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的房间有个星际战场 > 第两百二十五章 束手无策的医生

第两百二十五章 束手无策的医生


      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唐初夏和叶雨两人走了进来,谢东把文件递给她们,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唐初夏接过文件看了一眼,叹了口气:“他损伤的是后脑,人虽然已经救活了,但是这几天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发现后脑损伤太过严重,已经进入了脑死亡状态,如果不出意外,会是永久性的植物人!”
  
      “永久性?”谢东脸色一变。
  
      唐初夏点点头:“这是主治医生杨浩医生给的最新说法,一旦植物人状态持续超过数月,很少见有好转,经统计后脑出现急性损伤,造成脑梗死状态的患者,康复率不足百分之十五!他的情况比想象中严重!”
  
      谢东并不是学医的,对于医学的了解并不多,最近获得了小蓝蓝的生态液,打算投入研究,但是终究时间太短,还研究不出什么来。
  
      听到唐初夏这句话,他心中顿时沉了不少,若是其他人,他可以做到视而不见,植物人并不是普通的病症,更何况还是脑梗死,极难医治,但是李小虎是因为救他而造成的损伤,谢东还做不到忽视。
  
      唐初夏道:“我们已经请了最好的医生,不过还是没有办法!”
  
      谢东立即道:“我需要见一见主治医生,你安排一下吧?”
  
      “你?”唐初夏一愣,见到谢东脸色坚决,不由点点头:“好,我可以通知下他们!”
  
      谢东点点头,回头看了下穆灵珊问道:“你先在家里待一会儿,我去医院一趟!”
  
      穆灵珊急忙道:“我也去看看!”
  
      谢东皱了皱眉头,觉得她跟过来也没用什么,于是几个人迅速坐上悬浮车朝着医院飞去。
  
      由于唐初夏临时通知,主治医生应该已经在等着他,不过去见他们之前,需要去病房看看。
  
      由于特殊照顾,李小虎的病房是一个豪华单间,里面已经摆放的不少鲜花水果之类和特警队送过来的礼物。
  
      他的父母、妻子和女儿都已经过来照顾他。
  
      李小虎的年级并不大,大概也就是二十五岁左右,跟许许多多人一样,他是一个独生子女,家中的顶梁柱之一;他妻子叫做梁慧慧,是一个护士,也仅仅只有二十二岁上学,而女儿更是才牙牙学语,
  
      他们父母除了他之外,压根没有其他孩子,现在突然进入了植物人状态,他父母突然觉得天塌下来了一般,整天以泪洗面。
  
      这种情况下,对于已经知道来龙去脉的他们,对于谢东的感官有多好,根本不可能,只不过身为军人的父母,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准备,所以也没有恶劣对待。
  
      倒是他妻子,好像整个人的魂都已经丢了一般,脸色惨白如纸,在交谈的过程中,只怔怔的盯着自己的丈夫,不发一言。
  
      “这种情况下,康复的概率不足百分之十,我们都已经试过了,他的脑损伤太过严重,以现代科学,根本无法恢复!”主治医生杨浩解释道:“不说国内,即使实在国外,在美国,依然没有办法。而且,更加严重的是他的情况还在恶化中,出现脑死亡也不是不可能!”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杨浩摇摇头道:“找不到其他办法,现在科学对于人类大脑的研究还在非常浅薄的阶段,更何况是脑死亡,他这种程度,我们已经尽力了!”
  
      谢东脸色难看之极,立即转头盯着另外几位医生。
  
      “杨医生说的不错,他这种情况非常少见,能够就回一条命,已经非常不错了,至于植物人转头,现在确实做不到,只能等后续观察!”一位医生说道。
  
      “最主要的是他的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当中,我们已经尝试了数种办法,依然没有好转,继续尝试下去,估计已经没有多大效果!”一位戴眼镜的女医生说道,她是国内最顶级的脑科医生,叫做何玲。
  
      谢东立即道:“需要什么设备和药物,你们直接开口吧!我直接买过来!”
  
      “这并不是买不买的问题,谢先生,而是,我们的确已经尽力了!”杨浩继续说道:“他的大脑已经出现了规模性的缺氧缺血状态,经过这几天的观察,症状在延长!”
  
      谢东立即怒道:“难道你们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抱歉,谢先生,我们医生并不是神灵!”杨浩平静道,不再跟他胡搅蛮缠,转身走出门去。
  
      “抱歉!”另外几个脑科医生也走了出去。
  
      谢东的脸色又红又白,猛地深吸了口气。
  
      唐初夏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忽然平静道:“我知道你可能很难受,我能理解,但是我们干这行的,已经做好了各种各样的准备,而李小虎救你的时候,也应该也做好了心里准备,所以——”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谢东大抵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的确,担任警察、担任特警队员,经常需要面对许许多多寻常人根本没有面对过的情况,不少人在担任某些特殊职位的时候,都已经签好了生死状,留下了遗书,就是担心会出现这种危险情况。
  
      然而就算是如此,谢东依然觉得不好受,他伸手揉了揉脸,朝着病房走去,只见在病房中,还有他年迈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幼儿。
  
      他们大概也都知道了医生的说法,脸上都浮现着类似天塌下来了一般的表情。
  
      谢东深吸了口气,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沉默不语。
  
      “东子哥!”耳边传来一个温声细语的声音,穆灵珊也在旁边坐下,俏脸苍白。
  
      谢东正想说什么,这时候,旁边另外一个声音冒出来:“东子,灵珊,你们怎么在这里?”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出现在不远处的,竟然是王念蕾,她手中拿着几张a4纸,似乎是化验报告。
  
      “我们在……”穆灵珊正想解释。
  
      然而王念蕾看了下旁边的病房,似乎反应了过来:“你们是来看他的?”
  
      穆灵珊点了点头,好奇的看着她:“你怎么也在这里?也是过来看他的吗?”说着,抬头看了下她手中拿的报告。
  
      王念蕾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稍微转了一下手,强笑道:“嗯,我就是过来看看!”
  
      看得出来,她的神情有些古怪。
  
      “这个是什么?”穆灵珊诧异了一下。
  
      王念蕾笑了笑:“没有什么,只不过过来做一个全身检查罢了!”说着,她也没有解释,迅速把报告收回到背包中,转头看了下两人一眼道:“我回学校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也不等穆灵珊说什么,就好像是逃难一般,逃出医院。
  
      谢东与穆灵珊对她如此匆忙,觉得有些讶异,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他,而是植物人!
  
      “我需要一些资料,关于人类大脑的医疗资料,各种各样的案例、病情、如何好转、如何康复、大脑皮层神经系统等等等等!我需要这些资料,越多越好!”谢东抬起头对着唐初夏神情极为认真的说道:“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做到,别忘了,我也是一个科学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