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万古仙穹 > 第十章 斩皇太孙

第十章 斩皇太孙


  
      [本章字数:3611最新更新时间:2015-04-1618:00:00.0]
  
      数日之后,宋城!朝堂之上!
  
      龙椅之上坐着大宋皇帝,头戴平天冠,面色苍老,脸上更有着一些老人斑,尽显宋王之苍老,但,宋王一双眼睛却格外有神,盯着朝堂下方。
  
      文武百官位列朝堂两边,为首两个老臣此刻也是虚目望向中央两人。
  
      一个是高仙芝,面色冰冷,恭声侯旨之中。
  
      另一个,正是不久前在闹市拍马狂奔的皇太孙,宋正西!只是此刻,宋正西好似全身汗毛炸竖一般,怒瞪高仙芝。
  
      “皇上,属下已经查明,刚才也禀报了皇上和各位臣工,十五个军属消失,暂且没有十足证据指向皇太孙,但,林冲亲属以及全村,尽皆被皇太孙连同其一群爪牙,全部斩杀,证据确凿,为安军心,恳请皇上下旨,明正典刑,治罪皇太孙!”高仙芝再度一声朗喝道。
  
      大殿之中,一时间静悄悄的一片,一起看向高仙芝,有人赞赏、有人嫉恨,表情各异。
  
      宋正西更是被怒的跳了起来:“高仙芝,你好大的胆子,你敢斩我?凭什么?那只是一群刁民,以下犯上,想要埋伏我,我才正当防卫的!”
  
      高仙芝冷眼看来:“皇太孙,现在狡辩还有意思吗?你如今,身系大宋八十万大军军心,你做错的事,就应该负责!”
  
      “你,你找死!”宋正西就要出手打来。
  
      “放肆!”宋王一声冷喝。
  
      宋正西身形一顿,转头看向皇上。
  
      “皇爷爷,他高仙芝要杀我,我知道,皇爷爷设了重刑为军,可是,那是在我出事之后啊,皇爷爷圣旨下来后,我一直在府中没有出去啊,皇爷爷!”宋正西焦急的叫着。
  
      这时,一个大臣开口道:“皇上,皇太孙年幼无知,受其下属蛊惑,只为从罪,当诛首恶,将其一众下属明正典刑,斩首示众。至于皇太孙,当革去其爵,押入天牢,以儆效尤!”
  
      宋正西望去,眉头微皱,但也知道,这是为了保住自己。没有拒绝。
  
      “臣附议!”
  
      “臣等附议!”
  
      ……………………
  
      ………………
  
      ……
  
      一时间,大量大臣为皇太孙求情。
  
      好似,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一般。
  
      龙椅之上,宋王看向宋正西,眼中也是一丝慈爱。于心不忍。
  
      轻轻的,宋王点了点头,似乎要同意群臣做法,先保住其孙,其它惩罚都可以承受。
  
      高仙芝脸色一变,再度开口道:“皇上,臣最后再说一句,我们的对手,如今是古海,昔年陈太极横扫七国,灭两国之威,不是他陈太极之能,乃是古海暗中调兵,臣定当竭尽所能为大宋,只是结果如何,却由天定!”
  
      高仙芝开口,宋王陡然瞳孔一缩。两列百官之首的老臣也是陡然脸色一变。
  
      其中一个老臣忽然开口道:“皇上,国有国法、军有军规,今日为皇太孙开脱,明日谁为我大宋开脱?老臣建议,皇太孙,当斩!斩立决!以安军心,以正国法!”
  
      “庞太师,你!”皇太孙顿时瞪眼怒道。
  
      另一个老臣也是脸色一变道:“皇上,太孙之殇,全因其咎由自取,不杀可安臣心,可不杀却动摇国本,昔年宋国之祸,不该再来,为我大宋,恳请皇上明正典刑,以正国威!”
  
      “刘丞相,你!”皇太孙惊叫道。
  
      庞太师、刘丞相一开口,刚才还要保住皇太孙的大臣们,顿时不再开口了。
  
      “噗通!”
  
      皇太孙顿时跪了下来:“皇爷爷,救命啊,孙儿罪不该死啊,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他高仙芝不在军营领兵,来朝干政,皇爷爷……!”
  
      龙椅上的宋王看着皇太孙,拳头捏了捏,一开始的慈祥慢慢散去了,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古海的可怕的,宋王恰恰经历了当年的一幕,当年宋国将灭,可是恳求了仙宗,才止住世俗界的战争,那是一种势不可挡。国难当头。
  
      孙子,自己有几十个。可大宋江山可就这一个啊。
  
      “斩!”宋王一声冷喝。
  
      “皇爷爷、皇爷爷…………!”
  
      无论皇太孙惊吼的狂呼之中,但,等待他的只是无情的侍卫将其拖了下去。
  
      -----------------
  
      宋城,最大的菜市口。
  
      此刻已经围的人山人海了。斩首当朝皇太孙?要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如今,马上就要行刑了?
  
      “高大帅!看,是高大帅!”
  
      “多亏了大帅啊,这宋正西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姑娘,杀得好,杀得好!”
  
      “看,来了,真的是宋正西,还有那一群鹰犬,哈哈哈哈,太好了!”
  
      …………………………
  
      ………………
  
      ……
  
      一时间,来菜市口的老百姓,很多人都是欢声鼓舞,拍手称快之中。
  
      主判官坐在正北,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木头高台。上面已经站满了三十个侩子手,等待行刑。
  
      刑台正南方正是人山人海的百姓,百姓前面,却是高仙芝带着林冲等一群将士。
  
      刑台东方,却是一群衙役押着宋正西等人。
  
      众人披头散发,惊恐无比。
  
      “不要杀我,皇爷爷,皇爷爷,不要杀我!”宋正西哭喊不已,但四周嘈杂声太大了,根本传不了多远。
  
      “爹,爹,你在哪啊,孩儿就要被杀了,爹,爹!”宋正西惊颤的哭喊之中。
  
      “皇太孙,怎么办,怎么办啊?呜呜呜,我不想死啊!”一群鹰犬哭喊之中。
  
      “你们不能杀我,我是皇太孙,我爹是太子,我以后也是太子,呜呜呜!”宋正西惊恐的吼叫着。
  
      “把他们嘴堵上!”主判官一声冷喝。
  
      “是!”一众衙役应声道。
  
      接着,快速将宋正西连同一群爪牙全部堵住了嘴巴。
  
      “呜呜呜呜呜呜!”众人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呜呜呜之声。
  
      可紧接着,一人一个黑头套套住了头部。
  
      “呜呜呜呜呜!”黑头套中,一众犯人根本说不出话,焦急的呜呜直叫。
  
      “押上刑台!”主判官一声高喝。
  
      “喏!”
  
      一众衙役押着带着黑头套的犯人绕着刑台,走到巨大刑台的北面,队伍颇长,所有人都盯着长队伍,当有些犯人被刑台遮住的时候,总有大部分其它犯人展露在所有人前。
  
      三十个犯人绕着巨大的刑台,缓缓顺着台阶走了上去。
  
      “嘭!”
  
      衙役一踢众犯人腿,顿时三十个犯人一起跪了下来。
  
      林冲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宋正西的身影,双目通红,捏着拳头。
  
      主判官看了看天。
  
      “午时三刻到,斩!”朱判官扔出一块令牌。
  
      “噗!”
  
      一众侩子手各自一口白酒喷在了砍刀之上。
  
      “吼!”
  
      一声大吼,手起刀落,三十个头颅顿时抛飞而起。
  
      “嘭!”
  
      从颈部喷出的鲜血直溅了三尺之高,顿时血洒一片。
  
      “哗!”无数百姓一片哗然。
  
      这就杀了?那可是当朝皇太孙啊,可是皇太孙啊!
  
      “小蝶,你大仇得报了,为夫对不起你!”林冲忽然瘫软在地,泣不成声。
  
      “大人!”一众将士扶着林冲。
  
      高仙芝却是看着一众将士们道:“你们可看清楚了,也了解了吧,除了林冲亲属被宋正西残害,你们的亲属都消失了,都是栽赃陷害,都是古海搞的鬼!不久前可是搜索过太子府,根本没有你们的亲属,你们现在相信了吧?”
  
      一众将士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大帅,我们相信你!”
  
      “大帅,是古海,都是古海做的,除了林大人家里的事!”
  
      “大帅,属下一定在前线奋勇杀敌,一定!”
  
      …………………………
  
      ………………
  
      ……
  
      一众将士顿时许诺道。
  
      “好,下午休息一下,傍晚时分,我们就出发,立刻回营,向弟兄们说清楚,一切都是古海的阴谋!我们要一鼓作气,将虎牢关拿下,以报皇上的知遇之恩!”高仙芝肯定道。
  
      “是!”众人应声道。
  
      “多谢大帅,多谢大帅!”林冲对着高仙芝不断磕头。
  
      “林冲,你休息一下,跟我回去!”高仙芝沉声道。
  
      “是,大帅为我报仇,林冲这条命就是大帅的,就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林冲红着眼睛感激着。
  
      高仙芝点了点头。
  
      此次为了林冲,已经将皇太孙斩杀了,林冲必须要回营,给全军鼓舞士气。让全军都知道,军法如山,无论是谁都别想伤害他们的家属。
  
      高仙芝相信,斩杀皇太孙就是最好的说服力,所有将士都会明白一点,连皇太孙都能杀,还有谁敢欺负他们的亲属?到时,就算古海再多的谎言,也没有用了!
  
      高仙芝此刻却是心气十足,因为高仙芝肯定,此次回去,必定万军一心,斩杀皇太孙一人,却让全军凝为一体,必然能一鼓作气的摧毁虎牢关。
  
      现在要做的,就是快、快、快!
  
      ---------------
  
      傍晚时分,高仙芝带着一群将士走了,向虎牢关所在走了。
  
      而菜市口的刑台,却是在这夜色之下,极为冷清,白天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晚上,这里却是最冷清的地方。
  
      这里可是死了很多人的,谁没事半夜跑这来?
  
      可此刻,却是有人来了。
  
      却是白天行刑的主判官,旁边站着一个黑袍之人,正是让高仙芝头疼的古海。旁边有着一个马车。
  
      “这位是…………!”主判官带着一丝巴结的问道。
  
      “我是太子的人,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古海淡淡道。
  
      “是,是!我不问,我不问,你给我看那个信函,我就相信了,毕竟,皇太孙这可是皇上和太子的心头肉,怎么可能一天时间就立刻斩杀呢?”主判官马上笑道。
  
      “今天的事情,让你的那群属下嘴闭紧了,谁要泄露出去,以叛国罪论处!”古海沉声道。
  
      主判官一激灵,马上拼命点头:“我懂,我懂,都是我心腹,放心!”
  
      这时,古海才轻轻敲了敲刑台。
  
      陡然,刑台的北面之处,却是忽然开了一个小门。
  
      “呜呜呜呜!”小门里传来呜呜之声。
  
      却是里面有一人,带着一个白天的囚犯走了出来。
  
      “大人,按照你的吩咐,当皇太孙走到近前的时候,我们用那个死囚换了皇太孙,被砍头的只是那个死囚,皇太孙没事!”那人笑道。
  
      古海低头一看,却看到宋正西裤裆正在滴着尿,显然吓得不轻。
  
      “呼!”
  
      那人掀开了宋正西头上的黑罩子。
  
      “呜呜呜!”宋正西惊骇的看向古海。
  
      拿开塞在口中的破布,宋正西顿时惊恐道:“我没死?我没死?我居然没死?”
  
      古海微微一笑道:“高大人怎么敢杀你,你可是未来的储君,此次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等陈国覆灭,就一切无碍了!”
  
      “啊?高大人救的我?哪个高大人?”宋正西此刻六神无主道。
  
      “大帅,高仙芝!”古海微微一笑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