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九章 孙权救潘凤,坏袁绍之算

第九章 孙权救潘凤,坏袁绍之算



    袁术的小人行径让江东军大败,这个后果就是关东十八诸侯联盟出现了不少的裂缝,更有不少诸侯对袁家兄弟不满,不过有董卓这个强大的敌人当前,众诸侯还是克制住了,十八路诸侯表面依旧是一团和气,笑脸迎面。

    一群人的吃吃喝喝,打屁谈笑之中,不到月余时间,联盟的几十万大军急速推进,很快就推到了汜水关下。

    孙权也知道,这一次关东诸侯征战董卓的高、潮大戏要开始了,一个个天下最巅峰的武将单挑的戏码要陆陆续续的上演。

    曾经见识了华雄和孙坚单挑的戏码,孙权对这个年代的武将有了一定的了解,后来又从程普那里了解到了不少,算是有个全面的认识。

    这个年代和后世不同,天地灵气充裕无比,练武者都会修炼一些简单的武道引导术,壮大自身,引动天地之气入体,修炼出超乎普通人的巨力。

    纵观历史,隋唐之前,仅凭个人武力能改变战场成败的大有人在,而隋唐之后,天地灵气开始淡薄,武道修炼大不如前,一人可成军的武将渐渐的退出了舞台。

    武道引导术,其实就是当年始皇帝想要追求长生,一些方士误打误撞练出来的功夫,比如刘家汉室自高祖传下来的,孙策幼年时代得到的……这些都是赫赫有名的引导术。

    其实这种武道引导术在汉末并不少存在,不然也没有一个个无双武将的存在。

    所谓的沙场武将不是普通的练武者,而是能在马背上论英雄强大武者,一般能称得上武将而不是士兵的,最少有能力在百人۰大军之中可独自来回将士。

    而能称的上一流的武将就是修炼引导术已经突破身体的极限,练气入体,称为练气境,练气境的武将,最少身负数百斤力量,甚至千斤以上的巨力,好像江东军之中,程普,黄盖,韩当,祖茂都是练气大成,一流的武将。

    而孙权身边的护卫长朱治的境界大概就是练气小成的境界。

    一流之上,还有超一流的武将,这种武将已经超出了普通的认知之外,已经练气成罡,称为练罡境,拥有非自然般的力量,一人可成军,单枪匹马可匹敌万人۰大军的超级武将。

    想当初的霸王项羽,还有如今的吕布应该都是练罡大成,史上最巅峰的武将。

    江东军之中只有猛虎孙坚才是练罡境的超一流武将,勇武少年孙策如今还年少,十五六岁而已,不过是刚刚一只脚迈入练气大成的一流武将的系列之中,但是他少年勇武是所有人都知道,江东军很多人都认为他未来一定能超越其父。

    ……

    关东联盟几十万的大军刚刚屯兵汜水关下,不到三天,尚未开始发出攻击,汜水关内的华雄就忍不出了,居然下关挑战而来。

    ……

    这一天,盟主袁绍召开联军会议,在联军大帐之中,十八路诸侯分裂而坐,还在讨论强行叩关的事宜。

    孙权和孙策也跟着孙坚身后,进入了大帐之中,孙策和程普身躯笔直站在孙坚后面,而孙权却仗着自己年少,懒得理这么多规矩,静静的坐在孙坚身边,一双带着一丝丝绿光的诡异眸子开始不断的打量这十八路诸侯。

    在未来的战争之中,有三分之二以上,就是从这十八路的诸侯开始的。

    “曹操,刘备,这两个注定的枭雄,要不是他们肯出兵救我江东军,这两个未来的心腹大患我真想提前弄死!”

    “袁绍,未来河北霸州,算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主。”

    “袁术,以后多半是镇守汝南,应该是我们江东的主要对手,这个小人早晚一枪戳死,不过能成为一方霸主的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能小看。”

    “这是公孙瓒吧,他肯出兵救我江东军,本少爷记你一份人情,可惜你注定是败给袁绍的。”

    “这货是马腾,看不出来,西凉未来的霸主啊!”

    ……

    孙权对着这些诸侯,一个个的打量,而是目露凶光,而是迷惘,关于三国的历史在他脑海之中不断的翻腾,一些想不起来的这时候灵光大动,也想起来了。

    如果没有自己这根搞屎棍存在的话,这里有一半人以上的结局他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他的出现,绝对是出现蝴蝶效应的,一丝丝的变化都能改变未来,事到如今,未来如何,已经没有人能预料的到。

    历史已经开始改变了,那么刘备未来还能建立蜀汉吗?

    官渡之战,曹操还能顺利干掉袁绍吗?

    孙权突然觉得汉末这个乱世大时代越来越有趣了。

    “报!”

    突然一个士兵狼狈不堪的冲入大帐,单膝拱手道:“汜水关主将,华雄前来挑战,已经斩杀我军数位大将。”

    “什么?”

    众人۰大吃一惊,有些难以相信。

    华雄虽然大败孙坚的江东军,但是麾下不过数万大将,面对关东联盟的几十万大军,不固守雄关,居然出关挑战,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袁绍身为盟主,站了起来,华雄既然有胆来挑战,他就要迎战,眸光扫视,很有威压的道:“区区一跳梁小丑而已,谁愿前去迎战,斩杀华雄,扬我关东之军威!”

    “小将愿往!”

    话语刚落,袁术背后,一员大将走了出来,体型壮硕,身披盔甲,手握长矛,躬身说道。

    “这是我麾下大将,俞涉。”袁术一脸骄傲的道。

    “靠,这个俞涉不就是一个酱油党吗?”孙权看着袁术得意的表情,顿时有些撇撇嘴,心中冷笑的道:这货注定是被华雄斩杀,你袁术还得意洋洋个屁啊。

    果不其然,不到一刻钟,有士兵来报:“报——俞涉将军与敌将战不到三个回合,便被华雄斩杀马下。”

    众人۰大惊失色,袁术更是面色铁青,有些愣了,不敢相信,半响才回过神来,一脸的阴霾。

    “可有谁愿意继续接战,斩杀华雄。”袁绍也算是沉稳之辈,没有看见丝毫慌乱,目光凝视大帐之中的十八诸侯,继续问道。

    不过孙权感觉他明显是看上了谁,从他的目光顺着看过去,孙权心中猛然一动。

    袁绍的目光明显盯着冀州牧韩馥身后的一员手握大虎的身高八尺的威猛武将。

    这时候,冀州牧韩馥仿佛也看到了袁绍的目光,沉默了一下,便站了出来,朗声道:“吾有上将潘凤,可斩杀华雄。”

    “末将潘凤愿前往!”

    威猛大汉踏步而出,手中大斧扬起,寒芒涌动,声如雷霆,言语之间,仅仅是声波便可震动大营的四方营帐。

    “父亲,此将如何?”

    孙权眯起一双小眼睛,靠近孙坚的耳边,低声的问道。

    “此将凶猛,目有真芒,恐怕已经是练气成罡之辈,手中巨斧明显不下百斤,在他之手却轻如鸿毛,一身武艺绝对不在为父之下。”孙坚看来看,神色肃严,沉声道。

    “那他可有斩杀华雄之能?”孙权目光一亮,继续问。

    孙坚是超一流的武将,对于同等实力的武将他的判断不会错,这个潘凤在历史上不也是一个酱油党吗?居然这么厉害,那怎么会被华雄三两下就劈了呢?

    华雄虽然是超一流的武将,但是其武艺不过是与孙坚是伯仲之间,真打起来也许还不如孙坚的古锭刀。

    武将不仅仅是实力,还有沙场的临战表现,两军交锋,胜势可助其威,败势可灭其威,孙坚身负江东军大败之势依旧能和手握胜势的华雄交战上百回合,不相上下,可想孙坚的实力。

    “这汉子其势不凡,不过吾始终未见其真正的出手,很难说胜败,不过料想他就算斩杀不了华雄,应该有自保之能,不会被华雄斩杀。”孙坚斟酌了一下,才慎重的道。

    “这就有点奇怪了,袁本初再打什么主意啊。”孙权嘴角一抹冷笑,目光凝视袁绍,有些疑惑。

    潘凤可是历史上响当当的酱油帝,出场没有三两三就被华雄两三下手脚直接给斩杀了。

    “好,好,来人,上酒!我袁绍为壮士助威。”

    袁绍一看到潘凤走出来,他的神色之中明显出现了一抹压抑不住得意的笑容,这抹笑容并没有逃过孙权的眼睛。

    “不好,该死的,我明白了,应该这酒应该有问题。”孙权看着潘凤一口气把酒全部喝完,手握大斧,威风凛然,头也不会的走出来联军大帐,脑海之中灵光一动,顿时明白了袁绍的目的,暗暗的道:好狠,好卑鄙的袁本初,原来是借刀杀人,这个时代的霸主人物都不能小看啊。

    袁绍这一手明显在为他的未来打算,他看上了冀州这块地盘,而冀州牧韩馥是无能之辈,能坐稳冀州,手下超一流的大将潘凤功不可没。

    借助华雄的手干掉潘凤,即可除掉韩馥左膀右臂,又可以打击韩馥的声望,一举两得啊。

    “你大爷的,这些汉末猛人霸主,一个都不能小看,这个袁本初目光长远啊,董卓还没打完就想到了以后。”孙权心中暗暗的道。

    “不过袁绍,你先前阴我江东军一次,累我江东上万兵马惨死,不报复一下你,我心不甘,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怪我孙权坏你的大事。”孙权想了一下,觉得不能让袁绍这么容易的掌控冀州,连忙站了起来,拉着孙策一起,跟在潘凤身后,离开了大帐。

    “二弟,我们去哪里啊?”孙策这时候有些一头雾水。

    “去救人!”

    “救人?”孙策更加不懂了。

    孙权把护身神器十字弩拿上,带着孙策,直奔汜水关下的战场,只见距离联军不远的汜水关战场上,潘凤骑着一匹大马,手握重斧,直奔华雄而去:“某家巨鹿潘凤,西凉贼子华雄,尔可敢接我一斧。”

    “哪来的无名小辈,纳命来!”汜水关下的华雄一看,顿时神色凝重,策马上前,长刀举起,寒芒如龙。

    挡!

    刀斧交错,火花四射,发出尖锐的一声响动,不断的回荡,震动周围的大地,无数的士兵挤满退后几十米之外。

    这等超一流的武将交锋,方圆上百米刃**转,一般人都不敢接近。

    “不好!怎么回事?我的力量……该死!”

    潘凤感觉华雄的武艺不错,一招不破,回斧再砍,但是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全身的罡气在不断的流失,就连斧头都有点握不住,交锋不到两个回合,连马背都坐不稳了,明显已经支撑不住了。

    “哈哈哈……关东鼠辈,原来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再吃我一刀。”华雄一看,目光大亮,明显感觉对手在不断的变弱,大喜,一刀凶猛砍下来,这一刀把潘凤直接斩的巨斧脱手,胯下烈马惨死,潘凤也落地,本来还想补上一刀,斩杀其。

    “华雄,休得猖狂,接我孙权一箭。”突然,一身幼稚的冷喝,对面阵营突如其来的几支冷箭扑面而来,对着他身上的要害,十分的精确,华雄心一惊,顾不上斩杀潘凤,连忙挥刀格挡。

    这个时候,联军阵营之中,少年孙策手握银枪,策马而出,飞奔而来,然后长枪一挑,把地面上的潘凤挑上马,然后头也不会,策马掉头便奔回大营。

    虽然孙策也想和华雄试着交手,但是华雄明显不是现在的他能匹敌的武将,真打起来不过他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该死,孙权,又是你这个小贼!这一次某家一定饶不了你。”华雄一看孙权的小身影,顿时心中大怒,怒目圆瞪,大喝一声,长奔而来,不过紧追几十米,联军之中,矢石如雨,硬是挡出了他的路。

    “华雄,谁饶不了谁还不知道呢,你最好洗干净你的脖子,等着我关东大将斩杀你吧!”孙权一看孙策已经把潘凤救回来了,立刻便收起十字弩,懒得理这个一会会被关二爷当初踏脚石的悲剧武将,笑嘻嘻离开了战场,返回联军大帐。

    ————————————

    新书上传,每天两更,求收藏,求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