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六十六章 醒来

第六十六章 醒来



    孙坚以雷霆万钧之势扫平的吴郡,震慑江东各诸侯和吴郡的大小世家权贵,如今即将回师吴县,妻儿却在吴县城外,遭遇刺杀,次子孙权更是生死不明。

    在孙坚未归,吴郡都尉,代郡守程普就已经调动了城外的五千精兵,把吴县四门关闭了起来,不许进不许出。

    此消息一出,顿时引爆了吴县的无数家族,无数人都惊慌起来了,就连江东士族之首顾陆两家也坐不住了。

    顾家大宅一个庭院之中,家主顾鸿接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心中微微有些不安,阴霾着脸色,深邃的双眸划过一丝冷芒。

    “老墨,你去查查,最近家族里面有没有人联系过许贡。”顾鸿眯着眼睛,对着自己的心腹,一个精瘦的老者,冷声的道。

    “家主,你认为这是许贡做的?”老墨驼着背脊,面色很冷漠,疑惑的问道。

    “**成是他,刺杀家属,这是大忌,一般人就算与孙坚作对,也不敢如此做,这绝对是不死不休大仇,在江东和孙坚结下这么大的梁子的只有他许贡了,许贡兵败逃出由拳之后,一直音讯全无,没想到居然返回了吴县!”顾鸿叹声的道。

    “就算是他,和我们顾家有什么关系啊?”老墨不解。

    “仅凭一个许贡,做不出来这等大事,吴县之中必然有人接应他,老夫怕就怕我们顾家的人掺合进去。”

    顾鸿知道,在顾家里面,不满孙坚进驻吴郡的大有人在。

    “如今孙坚携带着无上盛势归来,却遭遇如此之事,这吴县恐怕要大震荡了,我们顾家不能做出头的鸟。”

    乱世之中,有兵就为王,若是平时孙坚还是忌惮顾家几分,但是如果顾家牵涉到了这一次刺杀,面对的是陷入暴怒,失去理智的江东猛虎。

    到时候,即使顾家家大业大,也难逃满门覆灭的危机。

    “老奴马上去查。”老墨闻言,心中不由得一寒,双眸之中凝聚一丝惊惧,恭敬的道。

    “还有,这段时间,无论谁找上门来,你都是老夫病了,不见任何人。”顾鸿沉声的道。

    “诺!”

    老墨点点头。

    与此同时,陆家大宅之中,陆家的家主,一个垂暮之年的老者,接到了孙家夫人和公子被刺杀的消息之后,敏锐的感觉吴县即将的动荡。

    “许贡啊许贡,胆子真大。”

    陆家家主杵着一根拐杖,仰望着天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道:“看来这一次猛虎要明目张胆的举起的屠刀了,吴县要留血了。”

    次日,顾陆两家的家主都开始闭门待客。

    吴县的一众大小世家和豪强家族看到江东军这架势,本来想要团结起来对抗孙坚的,但是两大巨头家族这态度,顿时一个个开始有些慌乱起来了,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

    孙权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当他朦朦胧胧的从无尽的黑暗之中苏醒过来,顿时感觉全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痛,仿佛身躯不是自己的了。

    “权,你醒了?”

    厢房之中,一个欢喜的声音响起,娇声的叫道:“夫人,权醒过来,夫人快来,权已经醒了!”

    紧接着,一阵急速的脚步声,涌进了厢房之中。

    “儿啊,你吓死娘了!”

    吴婉双手提着宫裙,匆匆忙忙跑进来,抱着床榻的包的像一个粽子小孙权,哭的泪如喷泉,伤心欲绝。

    孙权已经昏迷了整整两天了,她眼睛都哭红了。

    “娘……放心,我没事!”

    孙权睁开眼睛,看着明亮的光芒,知道自己终究捡回来的一条命,露出了苍白的笑容,微微一笑,艰难的说了几个字,牵动了内府的伤势,连连咳嗽。

    “权公子,你现在的伤势很重,千万不可乱动,而且伤了内脏,最好不要说话。”一个中年医生走上来,坐在床榻旁边,给孙权把脉,告诫的道。

    这个中年医生是整个吴县最好的医生,于郝。

    “娘,二弟已经醒过来了,你和蔡娘子先出去,让医生给二弟看看,你们在这里二弟的情绪会激动。”孙策扶着吴婉,轻声的道。

    “夫人,我们先出去吧!”蔡琰看了看,只好柔声的说道,然后扶着吴婉走出的厢房。

    “于大夫,我弟弟如何?”

    两人一走,孙策急忙的问道。

    “除了胸口的那一刀之外,其他的外伤都不碍事,胸口上的那一刀也没有中要害,但是伤口很深,最少要几个月才能愈合。”

    于郝仔细的给孙权检查了一下,才沉声的道:“最重要的是内伤,他让武艺高手震伤的内脏,恐怕会留下病根。”

    “不能治好!”孙策面色顿时有些阴霾。

    “我是无法治,现在我只能给公子开药调理,但是要想全愈,恐怕很难,身体好了之后,日后难免有些咳嗽虚弱。”

    于郝想了想,沉默了良久,才道:“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我没办法,不过他自己可以以武强化其身,他若能有大公子的武道修为,想必也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公子乃是练武之人,应该知道,武道能强身,这只能看公子自己的造化了。”

    “谢谢大夫!”孙策闻言,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那公子自便,某就先去给权公子开几副药了,对了,大公子,你让权公子这几天尽量少说话。”

    “好,如今吴县有些乱,我让人护送你去,来人,送于大夫去抓药!”孙策点点头,对着屋外的几个孙家护卫,朗声的道。

    几个护卫走进来,恭敬的护送于郝走出去。

    “二弟,感觉如何?”孙策倒了一碗温水,走上来,关怀的问道。

    “这一次能活过来,已经算是这样了。”

    孙权面前顺着床榻,坐起来,喝了一口水,虽然依旧感觉全身疼痛的厉害,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但是气倒是顺了不少,一边咳嗽着,一边叹声的问道:“我们……我们孙家的护卫还有多少人活下来的?这一次要不是他们拼死奋战,我和母亲恐怕就要命丧黄泉了。”

    如果不是孙弘和五十护卫拼死奋战,恐怕孙权他们一早已经人头落地了,一个个的死在他面前,就算孙权见识了雒阳的惨案,见识了沙场的残酷,还是有些受不了。

    特别是这些护卫以身为盾牌,强行挡下此刺客的弓箭的时候,孙权的更是一种无比的愤恨,恨刺客,也恨自己的无能。

    “能活下来的只有五个,现在还在昏迷,没有醒过来,其中一个还断了一个胳膊。”孙策看着孙权,目光有些黯然的道。

    “孙……孙弘呢?”孙权又咳嗽了几声,继续问道。他记得孙弘去求救之前,已经挨了黑衣男子的一剑。

    “来到我军营的时候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医生还是没有能救回来,死了。”孙策沉默了一下,才轻声的道。

    “哈哈哈……我孙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孙权冷笑,一双琥珀眸子凝聚起一道阴冷的寒芒,低声的道:“这一次算是栽了一个大跟头了,对了,那些刺客逃跑了多少?那个中年和尚如何了?”

    “一共一百零三名刺客,只是跑了一个,其他人都让某家给斩杀了,那个中年和尚让我一枪灭杀了,那个玄衣大汉死在救你的那个青年手中。”说起就孙权的那个布衣青年,孙策双眸微微一亮。

    “跑掉的那个应该是那个黑衣男子,这人很危险,应该精通刺杀。”孙权现在没有时间管徐盛,还是先把这个危险的刺客找出来,道。

    这个黑衣男子给孙权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不把他找出来,他心不安。

    “这人我没有见到,若是让我见到了,他一定跑不了。”孙策杀气腾腾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