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七十三章 自动送上门的张昭

第七十三章 自动送上门的张昭



    顾家大宅,一个雅致的厢房之中,灯光璀璨,顾鸿站在窗边,浑浊的双眸凝视窗外的细雨,心中不由自主的一股寒冷,有些沧桑的身影显得老迈起来了。

    “叔父,事到如今,你下一个决定吧!”顾雍很恭敬的跪坐在他的身后,低沉的声音在厢房之中响起。

    “什么决定?”自从袭杀顾舟失败,顾鸿这个家主就感觉到顾家的末路,失去的顾家高高在上的那种高傲之气。

    顾家在江东的确有很大影响力,跺跺脚,江东的大地都会震撼,但是也低挡不住孙坚这头猛虎手中的数万精锐兵马。

    “反抗,或者彻底投诚!”顾雍双眸之中划过一丝的坚毅。

    “反抗又如何?投诚有如何?”顾鸿心中微微一动,恢复了一丝往日的精芒,目光栩栩的凝视着个顾家几十年来最出色的青年。

    “反抗,就是放弃吴县的一切,立刻动手,集合我们顾家现在全部的力量,杀出吴县,只要能杀出去,就能活下去。”

    顾雍神色很冷静,既然事情发生了,就不能坐以待毙,发展到如今,虽然不是他所想,但是顾家只有这两条路了,他朗声的道:“到时候我们还能集中吴郡的士族,或者投靠丹阳,或者投靠庐江,共同反抗孙家。”

    以顾家的影响力,江东任何一路诸侯都不会拒绝他们的投靠。

    “我们杀不出去!”顾鸿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微微一笑,道:“孙家有精锐骑兵,就算我们杀出县城,也走不出吴县的地域,此计不通。”

    “就只剩下彻底投诚了!”顾雍也知道,顿时叹气,道:“把顾家的一切都交出去,没有丝毫的保留,只是这样的话,我们恐怕就要彻底的和孙家绑在一起,甚至走到江东这些世家的对立面。”

    “如若这样,你可有把握能保顾家?”顾鸿突然问道。

    现在,他只想让顾家里里外外上千口人生存下去,他担忧的是顾家就算彻底投诚,也会让孙家秋后算账,到时候顾家就真的一点反抗力都没有了。

    “孙坚此人雄才大略,乃是成大事之人,而且他的两个儿子一文一武,都非泛泛之辈,不是一般的匹夫,孰轻孰重,他们心中还有数,侄儿有九成的把握,能保住顾家。”顾雍这几个月先进入郡守府,然后随军而行,算是把孙家了解不少,这点把握还是有了。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决定了。”顾鸿眯着眼睛,叹声的道:“老夫真的老了,老眼昏花了,要不然慌乱之中也不是出此下策,招来横祸,顾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如今青黄不接,唯一出色之辈为汝而已,你若能让顾家渡过此劫,吾便开宗祠,把家主之位,传入尔!”

    “叔父!”顾雍微微一惊,有些讶异的看着顾鸿。

    “去吧,这是我的令牌,顾家的所有力量随便你调动,我把顾家交给你了。”顾鸿装过头,从长长的袖子之中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令牌,言语之中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压。

    “诺!”顾雍神情一震,恭敬接过这块沉甸甸的令牌。

    ————————————————————————————————

    清晨,雨停了,吴县的一片清新爽朗的空气之中却弥漫着一种紧张兮兮的气氛。

    昨夜的西门长街血战和县衙附近的袭杀,许贡,张初,还有顾家的顾舟,联合起来刺杀孙坚长子孙策不成,反而让孙策设伏,一网成擒。

    这事情在一夜之间就已经传遍县城之内的各大家

    如今所有人的目光都能感觉到一种压抑之后的平静,一个个开始盯紧郡守府,等待猛虎孙坚的决定,或者说等待着孙坚的屠刀。

    “这许贡还真自不量力,这一次恐怕死定了!”大街小巷,一些酒厮茶楼,有些读书士子,三五成群,议论纷纷。

    其实许贡他们倒不是很在乎,如今的许贡已经失去的利用的价值,顶多就成为孙坚立威的一个对象而已。

    “听说这其中还有张家的家主,子洋先生也牵涉进去了!”

    但是张初就不同了,本身就是吴县一个比较有名望的读书人,张家是吴县的本地缙绅的一个代表,这让他们害怕孙坚会因此大做文章,利用张初的事情,对本地缙绅大开杀戒。

    “我听说,就连顾家的顾舟都牵涉进去了,破虏将军这一次肯定暴怒,顾家都难逃其责啊!”酒厮之中,一人低声道。

    最重要的这事情关乎到了江东士族的巨头顾家,顾舟也算是顾家的一个代表性重量人物,官至吴县令,所以很多人都把这事情看成是顾家授意的。

    “顾家可不是张家,恐怕破虏将军也要小心掂量吧!”有人叹声的道。

    如今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孙坚和顾家的碰撞。

    顾家陆家着两大家族和一片的吴郡世家不同,他们才是江东真真正正的巨无霸家族,乃是超脱吴郡之外,影响力覆盖江东的大家族。

    一个三十四五出头的中年儒生,头戴纶巾,一袭简单的布衣长袍,有些落魄,走过吴县的大街小巷,一边走着,一边听着不少的言论,心中开始默默的思考起来。

    不到半个时辰,这个中年儒生已经走到的吴县郡守府的面前,他抬起头,凝视着郡守府的大门,他心中有一丝的挣扎。

    他叫张昭,他想投靠孙坚,于是乎就想毛遂自荐,他虽然年少好学,自问才能匪浅,但是曾经做过牢,有些不自信。

    张昭是徐州人,年少好学,闻名乡里,几年前徐州彭城战乱,叛乱被州牧徐谦平定了,后来徐谦闻他之名,便要征辟他,但是他已经感觉到乱世的到来,徐谦却非雄主,他并不愿意投靠,于是就推迟了,反而得罪的陶谦,没想到陶谦居然把他打入的大牢。

    去年,好友赵昱当上的广陵太守,便向陶谦求情,算是把他救出大牢,不过他害怕陶谦记仇,出牢之后,就带着家人,一路南下,来到江东避祸。

    张昭在吴县也呆了几个月,从孙坚进驻吴县就开始留意,已经观察的孙坚有一段时间了,早在一个多月之前,他就下定决心要投靠孙坚,不过他只有他张昭的傲气,所以必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

    昨夜的事情,让他看到的机会,他明白孙坚如何最忧愁的事情。

    …………

    郡守府的大堂之上,孙坚跪坐中央面色有些低沉,孙权孙策都在,左右两侧程普朱治高岱这些人的面色都显得十分的沉重。

    “说说看,这个顾家,该如何是好?”孙坚沉声。

    他们在讨论如何对顾家,顾家的问题成为了所有人的一个大难题。

    孙坚手中握着数万精锐江东战士,已经掌控吴郡各县,兵精粮足,覆灭顾家不过是翻手之间,但是这个顾家毁灭的后果孙坚未必能承受的住。

    灭了顾家容易,但是得罪世家士族就是一个不智的选择,世家士族,可不是说一说的,在东汉末年的这个时代,世家士族掌控的大半天下,包括舆۰论,土地,人口……影响力太大了。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孙坚灭杀了顾家,唇寒齿亡的陆家一定会领头,联合整个江东,反抗孙家的统治,倒是不仅仅吴郡之中战火四起,会稽丹阳的兵马也会杀进吴郡。

    当然,以孙坚目前的实力,也不至于畏惧,顶多是杀伐重了一点,到时候恐怕他就真都要大开杀戒了,不杀个几十万人,难以平息,到时候就真的难以在江东立足了。

    但是既然顾舟露形,刺杀孙家的人,不处理是绝对不行的,如果没有点强硬的态度,江东世家只会越发的嚣张,如何的把握这个度就成孙坚的头疼的问题。

    众人也挠头,一个个的沉默,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所以大堂之上的气氛有些低沉。

    “你们怎么了,都哑巴了,说话啊!”孙坚无奈,双眸一瞪,低吼叫的一声:“仲谋,你来说。”

    “父亲,此事急不得,孩儿也在寻思!”孙权坐在轮椅之上,靠在孙坚的身边,微微苦笑,对待顾家的这事情的他也无法去把握这个度。

    孙权不过是凭借超越这个时代一千八百年的知识,才可以很多事看的比一般人透彻,但是比不上一些顶尖的谋士。

    如今孙坚麾下大将无数,就是缺乏一些最顶级的谋士,程普也就顶多是一流的谋士。

    “主公!”这时候,一个郡守府卫兵走进来,单膝下跪,汇报起来道:“外面来了一人,名张昭,欲投靠主公,他声称他可解主公如今之愁。”

    “张昭?此人何来历,他好大的口气!”

    众人一听,微微一怒,他们商量的大半天,都没有一个所以然,一个陌生人却说能解决事情,顿时有些愤怒。

    “你说他叫什么?”孙权闻言,小脸却是大喜,目光尖锐的看着卫士,急忙问道:“快快回答我!”

    “他说,他叫张昭,字子布。”卫士一愣,急忙朗声的道。

    “张昭,张子布?哈哈哈……快请,不,父亲,此人拥有萧何之才,你当亲迎之!”孙权大笑起来,没想到他一直寻找的张昭,居然会自动送上门来。

    孙坚入驻吴郡,大开府门,虽然也有零零落落的一些人来投靠,但是都是顶多就是一些坐拥一县之主的人才,最顶级的谋士,一个都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