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十五章 传国玉玺

第十五章 传国玉玺



    夜幕之中,星月交辉。

    孙坚披着锦瑟披风,腰间跨佩剑,伟岸的身躯站在废墟般的大殿之前,仰观夜空,突然低声的道:“如今帝星不明,贼臣乱国,万民涂炭,京城付之一炬,奈何吾有心无力!奈何!奈何!”

    “父亲,你居然还会夜观天象?”旁边站着的小正太孙权不由得一愣,夸张的叫了出来,处于变声期的声音像一个搅屎棍,一下子把孙坚酿出来的一点情绪给搅乱了。

    “竖子!”

    孙坚一听,有点挂不住脸了,猛然的恼羞成怒,一双虎眸瞪大大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他哪懂得什么夜观天象,不过是做做样子,发泄一下看着雒阳被烧,心中的悲催感情而已,没想到居然让自己的儿子给鄙视了。

    “父亲之意,孩儿明白!”孙权笑了笑,他有心打断孙坚的情绪的,不想让孙坚在这个死胡同里钻牛角,沉默半刻,酝酿了一下,才问道:“不过如今帝权旁落,天下已乱,未来必然诸侯争霸,生灵涂炭,父亲是打算愚忠与汉室,还是为天下,为我江东,争一争呢?”

    孙权的这一句话其实说的很露骨了,差点就没有把直接造反,争霸天下说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代虽然王权至上,但是几百年前就有人说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乱世之中,争霸天下,也不是什么大忌惮的话。

    孙坚一听,神色凝重,顿时转过身来,一双虎眸尖锐无比,如同一头凶虎,死死的凝视着孙权的小身板,仿佛要把孙权看透,孙权丝毫无惧,一双晶莹通透的琥珀绿眸对视了上去,坦坦荡荡。

    孙权,人称江东碧眼儿,以前他觉得是吹牛,但是重生之后,他也发觉自己的眸子情绪波动的时候,有时候会变成绿色的,犹如琥珀晶莹,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仲谋,这是你的野心吗?自从你被天罚之后,为父总觉得你仿佛变了一个人,行事老成,谋略过人,最重要的是心态比成年人还要稳重,为父都有点认不得了。”

    对视良久,孙坚才收回了目光,突然低声的道,那低沉的声音把孙权小心肝吓了一跳。

    所谓的天罚,就是被雷劈,孙权就是被雷劈了一下。

    孙权有些沉闷了,低下头,他不知道如何解析,当然是变了一个人,应为他的这具身体里面早已经不是那个仅仅十岁的小正太了。

    坦白?

    告诉孙坚,我早已经不是你那个儿子孙权了?我来自无数年后的未来世界吗?

    估计说出来恐怕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被孙坚直接一刀给劈了,要么就被孙坚当成了一个疯子,一个被雷劈疯的疯子。

    “不过为父知道,你依旧孙权,是我孙坚之儿,是我孙家仲谋,这便好。”孙坚想了想,眉头又皱了起来,有点叹声,凝视孙权的目光却是很坚定,伸手摸了摸孙权的小脑袋,道。

    孙坚的声音在孙权心中荡起了丝丝的波澜。

    这是什么?

    最简单的语言,表现出来的是什么?

    是信任吗?

    不是,应该是父爱,霸道而简单的父爱。

    孙权好像有很久没有体现亲情这玩意了,心中悸动,眼角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丝润意,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声的道:“父亲,我是你的儿子孙权,我受过天罚,天降其罚,非罪也,而是炼其心志,劳其筋骨,降其大任,乱世之中,权无所想,亦然无雄霸之心,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

    他真的没有多大的野心,想做的不过是不让一家子早死而已,当然要说奢望还是有的,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心灵成熟,其实他还是一个没长毛的小正太),在这个男权为尊的世界,多娶几个漂亮媳妇,还是要的。

    “哈哈哈……说的好,是为父多想了,仲谋出生便有异象,为父方给你取字仲谋,吾儿既然受天罚而未死,必然承其天之大任,此乃好事!”孙坚朗声笑道。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人还真迷信。

    孙坚信服,以他的性格以后必然不会再问被雷劈的事情,总算是糊弄过去了,孙权长长的的出了一口气,有点轻松,这一刻他才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属于这个时代的人。

    “主公,属下在的大殿南面的一个角落,发现了异象,有一道五色光起于井中。”这时候,突然一个江东将士来报。

    “五色光?某家去看看!”

    孙坚眉头一动,道。

    大殿烧成废墟,这口井处于边缘,倒是没有受到什么破坏,十几个将士点燃火把,下井打捞,捞其了一具宫裙老妪的身躯,已经腐烂,身上抱着一锦囊。

    打开锦囊,里面是一个朱红小盒子,金锁锁着,孙坚把盒子拿了起来,直接伸手一捏,手指上的巨力硬生生的把金锁捏断,打开盒子,露出的居然是……。

    “这是……众将听令,立刻封闭我军营四周,任何人不许进出!”孙坚眯眼一看,只看了一个模糊,顿时面色大变,立刻把盒子合了起来,其他的包括孙权都没有看清楚里面是什么。

    “诺!”一个将领听到孙坚的命令,立刻领命而去。

    ……

    一刻钟之后,中军大帐之中,气氛有些压抑,几人面色绷紧,孙坚跪坐案桌之前,程普,黄盖,韩当跪坐在左侧,孙策,孙权跪坐在右侧,其实孙权是盘坐的,他忍受不了东汉的礼节,干脆无视,案座上摆着一个朱红色的小盒子,盒子的盖头已经打开,露出的是……一方玉玺。

    方圆四寸,上镌五龙交纽,旁缺一角,以黄金镶之;上有篆文八字云:“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是传国玉玺?”

    孙策少年心性,双眸闪亮闪亮的,最先沉不住气,有点兴奋,直接的问了出来。

    “此的确是传国玉玺。”

    程普面色谨慎,小心翼翼的把玉玺拿起来,仔细的检查,解析道:“此玉是昔日卞和于荆山之下,见凤凰栖于石上,载而进之楚文王,解之,果得玉。秦二十六年,令良工琢为玺,李斯篆此八字于其上……光武得此宝于宜阳,传位至今。”

    反正解析了一大堆孙权听不懂的语言,总之就是确定了这就是大汉朝的传国玉玺,几人顿时面色大喜。

    “近闻十常侍作乱,劫少帝出北邙,回宫失此宝。今天授主公,必有登九五之分。此处不可久留,宜速回江东,别图大事。”韩当站起来,眸光之中闪烁异芒,拱手道。

    孙坚更是听的心情怒放,整个人精神奕奕,如果刚才孙权的话让他有了野心,那么着一个玉玺从天而降就彻底的解放的他一颗争霸天下的心。

    “叔父此言甚至,父亲,有此玉玺,我们孙家必然大事可成。”孙策大声的道。

    “主公,属下附议!”

    程普黄盖也神色有些激动,同样站起了,恭敬的道。

    “好——”孙坚面色大喜,正要答应,却被孙权突然叫的话给打断了。

    “好个屁啊!”

    孙权看着那个传国玉玺,一双琥珀眸子迸射出几道精芒,仿佛有深仇大恨时代,道:“父亲,你以为这玉玺是宝物吗?可不知它能要了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命。”

    看到整个玉玺,孙权突然的想起来了,历史上孙坚丧命不就是这玩意给害得。没有它,他就不会去招惹刘表,就不会丧命于黄祖之下。

    孙权再深想一层,这东西这么会随随便便的出现在这里?带着怀疑把着东西和李儒想在一起,就想通透了,明显的是李儒拿着这个玉玺当成是引子,来离间关东诸侯,挑起关东诸侯内斗。

    “仲谋何出此言?”众人۰大惊,孙坚眉头一皱,问道。

    “父亲可想过,如果其他诸侯知道了传国玉玺在父亲手中,以我们江东军的这点实力,还能平安的返回江东吗?”孙权冷声的问道。

    “二公子,主公刚才连盒子都没有正式打开,外面兵丁尚且未知,外人如何得知,如今玉玺之事情不过是我们几人知道而已,难道二公子怀疑我们?”程普三人面色一变,有些不善的看着孙权。

    “仲谋,不可放肆,他们皆是为兄生死与共的兄弟。”孙坚面色一崩,怒斥其,道。

    “父亲,几位叔父,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权就算是有滔天的胆子也不敢怀疑几个叔父对父亲之忠心。”孙权顿时有些苦笑,然后才解析的道:“父亲,你仔细想一想,不要被着玉玺迷惑,你觉得这玉玺真的是天掉下来的吗?”

    “难道不是吗?”

    孙坚神色一僵,程普几人也有些愣了,反而问道。

    “你们也不想想,这传国玉玺何等的重要,有了它,天子的诏书才能名正言顺,董卓雄踞京都时间不短,以李儒的智慧,西凉军的残暴,还找不到它,恐怕早已经把它揽入怀中了,如今却随随便便的扔出来,送到我们手中,这是为什么?”孙权嘴角一抹冷笑,问道。

    “二公子的意思是……董卓特意把它送到我们手中的?”程普目光一瞪,心中有些寒气,低声的问道。

    “差不多,他是把玉玺送出来了,不算是送给我们,刚巧我们驻扎在这里,碰上了,但是无论谁的部曲驻扎在这里,都能拿到,而且无论是落在谁的手中,明日一早,西凉探子恐怕就会一众诸侯之中就会传开了,无论谁得玉玺,都是演变成一个群雄必争的状况。”孙权眯起眼睛,心中暗暗的道,这个阴狠的李儒。

    他沉默一下,才接着道:“很不幸,李儒的这一步棋落在了我们江东军身上,到时候各路诸侯都来质问父亲,索要玉玺,诸侯分裂,这个玉玺就是引子。”

    ————————————

    新书上传,跪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