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盛世皇商 > 第七百四十章 康熙出宫 三

第七百四十章 康熙出宫 三

    吃过接风的酒席,康熙、冰儿和庆儿三人来到石大叔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开始畅谈了。  w?w?w?.?分别以后的情况,冰儿外祖父家的情况,母亲、妹妹的情况、王府的情况。庆儿还说到雪格格为了冰儿的事情哭了半夜,康熙一本正经地说:“御妹似乎对伴读大人大有深意呢。”
  
      冰儿一下子红了脸:“您这是打趣冰儿呢。过去的冰儿有一位尚书姥爷,御前侍卫的爹,现在是什么?行走江湖的戏子、优伶。”
  
      “你可别这么说!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一成不变的,关键是我们肯不肯努力。说成事在天,人也得动手去做呀,我就不信大清的江山会永远是鳌拜老贼的天下!受冤枉的人永远在屈辱中生存!”
  
      冰儿发现玄烨成熟了很多,和他的年龄相差太远了。真难为他了,小小的年纪肩负一个国家的命运。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杂耍班子还很操心呢。冰儿很担心皇上出宫朝廷会发生不测。康熙说:“不怕,该发生早就发生了,等我亲政就好了。”
  
      “那您得什么时候才能亲政呢?”
  
      “这个嘛,”康熙笑而不答。
  
      魏东亭说:“那得皇上大婚以后。你想啊,人成亲了不就是大人了吗?大人了就可以自己说了算了。”
  
      “就你知道得多!”康熙有些不好意思了。
  
      冰儿却很认真地说:“那就早一点大婚嘛!”
  
      康熙说:“得十四岁以后才能迎娶皇后。”
  
      “那就是说还得明年,有目标了吗?”
  
      “太皇太后的意思是辅政大臣索尼的孙女比较好。算了,不说这些,好不容易出来,说些高兴的事。”
  
      魏东亭小声咕哝着:“娶媳妇还不高兴啊?”
  
      “你要娶你就娶呀,看你急的!”康熙装做生气地推了魏东亭一把,吓得他不吭气了。看得出康熙很喜欢这个贴身的小侍卫。他很忧郁地对冰儿说:“冰儿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可是却被人加害如此,虽说台上风光一时,掌声四起,终究不是长久之事。你且忍一忍,待我亲政后一定替你和你的亲人讨回公道!我已经知道雪格格对你的情意,你们自小时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十分相配。这件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
  
      “皇上,冰儿如今已经是无家可归的人了,根本不堪匹配格格。今后长路漫漫,冰儿不能连累格格。。。。。。”
  
      “说哪里话!你跟着我回京去好了,看谁把你怎么样!”
  
      “不可不可。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鳌拜此时锋芒正利,您不要和他起冲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您纵不为自己也要想一想太皇太后,她扶佐先皇又辅佐您,不要让她的心血白费、她的白发徒增。孙子兵法上都说‘山无常势水无常形’山河都能变化,何况人呢?佛经上有善恶有报的话,鳌拜多行不义必然自取灭亡。秦始皇强大不强大?因暴虐二世而亡,所有行不义的人没有好下场,只是个时间的问题。相信您有这个定力。”
  
      “谢谢你冰儿,你的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勇气。我会一忍再忍的!”
  
      他们谈了很多。康熙把苏纳海二夫人在苏州娘家的地址给了冰儿,“你们如果路过苏州,一定要告知苏大人的二夫人和公子千万不要回京,最好离开苏州到别的地方去躲些年。苏大人就这一脉香烟,老贼多次要寻找苏公子斩草除根呢。”
  
      “谢谢您了!我一定会告知外祖母和小舅舅。也请您转告冰儿的母亲,冰儿还活着,而且活的很好,目前的情况还不能回京,回去了还可能给瑞亲王带来麻烦。冰儿就写一封信给母亲吧。”
  
      “你对雪格格就没有要说的吗?”
  
      “说什么呢?冰儿眼下的情况您也知道的。”
  
      “我可跟你说,各藩邦外国经常以联姻达到某种目的,宗室的女孩常常是牺牲品,你不想那么好的格格也走这条路吧?连那个人什么样都不知道,也许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也许是喜怒无常的暴戾之人,或者是儿女成群的大男人,你就忍心……”
  
      冰儿的心象给刀扎了一样地痛起来,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他还以为格格的命运比自己好多了,起码衣食无忧、穿金戴银,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可是自己是谁?也不是藩王也不是什么国王或者王子,草民一个,有什么资格娶格格?真的没话可说了。
  
      康熙说:“这样,你表明一下心迹,你对格格有情意,我尽量从中周旋,起个阻碍的作用,等扳倒老贼就什么事情都好办。我的天下自然是我说了算。你没意思那就算了,和藩什么的摊上她也就看她的命了。现在可有人向他父母提亲了。瑞亲王一直以年纪小搪塞。现在是小,老也长不大吗?”
  
      “三少爷,您别笑话冰儿,以前在黑龙江时就认为格格应当是我的媳妇,不知天高地厚。”
  
      “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有数了。时间有限,不能久留,我们明日就回京,你一定还有话和张庆说。我去休息,你们谈。”
  
      “三少爷,冰儿会牢牢记住您的大恩大德的,您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能把冰儿如此看重,冰儿此生足矣!我们的班子大致上是一路往南,沿途经人口稠密之处驻足。如果有紧急之事需要冰儿帮忙可派可靠之人联系。”
  
      “倒是有一件事情你替我留心一下。你们沿途经过的州府,有鳌拜的亲信、或者大奸大贪、大善大贤都记下来。以后会用得到的。”
  
      “是,冰儿记下了。那个济南巡抚就有些问题。冰儿被卖进妓院,他几次派兵来弹压。冰儿逃走他还派兵来追,和那鸭子老鸨干系很大。冰儿不明白的是,一个人贩子怎么会把劫来的人直接送到一个地方,而且事先说好价格。似乎和鳌拜有关。”
  
      “你这个情况太重要了。冰儿你是男孩子怎么会被卖到妓院?”
  
      “提不得了,您将来掌政了,千万把这些肮脏、丑陋的东西割除。”
  
      五天后的申时,康熙皇上一行三人敲开了瑞亲王府的大门。
  
      大厅里,瑞王爷一把拉住康熙说:“谢天谢地,您可回来了,鳌拜老东西天天差人来问。”
  
      “您怎么说?”
  
      “推三挡四呗。臣说您和煊亲王玩呢,他要去找,臣就说去您和煊儿卖蘑菇去了。想想好笑不是?大清朝的皇上卖蘑菇,”
  
      “管他呢,朕真的让您为难了。”
  
      “没什么没什么,您回来就好了,明儿一上朝就万事皆休了。鳌拜对臣还算客气,他也有来找好吃的目的。臣把那边的烈性酒给他喝了,把他灌醉睡到天亮。”
  
      “哈哈哈!”伯侄二人哈哈大笑。
  
      王爷问康熙:“皇上此行可见到冰儿?”
  
      “见到了,见到了!人家现在可厉害了。江湖上已经小有名气了!提起仁义班都知道!班主赵仁义就是冰儿伴读的大名。有本事、讲义气。您让张庆张义士说说。”
  
      “皇上对在下的称呼太重了,您就叫张庆就好。王爷,如今的冰儿可是个男子汉的样子了。皇上、庆儿、还有那位魏侍卫都是亲眼见的。冰儿把一黄、一白两只猫变成斑斓猛虎,演的活灵活现的。王爷,我家少夫人知道了一定高兴!”
  
      “你快去告诉她吧,这几天她身体又不太好,福晋、云福晋经常地劝。找冰儿的事也没敢告诉她,她父母已经去了无法弥补了,但是冰儿要真有不好的消息,那她可难以承受了。你快去吧。”
  
      庆儿向皇上告辞,匆匆来到云儿的院外。看门的小厮认得庆儿,赶紧放他进来。这是内宅,很紧凑,一般白天不插门的。因为苏文娟在这里住着,以防鳌拜的人突然闯进来,才派人看着。庆儿很懂规矩,先到田亮的总管府上打招呼。还好,在家。忙把庆儿拉进来,问了问大概,知道冰儿还活着,非常高兴,说:“我带你去见你家夫人。”
  
      前面说过,云儿住的楼格局和别的楼不一样,东西暖阁各自独立。田亮就在西侧起居室敲门,蕙儿姑娘来给开了门:“是田总管。您是找田夫人?奴婢去叫。”
  
      “不是不是,烦请蕙儿姑娘给通报主子一声,说去济南的庆少爷回来了。”
  
      不一会儿蕙儿就出来了:“主子请二位赶紧进去呢。”
  
      田亮带着庆儿在门外自行通报:“属下田亮带庆少爷来了。”
  
      “到东屋里去吧。”云儿的声音。田亮和庆儿进了东侧起居室,关上门。进了里间,苏文娟床上躺着,脸色苍白。
  
      云儿小声问庆儿:“是冰儿吗?”
  
      “回夫人,是冰儿少爷,他还活着!”
  
      “很好很好,你把情况和你家少夫人详细说说。现在你的这个消息就是治疗她病症的良药了。”
  
      云儿问田亮:“皇上回来没有?再不回来王爷就撑不住了。”
  
      “回来了,和庆少爷一起回来的。您放心吧,属下就下去了。”
  
      苏文娟觉得昏昏沉沉的,心里乱七八糟。上次在梦里看到师父,听师父所说,明白是非常对的,自己就应该把心放宽。可是冰儿一直下落不明,庆儿又离开了王府,她就产生了错觉,是不是冰儿遭了鳌拜的毒手?他们去处理后事?问谁也没个明确的答复,倒是陈福晋非常肯定地说不是,王爷有事请庆少爷帮忙出趟门儿,因为庆少爷功夫好。苏文娟基本相信了。陈福晋在她的心里份量很重,甚至超过了福晋。可能是云儿的年龄和她很接近,时常出面相帮。按理说,陈福晋是什么都不用管的,有佟氏福晋这位当家主母,享福就是了。何况还给王爷生了一位少王爷,一位世子和一位公主,那资格大了去了。苏文娟不仅仅是佩服云儿的本事,更佩服她的人品。王爷对她的宠爱人人感觉得到的,换了别人不知道该怎样恃宠而骄呢,起码要压过没生儿子的福晋。可她没有,每日给福晋晨昏请安,两人相处十分和谐,互相关心。就拿自己来说,以前并无来往,可是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她不是躲避而是冒着得罪鳌拜的危险出手相帮,真是难得。
  
      正想着,庆儿的憨厚面孔出现在面前。
  
      “少夫人,我是庆儿啊,您不认得了?”
  
      “庆儿!你可回来了,让我好生惦记!听说你出门去办事?办得顺利吗?”
  
      “顺利!非常顺利!少夫人,您认真听庆儿给您学说好吗?”
  
      “看你,你们男人出门办事和我一个妇道人家学说什么?”
  
      “您知道我们是给谁办事去了?是给您哪!我们是去找冰儿少爷去了,知道吗?我们找到了!小少爷他还活着,活得很好!对了,他还给您带了封信,您等着。”
  
      苏文娟傻傻地看着庆儿,好像在听梦话。
  
      庆儿从贴身的棉衣里撕下一块旧白布,上面果然是冰儿的字迹,字不多,只有寥寥数语:“娘,我是冰儿,我还活着,活得很好,等我们的仇人伏了法就回去和您团聚,详情可问庆叔叔。冰儿拜上。”
  
      就这四十字左右的信文娟几乎看了半个时辰!一遍又一遍地看,可以确定是冰儿亲笔所写,当娘的最熟悉不过的字了,稚拙而端正。眼泪不听话地往下尽情流淌,哽咽着,呜咽着,最后泣不成声。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嚎啕。
  
      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地,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那。
  
      接下来是庆儿对冰儿遭遇的讲述。从苏府被抄时冰儿被打晕、被卖在济南做什么***用师父教给的本事逃出,遇见石通父子一直讲到现在可以把猫变成老虎,苏文娟听得又哭又笑。儿子的遭遇让她辛酸,也让她骄傲。这哪里是一个十多岁孩子应当经历的事情啊?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活着,还在人世间生存,也就还有相见的可能。十分虚弱的苏文娟竟挣扎起来吃了一碗米饭和一碟熏豆腐干。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在经历父母的悲惨遭遇后,意外获悉儿子还健在的消息,文娟小姐怎么不能欣慰之至呢?这个消息是一向诚实、忠厚的义弟庆儿说出来的,让她无法有任何的怀疑。只是庆儿小声告诉她皇上亲自去找冰儿,反而让她觉得不可信了。但是庆儿是从来不撒谎的人,而且有冰儿的亲笔信,没办法怀疑什么了。
  
      庆儿告诉文娟,他要去黑龙江一趟,怕少爷知道苏大人的消息惦记少夫人母子的境遇,文娟十分不过意,“兄弟呀,黑龙江的江边离京师五千余里路程,你一个人,姐姐是真的不放心哪。”因为庆儿已经是苏大人的义子,文娟称自己为姐姐也是情理中的事。但是庆儿好象老是改不过来似的,永远称呼文娟为“少夫人”。
  
      “少夫人您想啊,万一少爷受不了惦记之苦不顾一切地跑回来,人家会把他当逃犯抓回去的,那他的生命就会有危险了。再者说回来后也是无业游民,不可能回宫当侍卫了,被鳌拜发现那不就更危险了吗?肯定性命不保了。您说呢?”
  
      “呀,姐姐没想这么多、这么远,亏得你提醒了。那就辛苦你了,可是你怎么去呢?”
  
      “这个您就甭担心了,王爷说给庆儿一匹快马,一天可以跑好几百里的好马,估计十来天就到了。如果那里有庆儿可以做的事情庆儿就留在那里陪少爷,如果没有庆儿就回京师来。反正庆儿在哪里都是光棍一根,您就放心吧。”
  
      “兄弟,是姐姐一家把你的婚姻大事都给耽搁了。”
  
      “看您,又想到哪儿去了?婚姻是缘分,缘分没到,庆儿的媳妇就不来见面。”
  
      文娟被庆儿给逗笑了:“就你有理!好吧,你去准备,回头和水儿姐姐和纳兰姐夫打个招呼,他们才是你的亲姐姐、姐夫啊。”
  
      “您别这么说,庆儿觉得都一样。倒是我们常在一起自在一些,您别多想。现在冰儿找到了,庆儿也放下一直悬着的心了,您就好好养病吧,王府的人待您都很好,您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只能让王爷庇护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