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娱乐圈之影后撩人 > 146 找到随意

146 找到随意

    其实邓波儿如果一直绷着也没什么,就怕这样突然软下来,眼泪怎么也淌不完似的。她开始还只是咬牙忍着,最后干脆翻过身子,捂着嘴抽泣起来。
  
      半晌,抖动的肩头被一只苍老的手搭上。
  
      邓波儿这才从悲伤中回神,慢慢转过头,然后看到邓朝的脸。
  
      邓朝同样用悲伤的目光瞧着她,里面呈满心疼。
  
      “爸。”邓波儿坐起身子,用力搂住他的脖子。
  
      此时的她无疑是脆弱的,也只有在邓朝面前,才会表现的像个无助的孩子。
  
      “这么多年,爸爸已经都已经习惯了,你其实不必这样。”邓朝拍着她的背安慰。
  
      在他看的出来,女儿对邵东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了一个孩子。
  
      邓波儿咬牙唇说不出话,却只摇头。
  
      依她目前的力量,爸爸背负的罪名根本没有办法洗脱。而邵家也不可能干自毁前程的事,那样邵父势必会坐牢,更何况牵扯的还有邵东的外公家。
  
      而她已经知道这些,还如何能继续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地跟邵东在一起?
  
      那样她有什么颜面来面对受了那么多罪的爸爸,以及因为这件事受打击过大,而过世的妈妈?她的内心过不去,更无法对自己交代。
  
      “乖孩子,不要哭。刚生了孩子是不能哭的,对眼睛不好。”他的女儿他是最清楚的,该说的邓朝也早已经说过,尽管原谅邵家自己心里还是会觉得憋屈,可为了女儿他愿意退让。
  
      只是邓波儿太倔,性子要强,他现在只能先顾及她的身子。
  
      邓波儿点头,可仍然哭的委屈地像个孩子似的,抱着邓朝又哭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止住。
  
      接下来的一个月,她依旧住在医院里,爸爸守着自己,而从前家里的保姆前前后后地忙碌着,将她照顾的也无微不至。
  
      这期间她没再见过孩子,邵东也没有出现,唯有家里的佣人偶尔过来,然后送些东西。
  
      她也有几次听到佣人会私底下也会问保姆一些她的情况,至于只是单纯的关心,还是去报告给邵东,她心里清楚,却也当没听见。
  
      至于孩子,她那天哭过之后,一句也没问。但相信邵东的条件摆在那里,应该不会亏待他……
  
      一个月后,邓波儿出院。
  
      一切看上去都很平静,这段时间甚至饭也没少吃,整个人却是瘦了一圈。孕期养起来的肉不用减肥都掉了个干净,整个人看上去也更瘦。
  
      好在身材本来就好,长的也漂亮,由保姆陪着等车子来的那么一会儿,就惹来来来往往许多人的侧目。
  
      没错,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只要站在那里,不用说话,就会不自觉地吸引许多人的目光,这就是魅力所在。
  
      住院部的某间病房内,身材挺拔的男子隔着玻璃往外瞧着,视线一直落在那个穿着薄风衣的女人身上。
  
      天气早已热了,人们都恨不能将衣服全剥下来,她却裹了个严严实实。站在那里竟也并不让人觉得突兀,更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小毅,那是妈妈看到没?”
  
      他手里托着孩子,指着外面早已模糊的人影道。但是一眼都没有看过怀里的宝宝,而是目光长久地凝望着窗外……
  
      身后的房门在这时被人打开,厉承晞开门就听到这一句,难免觉得心酸。
  
      同时又觉得生气,上前看了眼他怀里懵懂无知的孩子,不由生气地道:“放不下就去追,躲在这里伤春悲秋像什么男人?”
  
      他是不知道随意在哪,如果知道,天涯海角也追过去。
  
      此时楼下的车子已经开进来,邓波儿下了车,邵东垂下眸子,将儿子放在手里的小胖手指拿出来。模样也看起来平静许多,苦笑道:“不了,她刚生了孩子,还是让她平静地过几天吧。”
  
      自与他相识,邓波儿看着强势,一直都是吃亏的。再说,家里做的事,他也觉得没脸见她。
  
      “那你呢?就打算一直抱着这个孩子?”尽管这是他的骨肉,厉承晞还是很难想象,他从这孩子第一天出生开始,就亲力亲为地照顾。
  
      喂奶,换尿布就算了,听说半夜孩子醒了哭,他都第一时间爬起来。
  
      这才多久?就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笨拙大老爷们,现在做的比保姆还要熟练。
  
      邵东见怀里的儿子已经睡着,小心翼翼将他放回摇篮里,目光依依不舍粘在他稚嫩的小脸上,须臾,直到走开一些才道:“我已经害他没了妈妈,自然要加倍疼回来。”
  
      “邵东!”厉承晞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很糟糕。
  
      “没事你就去公司吧,如今向杰的事也了了,更没有人能再逼你离开丰台市。我替你管了那么久,也想趁机休息一下。”
  
      厉承晞看着他不说话。
  
      邵东知道他担心,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保证地说:“放心,我只是想休息一阵子,专心照顾孩子。不会一直这么颓废下去。”
  
      厉承晞见他这样,明显就是受了情伤,知道自己也劝不动。也好,那就冷静一下吧,干脆什么也没说,就迳自离开。
  
      一周后
  
      邵东正倚在床头给儿子读故事书,这是从前胎教时邓波儿买的,床头有厚厚的一摞。从前就没有读完,现在正好可以继续,虽然刚出满月的孩子,其实什么都听不懂,他却读的极为认真。
  
      翻过一页,目光掠过邵毅时却见他已经睡着,刚刚出生的孩子,皮肤白白嫩嫩,肉嘟嘟的,尤其眼睫毛特别长,虽然五官与自己长得的很像,但也可以看到邓波儿的影子。
  
      手机突然嗡嗡地震动起来,邵东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并在铃声未响起之前就按了静音。然后放下手,握着手机放轻脚步出了房门。
  
      “喂?”
  
      “邵总。”那头传来律师的声音。
  
      他看过来电显示并不意外,所以只问:“什么事?”
  
      律师听到他的声音,到嘴的话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吐出来,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邵太太给我打电话,希望可以尽快办离婚手续。”
  
      话筒那边的声音还在继续,邵东却觉得有点遥远似的。
  
      这一天终究是来了,或许早有了准备,心里倒也不是很痛,只是还是许久都没有缓过神。
  
      “邵总?”
  
      那头许久没有等到回应,也知道他的心情,也不是催促,只是他若不给个答案,只怕邓波儿那里还会打电话过来,长痛不如短痛。
  
      “知道了,让她定时间便好,我随时有空。”邵东回神后回答,口吻听上去还算平静,然后挂了电话。
  
      可唯有他知道,自己心里终究还是痛了。
  
      半响,薄唇才扯出一抹苦笑,真是,她现在连直接与他通话都不屑于了吗?
  
      翌日
  
      午后,阳光明媚的有些刺眼。但日历上大概不是什么好日子,这天的民政局门口人影凋零。
  
      一辆红色的跑车缓缓开过来,最后停在门口的停车位,随着车门被打开,一只高跟鞋从里面迈下来,接着邓波儿的身影出现。
  
      她身着一款包身的鱼尾衣裙,又细又直的美腿露在外面,大波浪的卷发披在身后。本来是很平常的装扮,却因为出众的身材和气场,还是很令人惊艳和醒目。
  
      邵东来的则比较早一些,许久没有没有穿西装的他,今天也特意换了衣服,胡子刮干净,整个人看上去倒是这些日子以来精神最好的一天。
  
      他从坐在等待区开始,就引起几个女工作人员的频频侧目,有的窃窃私语。
  
      也是,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见了又不心动?可惜他却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
  
      直到耳边传来清脆而缓慢的高跟鞋声,他像有感应地转头,果然就见邓波儿朝这边走进来。
  
      “邵太太。”身侧的律师首先迎上前,大概是怕两人见面尴尬,可好巧不巧地正好挡了他的视线。
  
      “邓小姐。”
  
      邵东却听到邓波儿纠正他的称谓,然后便越过他,也没有看邵东一眼,便走向工作台。坐到办理离婚手续的窗口,然后将自己带来的资料全部交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接过,检查了下,然后问:“男方的呢?”
  
      有个人影这时在旁边的座位坐下来,她忍着转头的冲动,却还是知道是邵东。
  
      “稍等。”男人对工作人员说着,然后给律师使了个眼色。
  
      律师会意,赶紧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资料,道:“邓小姐,这是邵总分配给你的不动产、股票,还有部分存款,你如果觉得没问题就请签下字。”
  
      两人的气场让他莫名觉得紧张,而且自来找他离婚的都在争夺财产,只有邵东是主动让人连夜清算,把名下可以动的财产都清理出来,过户到这个即将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女人名下的。
  
      邓波儿闻言拿过文件随意翻了两页,怎么说也有上亿资产,她那表情就跟看到一堆没用的废纸一样,没有丝毫波澜,最后翻到最后签字的地方,很干脆地唰唰签上自己的名字,问:“可以了吗?”
  
      那口吻,仿佛只要肯离婚,什么代价都可以付的潜台词。
  
      律师看了一眼,然后将资料收进公文包,然后才将邵东的资料拿出来递给工作人员。
  
      两人的气氛这么诡异,就连办证的工作人员都感觉到了,象征性地劝了几句。见他们不为所动,便很干脆地给他们在离婚证上盖了章。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离婚证也与结婚证一样变成了红色,大概也寓意着离婚后,生活真的可以好好重新开始吧?
  
      邓波儿接过属于自己的那本,因为经过刚刚打印还带着温度,装进随身的包里后,一刻也没有停留地站起来就往外走。
  
      “邓小姐。”来到车边,律师却在这时喊住她。
  
      邓波儿转头,只看到他,以及台阶上正忙着接电话的邵东,问:“还有什么事?”
  
      “……”那恨不能划清界限的口吻,律师都感觉自己是被牵怒了。但还是道:“刚刚的文件您已经签了,不知何时有空来事务所办理一下具体的手续?”
  
      “会尽快的。”她说着,上车关上车门。
  
      这时邵东正急匆匆地台阶上走下来,因为车窗是开着的,所以耳边无意间传来他焦急的声音:“好好的,怎么会发烧呢?”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邓波儿心里无意识地紧了下,再转头时就见邵东上了停在路边接他的车子,道:“我马上回来。”尾音被淹没在彭地一声关门声后。
  
      邓波儿目光盯着车子远去的方向,手不自觉地握紧方向盘……
  
      二十分钟左右邵东才回到家,月嫂已经给邵毅物理降温,小脸红红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邵东守在他的小床边坐了一会,直到烧退下去这才松了口气。
  
      外面传来车子引擎的声音,佣人敲门过来报告:“邵总,您母亲过来了。”
  
      邵东闻言表情倒不意外,只是揉了揉眉心,吩咐月嫂看好孩子,这才起身下楼。
  
      彼时邵母已经进了门,正指挥佣人将她带来的东西搬进来,都是婴儿的衣服、奶瓶,玩具,婴儿车等等,几乎堆满了客厅。
  
      看到邵东下来不由迎上前,高兴地问:“孩子呢?让我见见?”
  
      邵东却并没有回答,目光只是从那些物品上扫过,然后问:“这是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给我孙子的,现在都能用上了。”邵母回答。
  
      毕竟是邵家的第一个孙子,她挑的都是最好的。
  
      邵东闻言却想冷笑,但只忍着问了一句:“那有没有准备邓波儿的?”
  
      邵母闻言不由皱起眉,问:“你和她不是已经离婚了吗?”她都听说了,今天两人刚刚办了离婚手续。
  
      那个女人终于出门,她心里也算舒畅起来。
  
      “是啊,所以你拿什么脸面来见她生的孩子?”邵东又问,眸色也跟着不由犀利。
  
      邵母闻言脸色立马变得很难看,不由斥道:“邵东!”她怎么说都是他的亲生母亲,怎么可以这么跟自己说话?
  
      枉费她听说孩子出生了,才特意赶回来的,还准备留下来帮他照顾呢。
  
      “把东西带走吧,我不想我儿子将来长大了知道真相,因为跟你有感情而为难。”邵东却说,表情冷硬。
  
      “你这是什么话?”明明是她的孙子,怎么说的像仇人一样?
  
      “那么妈?你期望将来他管我要妈妈,我该怎么回答?是疼爱他的奶奶逼走了他的母亲吗?”邵东压抑的情绪终于控制不住。
  
      “怎么是我逼走的?分明是她不知好歹!”她觉得自从儿子遇到邓波儿开始,就像是鬼迷了心窍。
  
      “她不知好歹?妈,你们害的她家破人亡,还期望她怎么知好歹?像别的媳妇一样孝顺你?别忘了,她亲妈就是因他父亲出事而死的,更别说她因此受的那些苦。”
  
      那时的邓波儿大学都还没毕业,到底是怎么承受的这一切,他根本没法想象。他觉得邓波儿没有杀了自己的父母,还为他生下这个孩子,已经足够仁慈,值得他感激一辈子。
  
      “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如果早知道,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娶她。”
  
      两家之间居然有这么大的恩仇,若不是丈夫瞒着,她绝不允许那个女儿待在儿子身边,这太危险了,还好已经离婚。
  
      邵东看着她毫无悔意的样子,脸色彻底冷下来,然后厉声对佣人吩咐:“把这些东西都搬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闲杂人员都不准进来。”
  
      “你个逆子!”邵母气的浑身发抖。
  
      她可是生他、养他、从小将他捧在手心里的亲生母亲,现在在他嘴里已经成了闲杂人等。
  
      邵东却是转身上了楼梯,头也没有回……
  
      ——分割线——
  
      厉家。
  
      厉承晞这边依旧没有随意的消息,厉锦鸿却在慢慢恢复。厉氏在方华手里,厉承暄这段时间也没有回国外,一直守在父亲身边照顾。
  
      他脸部做了医学美容调整,除了说话时可以看出微微的不协调外,五官基本已经恢复,只是走路还十分困难。
  
      这天厉承暄拎了东西从外面回来,意外看到方华。她就站在病房的不远处张望着,似是并不敢靠近。也是,想想父亲出事后她的所做所为,她都觉得没脸。
  
      方华很快发现她,连忙走过来喊:“承暄。”神情眼睛里都是高兴的神色。
  
      相比起来厉承暄却是小脸紧绷,问:“你来干什么?”
  
      “我……想你了。”
  
      厉承暄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厉承晞那里,偌大的厉家老宅就只剩下她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的滋味并不好受。
  
      “你不是忙着经营我爸的公司吗?还有这样的时间?”厉承暄却讽刺。
  
      方华被刺了一下,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说:“你如果不喜欢,我把公司还你哥哥好了,咱们一家人还是像从前一样生活。”
  
      “妈,你没吃错药吧?”厉承暄怀疑地看着她。
  
      方华不说话,她才注意到她神色也不太好。
  
      其实厉氏集团那边最近乱的很,厉家的寄生虫最后一直都管她在要钱。而方华的哥哥也想贴补自己家里,她就算有专业经理人,也抗不住这么多的牛鬼蛇神,现在的她已经骑虎难下。
  
      再说,她本来也不是经商的料。
  
      当初这么做也不过是那些多年对厉锦鸿前妻的嫉妒心,又加上娘家的挑唆,鬼迷了心窍。如今回过神来,已经十分后悔。
  
      厉承暄自然知道事情肯定没有她说的这么简单,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妈妈,再说她本来就心软。虽然觉得不应该,晚上的时候还是硬着头皮跟厉承晞提了提。
  
      方华的处境厉承晞自然知道,倒也没说什么,只说约方华在外见一面。
  
      地点不是约在家里,而是咖啡馆。
  
      她走进来的时候模样有些踌躇,毕竟当初公司是她费尽心力夺来的。
  
      厉承晞则显得漫不经心许多,只任她在对面说着什么,目光也没落在她身上,甚至有些心不在焉。
  
      方华忍着,那模样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厉承晞端起手边的咖啡轻啜了口,不经意地抬眼,突然就被窗外一个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女人身影吸引住。
  
      灯火阑珊处,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所以不自觉地屏住呼吸,连眼睛都不敢眨。直到越来越多的人涌过去,他忽然就丢了自己手里的咖啡跑出去。
  
      街边,女人被围有中间。
  
      那些人有的手里拿着索要签名的本子,有的举着相机在拍照,唯有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一脸慌乱……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