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之仲谋天下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哈德良长城之战 上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哈德良长城之战 上

    时间渐渐流逝而去,开始进入六月中旬。天『籁小  『说WwW.⒉3TXT.COM
  
      六月已经是盛夏季节,天气炎热了很多,一轮烈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之上,艳阳高照,关中的天气有些闷热,椒房殿之中也开始了用地窖冰块降温的行动。
  
      自从抵达长安城之后,孙权的日子就没有在金陵城那般的急促,变得的舒服很多了。
  
      他如今还不能立刻的赶赴进西部战场去,必须还要去等待一段时间,等到前方的战事继续酵起来,等到更多的战绩络绎不绝的传回来,以至于达到彻底稳定朝政的局面之后,他才能奔赴西部战场。
  
      亲征的前提,就必须是中原稳定。
  
      他不能在亲征罗马的时候,让后院起火,中原如果不够稳定,他是万万走不出这片土地的。
  
      所以在这段时间之前,孙权的日子自然就变得悠闲起来。
  
      他开始游览长安。
  
      长安城的风光还真的不错,不能说这里比金陵的风景要好,只能说这里和江东不一样,在金陵城居住旧了,金陵的一切都看腻了,再看看长安城,你就会感觉这里比金陵城赏心悦目很多了。
  
      之前孙权虽然也来过几次长安城,但是他基本上都是来去匆匆,不是带兵打仗,杀伐如虹而来,就是带着任务过境,根本没有时间停下脚步来观赏美景。
  
      如今有时间停下来了,他对于这一座西汉都城倒是多了一些观赏的心境。
  
      数日以来的微服私行,孙权不仅仅观赏了长安城之中无数的风景,也再一次从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之中感觉到了长安城如今已经逐渐的成为一个世界中心的繁荣。
  
      这里只要走出门,走在大街上,你都可以看到一两个后世的那种印度人中东人甚至欧洲人,也这时代所谓的罗马人,都不会出奇的。
  
      这是金陵都没有的盛况。
  
      金陵虽然也是四通八达,人口汇聚,但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无法汇集这种盛况。
  
      而且在长安城之中,你会现很多来自辽东关东江东这些地方的商队,还有来自贵霜安息之地的西方商队,都纷纷的选择在这里落脚。
  
      有些西方而来的商队在抵达长安之后,售出他们从西方带来的货物,自然也会采购一批中原的货物返程。
  
      而在中原之地,并不是所有的商家商队都有勇气去穿越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的开投入很大,可是以如今的状况来说,还并不是很达,虽说随着一个个驿站工程的落成,这条路在安全上有了一定的保障,但是这条路基本上都是风沙遮天的道路,能勇敢走过来走过去的商队并不多。
  
      当他们没有走过丝绸之路的勇气的时候,也想要和西方商队交易,就只能选择在长安城这里,因为大部分的西部商队,都止步在长安城。
  
      所以长安城自然就成为了双方一个交易的中心。
  
      这也是雍州为什么能在商业上越吴州存在了一个巨大原因。
  
      在长安城之中,有东西两个大型市集之中,这里充斥这无数的外来商人,这里很繁荣,很喧嚣,而且在纷纷扰扰的喧嚣之中会看到一幕幕奇怪的景观。
  
      有些黑乎乎的人种,用头巾抱着头,用了硬邦邦的汉语在和中原人交流,这是比较有趣的。
  
      有些不懂汉语的人,用着他们家乡的语言,正在指手画脚的和中原人讲价,这是鸡同鸭讲。
  
      他们这些商人,充分的说明了一件件事情,原来就算语言不通,也能交流的,所以原始部落才能的一步步的融合成为一个个民族。
  
      同时,这些事情也充分的说明了一件事情,西部五州之地的百姓如今正向往中原之地,他们正在努力融入大吴朝之中……
  
      这是一件好事。
  
      孙权应该值得庆幸的好事情。
  
      西部五州基本上就是昔日的贵霜帝国,安息帝国,西域都护府的几十个小国,这些疆域都是吴军长驱直入,以强盗的刀枪,强取豪夺而来的,所以在这些疆域之中,民心背向,难以稳住秩序,朝廷只能徐徐图谋。
  
      孙权本以为最少要二十年三十年的时间才可能瓦解他们的抵抗之心,渐渐的收复他们的民心。
  
      可是看到如今的一幕幕,孙权却认为,最多十年,朝廷就有可能彻底的收复西部五州的民心。
  
      至于西部第六州,美索不达米亚州,这里面的关系就有些复杂了。
  
      这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才可以。
  
      在长安城之中的流连忘返了十数日之后,孙权一直存在了一个不成熟的构想开始变得明朗起来了。
  
      这一日,天气晴朗,孙权在椒房殿之中再一次召见了诸葛均。
  
      “子衡,长安城如今已经成为了大吴连接西部疆域的一个纽带,可是相反之下,金陵城的地理位置就有些不足了!”
  
      椒房殿之中,孙权身穿龙纹锦袍,腰配白玉,头戴玉冠,一副温润如玉的气质,安然的盘坐太师椅之上,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手指轻轻的抚摸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的说道:“朕若有意迁都长安,汝认为如何?”
  
      “迁都?”
  
      诸葛均闻言,即使以他稳重的心态这时候也忍不住有一丝颤动了一下,他不禁吞咽了一口唾沫,目光看着孙权脸上一抹坚定神情,顿时明白了,孙权不是询问他,是在考量他。
  
      迁都这事情,很明显这并不是孙权临时的构想。
  
      天权三年的时候,孙权北巡而来,曾经亲自面见他,就已经提过一次,不过那一次孙权只是粗略的提出一个念头而已,一拉而过,并没有细说,这些年诸葛钧也不在意。
  
      可现在看来,迁都这事情恐怕已经是孙权考虑的很久的事情,甚至在他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
  
      但是迁都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这里面所牵涉的问题很多。
  
      金陵城成为大吴都城已经十几年时间,从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县城,一跃成为天下至雄的强大城池,其中花费了朝廷多少人的心血。
  
      如今朝廷一朝功成,却想要放弃金陵城,迁都长安城,这会很多人都人都认为朝廷有些好大喜功的意思。
  
      同时,如今的金陵城可是一座将近坐拥五百万百姓之多的巨型城池,一旦迁都,这对金陵的民心的影响也很大,闹不好还会民情鼎沸,造成混乱。
  
      至于朝廷之上,以金陵为中心的格局已经稳定下来,一旦迁都长安,也会因为迁都的问题,引朝廷很多的争斗。
  
      诸多问题交杂再一起,说不定还真的闹成一场吴朝大乱来。
  
      “陛下,长安城虽好,然金陵城已经成为了大吴百姓心中念念所至的都城,一旦陛下要迁移大吴都城,必然会引朝政之乱,甚至会动摇国本!”
  
      诸葛均看了孙权一眼,咬一咬牙,双眸爆出一抹决议,冒着得罪孙权的态度,也要劝道:“此事有些得不偿失,臣并不赞同!”
  
      “没错,你说的很对,事实的确如此,一旦迁都,必然造成混乱,可是我们做事情不能只看眼前,眼前的那些的失,朝廷付得起,扛得住,可是关乎未来的展却不容后退半步,子衡,到了你这个位置,眼光要放长远一点,我们得看未来啊!”
  
      孙权闻言,抿一口清茶,微微一笑,并没有怒,反而有些和声的说道:“长安城如今成为东西交汇之地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未来百年时间之内,海运就算再爆一个阶梯,形成海域交替,连接东西疆域,可是想要达到以海路代替6路的构想,朕估计有些玄,很那做的道,所以丝绸之路依旧是大吴连接西部的中心,一旦这一战我们打下了罗马帝国,征服西部大地,长安城将会再一次迎来一个巅峰盛举!”
  
      他顿一顿,再喝一口茶,润润喉咙,继续道:“最主要的是金陵城如今的位置,已经不合适成为大吴都城了,长安才是坐镇中枢的最好位置,金陵城毕竟偏居于江东,如果紧紧只是统帅中原倒是尚可,无伤大雅,可统帅整个天下,统帅东西疆域,实在不足!”
  
      金陵城在江东时代是最好的一座都城,在孙权为王的时代也勉强能支持,但是进入了天权时代,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无法兼顾东西南北。
  
      这一点从朝政上的运转就能看得出来。
  
      孙权想要迁都,也不是一时之间的头脑热。
  
      他是经过考虑的。
  
      迁都长安,有利于朝廷控制西部疆域,同时也能兼顾中原疆域,最重要的是长安昔日也是都城,只要修筑一番,大运河一旦完全开辟出来,交通就四通八达了,当得起大吴朝的都城。
  
      他已经考虑过了,一旦打下罗马,罗马帝国的疆域他会采用一种西周传下来的诸侯分封的制度,把这些鞭长莫及的疆域,全部分封出去。
  
      他要的并不是疆域。
  
      只是一个历史。
  
      一个征服西欧大6的历史。
  
      而大吴朝的主体疆域已经稳定下来,中原之地,还有西部六个州,只要稳得住这些疆域便可。
  
      所以长安城成为了最主要的纽带。
  
      只有朝廷府亲自坐落在长安,才能完全镇压得住西部六州,不至于让西部六州玄乎在外。
  
      “臣所考虑的事情的确不如陛下之目光长远,但是臣认为,此事就算可行,也需缓一缓!”诸葛钧沉思了一番,却无法反驳孙权的话,只能拱手给出一个劝告。
  
      “朕自明白此事是急不得!”
  
      孙权闻言,点点头,认为诸葛钧的考虑很实在,他沉声的道:“朕今天让你来,并不是现在就开始迁都,只是告诉你,朕已经打算把迁都之事全权的交给你来处理,你是雍州总督,牧守雍州,镇压长安,此事你来做最合适!”
  
      “陛下有所命,臣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诸葛均浑身一颤,目光湛然而亮。
  
      迁都对于朝廷来说,短时间未必是好事,甚至会损耗一些刚刚稳定的民心,至于对于未来来说也许有他看不到的一个理由,他的目光还没有孙权看的这么长远。
  
      但是不可否认,。这事情对于雍州绝对不是一件坏事。
  
      如果朝廷迁都长安城,雍州这个直辖州就会一跃过大吴第一州有着大吴朝廷十几年底蕴的吴州,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荣誉。
  
      “朕的心意已决,迁都是势在必行,但是迁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朕歼灭罗马帝国之前,肯定不会泄露一丁点迁都之事,扰乱民心,不过这个准备工作你一定要做起来!”
  
      孙权放下手中的茶杯,微微抬头,目光看着窗外的一片蓝天白云,幽幽的说道:“长安城的规模还需要扩大一点,如果不能越金陵城,它也不能让朝臣得到的赞同,可是这事情却不能提前让金陵城知道,这样会影响中原稳定,所以朕只能依靠你,依靠雍州来弥补长安的不足,你从现在开始,秘密联合工部,扩建长安!”
  
      “臣明白!”
  
      诸葛钧点点头,目光之中有一抹坚定。
  
      孙权这句话还有一个不能言语的意思,那就是如果迁都这件事情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但是他却心甘情愿。
  
      想要得到荣誉,不可避免要背上风险。
  
      畏畏尾,难成大事。
  
      这是他诸葛均一飞从天的机会,如果此事成了,必然仕途顺畅,他也将会并肩诸葛亮和诸葛瑾,不在再有人说他诸葛均是诸葛家最不成器的子弟了。
  
      “哈哈,很好!”
  
      孙权笑了笑,转过头,拍拍他的肩膀:“朕要了就是你这一股冲劲,大吴盛世的到来却不是让你们懈怠的,朝中很多人的精气神已经失去了当年争锋天下的气度,文官之中,能保留这股冲劲了,寥寥无几,朕很看好你,就算盛世之中,也需要一些为朝政大局冲锋陷阵的先锋,你就是朕的先锋!”
  
      对于诸葛均的上道,孙权还是很满意的。
  
      “臣,荣幸之极!”
  
      诸葛钧也笑了,从今天开始,他将会迈入孙权心腹的系列之中。
  
      “陛下!”这时候,随行的大太监曹阳从外面迈着急躁的小碎步走进来,连忙行礼。
  
      “何事?”
  
      “庞参谋在殿外有紧急军情求见!”
  
      “紧急军情?”孙权目光一亮:“宣!”
  
      “诺!”
  
      曹阳躬身离开。
  
      “陛下,臣就先告退了!”诸葛均拱手行礼,他现在一心扑在雍州之地,对于前线战事的好奇心并不大。
  
      “去吧!”孙权点点头。
  
      “臣庞统拜见陛下!”
  
      庞统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拱手鞠躬,行礼之后,才递上一份军奏:“禀报陛下,这是第三战区送来了军事奏报,还请陛下过目!”
  
      “第三战区的奏报?”
  
      孙权接过军奏,摊开一看,低声的念出来:“臣贺齐,上奏陛下,五月三日,我第三战区主力两大军团,以左右合围,强攻哈德良长城,与罗马高卢军团死战七日,终克之,奈何……”
  
      *********************
  
      时间回溯一个月之前。
  
      刚刚才进入五月时分的罗马帝国西北不列颠行省之地,这里的气候很温和,迟来了春日洋溢的万物回春的气息,到处都是冰雪融化的状况。
  
      哈德良长城。
  
      这是这个时代不列颠行省之中最为最雄伟大气的建筑,也是一道捍卫着罗马西北疆域的防御线。
  
      昔日被赶出不列颠如今卷土重来的吴军,和镇守哈德良长城的高卢军团,已经在这一座长城之中的对持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双方的气氛很阴冷,紧张的能把人憋死。
  
      随着时间流逝,天气渐渐缓和,双方之间的耐心都开始耗的七七八八了。
  
      一场大战一触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