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二十六章 颍川行

第二十六章 颍川行



    江东营寨,孙坚仿佛猛虎般的壮硕身躯盘坐首位,刚毅神色阴沉无比,双颊犹如刀锋,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压抑整个大帐,站在他面前的程普,黄盖,韩当,额头还缠着纱布的祖茂,还有孙策五人连忙低下头,连大气都不敢喘动。

    “找不到?”孙坚抬头,凝视几人,虎眸迸射出一道冷芒,怒斥:“他难道还能飞了不成,这么多人,一个孩子都找不到,要你们何用。”

    “主公,我们的骑兵分成十队,快马加鞭,已经沿着所有有可能返回江东的道路都搜查了一遍,的确没有发现二公子的踪迹。”

    程普叹了一声,才拱手低声的道:“二公子向来有谋略,既然想要避开我们,又岂非这么容易会让我们找到。”

    韩当也站了出来,拱手道:“主公,二公子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曹娘子带出我们军营,可见他手段,如果想要算计我们,恐怕也不是难事。”

    “没出息的家伙,一个十岁的虎崽子就让你们几个束手无策了,丢不丢脸啊。”孙坚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指着几人,骂道。

    几人听了不敢说什么,但是都不约而同的心中暗道:谁敢把二公子当成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啊。

    “公覆,昨夜你值营,三更半夜的,他到底是如何跑出去了而不惊动你的啊?”孙坚问道。

    江东大营不说龙潭虎穴,但是也算是营寨扎实,条理分明,进可攻退可守,到了夜晚更是出入都要经过值营将军的审核。

    “主公,我问过了,这个……”黄盖的神色有些为难,支支吾吾的。

    “直说!”孙坚面色一冷。

    “你的虎符还在吗?”黄盖无奈,直接道:“能不经过我命令出入营寨,恐怕就只有你调遣三军的虎符了。”

    “虎符?这个小兔崽子!”孙坚一摸身上,才发现自己调令军队的虎符不见了,想到孙权居然给自己来这么一手,顿时咬牙切齿,狠狠的道:“原来昨天晚上紧巴巴的跑来给老子道歉,就为了这茬,老子还暗暗高兴,以为他回心转意了,要是让老子逮到他,腿都给他打断了,我看他怎么跑。”

    “父亲,二弟没有带士卒,身边只有一个朱治,一路上会不会出问题啊?”孙策突然走上来,有些担心的道:“而且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盘缠。”

    “他比泥鳅还滑溜,能出什么问题,至于盘缠,他曾经在德茂哪里预支过二十个金饼,饿不死他。”

    孙坚冷哼了一声,不过想了想,心中的确有些担心,毕竟如今的世道不平,从这里返回江东,路途遥远,难免会出意外。

    “伯符!”孙坚突然叫道。

    “到!”孙策面色顿时严谨起来了。

    “大军拔营需要时间,你立刻率领一千骑兵,先行,沿途留意你弟弟的消息,如果找到他……给我把他捆绑起来,我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孙坚恶狠狠的道。

    “诺!”孙策点头,便下去调遣骑兵,疾驰而去。

    “主公,如果二公子真的把蔡娘子带回江东,如何是好?”程普有些担忧,突然道:“如果卫家知道了,恐怕不会就此罢休。”

    “如今人已经带走,以仲谋脾气,必然会不顾一切的带回江东,还能如何,至于卫家?”孙坚冷笑了一声,虎眸之中一抹寒光闪烁,霸气的道:“我在江东,他在河内,他能奈我何!”

    ……

    三天之后。

    嘎吱嘎吱……一辆马车缓缓的行驶在颍川郡的一条官道之上。

    “叔父,现在我们到哪里了?”赶车的是一个布衣大汉,一个少年的声音从车厢里面传了出来,问道。

    “公子,我们已经过了长社有大半天的时间了,很快就能进入颍阴县境内了。”布衣大汉一边赶车,一边回答道。

    “仲谋,我们不是去江东吗?为什么去颍川啊?”马车之内,空间宽阔,中间有个案子,上面摆满食物和水果,一个少年坐在前面的毯子上,舒服的躺在,一个青色儒裙的少女坐在最里面左边,依靠着车厢,还有一个红衣小丫头坐在他身边。

    “蔡姐姐,颍川可是一个好地方,我们当然要去见识一下。”少年嬉皮笑脸的道。

    这少年便是离军出走的孙权,凭借着他年仅十岁,小正太天真无邪,可爱到爆棚的容貌,早在大营的时候就已经让妙龄少女蔡琰对他没有什么戒心了,如今两人已经熟络到姐姐长,姐姐短的叫得亲热的一谈糊涂。

    离开江东大营之后,孙权知道以江东骑兵的速度,自己很难逃脱,于是为了不让孙坚等人找到自己,特地反其道而行之,从洛阳的方向绕了一圈,才进入颍川郡内。

    颍川,汉末的风云龙虎之地,他早就向来看一看了,最好还顺便能拉拢上几个人才。

    史上曹操最得力五大谋士,其中王佐之才荀彧,鬼才郭嘉,还有荀攸都是从颍川而出,这几个人可是支持着他的半壁江山。

    要是这些人才被挖走了,我看他如何成就魏国基业。孙权暗暗的道。

    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那些人有大才,不用等几十年以后,现在他就知道。

    如今孙坚无论是名望还是实力,比之曹操要大,凭借着孙坚的名号,再加上孙权超越这个时代一千多年的知识和三寸不烂之舌,他就不相信拉不动几个人才了。

    “小姐,他是坏人,就是想把我们拐卖,我们不要和他说话。”红衣小丫头有些气鼓鼓的盯着孙权,对着身边的绝色小姐道。

    小丫头曾经被孙权教训过一次,很记仇。

    “死丫头,再说我是坏人,我就真的把你给卖了!”孙权当然不能让自己在心上人面前被诋毁形象,立刻盯着小丫头,恐吓的道。

    小丫头一听孙权的恐吓,顿时让吓的有些发抖,往蔡琰身上靠。

    “仲谋别胡闹,欢儿胆小,你就不要整天吓唬她了!”蔡琰安抚了一下小丫头,有些不满的白了一眼孙权,娇嗔的道。

    其实蔡琰自己都有些糊涂,为什么愿意跟着孙权走呢?

    在江东军营之中,孙权曾经和她详细的谈过一次蔡邕的处境,她不是笨人,长安的形势如何其实她心中多少多少有些明白。

    虽然她父亲是被董卓强行征辟了,但是很多用都把她父亲看成董卓的党羽,如果董卓身死,那么父亲的确有大难,孙权说能救她父亲,她其实也是半信半疑,但是有一丝希望,总好过没有,所以她还是愿意信一会孙权。

    “蔡姐姐,我想听你弹琴!”孙权借助自己年纪小,不被蔡琰防备,一直拉着她的小手,在揩油,那样子看起来是可爱的撒娇,其实是一个二十六的大龄青年的猥琐行为。

    “好啊!”蔡琰的确无法对年仅十岁的小正太提起防备心态,柔顺的笑了笑,从车厢身后,拿出长琴,放在案桌上,十指犹如精灵般在上面跳动,一阵阵悦耳的声音回荡起来。

    咯吱……

    突然,马车被人强行刹住了,车里面的几人猝然不备,身躯惯性的往前倾倒,孙权眼疾手快,赶紧身后揽住蔡琰的腰身,抱住她的娇躯。

    “蔡姐姐,你没事吧?”孙权急忙问道。

    “仲谋,放…放手!”蔡琰稳住的娇躯,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她少与异性接触,连未来的夫君卫仲道都没有见过,顿时感觉到和这个十岁的少年之有仿佛有一丝的**,双颊有些绯红,把孙权在她腰间滚烫的小手扒开。

    孙权一看,有些脸红,只好讪讪的放开了手。

    “叔父,发生什么事情?”孙权双眸微微眯起,站了起来,揭开半厥门帘,对着外面的朱治,问道。

    “公子,前面有人在争斗,挡住的去路!”朱治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