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五章 横空杀出,徐盛!

第六十五章 横空杀出,徐盛!



    寂静的寺院,到处都是残尸断臂,血流成河,一片死寂。

    绞杀最后的孙家护卫,黑衣刺客最少付出了比孙家护卫多上一倍的性命,仅剩下来的四五十黑衣刺客把大堂围住了。

    中年和尚走上来,轻轻的把刀架在孙权的脖子之上,叹声的道:“权公子,尔年不过十二三,居然有此之气魄,某家陈况佩服之极,可惜,你我乃是生死之敌人。”

    “如今严白虎已死,麾下之人早已散去,在江东和我孙家有这么大仇恨,而且无耻卑鄙到要以妇孺之命出气的只有一人,许贡!”孙权单膝跪地,以剑撑体,强硬的抬起头,看着中年和尚,黯然的目光划过一丝冷芒,道:“你是许贡的门客。”

    “江东人都说,孙文台有两个无比出色的儿子,一子勇,一子谋,次子孙仲谋虽还不到弱冠之年,但是聪明绝顶,此言非虚!”

    中年和尚瞳孔微微收缩,当下笑了笑,才赞声的道。

    他的话算是承认了自己的来历。

    孙权环顾了一眼,看着中年和尚,玄衣大汉,还有那个阴森森的黑衣男子,心中有一丝明郎,这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许贡麾下的三门客吧。

    如今许贡还没有死,这三门客都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许贡恐怕已经潜回来的吴县。

    “没有人能杀了孙家还能活着,你们一定会死!”

    事到如今,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之上,孙权已经不期望了,两世为人,他倒是没有多害怕死亡,死过一次的人,逼到了绝路,总是能坦然。

    “死到临头,还嘴硬,某送你上路。”旁边的玄衣大汉闻言,大怒,双眸一瞪,长枪竖起,一抹寒光划过,就要直接取孙权的项上人头。

    铛!

    突然,一柄长刀横空而来,刀枪相交,声音在不断的回荡,火星四射,众人定眼一看,只见一道布衣青年的身影直接闯了进来。

    仅仅一瞬间,周围十几个黑衣刺客让布衣青年的长刀砍过,身首异处。

    这瞬间的变故,让一众刺客反应不过来,都有些愕然的失神了。

    孙权一看,反应神速,最后一丝求生的意志点燃,在中年和尚愕然的一瞬间,扬起手中的长剑,把他的大刀格挡开了,身躯猛然倒退几步,离开他兵器的威胁范围。

    不过他失血过多,一个踉跄,身躯有些站不稳,就要倒下了,他身后的蔡琰急忙上前几步,抱住孙权的身躯。

    “来者何人?”中年和尚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猛然之间恼羞成怒,凝视着布衣青年,大喝一声,道。

    明明已经得手了,没想到却横空杀出一个布衣青年。

    这个布衣青年能硬生生挡下许兵的一枪,毫发无损,武艺明显不在他们几个之下,中年和尚顿时急了起来。

    “某家琅琊徐盛,尔等稍小,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在浮屠寺院行凶,截杀妇孺少年,爷爷我看不过去了,先接我一刀!”

    布衣青年身高一米八,相貌堂堂,面容俊朗,年约二十出头,身上气血磅礴,真气鼓动,明显已经练气有成,手中一柄超越丈五的长刀,刀光寒芒之中,几颗黑衣刺客的人头坠落,鲜血狂飙。

    “徐盛?”

    孙权顺了一口气,反而精神好多了,在蔡琰吴婉的两人扶持之下,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突然杀出,救了他命的青年。

    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东吴十二虎臣,徐盛,徐文向,原来是是你!”

    孙权小脑袋之中,灵光一动,记起来了,这个布衣青年难道就是和周泰程普他们齐名,未来东吴的栋梁虎将,徐盛。

    “哈哈哈,果然,死过一次的人没有这么容易死的。”孙权心中突然想要大笑。

    这命运还真奇特。

    “无知竖子,居然敢来管某家之事,你在找死!”玄衣大汉暴怒,仗枪直接杀了上来。

    “贼子,你不是某的对手!”

    布衣青年一刀举头而斩下,玄衣大汉一惊,横枪相当,一声‘铛’的交锋之中,玄衣大汉不由自主的倒退数步,虎口破开,一丝丝鲜血溢出,体内肺腑也让这一击震伤了。

    “王锐,许兵,此人非一般,我们一起上,其他人,立刻去杀了孙权!”

    中年和尚双眸一瞪,这一击让他明白了,这个布衣青年的武艺一定在他们三人之上,也就是说,已经是练气大成了。

    “少年,夫人,你们都退后!”

    布衣青年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孙权和几个妇孺,大喝一声,手中的长刀直接横出,犹如一道银的长河,一道道刀花闪烁寒芒,一众黑衣刺客都不敢杀上来了。

    “休得猖狂,杀!”中年和尚一刀横过来。

    “某一定要杀了你!”玄衣大汉压抑着身上的伤势,继续攻了上来。

    消瘦阴霾的黑衣男子没有攻击上来,紧紧的握住剑柄,反而退后的几步,但是敏锐的布衣青年反而感觉他最难对付。

    “破山斩!”

    布衣青年一声冷喝,长刀犹如巨山般砍下,中年和尚和玄衣大汉两人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招,面色惊变,联合抵挡。

    “杀!”周围的一些黑衣刺客也有几个从后面开始围杀孙权几人,不过还有几个还活着的孙家护卫,勉强站起来,抵挡在孙权几人的身边。

    哧!

    这时候,黑衣男子突然动了,犹如一个等待已久的毒蛇,伸出的尖锐的利牙,借助冲劲,直奔布衣青年。

    “来得正好!”布衣青年对于这条毒蛇早有防范,长刀不撤,依旧死死的压住对面的两人,但是却空出一只手,一柄仅仅寸余的匕首在手。

    “不好!”

    孙权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杀气,心中涌起一股寒气,双眸瞪大:“他的目标是我!”

    果不其然,黑衣男子攻势在瞬间一变,尖锐的长剑居然直取孙权的头颅。

    “你们退开!”

    孙权猛然推开身边的几个女人,长剑横空一档,顶住了尖锐的剑芒,但是整个人都让强大的剑势斩出数米之外。

    嘭!

    整个身躯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口中鲜血直流,仿佛体内五脏六腑都被震碎的,火辣辣的。能支撑到现在,依旧没有昏过去,就是凭借着他的一口气。

    “尔敢!”布衣青年一看,大怒,长刀直接把三人都笼罩在其中。

    嗒嗒嗒……

    这个时候,忽然寺院之外,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传来,中年和尚和玄衣大汉的面色惊变,黑衣男子冷静的神情也变了变。

    “是江东军来了,我们撤!”中年和尚冷冷的看来一眼徐盛,无奈的道。

    “想走,给我留下!”布衣青年徐盛也感觉到了有援兵,顿时冷声喝到,憋着一股怒气,刀刀要命,硬生生把两人牵住了。不过黑衣男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该死!”

    “滚开!”

    马蹄声越来越近,中年和尚和玄衣汉子被徐盛给死死缠住,明显脱不了身,着急起来。

    “尔等居然敢伤吾之母亲弟弟,统统该死!”一头无限暴怒之中的狂狮,策马狂奔而来,扬起千尘,直接马蹄寺院,一枪出,银芒闪烁,几个来不及撤退的黑衣刺客当场让他刺成一个串。

    “孙策?”

    中年和尚和玄衣大汉骇然失色看着这个一声盔甲的狂暴少年。

    “是策儿!”吴婉一看,几人顿时喜极而泣

    孙权趴在地面上,微微抬头,一看马背上那道熟悉的身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硬撑着的一口气散去,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