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八十一章 袁绍占冀州,曹操入兖州!

第八十一章 袁绍占冀州,曹操入兖州!



    初平二年,河北冀州。

    四月,袁绍大军进驻巨鹿,听闻巨鹿大才田丰之名,便备下重礼,以谦卑的姿态邀请田丰出山相助,田丰感于袁绍的盛情,出山相助,袁绍辟其为别驾。

    田丰献计,以袁绍麾下麴义为中军,颜良为左军,文丑为右军,三路出兵,韩馥麾下仅有一将潘凤,潘凤虽勇,但是寡不敌众,只有节节败退。

    袁绍的大军先后攻占了中山国,常山国,巨鹿郡,赵郡,清河国,不过月余覆盖大半冀州之地,韩馥仅凭着魏郡苦苦支撑。

    五月,田丰游说之下,韩馥别驾从事沮授投于袁绍,并且带走了刺史府的大半官吏,魏郡北部所有县城失守。

    六月初,潘凤屯兵邯郸,为冀州治邺城坚守最后一道门户,六月中旬,袁绍亲临邯郸,麾下麴义、颜良、文丑这等大将皆然兵临邯郸。

    袁绍亲自说降潘凤,不过潘凤怒然而拒,死守邯郸,六月下旬,邯郸城破,潘凤在颜良和文丑的夹攻之下,身受重伤,依旧率领了百余亲兵突出了重围,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七月,韩馥投降,把冀州拱手相让,袁绍大军入邺城。

    黄昏,残阳如血,邺城,一座庄严雄伟的大院,这座大院已经被一队队的军士重重包围了,大堂之上,韩馥一袭州牧的官袍,腰佩长剑,安然的跪坐在上位。

    一道雄伟的身影,器宇轩昂,一身闪亮的铠甲,腰佩长剑,踏着响亮的步伐,孤身一人,大步的走了进来。

    “袁本初,你来了!”韩馥抬起头,凝视着来人,没有丝毫的惊异,嘴角一抹冷笑。

    “韩州牧,你本是我袁氏门生,若是当初愿意乖巧的把冀州让出来,吾必然会厚待你,何必落之如斯局面呢?”

    袁绍冷眼的看着韩馥,因为韩馥的强烈抵抗,一个无双上将潘凤让他在夺取冀州的时损失了不少的兵力,以至于老巢渤海郡都让幽州的公孙瓒夺取了。

    对于韩馥,他心中有一股怒气。

    “馥出身袁家,若非当年次阳公的栽培和教导,亦然不会馥有今日,馥自认为并非着乱世之雄,本就有意将冀州相让于你,可惜你在关东联盟的时候,心太急了,一心想要毒杀吾之弟无双,除去吾之臂膀,让吾心寒之极,唯有举兵相挡。”

    韩馥目光凝视着袁绍,平静的说道,声音之中有一丝淡淡的讥讽。

    次阳公就是袁隗,袁绍的叔父,位列大汉司徒,三公之位,韩馥就是他的学生,也是袁隗的大力运作之下才能坐上冀州牧的位置。

    韩馥自认为自己一直是忠心于袁家的,可是在酸枣的关东联盟之中,潘凤的遭难让他对袁家心寒了。

    “嗯?”

    袁绍的瞳孔微微有些收缩,当年他想除去潘凤的事情做的很缜密,其实就是希望韩馥无依无靠,最后把冀州拱手相让,可是孙权的出手,把潘凤救了回来,顿时让他的计划破产了。

    他倒是没有想到成就了反效果,让韩馥从原来的决定改变,不惜出兵拼死抵抗他。

    他最没有想到的就是韩馥本来就有心要把冀州拱手相让,这让他有些后悔当初的出手了。

    “如今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乱世之中,胜者为王,冀州到头来还是我袁本初的,潘凤呢?”袁绍深呼吸了一口气,对于潘凤这员超级猛将他还是心存幻想的:“汝若把潘凤出来,让他死命的效忠于绍,绍念在你对我袁家的公功劳,让你安度晚年。”

    “呵呵……你还真是痴心妄想,当年联盟军散的时候,某就不该心软,就该听无双的,将你斩杀,而不是让你安然返回渤海。”

    韩馥叹了一声,讥讽的笑了几声,心中却微微有些后悔的道。

    在关东联盟散去了时候,韩馥先一步返回冀州,麾下兵精粮足,潘凤曾经提议,半路截杀袁绍,绝对不能让袁绍返回渤海。

    不过他觉得自己始终是袁家的门生,对袁绍出手,有违道义,所以就心软了,没有接受潘凤的提议。

    “你……”袁绍眯着眼,手握剑柄,一抹杀气凝聚眸子。

    哧!

    韩馥站了起来,拔出长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之上,平静的声音冷漠的道:“只要馥一天还在冀州,你袁本初就是吃不下睡不着,你会放过馥吗?此事就不用尔操心了。”

    话音一落,韩馥干净利落的抹了脖子,鲜血溢出,高大的人影直勾勾的倒下在案桌之上。

    袁绍神色有些默然,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韩馥会这么的决绝。

    “大人!”一个士卒走进来,拱手汇报,道:“韩家大院都已经搜索了,已无一人,韩馥之妻妾既然上吊在后院,其独子下落不明。”

    “有没有潘凤的踪迹?”袁绍心中一动,问道。潘凤是一员超级猛将,太危险了,若不能为之所用,必然杀无赦。

    “没有!”

    “再找,传令下去,立刻封锁整个邺城,务必把潘无双和韩馥的儿子给找出来!”袁绍双眸划过一抹冷芒,大声的喝到。

    “诺!”

    几个传令兵急急忙忙的走下去,传达袁绍的命令。

    初平二年,七月,袁绍颁布天下,韩馥‘病’死邺城,自领冀州牧之位。

    ——————————————————————————————————

    曹操自从得到了戏志才和荀彧的相助,势力越来越大,初平二年,六月,曹军和袁术的兵马,激战陈留郡。

    六月底,戏志才以一计空城计,曹军的主力放弃陈留郡,金蝉脱壳,转而攻击豫州颍川,直到颍川被曹操彻底的占领,袁术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猝而不及,急忙从陈留退兵。

    没想到让曹操亲率五千精兵,半路袭击,袁军死伤眼中,唯有退出豫州西部。

    七月,青州黄巾泛滥,肆意攻击,十数万大军直入兖州,连续攻破兖州数个郡县,兖州刺史刘岱慌乱之中率部抵挡,被青州黄巾的首领徐和阵斩于两军之前。

    此举大涨黄巾军的士气,声势大涨,仿佛当年的黄巾起义卷土重来。

    兖州北部数个郡守和国相顿时慌乱不已,最后济北国鲍信向占据东郡的曹操发出求救,公推曹操为兖州刺史。

    东郡,曹操和戏志才刚刚击退袁术的兵马,从陈留前线大胜返回,便接到了鲍信的邀请,赶紧召集麾下文武众将,前来商讨。

    “诸位,兖州刺史,岱公战死,如今兖州黄巾军声势旺盛,各郡县地方人心惶惶,如何是好?”

    曹操麾下已经占据东郡,陈留,颍川,如今是势力大涨,气势自然也就大涨,言语之中,身上散发一股上位者的威势。

    “主公,此乃好机会,当进驻兖州!”猛将夏侯惇率先站起来,朗声的道:“黄巾军不足为虑,惇愿意为先锋。”

    “主公,如今我们刚刚拿下颍川,麾下战士历经大战,疲劳不堪,而且袁术还在虎视眈眈,不宜出兵啊?”一沉稳的将领,躬身的道。

    “如今乃是大好机会,岂能错过!”有人反对了。

    “此乃顾此失彼,若是袁术出兵,吾等必然首尾难顾,何以为机会也?”

    “主公麾下如何兵精将广,何惧区区黄巾军,此该战!”

    曹操手下如今是人才济济,主战和停战的开始激烈的争吵起来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都给我闭嘴!”

    曹操揉揉太阳穴,顿时一声的冷喝,众人微微一惊,急忙停了下来。

    “志才,你如何看?”曹操如今最重视麾下三人,荀彧和程昱偏向民生政务,军事之上向来以戏隆为主。

    戏隆自从进入曹军之后,屡放异彩,特别是这一战,精心的布局让袁术不仅仅没有夺回陈留,还把颍川也给丢失了。

    众人也看着坐在曹操身边,一袭白色儒袍曹军第一军师。

    “此乃主公入主兖州的最好机会,当战!”

    戏隆眸子微微一起,一抹精芒划过,轻声的道:“但是如今颍川和陈留都不稳,主公必须镇守东郡,以防袁术,此战,隆请战!”

    “哈哈哈……有军师亲自出马,何惧黄巾军,操便可无忧!”

    曹操对于戏隆的能力信任有加,当即拍板,大笑的问道:“黄巾扰乱我兖州百姓,当战,此次征战青州黄巾,志才需多少兵马?尽可点将。”

    “如今吾等兵力该当守住南线,防止袁术,主公予以两万曹军于某足以,当然,主公还要把元让将军,文则和文谦将军予隆。”

    戏隆沉默了一下,对着一众大将扫了一眼,便点了夏侯惇,乐进,于禁三员大将。

    “军师之令便是操之令,尔等当从,如若有违,军法处置。”曹操大喝一声,厉声道。

    “诺!”

    夏侯惇三人恭敬的点头。

    初平二年,八月,曹操接任兖州刺史,以麾下军师戏隆为帅,号称出兵五万,北上兖州,对青州黄巾军发起了攻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