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三章 刺杀 下

第六十三章 刺杀 下



    两人兵戈相交,火星四射,瞬间的动乱,让整个寺院暴动起来,一个个香客惊慌外逃,热闹的寺院一哄而散,仅仅剩下刀剑对持。

    原本平静虔诚的寺院立刻变的无比的萧杀起来。

    “大圆阵,护!”孙弘一看这状况,立刻一声长喝。

    孙家的护卫都是战场上退役下来的精锐战兵,护卫队长孙弘更是一个练气境的武道高手,紧紧一瞬间,一个简单的军阵形成,保护着中间的六个女眷。

    圆阵是军中一个简单的防守军阵。

    “江东军?好严谨的防守军阵。”

    中年和尚冷冷一笑,没有丝毫的惊慌,反手握住手中的匕首,挡住孙权的剑,一瞬间面目便的无比的狰狞起来,杀气凛然,眯着眼睛,凝视着孙权,冷笑的道:“权公子,此乃浮屠寺院,安静之地,为何在此大动兵戈啊?”

    “大师,某也想不透啊,区区一个寺卿,袖中为何暗藏利器呢?”孙权看着这个众人面对这江东军的肃杀的军阵,仍然保持了冷静不惊的中年和尚,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太镇定了,恐怕还有后手!

    “哈哈哈……好一个权公子。”

    中年和尚看着孙权,目光之中有一丝的意外,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笑容,不解的问道:“某家到底哪里露出的破绽,某家自问伪装的很好,权公子到底是如何看出来的?某家真的很不明白了。”

    他说出此言,就承认了是有预谋的来对付孙家家眷的,吴婉几个女眷顿时花容失色,有些惊慌起来,互相抱着,被数十将士团团的保护在军政的中间。

    “一个在浮屠寺院之中待了五年的寺卿,身上会有一股檀香之味,你没有!”

    孙权双手握住长江,死死的看着中年和尚,目光之中一脸冷漠的杀芒,冷声喝道:“而且你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杀气,这是战场的杀气,你明显是刚刚脱离战场的军人,一般人感受不到,但是从战场下来的人,一定能感觉的到。”

    “原来如此!”中年和尚哑然一笑,看着孙权,顿时有些目光敬佩,他直觉的感受到,此少年很不简单,惋惜的道:“可惜了,如此天资的少年,今日就要陨落在此!”

    言语之中,胜意在握。

    “公子,你先退后,此人武艺不简单,恐怕已经进入的练气境界,弘来对付他!”护卫队的队长孙弘拔出手中长剑,一个闪身挡在孙权面前,朗声的道。

    “贼子,速速束手就擒,本公子还可以饶你一命!”孙权一听,收回长剑,身影一闪,退回护卫的军阵保护之中,不过目光依旧冷漠的凝视着中年和尚,大声喝道。

    “权公子,你现在说这话还早了点,谁饶谁的命,还不知道呢!”

    “是吗?”

    孙权的脸色微微一变:“阁下是不是太自信了,就算你是练气大成的武者,我就不相信江东军的军阵杀不了你。”

    “杀!”

    孙弘更是大喝一声,整整五十个江东军战兵气息如一,杀气凛然,仿佛凝聚成一股强烈的气势,让整座庙宇都充满杀意寒气。

    “权公子,不仅仅你有兵马在手,某家既然设局想要杀孙家的人,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准备,来人!!!!”

    中年和尚冷笑一声,然后一声长啸,啸声震动整个寺院的山头,猛然之间,一阵阵的脚步声响起,四面八方约莫上百人涌出来,把孙家护卫的军阵反而包围之中间。

    “不好,他们也是军人,而且有弓箭手,江东军所属,听令,三重圆阵,外竖人墙,抵挡弓箭,保护夫人和公子。”

    这上百黑衣人的出现,让孙弘面色大变,特别是最前面的三十个弓箭兵,绝对能破他军阵的所在。

    今日是简单出门,所有的护卫都是一柄环首刀,没有长兵器,身上没有盔甲,手中也没有盾牌,这么近的距离,面对弓箭兵就是一个个的活靶子。

    “护!”

    五十个江东兵都是孙家铁杆死忠,本来是形成大圆形军阵立刻一变,形成的里外三重的圆形军阵,最外面的那一重圆阵,充当盾牌。

    “好一个江东军,区区几十人居然能结出这么严密的防护军阵,果然不简单!”说话的是一个消瘦的中年,他从人群之中走出来,来到中年和尚的身边,全身黑色长袍,腰间别着一柄细长的剑。

    “就算再不简单今日也要全部死在这里,孙坚让我等流离失所,杀我等兄弟手足,我等便要他之妻儿偿命!”

    一个玄衣大汉性子暴烈,手中长枪直指军阵之中的孙权,杀气腾腾。

    “他大爷的,这一次大意了,没想到在自己家门口让人给伏击了,真的中招了。”

    孙权看着这一幕,手中长剑握紧,咬着牙齿,双眸之中划过一丝阴霾之色,敌人明显是有备而来,设套伏击他们的,就算程普他们接到消息,从吴县到这里,快马来回也要两个时辰。

    以现在他们的实力,面对上百同样之战场之上下来的军人,绝对扛不住。

    “你们到底是何人,事到如何,何必鬼鬼祟祟,报上名来。”孙权挺拔的身影战力在军阵之中,无畏无惧,大声喝道。

    他现在只能拖时间了。

    几十江东将士看到孙权一个少年尚且无惧,顿时士气大增,一个个爆发必死之志,谨守军阵的每一个缝隙。

    “权公子,你想拖拖时间吗?”

    中年和尚淡淡一笑,一语道破了孙权的心思,悠然的道:“不用如此麻烦了,寺院方圆数里,早已经让我掌控了,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今日你们必死无疑,给我——杀!”

    “杀!”

    几十个黑衣人,弓箭齐放,孙权军阵外围的十来个护卫全部中箭,但是一个个都死死扛着,以身为盾牌,竖在第二重圆阵之前。

    三轮弓箭之后,孙权军阵外围依旧是一道人墙,明显是以尸体为盾牌,中年和尚面色越发的狰狞起来,双眸一冷,直接大喝一声,道:“速战速决,弓箭手停,全体给我上,一个不留,给我全杀。”

    这里毕竟是吴县之地,他也不敢拖得太久。

    “杀!”

    上百黑衣刺客涌上来。

    “江东的将士,某家孙权,与尔共战,给我扛住!”孙权一剑划出,一个诡异的角度,把一个黑衣刺客刺穿,拔出手中血淋淋的长剑,大喝。

    “挡住!”

    孙家护卫仅仅剩下来不足三十将士,已经凝固成一个防守极为严密的圆形军阵,把刺客死死的挡在外面。

    “孙弘!”孙权大喝一声。

    “到!”

    孙弘虽然是练气境的高手,但是对方的那个玄衣大汉也是这个等级的高手,两人死死的缠斗在了一起,他一听到孙权的喊声,立刻脱身,退回军阵。

    凭借着这个军阵,孙家护卫明显还能支持一段时间。

    “你立刻一个人突围出去,离这里不远就是我大哥孙策的军营,你去搬救兵!”

    剧烈的激战,孙家势弱,孙家护卫,无一完好,就连孙权肩膀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长长的刀痕,鲜血四溢。

    幸好这一段时间他勤奋练武,而且还在军营之中打滚了一点时间,身体的体力力量大涨,在加上前世的功底,所以勉强能撑住。

    “不行,公子,弘不能舍你们而去,还是你来突围,去找援兵,我来掩护你。”孙弘双眸赤红,看着孙权的身影,有些激动的道。

    “混账,我要有你这个功夫,用的了你来突围吗?”孙权大喝一声,怒道:“现在不说这个的时候,没有援兵,我们全部都要死在这里,速去速回,这是军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