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十六章 鸡肋

第十六章 鸡肋



    大帐之中,油灯的灯光之下,孙权有点幼稚的脸庞显得有些狰狞,而孙坚其他几人的神色也阴沉起来了。

    孙权的这么有条有理的一分析,倒是把几人镇住了。

    “董卓好谋算,居然有魄力愿舍弃此物,来引起我关东诸侯的不和。”程普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之中有些忌惮之意。

    “董卓那个大胖子没有这么好脑筋,多半是他身边的第一谋士,曾经鸠杀少帝的李儒想出来的毒计。”孙权耸耸肩膀,眯着眼,冷笑的道。

    “好一个李儒!”

    程普眸子之中露出一丝的寒芒。

    “主公,那如今我们该当如何,难道要舍弃此物?”韩当沉默了一下,目光有些不舍,问道。

    “为何要舍?”

    孙坚嘴角扬起,双眸精芒闪闪,神态如虎,甚至霸气,朗声道:“不管它如何来,如今玉玺在某家手中,便是我孙文台之幸,是我孙家之幸,就算传了出去,天下诸侯,无凭无据,就算他们知道玉玺在我手中,谁有此能力,可让某家把它掏出来。”

    传国玉玺,天下仅有,这东西对于这个时代的人**力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明知道是一个坑,孙坚也不愿意放手,大不了便放手一战。

    “父亲所言甚至,他们若是带兵来抢,最好问问策手中的银枪愿不愿意。”孙策年少气盛,躬身的大声道:“策愿为先锋。”

    “吾等愿战!”

    程普黄盖韩当三人对视了一眼,也有些不舍,看着玉玺的眼光明显带着一股贪婪,顿时战意昂昂的道。

    孙权有些无语了的拍拍自己的额头,心中黯然叹声:这破石头的**力还真强大,明知道这是李儒布下来的一个九死一生的陷阱,孙坚几人也不愿意放手。

    “父亲,此物不能要!”

    孙权沉默了却还是摇摇头,看着孙坚几人坚定的神色,眼神很清明,从现代而来他对于所谓的玉玺心中可没有什么敬仰,和一块普通的玉石没有区别,所以他看的很清楚,轻声的道:“天下纷争,非一传国玉玺可定,此物却会让我们成为天下一众诸侯的靶子,就算没有证据,也会有人来攻打我们,夺取玉玺,江东军虽然强大,但是如今依旧是无根浮萍,耗不过几十万联盟军,再甚者,荆州的刘表得知此消息,以他汉室子弟的身份,也会出兵拦截我们的归途,恐怕我们连江东都无法平安返回,即使父亲兄长神勇,几位叔父愿拼死一战,强行突破,打回江东,那回到江东之后,我们麾下的几万儿郎还剩下多少?”

    “对于父亲来说,到底是这玉玺重要,还是我江东儿郎的性命重要?”孙权的这一句问话倒是有点诛心了,孙坚几人面色大变。

    “权,父亲爱兵如子,尔不可胡言!”孙策急忙拉了拉孙权,对他猛摇头。

    孙坚此时的神色很阴霾,眸如凶虎,脸有煞气,凝视着孙权,阴沉不定,想必他心中仿佛在天人交织。

    “权从未有斥父之意,只是想提醒父亲,不要被这块传国玉玺蒙住了你的眼睛,看不到其他的,玉玺其实对我们江东来说,用处不大,现在根本用不上,至于以后……我们江东军未来若是能扫平天下,有它无它,相差无几,我们将来若是兵败南山,唯有身死,得它何用。”孙权知道这个东西对这几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只能细细诉说,用一些诛心重言,让尽量让他们放弃。

    “可是,就此放弃,为父不甘!”

    孙坚深呼吸了一口气,细细想想,也感觉孙权之言甚至在理,但是一双眼睛睁大,死死的凝视着这一方玉玺,就是不愿意放弃。

    “父亲的不甘心,孩儿明白,这玉玺对我们来说,其实它就是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孙权微微一笑,道。

    杨修的鸡肋说法让他送了小命,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比喻太深刻了。

    “二公子所言甚是。”几人一听,顿时目光闪亮,仔细的想了一想,顿时想通了,这不就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用它来交易点有用的东西呢?”孙权目光一亮,知道几人被自己说动了,连忙看着众人,低声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仲谋的意思是?”孙坚神色一动,急忙问道。

    “玉玺是宝物,想必很多人想得到,我们不妨就用这一方传国玉玺与管理整个联军后勤的袁术做一笔生意。”

    孙权贼贼一笑,道:“征战如今,战果皆无,雒阳被烧,人心散去,关东的盟军也该散了,我们的大军应该马上就要返回江东了,为日后天下争霸而战,江东毕竟少马,我们何不要要些马匹,以备未来组成骑兵所用。”

    “为什么一定要和袁术做这笔生意你,如果仅仅是为了马匹,我们可以其他诸侯交换。“程普皱眉头,问道。

    他们江东军和袁术算是血海深仇,因为袁术的小动作,连累江东上万儿郎身死,祖茂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这可是解不开的恨。

    “因为只有袁术拿到的传国玉玺,袁家两兄弟才能反目成仇,如若袁家兄弟齐心,以袁家的实力,可占据天下半壁江山。”孙权道:“而且这破石头的价格不低,我们还可以要些粮食,兵器什么的,袁术手中的资源最多。”

    “二公子,这不是石头,而是传国玉玺!”程普一本正经的纠正的道。

    “好!仲谋,为父这一次就听你之言,”

    孙坚咬咬牙,猛然狠下了心,虎眸最后看的一眼盒子里面的玉玺,很是不舍,但是还是用力把盒子盖上了,推到程普面前,道:“德茂,你明天一早就用它和袁术做成这一笔生意,要保密,无论战马,粮食,兵器,你能要多少就要多少。”

    “诺!”

    程普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把玉玺包入怀中,点头应道。

    孙权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事情已定,没有这一方玉玺,孙坚想必就不会和荆州刘表再起冲突,必然能渡过这个死劫。

    ……

    翌日,一大早,孙权就从营帐之中起身了,走出大帐,一袭紧身长袍,在营帐前的空地上摆出了一个手势,打了一套太极拳。

    他的这幅身躯,不算柔弱,相对一般十岁的男孩来说,还壮硕不少,身高有一米五左右,但是练武的天赋也不高,要想修炼成练罡境的超一流战将,征战沙场,可能没有什么希望,不过要是苦练十来年,突破引气入体,成就一流的武者还是有期望的。

    孙权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江东二公子,上有父兄撑天,下有大将庇护,贵不可言,手下随便拉出了就是一大帮精兵强将,他也没想过亲自去征战沙场,不过乱世之中,身体才是最大的本钱,自保的能力还是要的,没准那一天被人刺杀这种事情就落在的他的头上。

    孙策不就是死于刺杀之上吗,所以练武还是有必要的。

    他来自后世,后世环境大变,天地灵气已经衰竭,现代社会国术这个东西,传承的最多的就是内家拳,他跟着一个老拳师学了十来年,精通形意,略懂太极,如今他身体被雷劈,还在调理阶段,太极好养生。

    “好,果然与现代的环境大不相同。”

    孙权打完了一套拳,全身活络舒筋,舒爽清新,感觉精神奕奕的。

    “二公子,你让我打听的消息,我打听出来了。”这时候,朱治急匆匆而来,出现在孙权的面前,恭敬的道。

    “说!”

    孙权走入营帐,一边洗刷了一下,端起早饭,大吃了起来,一边问道。

    “各路诸侯,皆然屯兵雒阳,丝毫没有出动去追击董贼之算,只有曹操一人力主出兵追击,救回天子,昨夜还与盟主袁绍在联军大帐之中,一顿争吵,无果,今晨,一大早他就独自带着自己的部曲,向西追击董贼大军而去了。”

    “曹操还是那个曹操,如今还是大汉之无双忠臣……他们已经出发了?”孙权眯起眼睛,问道。

    历史上,曹操的确独自带兵追杀西行的董卓,却被李儒设计,在让吕布等人伏击之下,数千大军几乎全军覆灭,就连自己都差点折了,这一段孙权倒是记得很清楚。

    “天未亮,就出发了!”朱治点点头。

    “我父如今何在?”孙权沉默了一下,想了想,心中暗暗的道:曹操曾经出兵救江东军于汜水关之下,这个人情要还的,不然日后两军对垒麻烦就大了,这就是一个好机会。

    “主公还在中军大帐之中。”

    “君理叔父,汝立刻去召集麾下只部曲,随后护我出征。”孙权留下这一句话,便离开了营帐,直接奔江东中军大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