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二十九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十九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告别的徐庶之后,马车继续往颍阴方向缓缓行驶,孙权几人继续赶路。

    在马车之内,孙权感觉有些累了,把小脑袋在蔡琰的腿上,舒服的躺在探子上,双眸半合半开之间,看到的蔡琰俏脸上的担忧,便安慰的道:“蔡姐姐,不要太担心伯父了,相信我,有我孙权在,一定能把伯父救回来的。”

    “权,你真的能救我爹吗?”蔡琰一双娇嫩柔滑的小手抚摸着孙权的额头,美眸闪闪发亮,有些忧心。

    在孙权的强烈要求之下,现在她只能称呼孙权为权,很亲密的称呼,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也不别扭。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权既然已经答应你了,就算拼了命也能做到的。”孙权赶紧坐了起来,神色严谨,一本正经的道。

    “扑哧……”

    蔡琰一看,顿时有些忍不出笑了出来,俏脸之上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右手的小玉指伸出,轻轻的点在他额头上,道:“权,你还男子汉呢?顶多就算是一个小男孩!”

    “蔡姐姐,我必须要纠正一下,我不是小男孩,我已经是一个男人了!”孙权一听,有些不满了,挺起胸膛,大声的道。

    “好,好,好!你是一个十岁的小男人!”蔡琰看到孙权较起劲来,敷衍了一下,说道。

    “明明就是一个小屁孩。”旁边的欢儿鄙视了他一眼,嘀咕的道。

    “错,是正经八百的大男人,肩膀上能扛起责任的男人,而不是小男人!”孙权一听,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小丫头,然后继续固执的纠正的道。

    他可不能在蔡琰心中留下一个小孩的印象,一个小屁孩还怎么泡她啊?

    “好了,你孙权是一个大男人,能负责的大男人,行了吧!”蔡琰有些无奈继续敷衍了一下,在她心中,孙权还是一个十岁的小屁孩,然后才有些不解的问道:“权,你为什么要我把这个徐庶推荐给我爹,你觉得我爹能收他吗?就算有我的信,我爹也未必能收他,我爹那人那挑剔了,特别是在学问之上。”

    “不要小看这个徐庶这个人,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自然有他的法子,拿着你亲笔信,如果他还不能顺利的拜入蔡中郎门下,那就是我看错他的。”孙权又躺了下来,眸子之中划过一丝精芒,他从来都没有小看过徐庶。

    孙权继续道:“而且我把他推荐给蔡中郎,不仅仅是为了让他求学,也算是为你爹送去一个能保命的人。”

    “此话怎讲?”蔡琰有些疑惑,眯着水灵灵的眸子,问道。

    “你爹可不是一个普通人,以他的名望,以他的智慧,就算董卓死了,他也有保命的办法,可是我研究过,你就爹不仅仅是一代大儒,还是个死心眼的人,怕就怕他自己求死!”孙权叹息的道:“把徐庶送过去,徐庶是个聪明人,在关键的时候还能开解开解他!”

    他前世看过一篇帖子,王允为什么不顾几十年的老交情,一定要杀蔡邕呢?就仅仅是为了蔡邕给恶贼董卓收尸吗?

    不见得。

    其实王允也好,蔡邕也还,他们不仅仅是天下名士,大儒,还是朝廷的大贤,很多时候都愿意为朝廷奉献自己的一切,包括声望和性命。

    蔡邕也许就是愿意牺牲的那一个,他的死也就是为了朝廷的脸面。

    “你胡说,我们老爷是何等人,你死了,他也不会求死。”蔡琰没有开口,旁边的小丫头欢儿都是忍不出了,怒了起来,指着孙权的鼻子大骂。

    她从小是和小姐一起长大了,和小姐情同姐妹,蔡邕待她也极好,当然不会容许孙权咒骂蔡邕。

    “欢儿,你不要吵,权,你继续说。”蔡琰比欢儿更明白朝政,也更加的了解自己的父亲,本能的感觉到孙权并非胡言。

    “天下之大,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让你父亲甘愿以死相护的,能是什么啊?”孙权叹了一声,问道。

    “汉室的面子!”

    蔡琰美眸一亮,顿时明白了,脸蛋在刹那之间,全无血色,显得有些苍白。

    “蔡姐姐,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把他完完全全的带回江东的。”孙权握着蔡琰,安慰的道。

    “权,全靠你了,一定要把他救回来。”

    蔡琰握着孙权的手,有些抖动,美眸含泪,有些梗咽的道。

    孙权微微一笑,心中暗道:他可是我未来的老丈人,能不救吗?

    ……

    一天后,颍阴县城,一架马车行驶在街道之上。

    “公子,荀府到了!”驾车的朱治把马车停在颍阴第一世家的大宅面前,低声的马车里面的孙权,问道。

    “到了?”

    孙权有些兴奋,揭开了垂帘,走了下来,一双琥珀眸子凝视着面前这座雄伟而气势斐然的大宅子,道:“叔父,你持我孙家名帖去拜门,就说孙坚次子,孙权求见荀彧,荀攸。”

    孙权知道,这些汉末的世家名门很讲规矩的,一般人未必能进的去,不过孙家也不是小猫小狗,就算不是一流的世家,在吴地也算的是豪强,特别是孙坚的崛起,就算是顶级世家也不敢小觑孙家。

    孙家的拜帖,任何一个世家也不会挡门。

    “诺!”

    朱治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张名帖,走了上去。

    不过他仅仅过了一颗钟的时间,就走了回来,看来看孙权,神色之间有些为难,欲言不言的。

    “怎么啦?”孙权眉头一皱,问道。

    “公子,荀攸和荀彧都不在家!”朱治低声的道。

    “不在家?”

    孙权双眸划过一丝寒芒,问道:“这么巧,两个都不在家,到底是真不在家,还是不愿意见我啊!”

    “公子,听其语气,不是避而不见,应该是真的不在家,不然我们孙家也不是小门小户,和他们又没有过节,他们犯不上得罪我们,?而且荀家的管家说了,荀攸在三个月之前已经去了雒阳,至今没有踪迹,而荀彧在一个月之前,也出门游历天下去了。”朱治解析的道。

    “靠,这么说我来的时间有些不对。”

    孙权拍拍小额头,有些无奈的的问道:“他有没有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朱治摇摇头。

    “得了,这家算是落空了,下一家!”孙权叹了一口气,如今江东事情不小,他也不能再这里空等。

    下一家就是郭嘉,郭嘉是当地名人,郭府很好找,郭府不如荀府那般的奢华和恢弘,不过是一个小庭院而已。

    “什么,郭嘉也不在?”孙权双眸瞪大,有些惊异,大声的问道。

    “嗯!”朱治有些无奈的道:“我都亲自去看了,他家了就一个下人,听这个下人说,他家的公子在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去了荆州游学了。”

    孙权的脸色有些低沉起来,双眸划过一抹没有人能理解的光芒。

    一个不在家,孙权觉得是巧合,两个不在家,孙权觉得很巧合,但是如今三人都不在家,孙权就要多想了,他会认为,要么就是在躲他,可是他找上门来,也没有人提前知道的,那就剩下一个可能了。

    要么,这个世界也许真的有命的,这些人的命运也许真的不在江东,就算他是一个穿越者,明明知道他们有才能,也得不到,这就是命。

    也许他们只有跟着曹操的缘分吧。

    孙权有些无语问苍天,叹声的道:“眼巴巴走这么一趟,连人都没有见到,还招揽个屁啊!竹篮打水,一场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