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三十二章 戏志才

第三十二章 戏志才



    许邵,字子将,汝南平舆人,汉末名士。

    孙权对他的了解就是评论了曹操,后世人皆然称曹操为一代枭雄,就是从他嘴里流传出来,事实证明,他的评论没有错。

    他没想到在这里借宿一夜,居然能碰到这个名士,许邵虽然不如蔡邕王允这些天下闻名的大儒,但是名声不小,最重要的是此人眼光独到,看人极其精准。

    “曹操,权前段时候在关东联盟军的时候,见过几面!”

    孙权叹息了一声,眸光异彩,低声的道:“若要权来评价他的话,只能说,如果能在北方地域与袁本初一较高低的,必然是此人也!”

    “哦,公子居然对曹操此人有这么大的评价?”白衣青年微微一惊,现在他丝毫不敢把孙权当成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他已经把孙权和自己平等对待。

    孙权刚才对天下几大霸主有条有理的评论,就算是以他渊博的学识也未必能看的这么透彻。

    “曹操乃是当世少有的人杰,有学识,有城府,有胸襟,可交好世家,可容纳寒门,虽然出身不足,在盛世之中或许这是一个大缺憾,但是此乃乱世,乱世之中能者为王,袁绍虽强,可未必是他的对手。”

    孙权目光微微眯起,一抹冷芒划过,他不过是一个小蝴蝶,改变不了大历史,曹操始终会崛起,以后绝对是他江东最大的敌人。

    “公子的意思是,难道袁本初还不如曹孟德?”中年文士许邵微微一惊,目光凝视着孙权,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果,他虽然看好曹操,但是更看好出身四世三公的袁绍。

    “此乃我个人之看法。”孙权淡淡一笑,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曹操?有意思。”白衣青年目光之中划过一抹兴趣。

    寒窗苦读十几年,如今正是他一显才华之时,他本欲以余生仅仅数年,投一明主,实现心中所学。

    最近袁绍风头正紧,出身名门,领导关东联盟,征战董卓,名声大噪,他很看好他,本有意投冀州而去,如今听了孙权的话,倒是不妨看看这个曹孟德如何?

    孙权这时候如果知道,自己的装、逼会给曹操送去一个不世的人才,他一定会捶打胸口,哭天喊地的说自己后悔了,以后打死不装、逼了。

    “天下雄主何其多,只是苦了百姓而已,如今之天下,群雄并起,形势恐怕尚未明朗啊!”中年文士仰视星空,微微有些叹息,问道:“不知道二位对那董仲颖如何看,董卓虽然退守长安,但是麾下力量并不少,西凉军依旧是天下强兵,而且挟持天子在手,不可小觑。”

    “咳咳……此人锐气已失去,不足为患!”白衣青年明显有些身体不好,咳嗽了几声,才道。

    孙权也表示赞同,点点头,道:“西凉军虽然还有势,但是董卓已经不是以前的董卓了,虓虎吕布虎牢关一战,名扬天下,士气正旺,两人虽然为父子,但是面和心不和,双雄必然有一争,到时候便是西凉军分裂之时。”

    “虓虎?”中年文士双眸一亮,道:“传闻此人是天下第一武将,勇武当世,可真乎?”

    在旁边抚琴的蔡琰听到这个名字玉手都忍不住抖动了一下,美眸有些畏惧,雒阳大火,就是吕布领的军,在她心中吕布恐怕比董卓还要凶残。

    “这是权亲眼所见,此言非虚!”孙权想到了虎牢关之下,吕布的雄姿英发,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点点头:“吕奉先确实有此能。”

    “咳咳咳……”白衣青年突然大咳的起来,嘴角还出现了一丝丝的血丝,半响之后,他才掏出一方小帕子,拂去了嘴角的血丝。

    这时候凉亭里面寂静一片,几人都看着他,蔡琰的琴音也停了下来。

    “失礼了,隆长年有疾在身,倒是毁了几位的雅兴。”白衣青年抬头看着几人,歉意的道。

    读书人煮酒论言,讲究是一个兴致,如今他这么一咳血,算是毁掉了这些人的兴致,终止了今天晚上的论天下。

    “若是汝相信权,可让我瞧瞧!”孙权突然道。

    “公子难道还会岐黄之术?”中年文士眉头皱起,微微一惊,问道。汉室独尊儒道,所以其他的皆然是旁门左道,不为读书人所敬。

    “会一点点!”孙权微微一笑,道。

    “没问题,你随便!”白衣青年伸出手,倒是没有在意,这病已经是老毛病了。

    他不是没有找过郎中来看,三年前他曾经拜托颍川荀家的关系,找了一个宫中的太医来看病,但是那个太医只说了一句话,此病他无法医治,而且按这个形势发展下去,他最多十年命。

    十年如何已经过了三年了,他最多只剩下七年的命,而且是最多,他感觉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恐怕三五年就不行了。

    所以他最近一直游历天下,就想找一雄主,在有生之年,实现自己平日所学。

    孙权伸出手,给他号脉,其实孙权并不精通医术,顶多是懂得一些中医,但是他明白现代西医,有些中医医不了的病,可以用西医的角度去看。

    “我能摸一摸你的腹部吗?”孙权神色微微一动,收回号脉的手,问道。

    “可以!”白衣青年看到孙权的认真模样,心中有些悸动,点点头。

    孙权伸手越过他的衣服,轻轻的摸到了他腹部,在他腹部右下方向感觉摸到了一个异物,不确定,但是孙权有了主意。

    “其实你之病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到!”孙权收回手,低声的道。

    “哦?此言何解?”白衣青年双眸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涌现了一抹希冀,求生意志,人人皆有。

    “腹有异物,自然要取出!”孙权神色凝重,道:“我只是略懂岐黄之术,并不精通,医治不了你这个兵,如果说天下有人可治你之病!唯一人尔。”

    这病症,这现象,这状况,应该是一个小肿瘤,不过孙权并不是精通医术,也不敢肯定。

    “谁?”白衣青年双眸迸发一抹灼热的精芒。

    “此人姓华名佗,字元化,他是沛国谯县人,他之医术,可谓是当世可无双!”既然有缘,孙权也不介意指一条明路给他:“你若是寻他,便有希望,若是他都救不了你,天下也没有几人能救你。”

    “华佗?某家曾经闻此人,一疯子尔!”中年文士眉头皱起,道:“此人曾经多次偷取刚刚死去的尸体,然后剖开,非正常人作为。”

    “天才和疯子从来都是一线之差,他之所以偷取死尸,不过是为了研究人体,研究他的医术,这是一种医道精神。”孙权知道这个时代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不会认同华佗的作风。

    “华佗?”白衣青年听了,神色有些挣扎了。

    “人海茫茫,你我有缘相逢,实在是难得!”孙权装逼也装够了,和两个这么精明的人谈论天下就是一种精神的交锋,有些累了,长身而起,拍了拍白衣青年的肩膀,道:“我便再赠送你一个意见,你若是不相信他,就不要去找他,你若是相信他能救你,就相信到底,即使他要剖腹取你身上的异物,你也一定要相信,他能救你。”

    孙权说完了就走过来,伸手带着蔡琰,离开了凉亭,离开之前还不忘了礼貌:“今夜多谢先生收留!”

    今天晚上他不过随心而来,其实并不想知道这两人是谁,一席论天下,倒是让他心中朦朦胧胧的目标清晰了不少。

    这样离去,很潇洒。

    “剖腹?”白衣青年一听,面色有些骇然,凝视着孙权的小背影,心中顿时挣扎了起来。

    “此子年不过十二三,心性却如此成熟,而且面相奇特,明明是王侯之死气,却非夭折之辈,怪也,怪也!某家看不明白啊!”许邵眯起眼凝视着孙权的背影,一抹精芒划过。

    “今夜戏隆也多谢先生收留!”这时候白衣青年也站了起来,仿佛下了决定。

    “你已有决定!”许邵回头看了一眼白衣青年,目光一亮,道。

    “人皆然有求生之能,隆也怕死,哪怕是一丝之希望,隆都要试一试,三五年太短了,难以实现隆心中抱负。”白衣青年点头,道。

    “颍川戏隆,戏志才,学识渊博,乃是寒门子弟的代表,你有神智之能,可辅天下雄主成就霸业,但是其面相乃是夭折之相,既然你决定要用剩下的几年拼一拼,某家也希望你能过这一关,不负你多年之学。”许邵凝视着白衣青年,道:“我希望他是对的,华佗是天才,不是疯子!”

    “生死有命,既然选着了相信,就不要后悔,隆今日便承许先生之贵言。”戏隆倒是洒脱,拱手的道。

    戏隆,戏志才,与郭嘉齐名的天下最顶级的谋士,孙权如果这时候在这里,一定会给自己两巴掌,然后狠狠的鄙视自己:为什么要装潇洒而不问问他的名字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