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八十三章 潘凤来投

第八十三章 潘凤来投



    江东的大雨连绵不断,倒是让孙权为前线的战事担忧起来了。

    这一天,孙权在锦衣衙门处理完了一些锦衣卫的政务之后,就和徐盛两人,顶着油纸伞,来到了郡守府,面见张昭。

    “张长史,现在前线可有消息传回来?”孙权一看到张昭,就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公子,这些天暴雨不停,大军寸步南下,会稽那边,钱塘江暴涨,以至于主公的主力兵马还在钱唐县,被钱塘江挡住了,无法南渡萧山。”

    张昭叹了一口气,目光看着外面的滂沱大雨,他自己微微有些担心的道:“这雨水要是在不停,恐怕还有战事还要等下去,拖的越久,对我们江东军就越是不利啊,而且这鬼天气,道路泥泞,就是后勤的运输也出现大问题。”

    江东军的水军都集中在丹阳这一边,以至于会稽方面的孙坚主力受到的暴雨的大影响,丹阳已经开战了,会稽因为钱塘江的困惑,主力无法南渡。

    “丹阳方面呢?”

    孙权沉默了一下,问道:“舅舅和大兄如何?”

    “丹阳方面倒是很顺利,有水军的支持,一路突进,这个水军主将蒋钦不简单,三战三捷,贯通了长江通道,把丹阳水军逼入了丹阳,而且今天还有一个小捷报来了!”

    张昭提前丹阳,目光微微一亮,赞声,神色有些欢喜,道:“大公子在两天之前,凭借的霸王铁骑的超强机动力,冒着大雨,奔袭百里,强袭秣陵,不费吹灰之力就占据了秣陵,断绝了九江郡和丹阳郡的连接。”

    “好!”

    孙权神色一喜,双眸划过一丝亮芒,道:“刘繇刚刚拿下九江,想必还没有整顿九江,短时间之内,没有兵力渡江,相对来说拿下的秣陵这个两江渡头,就等于断绝了他们的联系,张英樊能之辈挡不住大兄的。”

    其实孙权也没有担心丹阳,虽然孙策手下仅有一万五千的兵力,但是有一个内鬼周瑜配合,想要拿下丹阳,也不难,就看刘繇有多大的决心来守丹阳。

    “对了,大兄有没有提到,刘繇手下有什么特别出色的猛将吗?”孙权灵光一动,问道。

    如果按历史来说,这时候的太史慈应该还在青州北海,随后还有一幕单骑突围北海,求救刘备的戏码。但是孙权的重生明显就是一个小蝴蝶,已经改变了不少历史,比如刘繇提前进驻江东,比如王朗提起出现在会稽,所以难免太史慈也不会出现在江东。

    太史慈是刘繇的同乡,刘繇出现了,太史慈出现也不奇怪。

    要是孙策在丹阳碰见太史慈就好玩了。孙权心中乐乐的想。

    历史上孙策一抓一放,才让这个猛将臣服。

    “根据大公子的战报,倒是提了一个,在秣陵之战的时候,大公子碰见一个在敌军好像不过是军侯之位的将领,居然凭借区区上百人,突出了大公子的封锁,逃出了秣陵。”

    “他叫名字?”孙权目光一动,迸射出一抹精芒。

    “太史……慈,对,就叫太史慈,这是后来大公子打听到了,大公子的战报之上,还说他曾经和这个太史慈交战,隐隐之间,还有些不敌。”

    张昭翻阅这战报,神色微微开始凝重起来,道:“大公子还说,恐怕这个太史慈已经是主公那一个境界的超级武将。”

    “怎么可能,主公乃是练罡境的超级武将,万中无一,江东境内难有二人,一个小小的军侯,能有这等身手。”旁边的徐盛一听,面色大变,不相信的道。

    练武的才会明白孙坚这个境界的武将有多么恐怕,难以修炼,即使是他,如今已经一只脚迈入了练气大成,也不敢说自己能突破练罡境界。

    “不奇怪,如果你曾经经历过关东联盟军讨伐董卓的战役,就明白了,天下强者何其多。”

    孙权目光一动,他真的没想到太史慈真的出现了,他自然明白太史慈恐怖,现在的孙策毕竟年少,境界不足,战斗力恐怕还不如太史慈。

    毕竟历史上要等到五六年之后,建安年间,孙策出兵平定江东的时候,才能和太史慈战个平手。

    “太史慈,终究还是出现了!”

    孙权眯着眼睛,心中微微有些悸动,百味丛生,不知道是喜还是哀叹。

    他就是一个小蝴蝶,出现在这个时代,终究会改变这个时代,如今汉末的发展,越发的脱离三国的轨道,让他也迷茫起来了。

    “公子,如果这等武将在丹阳,会不会给丹阳战事带来变故啊?毕竟如何丹阳的兵力还是在我们之上。”

    张昭沉默了一下,面色有些难看,问道。

    他虽然不练习武艺,但是也知道,一个孙坚这个等级的超级武将在这个时代的战争之中带来的变数。

    “不会!”

    孙权摇摇头,嘴角一抹冷笑,道:“如果太史慈统领整个丹阳的兵力,倒是有些麻烦,但是明显太史慈不受刘繇重用,一个军侯,麾下最多五百兵马,所以无关大局。”

    “也对,这个刘正礼还真是有眼无珠,此等猛将都不会用。”张昭顿时也放下心了,目光一亮,道。

    “刘繇太注重门庭了。”

    孙权曾经听过一句话,在历史上,有人劝说刘繇用太史慈为大将,以拒孙策,刘繇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我若用子义,许子将必会笑我用人不当。

    这个时代出身很重要的,太史慈没有出身,没声望,在刘繇这等出身皇族名门的人中,眼中说到底就是一个寒门匹夫,不足为将。

    “秣陵一下,丹阳已经不足为虑了,舅舅乃是名正言顺的丹阳太守,占据名义,大兄勇猛无敌,还有一个藏在暗中,智慧过人的周瑜,丹阳郡早晚落在我们手中,现在最重要的会稽。”

    孙权还是担心会稽方面,孙坚亲征,却因为缺少水军,导致让钱塘江挡住的去路,寸步难行。

    在江东,湖泊多,江河多,如果没有水军,就等于寸步难行,加上这个梅雨季节,更是麻烦了。

    “昭相信主公,必然能攻克会稽!”张昭沉默一下,给自己的打了打气,低声的道。

    孙权也无奈,面对这样的天气,他现在也是有心无力,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张昭,道:“对了,张长史,几天前,我麾下的锦衣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什么现象?”

    孙权麾下的锦衣卫张昭也略有所闻,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那就是一群专门来看住自己人的探子。

    “城南有一个白家,你知道吗?”

    “白鲁?”张昭目光一亮,白家也是一个本地豪强,白家当家人白鲁就是太守府麾下的一个文官,现在归他管。

    “白家最近居然倾尽全家之力,抛弃吴县的根基,搬出吴县,在县城之外的几个小村庄落脚,而且不止白家,还有几个家族也是如此,不知道为什么?”

    孙权叹了一口气,道:“具体的原因我还在查,不过恐怕是有人想要在江东军不在的这段时间闹出点动静,你最好有些防备。”

    “这些人还这是不死心啊,昭明白了!”

    张昭闻言,心中一冷,双眸一抹寒芒划过,对着外面,大喝一声,道:“立刻派人,让吴县令朱治和吴县尉孙贲来见本长史。”

    “诺!”一个卫士急匆匆的走了下去。

    孙权自己也一大堆事情,倒是没有久留,直接就返回了锦衣卫衙门,第一时间久召见的莫从。

    “莫从,查到什么了吗?”

    “大都督,我顺着白家这条线,查到了一点线索!”莫从一袭飞鱼服,衣服上水迹斑斑,明显是从外面匆匆回来。

    对于锦衣卫的这个工作,他感觉很得心应手,吴县百户的这个位置,虽然位置不高,但是权力很重,就算吴县令朱治都不敢小看自己,让他越发的对锦衣卫忠心。

    “说!”

    “最近把整个家族都搬出去了有五家,其中还有一家是吴县的商贾家族,而且还是粮商,他们最近储备粮食,在吴县之外的几个农庄储备的大量的粮食,属下派人仔细的查了一下,恐怕有将近万石的粮食。”

    莫从疑惑了一下,道:“属下真的有点不太明白他们这么做的企图,这么大的分量的粮食,他们恐怕是不是一两天都能弄到了,早有准备,而且这个白家家族白鲁,他昨天还去县衙,透过一个小吏,拿到了一幅吴县城防图。”

    “吴县城防图?”

    孙权目光一瞪,有些不解了,冷声的问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啊?难道是趁父亲不在,江东军的实力空虚,想要攻占吴县吗?”

    “不可能,公子,就他们那点人,全部集中起来都不到千人,仅仅是我们的吴县的县兵就不是他们能对抗了,况且还有我们还有五千精兵,他们没有这么傻?”徐盛神色一抹轻蔑的笑容,道。

    “也对!”

    孙权点了点头,伸手揉揉小脑袋太阳穴,有些困惑起来了,沉默了良久,还是想不太明白,摇摇头,才道:“算了,桥到船头自然直,莫从,你继续盯着这个白鲁的行踪,还有城外的储备粮食的地方也给我一一的盯住!”

    “诺!”莫从点点头,走了出去。

    傍晚,数天来连绵不断的大雨开始消停了那么一会,孙权处理完锦衣卫各地交上来的公文之后,便返回孙宅,在大门口,他意外的接到了一个来客。

    孙权和徐盛回到家门口,意外的发现,一个壮汉不断的在家门口徘徊,身上脏兮兮的,衣衬喽烂,整张脸还涂上了黑色,像极了一个乞丐,背上还背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潘将军?”

    虽然邋遢壮汉全身脏兮兮的,但是孙权还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在汜水关,他出手从华雄手中救下来的潘凤。

    “公子,小心,这个人身上血气旺盛,煞气很重,很危险。”孙权身后的徐盛面对壮汉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险感,全身被绷紧,拔出腰间佩剑,把孙权保护住。

    “不用担心,这是我的故人,不会伤害我的。”

    孙权微微一笑,解析了一下,走上去,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才确认,这个像个乞丐般的壮汉,就是昔日韩馥麾下的无双上将,潘凤,潘无双。

    “权公子!”

    潘凤看着孙权,那一张黑乎乎而有些愚厚的大脸庞露出了一抹很苦涩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