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暴力小仙后:上神,我不下蛋 > 番外:青梅竹马 18

番外:青梅竹马 18

    在皇朝刚刚建立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一次地空发动,持续的时间大概一个月左右,那个时候金乌没落,天地一片晦暗。
  
      三界之中,人间所受到的影响最大,一个月不见金乌,对于人间的生物来说是非常可怕的,那时候,凡间基本上是尸横遍野。而天界大战刚熄,也管不了这他们这么多。
  
      这次不一样,这次天界自然要尽量避免悲剧的重演。
  
      想容早早的就把跟地空有关的折子递给了太祭署的负责人国卿绥绥,另一份递给云喜,云喜在递给陛下。
  
      但是主要负责这件事情的人是绥绥。
  
      绥绥起初,做的是“挑战不可能”的准备。他兴致勃勃的想靠一己之力去把地空给封印了。
  
      结果想容出去玩儿了一圈,那狐狸终于承认自己不行了。
  
      地空苏醒是封印不住的……
  
      好在想容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倒也没有太失望。
  
      “封印地空是万万不能,实在不行的话可以用相对弱小一些的替身金乌先代替金乌之光,普照人间。”
  
      想容到时候也会被吸入地空。但是因为金乌和地空本来就是共生的,在地空里呆一阵时间也没什么。
  
      替身金乌相对弱小,反而受地空的影响不大。光芒虽然微弱,但是撑个一个月,对人间的影响也不是很大。
  
      “还有就是这阵子希望你们几位尽量远离地空避难。”想容道。
  
      现在,强大的纯血神族不多,统计在册的纯血大妖也不多,尽量远离地空也就是了。
  
      至于那些在逃的野妖,如果正好在附近……那就只能算是他们自己倒霉了。
  
      绥绥到了此刻已经是认命了:“行,差不多回去休整一下,就带拂谣离开。”
  
      想容连忙拉住他:“大人,可是陛下十分固执……”
  
      这件事情很早以前就在谈了,云喜甚至已经在着手做准备,因为云喜也觉得封印地空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陛下死活说不通。他不愿意离开王庭,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地空算什么东西?他还正想去里面看看呢!
  
      “让小喜去劝。这世上除了小喜,还有谁劝得动他?”绥绥似笑非笑,显然是不太上心的样子。
  
      云喜确实劝过,而且劝了好长时间,不过照她那意思,陛下现在依然不温不火的,到时候她直接把陛下打包带走也就是了。
  
      想容想了想,如果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和绥绥分开以后,众人决定今天晚上就各自离开王庭。
  
      吉吉和小二姐弟两个留守王庭,也不知道父母不在,他们俩会不会把天都掀了。只是云喜想到之前也有陛下和她下界,吉吉独自留守王庭的情况,又觉得自己的女儿是很靠谱的。
  
      云喜是早做准备,已经在打点了,而陆木一穷二白的,也没什么好打点的,可以直接走人,唯独绥绥相对来说仓促一点。虽然拂谣是个办事效率非常高的,但是也架不住绥绥一阵啰嗦,为了照顾到娇气的狐狸,简直在府里忙昏了头。
  
      陆木带着盘晴自己一路。
  
      陛下和绥绥是一路的。
  
      当天晚上,云喜非要走,陛下还跟她闹脾气来着,最终不情不愿的跟云喜上了车,又等了绥绥半天。
  
      结果绥绥在自家大门口和拂谣吵起来了。
  
      去回禀的人说了,云喜都快疯了,陛下还在幸灾乐祸。
  
      “吵吧吵吧!不用催,让他们多吵一会儿。”陛下笑道。
  
      云喜扭过头就冲着他吼:“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吧!这个时候了还吵什么吵,但是应该马上派人去催呀,告诉他们有什么上了车再吵!”
  
      秋秋连忙亲自去了。
  
      云喜又把陛下骂了一顿。然后他们俩也吵了起来。
  
      ……
  
      扶桑宫。
  
      想容没有走。想容是金乌,与地空相生,躲到哪里去都没有用。更何况,低空对他也没有什么杀伤力,历代金乌都是在地空里睡觉的。
  
      父母的车驾前脚出了门,吉吉后脚就赖到了想容这里。
  
      两个人禀退了侍女,甚至各自沐浴过,躺在床上开始一起看书。
  
      吉吉趴在想容胸口上,她觉得他和想容看书的速度差不多,每次都是恰恰看完的时候,想容就正好翻一页。
  
      这样两个人一起呆着,吉吉觉得舒服极了。
  
      “也不知道地空什么时候会发动。再缓几天多好,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想容笑着低头亲了她一口,又伸手翻了一页书。
  
      他也很想早日娶吉吉过门,如今这般岁月静好,正是他心之所向。只是无奈的是,他们现在依然连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能太久。
  
      白天想容很忙,就算是在自己的屋里,也不能和吉吉太过亲近。吉吉若是夜晚留宿,想必陛下会疯掉。
  
      神族男女把婚姻之事看得比较淡,婚前产子的男男女女大有人在,皇朝鼓励繁衍的。
  
      但是想容现在也不敢逾越。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他不能冒险让吉吉有怀孕的可能。好在吉吉什么都不懂,这方面也没有提出过要求……
  
      正想着,吉吉突然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想容回过神,突然发现她红唇潋滟。
  
      吉吉笑了,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我偷了我娘的口脂来用。给你留了个印子。”
  
      想容脸上果然有一个漂亮的小唇印。
  
      吉吉道:“不许擦!”
  
      想容笑道:“不擦。”
  
      一边说着,他想低头亲吉吉两下来着……
  
      突然就感觉身下的床铺剧烈地摇晃了一下,然后想容就感觉从双手开始,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正把他往某个方向拽……
  
      吉吉闭着眼睛,等想容亲她。
  
      等了半天没等到,睁开眼一看,却发现想容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吉吉:“!!!”
  
      想容最后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地空提前发动了。”
  
      第二句是:“恐怕陛下和国卿大人还尚未离开!”
  
      然后吉吉就眼睁睁的看着想容被地空给吸走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吉吉还是吓了一大跳!
  
      ……
  
      而与此同时,吵架吵得正厉害的两对夫妻也遭遇了相同的情形。
  
      在云喜和拂谣面前,陛下和绥绥不见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