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步步骄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夫妻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夫妻


      真是困乏得紧,几乎一趴着,人就陷入沉睡。
  
      也不过片刻的时间,大约身体过于疲乏,感觉好像睡了很久一样。
  
      不知可是睡得太沉了,一片漆黑的梦里,失重感突然袭来,昏沉的意识刹那被唤醒,甄柔就发现自己正被拦腰抱起。
  
      三年未接触过,原以为已经陌生的怀抱,却在第一时间认了出来。
  
      曾经在陈留那一个多月的朝夕相伴,日来月往的交颈而卧,对彼此的熟悉感似乎从那时就刻进了心里。
  
      有力的臂膀,宽厚的胸膛,强而有序的心跳……每一样都记忆鲜明,熟悉得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般。
  
      甄柔缓缓睁眼,一抬头,就对上一双灼亮的黑眸。
  
      眸光热烈而深邃,又夹杂着几许欢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曹劲看着阔别三年的妻子,饶是一贯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不禁透出莫大的欢喜来,好似怀中抱着失而复得珍宝,他低声温柔问道:“可是吵醒你了?我见你趴着睡着,便想将你抱回卧榻。”说时,目光似粘在了甄柔的脸上,一瞬不瞬地盯着甄柔,似不愿再错过彼此任何的时间。
  
      甄柔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曹劲,她的嘴角就忍不住往上翘。
  
      她在心底唾弃自己,有这么高兴么?
  
      可就是觉得吃了蜜一样,心里泛甜,很是欢喜。
  
      她望着曹劲的眼睛摇了摇头,然后在曹劲灼亮的眼睛里看见一身狼狈的自己,想到自己一身汗渍,她蓦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在室内就一盏放在案上的油灯,灯光昏暗,应该看不大清楚吧,遂又镇定道:“放我下来吧,不睡了,浴室还备着汤水呢。”
  
      曹劲有些不舍怀中的软玉温香,但还是依言放下,“好。”
  
      许是趴着睡的关系,被抱起来时也没察觉,这一放下来,双足才着地,腿上不防传来一阵微麻,她膝盖顿时一软,便要站立不住。
  
      然有曹劲在,又岂会让甄柔跌倒?
  
      她下一瞬就跌入曹劲的怀中,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揽住她的腰。
  
      更不及她站定,环着她的双臂就骤然收紧,将她紧拥在胸前。
  
      就这样,曹劲就立在外间当中,静静地拥着甄柔,一言不发。
  
      甄柔想了一想,也双臂回抱住曹劲。
  
      一时间,室内默默无声。
  
      两人只紧抱着彼此,听着对方的心跳,感受对方的温度。
  
      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案上的油灯突然“哔剥”地迸跳出一丝火星。
  
      两人这才似被唤醒一般,曹劲终于稍微松开双臂,低头看着甄柔,喉间上下滚动,良久,才哑声道:“阿柔,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甄柔仰着面,想笑着说“好”,可还没开口,眼泪却止不住的落下。
  
      曹劲心头涩然,粗粝的手指轻轻抚过甄柔的脸颊。
  
      泪水带出的湿意传来,手再也挪不开,就手掌捧着甄柔一边的脸,拇指缓缓揩着甄柔那似断了线的泪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一句话,又惹得鼻头一酸,滚烫的水直往下落。
  
      甄柔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能哭。
  
      透过雾蒙蒙的泪水,静静仰头看着曹劲。
  
      从重生的那一年算起,她十五岁便与他在小沛相遇,至今她二十二岁了,他们竟然已经相识有七年了。
  
      究竟是从何时起,让她原本对他的愤恨消失不见,还因他一句辛苦了,将这三年来在生产时的害怕、满满生病时的无助、承担为人母责任时又要挑起父亲应有的责任……这一切不足以为外人道哉的辛酸,在这一刻也都消失不在了,她甚至觉得甘之如饴。
  
      所以,她听见自己笑着道:“不辛苦,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安在一起就好。”说着泪水落在唇上,是咸湿的苦味,心里却一点不苦。
  
      是的,他们是一家人,他们是一个小家。
  
      有她,有他,还有他们两个人的女儿——满满。
  
      想到女儿满满,甄柔脑中闪过什么,却不急再想下去,曹劲的手指抚上她的唇,眼里尽是深深的愧疚,他道:“可你生满满时,最是无助受苦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所以我还是欠你,这一辈子我都亏欠于你。”
  
      说到后面,曹劲的声音有些微颤,却足以让甄柔忘记先前要去想起什么,只迷失在曹劲感慨万千的言语里,还有他越发灼热的黑眸中……
  
      意识开始沉沦,依稀感觉抚在唇上的手指移开,滚烫的唇舌、灼热的呼吸随之落了下来了。
  
      他搂着她的腰往上,她垫着脚亦往上。
  
      他低着头,她仰着面,唇舌相抵,呼吸缠绵。
  
      却哪怕相拥相吻到呼吸变得稀薄,他们胸口窒息难受,都还是不够。
  
      三年的分别,上千个日日夜夜的思念,又如何能一下就弥补过来?
  
      曹劲一手依旧揽着甄柔的腰,一手急切而温柔地摸索上她的衣襟。
  
      夏日衣襟单薄,很快衣襟已褪下一边的肩膀。
  
      曹劲趁势进一步攻城掠地,灼热的唇从唇齿间顺着白皙纤长的颈项下移。
  
      终于可以呼吸了,思维能力重回大脑,她这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被带到屏风前,想到隔着这一扇屏风,正酣然再睡的女儿,甄柔瞬时从意乱情迷中醒来,忙去拉扯曹劲的衣袖道:“不行!满满还在里间睡觉呢!”
  
      像是为了回应母亲的焦急,正酣然在睡的满满突然哼哼了一两声,然后里间便传来翻身的声音。
  
      曹劲和甄柔立时定住。
  
      甄柔更是惊得全是僵硬起来,一动不动。
  
      曹劲揽着甄柔的动作不变,等听到屏风后又传来平稳的呼吸声,他就猛地一把将甄柔拦腰抱起。
  
      实在猝不及防,甄柔一惊,就要低呼出声。
  
      曹劲手疾眼快忙掩住甄柔的嘴,悄声道:“小心别吵醒她!”
  
      甄柔后怕的点了点头,尔后目光询问的看着曹劲。
  
      以为会说什么,却见曹劲脸上笑意深深,道:“夫人不是要沐浴么?我这便带夫人沐浴去。”说着就抱了甄柔大步流星地往室外走去。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