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二章 刺杀 上

第六十二章 刺杀 上



    初平二年,三月,孙坚麾下的大军先后攻破了严白虎的屯兵之地,石城山和白虎山,然后直接攻破乌程县。

    严白虎不敌孙坚的江东军,兵败,他弟弟严舆死战断后,被孙坚一刀斩杀,他率领着仅剩下一千多死忠之兵,逃出乌程县,一路南下,在余杭县休整。

    乌程被攻破,他弟弟严舆战死,他自己仓乱而逃,手中的粮草近无,严白虎整个人都变的残暴起来了,一路上烧杀抢掠,屯兵余杭之时,还在当地开始强征青壮,补充队伍,把余杭弄的民不聊生。

    余杭县有一少侠,姓凌,名操,字坤桃,为人侠义有胆气,而且武艺不凡,他看到严白虎为祸乌程,顿时暴怒如雷,凭借着自己的名声,数日之内,招募了数百余杭人。

    在一个夜色幽暗的晚上,他率领着数百乡人,趁着黑夜之便,偷袭了严白虎的军营,并且亲自把严白虎斩杀于马下。

    三月十日,孙坚接到了这个消息,立刻率军南下,凌操带领着数百将士,在余杭城门迎接孙坚,并且献上严白虎的人头。

    孙坚大喜,以他麾下的余杭人为一曲,表其为一曲军侯,而且委以先锋之任,南下钱唐县。

    三月十五日,凌操的五百先锋江东军,占据钱唐,钱唐县令仓忙的逃出钱唐,至此,吴郡之战结束,吴郡十三县全然落在了孙家之手。

    三十二十日,孙坚以凌操为钱唐县令,祖茂为破贼校尉,领兵一万,驻守钱唐,以防会稽郭异的兵马,自己率兵返回吴县。

    ——————————————————

    清晨,吴县,孙家大宅,还在美梦之中的孙权,再一次被蔡琰的芊芊玉手从暖暖的被窝之中拉了出来。

    “蔡姐姐,你饶了我吧,我好不容易才告别的军营,你就不能让我睡一个懒觉吗?”孙权顶着熊猫眼,挨靠着蔡琰的这具温香软玉,可怜兮兮的哀求。

    最近霸王铁骑的骑兵开始训练军阵了,这事情孙权插不上手,自然就告别了军营的日子,开始变的轻松起来。

    “权,快起来,你昨天答应了夫人什么啊?”蔡琰丝毫不上当,板着一张精致的俏脸,问道。

    “答应什么啊?”孙权睡的迷迷糊糊,哪里记得啊。

    “哼!”蔡琰的面色开始变的不善起来了,几只青葱玉指在孙权的软肋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问道:“现在记起来了没有?”

    孙权一个冷颤,剧烈疼痛让他完全清醒过来了,倒吸了一口冷气,赶紧道:“记起来了,蔡姐姐,放手,疼,疼,我真完全记起来了,给我一刻钟,我马上洗涮,然后吃饭。”

    多温柔的女人,总是少不了这么绝杀的一招。

    这一招本来是吴婉对付孙权的绝招,不知道怎么就到了她手中,孙权心中愤愤的认为,是他老娘带坏了这个温柔如水的女子。

    半个时辰之后,一辆大马车,承载着蔡琰,小欢儿,吴婉,吴琴,还有两个随身丫鬟,一共六人,离开了孙家大宅,缓缓的向城外驶去,孙权率领着五十个精锐的孙家护卫,伴随左右。

    孙权在骑兵军营这么多天,在训练兵卒之余,也开始学骑马,毕竟日后总要上战场了,如果连骑马都不会,就有点太丢人了。

    在孙策的教导之下,磨破了他双股之间的几层皮,勉勉强强的算是学会骑马,也幸好有马鞍马镫,不然他估计再学三个月才能独自骑马。

    他骑着一匹棕红色的高头大马,走在马车的最前面,这是一匹上好的西凉战马,比不上孙策的乌骓宝马,但是也是一匹罕见的好马。

    这一行人的目的地是城外的一座浮屠寺院,佛教在西汉末年就开始传入中原,经过这些年的传播,天南地北的浮屠寺院不少,也不算是陌生的教派。

    吴婉和吴琴皆然都是信佛之人,孙坚征战在外,两人就想去给孙坚上香祈福,保佑孙坚的平安,蔡琰虽然不是信佛的人,但是也担心长安之中的父亲,于是就同行,要为父亲祈福。

    至于孙权,最近吴婉看他太闲了,于是就抓他来护行。

    阳春三月,江东之地,到处都是一片勃然的生机,吴县靠近太湖,户外更是景色优美,春风和煦,百花绽放,幽幽的花香传播四方。

    吴县城外约莫三十多里的一处不算高的山坡之上,一座浮屠寺院坐落在此。

    这座浮屠寺院不大,很新,建立不过十年左右,不过香火很盛,人来人往的,其中不少是盛装而行,明显是城中大户。

    江东信佛的本不多,但是最近这些年,丹阳有一人,名笮融,乃是佛门忠徒,不仅仅自己信佛,还到处传播佛道,大兴庙宇,所以江东信佛的人就多了起来。

    “娘,琴姨娘,蔡姐姐,浮屠寺到了,你们下来吧!”寺院门口,孙权跃身下马,对着马车之上,朗声的道。

    “权儿,你们父子整天打打杀杀的,杀孽太多,你父亲不在,你就代表父亲,也随娘进去拜拜佛吧,求佛祖保佑。”吴婉几人走下马车,看着这个寺院,美眸闪闪,有一丝的虔诚。

    “我?”

    孙权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吧,我不信佛,我们孙家的男人,命运都掌控在自己手中刀剑之中,不求天不求地,更不要说求佛了。”

    “权儿,你和你父亲就是一个样子!”吴琴掩口轻笑。

    “你不相信,娘相信,虽然说战场之上你死我活是必然的,但是毕竟是杀人,杀孽缠身,非好事。”吴婉穿着一丝崭白色的宫裙,苦口婆心的道。

    “权儿,来都来了,拜一拜就算是随了我和你娘的心愿。”吴琴和吴婉长的很相像,就是年轻了点,面容姣好,犹如小家碧玉,幽幽的道:“你们父子整天在外厮杀,我和你娘就天天在家里担心。”

    “权,不可逆夫人之意!”蔡琰拉着他的小手,柔声的道。

    “行,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还能如何!”

    孙权耸耸肩膀,对着身后的几十护卫,有些无奈的道:“寺院不大,你们就守在外面吧!”

    “诺!”

    护卫头子是一个青年,名为孙弘,乃是孙家族子,看着孙权,恭敬的道。

    这个浮屠寺院还真的不大,供奉的佛像也不多,不过吴婉,吴琴还有蔡琰倒是很恭敬,很虔诚,一座一座佛像跪拜,为了让老娘安心,孙权也装模作样,拜了一拜。

    等到几人把所有佛像拜完,这已经是大下午了,这时候浮屠寺里面的人流依旧还有不少,吴婉添了点香油钱,想要祈福点长命香,于是一个高大的光头和尚接见的吴夫人。

    这个中年和尚很高大,虽然穿着一身袈裟,但是孙权总是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夫人好,我是这里的寺卿,宣玄!”中年和尚看着吴夫人,合手,道。

    “宣玄大师,我想为我夫君祈福,点燃长命香,可以吗?”吴婉看着中年和尚,恭敬的道。

    “当然可以,夫人,请随我来!”中年和尚点点头,双眸之中一抹隐晦的寒芒。

    “等等!”

    孙权突然站了出来,轻声的问道:“某家孙权,请问大师,什么时候在此浮屠寺,领寺卿的?”

    汉朝,佛寺的方丈必须得到官府的度牒,方能胜任寺卿。

    “回公子话,已有五载!”中年和尚凝视着孙权,瞳孔微微有些收缩,但是面色很镇定,轻声的回答。

    哧!

    孙权二话不说,直接拔出腰间佩剑,长剑寒芒闪烁,速度极快,一个简单的直砍而下,直娶中年和尚的项上人头。

    中年和尚没想到孙权居然直接出剑,大吃一惊,有些抽手不及,但是反应很快,长长的袖子之中,一柄隐藏已久的匕首露出,挡住的孙权的剑。

    挡的一声,火星四射,震动了整个浮屠寺院,一个个拜佛的香客看到这个情形,立刻的一哄而散。

    “来人!”孙权剑势直压而下,长喝一声。

    “快,保护夫人,公子!”寺院之外的几十精锐护卫都声经百战之辈,一听到叫声,不到十息的功夫,直接闯进来,把孙权几人团团围住,保护在中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