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万古仙穹 > 第四章 古海传奇

第四章 古海传奇

    宋国,朝都宋城!宋城一个偏僻的府邸之处。府名,田府。
  
      夜已深,但田府的一个主会厅却是灯火通明。
  
      大厅之中只有两人,其中一个正是不久前在古府的古海。
  
      古海一身风尘仆仆,好似赶了很远的路而来一般,唯一不同的却是一头雪白的头发,此刻却是乌黑一片。再无一根白丝。
  
      另一个却是一个黄袍男子,约三十岁左右,国字脸,眉宇浓重,双目炯炯有神。
  
      “义父,你来的可真快!”黄袍男子递过一条热毛巾笑道。
  
      古海接过,轻轻擦了擦脸和手,递还给黄袍男子。
  
      “老了,再过几年,就跑不动了,此次不容有失!”古海沉声道。
  
      黄袍男子古汉马上给古海沏了杯茶,极为恭敬的递给古海。
  
      “义父,清河宗宗主,答应了?”古汉有些期待道。
  
      古海点了点头:“不错,否则我也不会前来!”
  
      “那太好了,义父若是能突破先天境,我古家都能再昌盛百年,不,义父只缺这一次机会,一旦破禁,将谁也挡不住义父的脚步!”古汉带着一丝激动道。
  
      “你们几兄弟,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的根骨尽皆优秀无比,就算没有我,早晚也能进入仙门!”古海笑道。
  
      “不,我和大哥都相信义父!”古汉沉声道。
  
      “好了,古秦以我之名,此刻坐镇陈国虎牢关,高仙芝大军随时出击,时间紧迫,先给我说说宋国之事吧,为父已经有十年没有来宋国了!此次两国之战,有何特殊之处?”古海沉声道。
  
      古汉神色一肃,点点头道:“是,此次,高仙芝得宋王之命,为伐陈大元帅,兵力调度,全由其一人掌控,但,宋王也有担心,遂让太子作为副元帅,随军出行,算是监视高仙芝吧,但,太子没有军权。孩儿来宋国已经八年了,负责主持宋国的所有商铺,按照义父的要求,改名田汉,这些年却是全力以财力支持太子,甚至太子从众皇子中成为储君,也有我们的财力支持,所以,我已经取得了太子信任!”
  
      “太子?”古海神色微动。
  
      “是!”
  
      “这些年,宋国君臣的资料,收集了不少吧?”古海问道。
  
      “是,都已经整理成册了!”古汉点了点头。
  
      古海点点头道:“将所有君臣的资料,马上送来给我,我要研究一下,如何以此逆国!”
  
      “父亲,你一路赶来,不休息一下?”古汉担心道。
  
      “不必了,时不待我,快!”古海沉声道。
  
      “是!”古汉应声道——
  
      清河宗,宗主大殿。
  
      清河宗主、宋甲宗主,依旧陪同流年大师和那少女。
  
      众人看着地图。
  
      “流年大师,你推演一番,两国兵力会如何运作?”少女笑问道。
  
      “高仙芝大军,士气高昂,此刻应该一鼓作气,直取虎牢关,陈国,陈王殒落,士气衰落正是最好时机,况且,这古海只是一个商人,临阵易帅,兵家大忌,高仙芝是个极为聪明的人,更应该长驱直下,用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刻冲垮虎牢关,陈国腹地再无抵抗,战争结束!”流年大师郑重道。
  
      “哦,你不看好这古海?”少女好奇道。
  
      “没有用了,来不及了!那高仙芝可不是蠢笨之人,岂会任人反击?”流年大师笑道。
  
      “报!”
  
      大殿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呼。
  
      “哈,传信的来了,看看流年大师所推演,到底对与不对?”少女笑道。
  
      很快,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进入大殿。
  
      “拜见宗主,见过堂主,见过清河宗主!”那白衣男子开口道。
  
      “如何?高仙芝大军直奔虎牢关了?”宋甲宗主问道。
  
      那白衣男子却是摇摇头道:“没有直奔虎牢关,而是停了下来,缓缓收取四周城池!”
  
      “哦?”流年大师微微一顿。
  
      “怎么回事?”宋甲宗主瞪眼道。
  
      “弟子一直跟随高仙芝身边,时刻打探第一手消息,立刻传来,本来,大破三关,整顿了兵马,八十万大军,准备留下五十万缓慢接收四方城池,剩下三十万随同高仙芝长驱直入,直奔虎牢关,可是,忽然传来消息,陈国启用了古海,高仙芝立刻停下了脚步!”白衣男子说道。
  
      “哦?因为古海?”清河宗主却是眼睛一亮。
  
      白衣男子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那古海只是一个待死的老头,他高仙芝还会怕他?”宋甲宗主顿时一瞪眼道。
  
      白衣男子苦涩道:“高仙芝反应极为剧烈,马上传信回国给宋王,必须立刻监控全国商人,以防此刻商人行乱,同时立刻管制住粮食店、药材店,防止被古海以商业手段切断大军之需求!”
  
      “他高仙芝太敏感了吧,小小商人,怎么可能影响战局?粮食店?药材店?他古海能影响全宋国了?”宋甲宗主顿时怒问道。
  
      白衣男子苦笑道:“弟子也这样问过他,高仙芝说‘能’!”
  
      宋甲宗主:“………………!”
  
      “哈哈哈哈哈哈!”清河宗主却是好一番畅快。
  
      流年大师、少女尽皆对视一眼,露出一丝惊奇。
  
      “现在如何了?”宋甲宗主沉声道。
  
      “听说,已经控制了,宋国派遣大量军队护卫足够的粮食、药材供给前线大军,以保万无一失!”白衣男子说道。
  
      “既然粮食、药材无碍,那怎么还没进攻?”宋甲宗主沉声道。
  
      “高仙芝说,现在先收取四周城池要紧,切断陈国一切可反抗的条件!所以,前往虎牢关的行程,暂时被搁置了,高仙芝说,待陈国四分之三国土全部被收取,那虎牢关必定人心惶惶,随着时间每拖一天,这份恐慌就会多一天发酵,待来日抵达虎牢关的时候,可以不攻自取!”白衣男子说道。
  
      “哦?心理战?不过,这要拖的时间就有点长了!”流年大师皱眉道。
  
      一旁宋甲宗主也是沉声道:“心理战?这要耗到什么时候?他高仙芝不是军神吗?一个半路杀出来的老头,他也害怕?”
  
      “弟子也问过同样的话!”白衣男子苦笑道。
  
      “哦?高仙芝怎么说?”流年大师好奇道。
  
      “高仙芝说,古海虽然从商,但,用兵当世第一!”白衣男子苦笑道。
  
      一旁清河宗主却是忽然眼中一亮,这可是高仙芝的评价啊。当世第一?怎么可能?不过,听着高仙芝的评价,清河宗主却是又一番开心。或许,或许陈国真的能力挽狂澜?
  
      “用兵,当世第一?”少女也顿时来了兴致。
  
      “堂主,这群凡人的眼界,只局限在这片世俗区域,也只局限在这六个凡人国度而已,当不得真的!”那白衣男子马上笑道。
  
      “别废话,那高仙芝为何说古海用兵当世第一?而且看他用兵,高仙芝也是无比自信、自傲的啊,为何如此小心谨慎?”少女问道。
  
      “是,在下也询问了高仙芝,高仙芝告诉我了真相,这古海以前的确指挥过军队,而且,取得效果却是惊人无比!”白衣男子说道。
  
      “哦?为何之前没有来报?你们不是说古海一直是商人吗?”少女皱眉道。
  
      “这事非常隐秘,我等之前的确不知道,他高仙芝知晓,还是其父亲告诉他的,是古海四十年前,不知忽然从哪冒出来的,当时古海三十岁,那时不知如何结识了陈王陈太极,当时这片区域有八个世俗国度,陈国是最小的一个,也到了灭国之危,古海悄然做了陈太极的军师,帮助陈太极用兵,短短时间,化解了一切危机,甚至古海指挥之下,陈军一路高歌,所向无敌!”
  
      “哦?所向无敌?”少女惊奇道。
  
      “是,所向无敌,别的军队越打越少,可古海指挥的军队却是越打人数越多,当时冒出无数经典战役,什么农村包围城市,什么麻雀战,什么地道战,什么围魏救赵,什么假道伐虢,这些名词,在下也不太明白,但高仙芝却是如数家珍的说,这是当年古海说的名词,也用这不知名的兵法,一次次大胜,不,连续五年的百场战役,从未一败,从原先就要灭国的陈国,忽然间,迎风高歌,灭了当时的一个大国,继而征战天下,当时八国,忽然被陈国灭了一个,顿时纷纷惊动,开始合六国之力,同攻陈国!”白衣男子回忆道。
  
      “以灭国之难,反败为胜,更胜灭了一大国,并且同时对抗六国联军?”流年大师脸色微变。
  
      “是,高仙芝说的,古海指挥大军,太过神话了,六国联军前来,居然依旧被古海玩弄于手掌之中,六国两百万大军,尽数功亏一篑,陈国乘胜追击,再灭一国。”白衣男子沉声道。
  
      “又灭一国?”少女惊讶道。
  
      “是,古海指挥的大军,犹如海纳百川一般,来者不拒,连敌军都敢收纳,以至于陈军越来越壮大,陈国越来越强横,他高仙芝的父亲,当年也是了不起的名将,是联军的一员,与古海一战之后,却是心锐诚服,再无再战信心,从此告老还乡。当时古海的大军,就犹如一柄出鞘的神剑,神剑所向,一切飞灰湮灭。当时,古海准备一鼓作气,平定五国的,可那时各大宗门插手了,才阻止了陈国的脚步,不再战争!可即便如此,剩下五国也是心有余悸!数十年不敢对陈国用兵。”白衣男子解释道。
  
      清河宗主眉头微皱道:“当年几个宗门找到我,为了宗门利益,是我下的命令,让陈太极不要再打了,原来,不是陈太极领兵的,而是古海在暗中指挥的?”
  
      “古海用兵,居然如此厉害?”少女眼中却是闪过一股晶亮。
  
      “高仙芝说,他父亲也是机缘巧合才知道古海操纵战局的,告老还乡后,将古海先前的战役情况不断收集,全部整理成册,从小让高仙芝熟读兵书之余,就是不断琢磨古海的一场场战役,高仙芝说他研究多年,深知古海的可怕,所以,才准备以最稳妥的办法拿下虎牢关!”白衣男子说道。
  
      “你刚才说,古海连续五年百场战役,从未一败?”流年大师好奇道。
  
      “这么多场战役,仅仅只用了五年?”
  
      “是,高仙芝是这么说的,说古海可以几场战役同时进行,仅用五年,就让待灭的陈国一跃成为六国最强,只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和陈太极闹了矛盾,这才不再涉军政,仅当一个富家翁,可就算做个富家翁,也居然做到了六国首富!”白衣男子苦笑道。
  
      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好一阵沉默,因为这一切听起来,貌似都太邪门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