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四章 兵败汜水关

第四章 兵败汜水关



    孙坚的江东大军天天在汜水关下骂战,然而西凉守关主将华雄也是一员身经百战的大将,耐心十足,就是不出,高挂免战牌。

    日复一日,不消几天,西凉军始终不出,而江东军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断粮了。

    “靠,这头猛虎怎么就这么倔强呢?这样下去不行,粮草已经熬不了几天,现在大军的士兵都是有一顿没有一顿,饭都吃不饱,怎么打仗啊,早晚要完蛋。”

    小正太孙权再一次有些不甘心的被孙坚从大帐之中赶走出来。

    这两天他再三劝告,让孙坚及早撤兵,可是孙坚就是一头倔虎,还是把希望寄托在关东诸侯联盟的盟主袁绍身上,觉得袁绍为了所谓汉室的大局,一定会把粮草给他们。

    在汉末这个年代,袁家拥有四世三公的荣耀不得不说是一块大招牌,能让人无条件的信任。

    “二弟,不要郁闷了,父亲也是为你好,你要相信父亲,我们江东军这么强大,不会败的。”勇武少年孙策也从大帐了走出来,看着一脸垂败的孙权,安慰的道。

    现在的孙策还是一个少年,向来勇武无敌的江东猛虎的孙坚在他的心中就是一个无所不能的战神。

    “大兄,你说就算再强大的军队,饿上几天,还能上战场吗?”孙权看着兄长,撇撇嘴,道:“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断粮了,还能熬两三天就是极限,恐怕到时候拿到武器的力量都没有了,到时候还打个屁啊。”

    “真的这么严重,德茂叔父向来有谋略,这一次应该能把粮草要回来的。”孙策感觉孙权自从被雷劈之后,好像哪里有点不同了,不过自家兄弟,也没有太计较。

    “叔父要是能把粮草要的回来才怪呢?”在已经知道的结果,孙权也懒得继续说下去,这些人都把自己当初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屁孩,说什么都没有用。

    “二公子,你要的东西已经做好了。”这时候,军营的草地之中,一个身披盔甲的大汉抱着一个大木盒,走过来,对着孙权,恭谨的道。

    “真的,这么快弄好了?”

    孙权一听,顿时神色大喜,问道。

    “你看!”大汉把木盒子打开,把其中的一副小巧玲珑的弓弩拿出来,道:“二公子这是我根据你画出来的图纸,在附近找了十几个铁匠,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打造出来的。”

    “这弩也有点太小了吧。”孙策看了看,感觉这副小巧玲珑的弩箭上有一股萧杀的气息,便问道:“不过,我怎么感觉这小玩意好像杀伤力很强。”

    “大兄,不要小看它,这是我的保命好玩意!”

    孙权对着孙策笑了笑,把弓弩拿起来,不断的把把玩着,这是一副轻巧的十字弩,能扣动扳机就发箭的那种十字弩,不用太大的力量,很适合孙权小正太身形的保命武器。

    魂回古代,有时候现代的记忆就是一个金手指,以前孙重茂就喜欢武器杂志,这种这种十字弩他刚好有大致的记忆,画出来不难,然后凭借他江东二公子的身份,集结一些铁匠,造出来也不难。

    “君理叔父,它能射多远吗?”

    孙权一边熟练的把一根箭羽装上去,一边问道。

    “二公子,我已经试过了,这弓弩用料很好,能连装三支箭,而且百步之内,绝对百发百中。”大汉叫朱治,字君理,是江东军大将韩当麾下的一个百人将,经过孙权的恳求,孙坚的首肯,他已经成为了孙权的护卫队长。

    虽然现在的朱治只不过是江东军的一员普通将领,但是这个名字孙权有记忆,在未来东吴他可是封侯的大将,绝对不简单,当然提前下手,把他要过来,要是真的打起仗的时候也能保命。

    ……

    三天后,华雄死守汜水关,程普久而未归,江东大军终于近乎弹尽粮绝了,孙坚也终于意识到江东军到了不退不行的地步了。

    傍晚,江东大营的主帐之中,众人神色有些低沉,祖茂对着主位上,面色冷沉的孙坚,道:“主公,我们不能再等了,如今我军粮草已尽,士兵两天都没有吃饱了,属下要求退兵。”

    “我等附议,主公,退兵吧!”

    众将一个个单膝拱手,请求的道。

    “好吧,尔等站起来,明天一早,我们退兵!”

    孙坚闭上眼睛,神色有些挣扎,还有一丝对袁家兄弟的愤怒,最后无奈的点点头,低声的道。

    “父亲,恐怕我们等不到明天一早了!”这时候,一旁的孙权又跳了出来,为什么说又呢,那是因为这几天小孙权整天上跳下窜的,活跃的很,众将都对这个江东军的二公子基本上都有印象了,顿时一个个盯着他看。

    “仲谋,你想说什么?”事实证明孙权的确是对了,所以孙坚现在对于孙权的意见,也开始有些尊重起来。

    “父亲,这两天我们的灶都少了不少,今天连炊烟都么没有了,你认为在汜水关里面的西凉叛军难道不知道我们江东军断粮了嘛?

    如果今天晚上他们杀出一支军队来偷营,你觉得我们正在准备撤退的江东大军能扛得住西凉军袭杀吗?我江东大军如今饿两天,还能与骁勇的西凉军作战吗?”一众将领虎视眈眈之中,孙权没有丝毫的怯场,对着孙坚,连续几问,不仅仅是孙坚,在军帐之中一众江东将领面色顿时都猛然大变了。

    “主公,二公子所言并不假,这几天我们驻扎军营的周围的确多了不少细作!”韩当走了出来,拱手道,他是负责江东军的斥候营的。

    “主公,如今我们江东军真是战力最低的时候,不可不防。”

    祖茂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孙权,也走出来,轻声的道。

    “仲谋所言有理,不过现在已是入夜,江东军若是如今撤兵,多有不便,夜路难走,还是明天一早再撤兵,不过今天晚上诸位小心谨慎,在营地布好防线,入睡之时盔甲不可离身,兵器不可离手。”

    孙坚也是一个杰出的将领,带兵征战多时,经验丰富,得到孙权的提醒之后,也知道西凉军如果得知江东军断粮了,来偷营的机会很大,立刻布置下去了。

    “诺!”

    众将神色严谨,点头应道。

    ……

    四更时分,江东大营,静悄悄的,孙权在中军大营之中有些睡不着,孙坚他们只是认为西凉军有可能来偷营,但是他很清楚,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来。

    嗒嗒嗒……

    就在这个这时候,突然一阵震动地面的马蹄声响起,迎面扑来,越来越近。

    “西凉的儿郎,杀尽这些关东贼子,杀,杀,杀!”一个虎背熊腰的西凉大汉,带着数万军队直出汜水关,如同汹涌滂湃的潮水扑过来。

    “果然来了,西凉军偷营了,西凉军偷营了,江东的儿郎立刻集合!”

    江东军听孙权的话,基本上早有准备,所有的士兵都甲不离身,兵不离手,西凉军一出现,黄盖,祖茂,韩当三人就出现在大军之中,很快就组织了江东的部队,站稳了脚步。

    黑暗之中,西凉大军如同洪流一般冲入江东军的驻扎营地,一时间四下火焰四起,喊杀声,凄叫声,绵绵不绝耳,江东军和西凉军交集在了一起,到处乱战。

    仓促交战,江东军即使先前有些少准备,还是显出了败态。

    “大荣,公覆,义公,策儿,你们立刻整顿兵马,我们撤退。”

    孙坚骑马杀出,一柄古锭长刀,所到之处,人马皆裂,但是江东军毕竟是饿了两天,战力大损,虽然没有被西凉军偷袭,但是面对五万西凉军还是扛不住了,让西凉大军强行冲散了。

    “诺!”

    祖茂几人立刻围了上来,开始收集冲散的兵马,对着后面的官道,边打边退走。

    “某家华雄在此,孙坚何在!”

    华雄明知道江东军已经断粮,趁着最黑的夜色,带着五万虎狼西凉大军,直扑江东大营,却没有得到应有偷营效果,反而是和江东军胶在了一起,有些不甘,当下一声大声长啸。

    “华雄,孙坚在此,可敢与我一战!”

    孙坚一看,江东军败局已定,周围都是江东儿郎的尸体,顿时虎眸充血,咬牙切齿,立刻策马上前,手中的古锭长刀一指,大声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