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三十九章 战!

第三十九章 战!



    夜幕下,幽幽的水流声音之中,九**建立的水寨,大堂之上,外围几十个火把插在墙壁之上,里面摆着十来盏油灯,灯火通明。

    孙权一刀而下,干净利落的把何冬砍了头,算是震惊到了所有人。

    左右两侧,十来个水贼头领猛然的站起来,面色惊变,一个个瞪大的眼睛,看着何冬倒下的尸体,死不瞑目的人头,都愕然了,膛目结舌,有些为惊惧的凝视着孙权,一缕一缕的灯光折射在孙权的小脸之上,显露无疑的杀意蔓延在大堂之上。

    谁也没有想到孙权不过一个小少年,说杀就杀,没有丝毫的征兆,直接一刀就砍下了何冬的人头,粗暴残忍,就连孙策周泰蒋钦几人都愣了。

    “二公子,你这是何意?”半响之后,不少的水贼头领反应过来了,顿时阴沉着脸,一个大个子脾气有些冲,站出来,冷声的问道:“凭什么杀我们军师啊?”

    “对啊,二公子,你也太霸道的,我何军师不过是顶撞了你几句而已。”一众水贼头领大概有十五六个,一个个都有些不满的看着孙权,有些甚至还把武器给拿出来了。

    水寨大堂之上,顿时有些弓拔弩张。

    “你们急什么啊?死了一个,这不是还有一个吗?”孙权嘴角一抹冷笑,不震一震这群水贼,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轻轻的把刀架在躺在一块床板之上的张钟,张钟这时候已经吓的脸色苍白的犹如鬼魅。

    “大当家,这孙家实在太欺负人了,我们不投降了。”

    “对,绝对不投降,有本事都杀了我们。”

    十几个水贼头领本来就是刀口舔血之辈,这样让孙权一激,顿时没有了顾虑,面色铁青,一双双眼睛带着怒火和杀意,凝视着孙权的小身边。

    孙策和朱治两人一看,唯恐有人突然出手伤了孙权,二话不说,走上来,左右两侧紧紧的护着孙权身边。

    “都给我让开,全部一边站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手。”

    这时候,神色阴沉的周泰站了出来,气势凶悍,冷声一喝,一众水贼首领顿时有些骇然,立刻安静的下来。

    他心中也是不解,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走上来,双眸冷冷的看着孙权,道:“二公子,我周泰愿意归顺你们孙家,不仅仅是因为孙家有猛虎之威严,是因为两位公子有成大事的气魄,还因为二公子从进入水寨从来瞧不出我们这些出身卑微的水骡子。

    但是我周泰的兄弟,不是随意可杀的,你既然杀了,今晚要么二公子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要么二公子踩着某家的尸体,离开水寨。“

    周泰的话音一落,周围的水贼头领一个个都精神大振,全部把武器掏了出来,把孙权五人紧紧围住在大堂的中央。

    “老周,我就喜欢你这爽快的脾气,可惜眼光不太好,你不是要一个合理的交代吗,我这就给你一个交代。”

    孙权倒是没有不喜,如果周泰连这点血气都没有,也不值得他来招揽,他眯着眼,轻轻的把刀刃往地面上张钟的脖子上送了送,淡淡的道:“你和何冬的计划,是你自己说出来,还是我把你的头砍下来。”

    “二公子,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说,我全都说。”张钟看了看死不瞑目的何冬,骇然失色,早已经让孙权吓破胆了,孙权连何冬说杀就杀,更何况是他,在他心中比朱治还要恐怕,丝毫不敢隐瞒。

    在周泰一众九**的众目睽睽之下之下,张钟抱着断臂的伤口,把何冬的来历,还有他的计划完完整整的说来出来,周泰蒋钦两人顿时听的怒气上升,有些羞愧,脸色都涨红了,红一块青一块的。

    一众水贼头领听了,也倒吸了几口冷气,看着地面上的那具尸体,充满鄙视的目光,反而有些庆幸的看着孙权的小身影,要不是孙权,恐怕他们被人打上门还不知道呢。

    周泰勇猛过人,蒋钦冷静沉着,九**声势不小,纵横长江,也做个几单大买卖,就连世家豪族都劫过,自然就成为了九江郡和丹阳郡的眼中刺肉中钉。

    只不过他们虽然人不多,船也不多,但是熟悉长江各方的水道,老巢安得隐秘,打劫的时候也滑溜的很,九江郡和丹阳郡的水军也曾经出兵围剿过,但是几次都让他们逃掉了。

    丹阳太守周昕自然不希望自己的辖地里有这么一群水贼,于是想出了一个办法,他知道周泰素有侠义之命,喜欢收留被官府通缉的人,于是派出麾下的一个谋士何冬,做了一场苦肉计,混入了九**之中。

    本来他们的意图是剿灭九**的,但是周泰劫持了孙权,何冬灵机一动,想把孙家兄弟一起铲除,毕竟江东猛虎孙坚返回江东,就等于猛虎归山,一些狼啊狈啊就坐不住了。

    丹阳太守周昕绝对是最不欢迎孙坚回来的人,想要提前铲除孙策孙权兄弟,从侧面打击一下孙坚也是情理之中。

    “这真的不关我的事情,这都是何军师吩咐我做的,大当家的,你放过我吧!”张钟说完之中,趴在了地上,痛哭的哀求道。

    “混账,无耻叛徒,我周泰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兄弟,我杀了你!”周泰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就要一掌劈死他。

    “等等!”孙权却阻止,道:“老周,他现在还不能死,我还有事情要问他。”

    “为什么啊,这种叛徒,出卖了我们所有的兄弟,就算是被五马分尸,也是死有余辜。”周泰太愤怒了,双眸赤红,瞪着孙权,冷声喝到。

    “老周,你能冷静一点吗?他死了,你想我们陪葬啊,现在已经是亥时了,马上就到了子时,你们的老巢这里已经暴露了,江面之上很快就有数千丹阳水军来围剿你们,逃是来不及了,你们都想死吗?”孙权眸光横扫了一样这些水贼头领,冷冷的道。

    众人一骇,想到了张钟口中的三千丹阳水军,顿时有些惊慌起来了。

    “二公子,此乃我周泰对不起你,让人泄露了你们的行踪,无论如何,我周泰拼了命,也会保护你杀出去了。”周泰一听,也开始冷静下来,看着孙权孙策兄弟,神色之中有些愧疚,但是目光坚定的道。

    周泰立足长江,讲的是一个义字,何冬是他招收的人,如今把孙权两兄弟出卖了,和他脱不了关系,数千丹阳水军,这等阵容,就凭他们几百的水贼,绝对不是对手,所以周泰已经下定了死志,要保护孙权几人,杀出去。

    “我等必然护着二位公子,杀出去!”

    这时候的水寨大堂之上,一众水寨头领看着孙权孙策兄弟,在也没有丝毫的抗拒,甚至带着一丝恭敬的目光。

    孙权看来看众人,也知道如今这些水贼算是真心归顺了孙家,顿时笑了笑,看着孙策,道:“大兄,如今敌强我弱,可有信心和丹阳水军杀上一阵。”

    “哼,来的正好,某家的枪正是**,周泰明不知死活想要算计我们兄弟,真的是找死。”孙策少年心性,而且今天还和周泰激战的一场,热血为熄,受不了激将,顿时战意浓浓。

    孙权走到了大堂最前面,站在一张一米高的案桌之上,小小的身躯仿佛一杆标枪,煞有气势,俯视众人,道:“从你们归降的那一刻开始,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九**,只有江东军,江东军从来不会不战而降,敌人虽强,你们可敢战?”

    孙权不是逞强,这一战既然躲不过,就正正经经的打一场,刚还算是为以后建立江东水军而奠基,这群九**能纵横长江,在水战必然有过人之处,如果能出其不意的将计就计,阴上丹阳水军一把,这一战未必就输。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杀张钟的理由。

    “战!”

    “战!”

    周泰和蒋钦对视了一眼,目光之中有一股浓浓的战意,开始齐声呐喊,一众水贼头领看到孙权这个少年都不怕,也热血爆发,声势如雷,强大的战意弥漫水寨之中。

    “尔等立刻去召集兵马,准备迎战!我要让这些丹阳水军,有来无回!”

    孙权这时候恍然已经是这群水贼的核心骨,他目光坚毅,煞有自信,明显不把丹阳水军放在眼中,一众水贼七上八下的心顿时也无惧起来了,孙权堂堂一个二公子都不怕,他们这些卑微的水贼还有什么可怕啊。

    “诺!”

    周泰看着孙权,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然后带着一众水贼赶紧行动起来了,整个水寨之中立刻开始沸腾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