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五章 锋芒初露

第五章 锋芒初露



    四更天,黑夜中,整个汜水关下,江东军驻扎的营地,到处都是一片的冲天的火光,厮杀声,马蹄声,哀嚎声……

    江东大军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粮草早已断,这些江东士兵饥饿了两天,基本上都是体力不足,战力不足,面对五万等待已久,凶悍扑出西凉军,强大的冲击力之下,队形只坚持不到一刻钟,就都打散了。

    当然,西凉军面对早有准备的江东大军也没有得到偷营的成果,自身的伤亡也不少,双方陷入的各自乱战之中,不过体力不足的江东军还是落在了下方,没有多久就被西凉军压着打。

    “孙坚,汝最好速速投降,某家乃相国大人麾下,西凉军大将华雄,可饶你不死。”华雄怒了,长刀直指在远处,正在稳定军心的孙坚,他使用是一柄比孙坚的古锭刀还要长的大刀,骑着一匹黑头大马,煞是威武。

    “华雄,你这个董贼的帮凶,助恶匹夫,为虎作伥的小人,某家孙文台与你一战!”孙坚也是这个时代最顶级的武将,立刻策马上前,一刀劈过去,华雄举刀相对。

    两刀交锋,擦起一阵激烈的火花,在黑夜之中非常耀眼,强大的巨力震慑,双方都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

    两人不断的交锋,几十个回合,打的不可开交,两人皆是当世超一流的武将,有着超乎寻常的巨力,刀光马影错乱之中,他们两人方圆数丈,无一人敢接近,形成了一个领域。

    “我靠,这就是这个时代巅峰的武将吗?这两个人最少身负三千斤以上的力气,还是人吗?太反自然了。”

    被西凉大军冲散的孙权,有些狼狈的出现在战场的一个角落中,瞪大的眼珠子,看到战场中央两军主将的争锋,不由自主的心悸,咽了咽口水,目光有些骇人。

    他是被吓着了。

    他来到这个时代会后,曾经听孙策说过,这个时代是练武是有引导术,所谓的引导术,就是来自于始皇求长生的那个年代的产物,就是修炼了强大己身,特别强大的那些武者可引气入体,就像是后世人所说的真气内劲,当然也没有后世人说的那么的夸张,什么长生无敌,白日飞升都是扯蛋。

    不过练武到巅峰,可练气成罡,像霸王项羽那样只手可举起数千斤的巨鼎可不是传说。

    孙坚和华雄都是这个时代金字塔最顶端那一群的武将,但是他们两个顶多就是超一流武将的下游人物,就已经恐怖了,孙权有点难以想象吕布,赵云,关羽这些恐怖的武将的强大了。

    一人军吗?

    这个时代让他熟悉,也让他陌生。

    两方主将交锋,而甘茂,黄盖,韩当,孙策等人的组织之下,溃乱的江东军勉强收拢了部分兵力,开始顺着身后的官道,边打边退,退出汜水关的范围,西凉军在另外一个主将赵岑挥兵来追。

    “主公,你先行撤退,稳定我军军心,我来挡住他。”江东大军已经开始撤退,而主将孙坚还被华雄死死的缠着,越来越多的西凉军追上来,祖茂顾不上这么多,手持双刀,策马迎接了上去。

    “大荣,自己小心。”孙坚知道现在的江东军正被西凉军追着打,绝对不能没有主将,连忙收刀,一勒马缰,掉头就走。

    “杀!”

    华雄看到孙坚催马离开,震怒了,一刀直接砍了下来,赶上来的祖茂立刻手持双刀迎接了上去,猛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巨力扑过来,虎口撕裂,血流如泉,双刀被打落,他顾不上其他的,勒住马缰,掉头就走。

    此一战,江东军败退,西凉军大获全胜,不过华雄可不仅仅要这点战果,他麾下三万兵马,赵岑麾下有两万兵马,五万大军西凉大军全出,就是为了要全数歼灭孙坚的江东军。

    “西凉的儿郎们,我们为相国大人建国立业的时候到了,追上去,把这些关东贼子赶尽杀绝。”华雄大吼一声,一马当先追杀的上去。

    “杀!”

    西凉军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众将士的士气正旺盛,杀气凛然。

    ……

    “你大爷的,没想到做好的准备,江东军还是败了。”

    孙权感觉很无奈,在江东军的撤退之中,他被西凉大军冲散了,被几队西凉军一路追杀,在朱治带领的大概两百多江东士兵的保护中,总算杀出来了。

    幸亏他有先见之明,提前找了这么一员大将来保护自己的,这个朱治的确不简单,武艺不凡,就算比不上孙坚身边的四员虎将,也差不多了,而且有勇有谋,带着几百士兵,在混乱的战场,几次保护着他,杀出西凉军的包围,不然这一路上他一个小屁孩早就死翘翘了。

    还有,他来到这个时代也算是开戒了,为了逃命,他手中的十字弩已经染上了数人之血,至于杀入是什么感觉,他来不及去想,因为他们在逃命。

    “停,全体隐蔽,二公子,前面有争斗,应该是西凉军在追杀我江东部队,而且规模不少。”他们这支残兵走出了一片小树林,刚刚要走上官道,就听到了前方的厮杀声,朱治骑着一匹骏马,孙权的小身板窝在他高大的身躯的前面,孙权的这一拨残军有两百多人,不过仅仅几十骑而已。

    “你们立刻去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孙权也听到了前面的惊天的厮杀声音,最少有几千人马在厮杀,幼稚的脸蛋顿时严肃起来。

    “报,二公子,前面不远处,大概有不到万人在乱战,是西凉贼子在围杀我江东儿郎,我军祖茂将军在率部抵挡。”几个斥候很快就回来了,报告到。

    “祖茂?还没死,太好了,我们上去看看。”

    孙权目光一亮,想了想,大声的道。

    “二公子,如今我们兵马不多,而且身居险境,贸然上去,不仅仅救不了他们,自身↑难保,不如我们还是绕路走吧!”朱治沉默了一下,没有动,而是低声的道,他现在只想把孙权平安的带出去。

    “君理叔父,我孙权是何人,身为江东军的二公子,猛虎孙坚之子,岂可弃我江东儿郎而去,你不必多言。”孙权摆摆小手,坚定的道,他也知道自己上去也许帮不了什么忙,但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被杀,自己却逃走,他也做不到,他的灵魂不是一个小孩,而是一个成年人,明白责任二字。

    而且祖茂还没死,就是说他还有机会,能不能改变祖茂的命运,对于孙权来说很重要,值得一拼。

    孙权此言一出,周围两百多江东士兵顿时都凝视着他,看他的目光就变了,对这个十岁不到的小正太变得尊重起来了,还有感动。

    “该死,果然是在围杀我江东儿郎,中间的那个就是祖茂将军……不好,祖茂将军对战的是西凉军主将华雄,祖茂将军危险了。”

    孙权和朱治带着两百士兵,悄悄的出现在战场边缘吗,一眼看过去,众人面色都变了。

    现在已经开始天蒙蒙亮了,战场上一片混乱,到处都是西凉军和江东军,交错混乱,最中间的是高大魁梧的西凉主将正是华雄,他挥舞着大刀,正追着祖茂来打,祖茂已经浑身是伤,一身是血,双刀不见了,手持一柄普通的士兵长矛,被华雄压着打,边打边退,他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这方战场还有几千江东士兵,但是都被西凉军分割开来了,这样下去,我们的江东儿郎早晚会被西凉军逐个击破,全部歼灭的。”孙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来看大战场上,低声的道:“君理叔父,我们必须想办法把他们凝聚起来,一鼓作气,才能逃出去。”

    “二公子,你打算怎么做?”大汉朱治这时候丝毫不敢小看年仅十岁的孙权,立刻问道。

    “这样,我们冲进去,然后你把我举在马背上了。”孙权想了想,目光一亮,道:“我的身份能能聚他们的军心,蛇无头不行,我们想要冲出去,就要把他们集结起来,众志一心,不然我们全部都要死。”

    “不行,绝对不行,二公子乃是千金之躯,岂能如此,这太危险了,万一有丝毫闪失,治如何面对主公,还是我去。”朱治猛然的摇摇头。

    “叔父,你以为我想逞强吗,你不是孙家的人,就算去了,作用不大,这是军令,你照做就行了。”

    孙权很明白,三万江东军,虽然在长沙成军,但是八成上都是孙坚从江东招募的儿郎,是孙坚的死忠部队,只有孙家的招牌才能在这个紧要关头,激愤士气,凝聚军心。

    “是!儿郎们,护着二公子,杀进去。”

    朱治沉默了一下,看着孙权幼稚而坚定的神色,有些无奈道,他使得的是一柄长枪,犹如开路猛虎,率领着两百江东儿郎强行撕裂了西凉军的包围,杀了进去。

    “吾乃江东孙坚之子,孙仲谋,江东的儿郎都向我靠拢!”孙权的小身板站在朱治的马背上,犹如金鸡独立,一袭凌乱的锦衣,瘦弱的身躯笔直的如同一杆标枪,处于一个变声期,有点嘶哑的声音却很清晰的传遍全场。

    锋芒毕露,很显眼,很振奋人心。

    “是二公子,二公子来救我们了!”

    “杀,全体向二公子靠拢。”

    “江东的儿郎,杀过去!”

    顿时,在战场上各自为战的几千江东儿郎看到孙权的身影,就仿佛看到了希望,一个个振奋精神,开始陆陆续续的向着孙权这几百人靠拢。

    “该死,杀了他!”

    “他是孙坚的儿子,给我射杀他。”

    “不要让他靠近,围上去,杀了他!”

    这时候,也很多西凉军的将领也看到了孙权的身影,顿时开始围攻了上来,周围的几百江东士兵拼死抵抗,朱治也是近乎一流的武将,一柄铁枪使得密不透风,来者皆杀。

    “祖茂,你为孙坚甘愿以身为诱饵,引开某家,现在挨了某家这么多刀,居然还能撑着,你也算一条忠义好汉,某家给你一个全尸,去死吧!”华雄也感觉到了小孙权带来的变化,但是他现在正在杀祖茂,大刀举头,直接一刀划过。

    祖茂胯下战马已死,身落地,手中兵器让打落,一身伤口,流血过多,仅仅凭借着一股意志支撑到如今,已经没力了,顿时绝望了。

    挡!

    就在华雄的大刀砍下去的时候,突然远处一支短箭急速飞来,挡开了华雄的刀,紧跟着又有一支短箭直扑他的胸口,他一惊,顾不上其他的,赶紧回刀格挡,但是后面紧接却还有一支暗箭直扑他的左肩,划破了他的盔甲,穿过去。

    “君理叔父,快救人。”孙权站在朱治的马背上,弱小的身躯如同一尊战神,身边已经聚集了数千江东儿郎,手中握着轻巧的十字弩,目光了冷然,盯着华雄,三箭连发,如同流星追月。

    “是,二公子!”

    朱治策马冲过去,长枪一跳,把已经昏迷的祖茂的身躯捞了回,交给让身边的十几个江东骑兵小心护着。

    “小儿,你是何方贼子,敢暗箭伤人!”华雄这时候回过神,丝毫不惧肩膀上的箭伤,长刀一指孙权的小身板,大喝的道。

    “哈哈哈……华雄,你听好了,吾乃江东猛虎孙坚之子,孙权。”

    把祖茂救了回来,让孙权心情大好,傲骨撑天,豪情大发,大笑起来,然后一双的小手一挥,对着陆陆续续已经收拢在他身边的参不多三千多的江东士兵,大声的道:“江东的儿郎,我们回家,若有挡我等者,杀无赦!杀!”

    “回家,回家!”

    “杀无赦!杀无赦!”

    ……

    这一刻,三千多的江东士兵拧成一股气,爆发出滔天的士气,齐声呐喊,声音振奋方圆数里,在孙权朱治的带领下,硬生生把西凉军的包围圈撕开了一道缺口,向着一条管道,飞扬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