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一章 落魄青年

第一章 落魄青年



    东方明珠,上海。

    在这个纷纷扰扰的大城市,灯红酒绿之中,每一天都有人面临工作失败和感情失恋。

    孙重茂就是其中一个,而且还是两方面兼顾的那一个。今天,他失恋了,今天,他也失业了。

    失恋是因为很漂亮的女朋友认为他没钱买房子,所以跟自己顶头上司,那个富家子弟的部门经理跑了。

    至于失业就更简单了,是因为他心有不忿被人撬了墙角,直接给那个富家子弟一个雷霆重拳,让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然后……他直接被公司炒鱿鱼。

    要说伤心,其实孙重茂也没有多伤心。他性格开朗洒脱,工作没了再找就行了,女朋友没了再找不就行了,这年头又不是五六十年代,换个工作和谈个恋爱就差不多和吃饭那么简单。

    “哥们,来,都干了。”

    晚上,夜市,一个露天大排档中,心情多多多少有些郁闷的孙重茂把两个铁哥们叫出来,正在喝酒聊天解闷。

    “老孙,我就说罗丽那个**不可靠,一脸风︶骚的样子,你不信,非要和她谈,一谈就谈三年,现在还不还是跑了吧,亏你还想挣钱和她结婚,我看你是昏了头。”左边,一个带着眼镜穿着白衬衣的青年看着孙重茂,愤愤的道

    “巍子,闭嘴,老孙心里难受,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坐在孙重茂对面一个稳重的青年喝了一口酒,看着白衬衣青年瞪了一眼,又看了看孙重茂有些落寞的表情,低声的道。

    “老大,其实巍子也没有说错啊,我就是鬼迷心窍了,才和罗丽这样的女人谈了三年,跑了就跑了,我孙重茂又不会没人要。”孙重茂对着自己的两个铁杆子好兄弟笑了笑,然后拿起啤酒瓶,给自己狠狠的灌了一口酒。

    虽然孙重茂说的是洒脱,但是两个对他很了解他的铁杆兄弟从他握着啤酒瓶手背上隐隐暴露的青筋,看的出来,其中他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痛。

    丢了工作孙重茂不可惜,他的事业心没那么重,要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还是个打杂的,但是罗丽这个女人毕竟是他谈了三年的女朋友,感情很深,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今年二十六岁的孙重茂,毕业于一所三流大学,出身孤儿,无亲无故,靠着自己半工半读才读完大学,走出学校之后,进入了一间算是大型的企业吧。

    这间公司的确不错,虽然不是那些百强企业,但是也算是个大企业,不过他没钱没权也没关系,所以在公司做了三年还是打杂的小助理,每个月拿着三千多的工资,在这座物质飞涨的大城市之中勉强度日吧。

    进入公司没有多久就认识的罗丽,那时候的罗丽也是刚刚毕业,青春靓丽,纯洁可爱,要身段有身段,要相貌有相貌,孙重茂简直是一见倾心,很快就发动的强势的追击,一次狗血的英雄救美,他们就成了一对。

    其实孙重茂自己的心中很清楚,罗丽还是爱自己的,只是爱情不能当饭吃,他一个没车没房,又不上进青年,能托付终生吗?

    “老孙,别想这么多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坐在孙重茂对面的稳重青年叫方齐,算是一个不太入流的富二代吧,家里的生意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也有几百万家底。

    “老孙,你以后的工作怎么办?”白衬衣的青年叫刘巍,去年考上的公务员,家里面花了点关系,现在正在坐机关。

    三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是铁杆哥们,走入社会之后坚定的革命友谊一直长存,没让这个花花绿绿的大世界给玷污,说起来算是一个奇迹。

    方齐想了想,目光看着孙重茂,轻声的道:“老孙,要不你来我家的公司吧,你小子的脑袋灵光,咱们兄弟一起打天下。”

    如今方齐正在经营他老子打算传给他的那间算是价值不菲的小公司。

    “老大,还是算了吧!”

    孙重茂不介意和兄弟一起工作,却轻轻的摇摇头道:“工作的事情,过一段时间在说吧,难得休息一下,你就让我歇一歇,这些年我也攒了点钱,想去旅游。”

    说到底,他还是放不开心中的那段感情。

    “行,今天不谈公事,哥几个,来,干一个!”刘巍和方齐其实都明白,孙重茂看起来潇洒,其实很重感情,工作的事情能放的开,但是感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放不下的。

    煞!

    突然,一辆外面黑色的面包车冲外面的马路直接冲了进来,一个急刹,停在了他们面前。

    “就是他,干他!”

    三人一惊,抬头看去,车门打开,一个纹身中年带着六个凶神恶煞的大汉走下来,手中拿着棒球棍,冲了过来,目标直指孙重茂三人。

    “哥几个,来事了,看这个架势是专门来找我们的茬,你们两个最近谁得罪人了?”三人在大学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孩子,经常干架,面对这个阵势,没有丝毫的惊慌,方齐率先站了起来,手中拿起一个啤酒瓶,低声的问道。

    “我坐机关的,这段时间天天赔笑脸,脸都笑僵硬了,哪有时间得罪人啊!”刘巍站起来,把手中的板凳抄了起来。

    “不用问了,应该是来找我的!”

    孙重茂斜睨了一眼汹汹而来的几人混混,一米八的壮硕身躯也站起来,淡淡的道。

    他在公司的时候早就听说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那个出身富家子弟的部门经理好像有点黑色背景的,没想到刚刚把他弄进医院,就来人报复了。

    “兄弟们,就是中间那个穿着花衬衣的,骆少说了,要他一条腿,给我上。”果不其然,为首的那个纹身中年奔上来,棒球棍直接指着孙重茂,冷声的大叫。

    “哥几个,你们都坐好,看戏,我来!”孙重茂心中正有一股火焰,没地方发泄,直接把直接脚下的椅子踢翻,身躯一动,像一头矫健的猎豹冲了出去。

    几个大汉没想到孙重茂居然敢冲上来,顿时怒了,齐齐举起手中的棒球棍,狠狠的冲上来。

    “啪!”

    孙重茂速度太快了,冲上来之后,直接一个巴掌把对方冲在最前头的大汉给扇了出去,然后出脚,一脚就把左边大汉踢翻。

    孙重茂没有什么特别的,要说与众不同的就是他十年如一日修炼的一身国术,他很小就和邻居一个内家拳的老拳师练拳,从来没有停止过,平时一个打十个都没有问题。

    他的手脚很重,平时还能克制一点,但是现在心中一股怒气,还喝了点酒,出手丝毫不留情。

    啪啪啪……

    仅仅几个回合而已,六个冲过来的大汉就让火气四冒的孙重茂给狠狠的收拾了,窝在地上,吐血的吐血,嚎叫的嚎叫,动不了。

    “混账,你个小瘪三,没想到还是个练家子!”

    那个纹身中年没想到一个青年的身手这么了得,有点愣了,看到自己六个手下都倒下了,猛然双眸一瞪,一股凶气冒出。

    这桩生意有十万块,还能搭上骆少的关系,他不可能放弃。

    “小瘪三,居然敢伤我的人,给我去死!”

    他心一横,直接从腰间拔出一柄匕首,向着孙重茂狠狠的刺了过去。

    “老孙,小心!”方齐和刘巍看了,猛然一惊,大声的叫道。

    “是你找死!”

    孙重茂早已经注意到的,神色一冷,转身跳起,凌空一跃躲开了匕首,右腿微微弯曲起来,整个人动起来,一个背身重击把中年纹身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中年纹身男被摔的吐出了一口血,站都站不起来,面色有些苍白,目光畏惧,看着面前这头犹如豹子,全身充满爆发力的青年。

    “滚,给我都滚,还有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如果再想要我孙重茂的一条腿,我就要他的一条命!”

    孙重茂身躯站的笔直,目光清冷,冷冷的道。

    轰!

    他话音刚落,突然在距离大排档不到十米,车来车往的大马路上,中间两辆轿车相撞,后面一辆急速行驶之中的大卡车急忙躲避,驾驶员调转方向盘的时候没有思考,直接冲击了旁边的大排档,孙重茂站在最前面,首当其冲,来不及躲避,就被撞到上了。

    他的身躯就像一个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重重的坠落在地面上,来不及有任何的想法,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没有感觉一丝的痛楚,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他最后的一个念头是——就这样死了。

    ————————————————————————

    大汉初平元年,春。

    陈留郡,一条官道上,本来是天空晴朗,风和日丽,可是突然之间,天上之上,乌云密布,一瞬间,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虚空的云层之中,一道如同水桶般粗大的雷电劈落……落在了一个少年身上。

    ……

    三天之后,一支军队正在急速的行军,长长的队伍之中夹带着一辆马车,马车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沉睡的少年突然之间睁开的眼睛,一双深邃的瞳孔之中,闪过一丝碧幽幽的绿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