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寒门宠之世子妃会抓鬼 > 第六十六章 谁也没有资格

第六十六章 谁也没有资格

望江南忽然看到这一百一红的影子朝自己飞过来,心里没由来升起一丝不详,许多年已经没有了,几乎快要忘却的胆寒之意,这一刻竟然从他的心里升起来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了,眼睛眯了起来,飞快的想要朝这幽云坳的地境逃出去。
  
  可几乎是一瞬间,他的面前便凭空升起一道厚实的冰墙,只是他并未放在眼中,举起手中的长矛,便朝着冰墙穿过去。
  
  北辰无忧此刻修为到底太低,又只有半颗心,这幕冰墙对于花果山和傲来国的来说,可能犹如铜墙铁壁,但在望江南的刺魂矛下,到底是有些脆弱了,几乎是这一瞬间,便有无数道冰裂炸开。
  
  这幕冰墙虽然来得忽如其来,着实把望江南唬住了,但是随之看到这冰墙其实不堪一击,不禁觉得自己方才是紧张过份了,这花果山能有什么高手?所以反而没了刚才的危机感,甚至是停驻脚步下来,转身朝着这一白一红两个身影望去。
  
  “辰光……”但当北辰无忧那张宛九天谪仙的俊美面孔出率先出现在他的面前后,他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总觉得要么自己眼花了,要么此刻只是醉梦一场,他的瞳儿不是最是擅长于南柯一梦么?兴许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间,就着了她的道,进入了梦中呢?
  
  但,这并非是梦,因为望江南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杀气,还有那种隐约觉得熟悉的煞气,只是天书中所记载的辰光上神,虽说至高无上,但却是一身和煦,和眼前这人有着天差地别的气质。
  
  不可能的,一定是自己弄错了,又或许是辰光的旧部余孽没有铲除干净。望江南想着,想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说服自己,这样的话,心底会少些恐惧。
  
  在他们禁卫诛杀榜中,辰光上神一直排行在前三。这些年他们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司命,避开了冥界和归墟,不管辰光轮回在哪里,只要一转世,他们定然会想其法,削去其仙骨。<>这算起来已经多少万年了,只怕他一身仙骨已被削尽。所以,眼前这个和辰光有着相似面容的男人,一定只是个假冒的而已。
  
  但很快,望江南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郁鸢上神。
  
  这就更不可能了,她被众人推入地心,已经被地心磨得骨肉不剩,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忽然,望江南又想起他们从云梦都带来的那个凡人,难道,这一切并非是假?望江南忽然有些惧怕起来,此刻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二人为何会在一起,更是此刻追到了自己的身后,甚至是决意杀心。此刻他心里有的只是恐惧,那种刚消散的恐惧,而且还在顷刻间将他的整个人填满,他高高的举起手中的刺魂矛,甚至是忘记投掷出去。
  
  直至那一袭白影快到眼前,他才恍然反应过来,迅速的往腿上贴了两张疾风符,想要立刻逃走,回到九天,将这一切都亲自禀告给天帝。
  
  那样,也许他就能从天帝那里拿回属于自己曾经的一丝记忆。
  
  天帝虽说性格多疑,但无疑也是个聪明的男人,不然怎么能让丹青上神下嫁,又如何能稳坐天帝宝座多年,暗处更紧握这禁卫军团,更是将几个可以堪比四大天王的强劲战力握在手中。
  
  而望江南心甘情愿侍奉,正是因为自己的从前在他的手中,望江南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从前究竟怎么样,但是他有感觉,那曾经是他最为珍贵的东西,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从天帝的手中拿回来。
  
  可他虽说有刺魂矛在手,但在实力雄厚的天帝面前,到底是犹如蝼蚁一般,所以他自愿加入禁卫军团,替天帝将那些阴暗处所不能放在阳光之下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的清理感情,以此来换取自己从前的记忆。
  
  这些年,他也换回了不少,但却没有自己觉得珍贵的那一份。<>但也有重要的信息,比如自己是出生洪荒,是六界和西天的所不能容忍的存在。可是天帝却将他救下,甚至让他加入禁卫军团。
  
  因此天帝是他的恩人。
  
  洪荒的人,性格最为直爽,对于恩人,从来没有怀疑。所以望江南对于天帝的任何任务,都没有质疑。
  
  哪怕这一次天帝要剿灭花果山,屠杀尽天下的猴子,只是因为一个莫须有的梦。
  
  可是,冰墙再一次落下,这一次不止是一堵,而是数堵,一幕比一幕要高,从自己的四周接二连三的升起,很快就被这冰墙紧紧的包围在其中,无一丝退路可言,连想要全力伸展手脚的余地都没有。
  
  望江南直接拿起刺魂矛,想要将离自己最近的冰墙刺穿,却发现这冰墙并不似先前那样轻而易举就裂开,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惊恐的抬头朝上空的缺口望去,可是那里却赫然站着一个妖冶大红的身影。
  
  “去!”陆小果手中的天机伞猛地撑开,迅速的朝下降落而去,似乎要将那冰幕中无法逃脱的人一口吞下似的。
  
  望江南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样死,而且死的手足无措,根本没有半点迂回的余地。
  
  他眼睛睁得大大的,举头望着那即将落下的天机伞,心底阵阵凉意,这一瞬间他脑子里所浮现的,竟然是那个坐在贝壳之中的人鱼瞳儿。
  
  在这最紧要关头,他忘记了自己所来花果山的使命是使命,只是苦苦一笑:“你,果然是我在意过的人。”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正是瞳儿。
  
  可是,是又如何,当时他看到这瞳儿之时,顿时被她一双水绿色的眼睛所吸引,当即就给他取了这个名字,甚至是强行将她作为宠物一般带在身边。<>
  
  她,也许很恨自己吧。望江南想,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自己一定不会这样做。
  
  天机伞越来越近,血红色的光芒眼看就要将他整个人所吞噬,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落入望江南的耳中。
  
  “郁鸢姐姐,不要!”
  
  是瞳儿的声音?望江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但是他头上方的天机伞这个时候却忽然停住了。
  
  那恐怖的血色雾茫,离他不过一毫之距。也不知道那天机伞是什么诡异的法宝,竟然让他整个人此刻都喘不过气来,就像是被下了禁制一般,动弹不得。
  
  他眼中露出一抹惊诧,或者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哪怕此刻并不知道下一刻他到底是怎么样的命运。
  
  但他还是大声唤道:“瞳儿,快走!”他这个时候忽然不怕死了,反而怕瞳儿落入这两人的手中,会受到怎样的苦难。
  
  望江南撕心裂肺的声音从空中炸开,还被保护在护身法阵里的五当家等人本还被震惊于北辰无忧和陆小果的联合攻势之中,哪怕是那抱着月白尸体的空青也愣住了,直至他们望江南的声音惊到,这才猛然发现天边那疾疾而来的人鱼小姑娘。
  
  陆小果听到这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也有些意外,所以看到了瞳儿走近的身影,不由得担忧道:“你怎来东胜神州了?”
  
  这个被望江南掳来的人鱼小姑娘,正是当初陆小果在氐人国所认识的岚,那个会南柯一梦而预知未来的岚。
  
  她比从前长高了许多,鱼尾已经被修复好了,小脸也比从前精致了几分。
  
  “郁鸢姐姐,求你饶他一命,好不好?”岚其实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这望江南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杀了俊,也杀了琦,整个氐人国被他们毁的乱七八糟,他应该是自己的血海深仇的仇人,看着他死,自己应该开心才对,但是岚不知道为何,还是朝陆小果开口。
  
  而陆小果和北辰无忧首次联合围攻望江南,不就是要望江南的性命么。怎么可能将其放了?
  
  所以岚说完,便不敢在看陆小果的眼睛,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郁鸢姐姐,我知道他罪大恶极,可是,我有些话想同他说,你可以给我一些时间么?”
  
  陆小果蹙着眉头,她与岚并没有那么好的感情,毕竟岚不是绪冄,纵然她曾经用南柯一梦帮过自己,但自己也救过她的性命,按理说是两不相欠的,此刻要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岚而放了望江南。
  
  何况陆小果知道,这冰墙困不住望江南多久,如果给他一个喘息的时间,只怕到时候他就有空传音给天帝。
  
  那样,无疑是自掘坟墓。
  
  所以陆小果松开凝住的眉头,轻轻的摇着头。与此同时,天机伞在她意念的驱使之下,将冰幕中的望江南笼罩。片刻,天机伞从冰幕中飞回陆小果的手中,已经收好,没有半丝的血迹。而像是迷宫一般重重叠叠的冰幕之中,没有半点血丝跟生气。
  
  但,望江南的确已经死了。
  
  天机伞之下,魂魄具灭。不管你是哪一界的人。
  
  岚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一层层消散的冰幕,却没有看到望江南的身影,水绿色的眼睛瞬间变得朦胧起来。好半天,才朝陆小果转身离开的背影望过去,哭啸着喊道:“高郁鸢,你为何如此铁石心肠,我只是想同他说一句话而已!”
  
  陆小果身影一怔,缓缓的转过身来,眸光懒散,可却给人一种寒凉的凌厉感,只见她朱唇轻启,重复着岚的话:“铁石心肠么?”
  
  铁石心肠么?她也不知道,所以将目光朝远处那冰山水雾中慢慢浮现的身影望了过去。
  
  冰山水雾中,北辰无忧脚踏滚滚白雾朝她走来,丝丝如烟雾气,氤氲着他整个身影,使得那本就脱尘绝世的身影变得越发的缥缈。
  
  岚的眼睛在这在一瞬间忽然亮起来,但是很快就被眼中的水雾所遮掩。从来没有像是这一刻,希望自己已经长大。哪怕是当年面对着对绪冄痴情不悔的俊,那时候她哪怕喜欢过俊,对俊春心萌动,但也只是想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嫁给俊。
  
  可是此刻不同,她恨不得现在自己已经成年,拥有者氐人国所有女人一样优势完美的身体。
  
  她想,成年后的她,虽不如这高郁鸢妖魅绝色,但却也有高郁鸢没有的别样风情。
  
  白色出尘的谪仙身影很快走到陆小果的身边,冰凉的手紧紧的捉住了她的小手,俊郎的眉微微蹙起,“什么样的你,都是我的娘子。”说罢,眼神忽然一冷,目含威慑的朝着那个楚楚可怜的人鱼望过去,“何况,就算小果你松了手,我也会在立刻将望江南杀了。”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岚并哪怕垂着头暗自思量,但也感受到了这忽如其来的寒凉之意,她连忙抬起头来,可是那个方向却只有高郁鸢和那神仙一般男子的离去的背影。
  
  忽然一抹金光自眼前闪过,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空山亲眼面对了这对夫妻的强大,所以越发的坚信,孙悟空没有骗自己。“求二位大发慈悲,救救小白,求求二位了!”
  
  堂堂七尺男儿,说跪就跪,更是一脸无助,将他们这对夫妻当做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
  
  北辰无忧沉着脸,无关紧要的人,他根本不愿意多担一分忧,此刻的他不是在是人界那个心系大唐的北辰无忧,他此刻所有的担忧,都放在陆小果一个人的身上。
  
  所以,求他的是无果的。
  
  陆小果看着空青,其实之前还是挺喜欢这个小和尚的,可是陆小果以为,他这样糊里糊涂,且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面对的人,实在不值得月白爱,月白生前他连一眼都不敢正视月白,又何必在月白死了之后抱着尸体到处哭喊呢。
  
  到底,觉得有些惺惺作假了。不过不管是真是假,陆小果的确无力相救,所以只得摇着头:“让她安息吧!”说着,欲绕开空青回到下面的军营中。
  
  空青听到陆小果的话,愣了片刻,只觉得这是人间最无情无义的话了,当即愤怒的咆哮起来:“你怎如此无情无义?”
  
  陆小果觉得今日也许自己就不该来幽云坳,早知道先算一卦在来,这么不顺。先是有个故友莫名其妙的骂自己铁石心肠,后又有这小和尚说自己无情无义。
  
  这说的陆小果都快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观了。
  
  空青见她步伐停驻,不由得更是气愤道:“你懂得什么是情,什么啊爱么?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知道什么是痛不欲生么?”
  
  他一连几个质问的话,让陆小果原本还算平静的心坎忽然波涛巨浪的翻滚起来。
  
  她不懂情?她不懂爱?她不知道什么是痛不欲生?
  
  恍惚中,她忽然感觉到北辰无忧的气息变化,连忙将欲出手的他拦住,而面向空青转过身来。
  
  只是她张了张口,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便走了。
  
  没有回幽云坳,也没有去花果山,而是朝东海之上而去。
  
  空青正沉寖在自己的悲伤之中,忽然发觉四周的寒意瞬起,连忙抬起头来,顿时一脸骇然的看着那支朝自己的眉心飞来冰刃。
  
  速度之快,比过他的一个呼吸间。他只觉得一股刺骨寒凉迅速的穿进眉间,然后那寒意从眉间慢慢的散开。
  
  不过空青的反应也很快,在这一瞬间应是全身金光乍起,金芒暴涨,将那冰刺从自己眉心中震出。
  
  可是,那股寒意却如跗骨之蛆一般,深入他的骨髓中。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个世间,任何一个人也没有资格这样诋毁她。”北辰无忧的声音从空青的头顶传过来,他只觉得随着这身影,身体里的寒意似乎又加重了几分,一股强大的威慑让他不得不将身体俯得更低。
  
  小果已经恢复记忆许久了,她只是简单的同自己说起被朝华和辞曦子骗到机杼山,然后被众神推入地心缺口,卷入其中。
  
  她当时说的轻描淡写,似乎对于这过往之事,毫不在意,但是北辰无忧知道,这只怕是小果心中最大的伤口。
  
  被她抚养长大犹如亲弟般的辞曦子背叛不说,连她最疼爱的朝华也背叛了她。利益的面前,她曾经所付出的情感都不值一文。
  
  北辰无忧从来不敢深想,当时的小果,是多么的绝望。更何况,自己之前还与她有了误会。
  
  她的痛,她的疼,没有谁能够体会,所以也没有谁有资格对她的行事而评头论足。哪怕是自己,也没有这个资格。
  
  震怒中的北辰无忧,到底是没有杀空青。有时候,活着反而是一种折磨,死,则成了解脱。
  
  空青既然错过了,那么就让他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之中,也让他感受当时月白的所有感受。
  
  望着东海片片水雾,北辰无忧毅然跟了过去。
  
  岚卷缩着身体在那玉般的贝壳中,眼睁睁的看着那身影渐行渐远,玉手紧紧的捏成了两个小拳头。纵然她心智已经属于是一个成年少女,但她还是不懂,为什么这样无理取闹的女人,都有男人骄纵着?
  
  而她这样一心一意温柔善解人意的人,没有人怜惜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