云知道他心中的大石就是他胎里带出来的巫毒,而苏七和苏九的保证,她是信不过的,卫毅前世解毒失败,消失在了朝堂和人世间,今世,她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斟酌了一下,她才开口道,“和你师父交好的那两位,告诉我,他们有把握让你等到那一刻!”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卫毅胸口的衣服,显然是没什么自信的。
  
      卫毅低头看了一眼她微颤的手,将手盖在她的手上,“他们之前也告诉过我,在遇见你之前。
  
      那时,他们告诉我,想要熬过去,不单需要运气、实力,还要有坚强的意志。
  
      运气、实力,我都有,可是意志,我不一定有。
  
      因为我找不到为之坚持的东西。
  
      我能得到的那些,其实我早就看穿了,权势于我,只是工具,不想它主宰我的人生。”
  
      “你现在就放弃怎么行?”宁云一听就着急起来,若是解毒的过程中分心,很容易导致解毒失败,那么珍贵的天象,不会反复出现的,卫毅这种想法是很要命的!
  
      “不,那是之前的想法。”卫毅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揉开了她紧蹙的眉头,“我遇见你之后,就觉得,自己不能那么轻易的去死了。
  
      留下未婚妻,或者是留下新婚的娇妻当未亡人,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你这么受人欢迎,就算是我不错眼的盯着,也有好多人虎视眈眈,更不要说我死了之后,你会怎么样!”
  
      一见宁云又柳眉倒竖,想要发火,他笑了笑,接着说道,“当然,以你的个性,我死了之后,就算我告诉你要快乐的活着,你恐怕也会遁入空门,要不就是当一个在家居士,青灯古佛的活着吧?
  
      所以,我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活下来,我舍不得你去当尼姑,更舍不得你一个人孤单单的!”
  
      “这还差不多!”宁云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白了他一眼,“你就得有这种决心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