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四十八章 制作沙盘

第四十八章 制作沙盘



    清晨,一缕柔和的阳光从窗户折射进来,金灿灿的光芒撒在床榻之上,穿透纱帐,冬天的太阳,总是那么的暖和,刺目,孙权不由自主的从梦中苏醒过来,缓缓的睁开的眼睛。

    “这还真有点像是在做梦。”

    孙权从床榻上坐了起来,轻轻揭开纱帐,双眸扫过,看着这个奢华而富丽的厢房,心中有些百感交集。

    上一辈子,为了买一套七十来平米的房子,他起早贪黑的,最后也没有足够的钱去交首付,结果女朋友跟人跑了,在想想如今,孙家的这一个大宅,九进九出,占地几十万平米,单单是他的这个温馨的小庭院就有三千多平米。

    这座大宅占据的地域,要是放在后世的苏州,要是开放出来,价值最少也好几亿。

    “这才是世家子弟住的地方,前世那些富家子弟住的豪宅弱爆,要是让老方和巍子知道我现在住的地方,羡慕不死他们。”

    孙权有些挂念上一世的两个好兄弟,狠狠的感慨了一下,才起来,走到一个屏风架台,穿了一件紧身长袍,然后走出的房间。

    在庭院的小花园的一个空地之上,他身体站立,轻轻排开了一个起手势,打起的一套拳。

    上一世,他也算是一个资深的国术拳师,跟随着一个老拳师练了一身的形意五行拳。

    这个老拳师在国术圈子里面也算是个不小的人物,传承于清末时代郭云深一脉的形意五行拳,在形意五行拳之上,有很深的造诣。

    在未来的那个时代,天地灵气薄弱,科技发达,相对来说真正的武道已经变成一个一种花架子的武术,修炼的人本来就不多。

    那个传授孙重茂拳法的老拳师修炼了一辈子的形意五行拳,终生追求所谓的暗劲境界,大概也就是现在的练气境界吧,却一直没有成功。

    在现代,天地灵气淡薄之极,不像汉末这个时代,能修炼出真气的,迈入所谓的暗境的武道强者,都是一等一的武道宗师,屈指可数。

    所谓的真气,其实就是身体锤炼到极点,迸发出来的一股生命能量。

    “半步崩拳!”孙权热身之后,前足前进一步,后足紧跟一步,前后差距半步,猛烈的一拳带着拳风,瞬间崩出。

    “劈拳!”

    “炮拳!”

    紧接着,他渐渐进入佳境,找回来的以前练拳的感觉,一拳比一拳凶猛,把形意五行拳发挥的淋漓尽致。

    “呼!”约莫练了半个时辰,他才收功,身上的衣衬仿佛都湿透了。

    他的这一具小身躯虽然比不上孙策那等的练武奇才,但是其实练武资质还算是不错,只要勤加练习十年,就算无法晋升练气大成的一流的武将,应该能迈入练气境界。

    在这个战乱的世道,他就算身为孙家二公子,未来走上战场那是必然的事情,在战场上,谁也不能保证胜利,多一份本事,总是多一份保命的本钱。

    孙权的这一个院子,除了孙权,蔡琰,小欢子三人之外,还有两个小厮和四个侍女算是服侍他们的日常起居的。

    他练完拳,几个小侍女已经准备好早饭了。

    吃早饭的时候,孙权看着蔡琰面色有些不太好,急忙轻声的问道:“蔡姐姐,脸色这么难看,生病了吗?是不是住的不习惯啊?难道是水土不服吗?”

    “权,你放心,以前我在江东住过一段时间,能习惯江东的气候。”蔡琰微微一笑,笑靥如花,不过眉宇之间露出了一丝的忧色,轻轻的道:“只不过昨天晚上有些思念父亲,没有睡好。”

    “蔡姐姐,你放心,权一言九鼎,一定会保障蔡伯父安全回到江东。”孙权一听,急忙安慰的一下,很坚定的道。

    如今是初平元年底,长安事变应该在192年,也就是初平三年,他还有点时间,只要部署一下,他有九成的把握能把蔡邕带回江东。

    “权,我相信你!”蔡琰美眸闪闪,低声的道。

    “小欢儿,我给你一个任务!”孙权看着旁边精神奕奕的小丫头,道:“待会陪小姐出去走走,看看吴县的精神,散散心,整天窝在屋子里面,人都发霉了。”

    “哦!”小丫头虽然对孙权的态度依旧的恶劣,但是对自家小姐还是很关心的,没有选择抬杠,很爽快的。

    ……………………………………

    如今大宅有些空荡荡的,孙策在几天前就带人去了庐江,孙坚这些天在整理郡守府上下的官员,也忙碌的一谈糊涂。

    孙权自然有孙权要做的事情。

    城外,韩当的军营,孙权这两天一直都在这里忙碌。

    一个军帐里面,十几个工匠都在忙碌,孙权的小身影,站在一旁指挥着,他们在建立一个长度五十米,宽度三十米的大沙盘,

    沙盘,就是地形的模拟,相对于地图来说,它更加的详细,更加的直观。

    这个时代人打仗都是看地图的,但是地图往往有些太抽象了,不利于部署,而沙盘就不同了,看的直观,感觉地形的真实,利于交战时候的部署位置。

    不过据孙权了解,古代虽然也曾经出现过沙盘,但是用于军事之上,沙盘要到近代战役才用上,当然孙权不介意提前弄出来。

    “这是山,用泥土堆起来,高一点,要涂上绿色。”

    “按照地图,这是县城,县城有县城的样子,做详细一点,这方面要做好一点!”

    “这应该是河流!涂上蓝色。”

    “这两张地图不对,这里到底是河流还是平原就不清楚了,先放着,马上让斥候去打探清楚这里的地形。”

    大帐之中,每个人都热火朝天,孙权一张小脸严谨认真,清脆响亮的声音响彻回荡,他很仔细的指挥这一个个工匠,以最细腻的手法来建设这一个沙盘。

    “君理叔父,关于江东地形的地图就这么点吗?太少了,太不准确了。”孙权翻把这十来张的地图翻来覆去,最后有些叹息。

    “这都是郡守府收藏的地图,就这些了。”朱治点头,道。

    “其他的先不说,让那些斥候把吴郡之内的地形都打探清楚了,每一条官道,每一条河流我都要一清二楚。”孙权吩咐的道:“制造军事沙盘,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我知道了!”朱治看着中间的那个沙盘雏形,目光闪亮闪亮的,点点头:“韩司马手下的斥候营我都已经派出去了,我让他们快马加鞭的探测,不过需要点时间。

    他是行军打仗的人,第一眼看到孙权制造的军事沙盘,就明白的其中的价值。

    制造一个沙盘,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同意,最重要的就是弄清楚其中的地形。

    傍晚,孙权才拖着疲累的身躯返回家,这时候已经掌灯了,大宅灯火通明。

    “父亲!”孙权一回来就看到孙坚有些沉默的坐在大厅之中,面色阴沉不定,眉头皱起一个川字。。

    “仲谋回来了!”孙坚抬头。

    “父亲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遇上是什么难事了。”孙权坐了下来,走到孙坚身后,伸出手,给他按摩肩膀,轻轻的问道:“说出来,孩儿给你分析一下。”

    “你小鬼灵精倒是精明。”孙坚微微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