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天朝女国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洞宝物

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洞宝物

    神女洞怎么会有亮光?
  
      沈苓烟莫名其妙地转头看向萧琪和潘墨枫,见他二人也是一脸惊讶,便决定过去看看。
  
      “咱们看看去。”
  
      三人快步走向神女洞。
  
      此时已入夜,飞仙岭的路明显更不好走。不过因为神女洞对于他们三人尤其是沈苓烟和潘墨枫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所在,所以他们很快就到了那里,没有花费太多力气。
  
      一靠近神女洞,沈苓烟就发现那亮光似乎更加集中,好似从洞中某处照射出来一般。
  
      “奇怪,以前来这里的时候,从来没见过这亮光……”沈苓烟喃喃自语,努力回忆着以前的经历。
  
      那时,玲珑公主和玄武公子玉辰两人经常跑到神女洞中说悄悄话,自然不只是白天才来,他们也常常夜里观星的时候顺便过来。
  
      只是,不管什么时候来此,他们都不曾见过这亮光。
  
      对于她的疑问,潘墨枫只是淡淡地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啊,时间早已过去千年,世间也早已沧海变桑田。这小小的神女洞有了一丝变化又有何奇怪呢!
  
      “咱们找找,看亮光从哪里出来。”
  
      他们朝着亮光方向走去,就仿佛是那黑暗中的寻宝人,正寻找发着神秘亮光的宝物。
  
      也许这真是宝物呢!
  
      沈苓烟不觉眼前一亮,心里充满了期待。
  
      能引得神秘的闯入者来到圣山寻找之物,说不定正是这发光的宝物呢!
  
      神女洞和从前一样,虽然不大,但是洞中地形复杂。也亏得他们即使过了千百年仍对洞中地形十分了解,这才能顺利走过那坑坑洼洼的地面,穿过那凹凸不平的山壁。
  
      当然,此时早已过了千年,洞中情况不明。因此,萧琪和潘墨枫两人不敢让沈苓烟轻易冒险,而是一前一后把她夹在了中间。
  
      谁知道那发光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宝物?他们可不敢大意。
  
      “看,在那里。”走在最前头的萧琪指着洞中一块凸起的石壁。
  
      只见石壁上放着一物,正是此物隐隐发出一阵亮光。
  
      “那是什么?”看着那发光之物似乎体积不大,沈苓烟好奇地问道,“怎么好像一个方形的东西。”
  
      黑暗中沈苓烟视力不及萧琪和潘墨枫这种自幼习武之人,所以看得并不真切。
  
      萧琪道:“是个袋子。”
  
      “袋子?”
  
      沈苓烟正对这答案疑惑不解,就见他已走至近处,并随手取下了那发光之物。
  
      咦,真是个袋子。
  
      看着萧琪手上的发光袋子,沈苓烟更加觉得十分惊奇。
  
      原来发光的是这个袋子。
  
      “估计是用会发光的丝线做成的……”萧琪仔细看了看手中之物,“没什么特别。”
  
      哦,原来如此!
  
      沈苓烟知道这种丝线。或者说,从小出生在富贵皇家的玲珑公主和玉书公主都知晓这种发光的丝线。这是一种罕见而珍贵的丝线。能用如此罕见而珍贵的丝线做成袋子,看来这东西的主人也是有钱人,而且是非常有钱的人!
  
      沈苓烟正对袋子的主人如此富有、如此大手笔感慨不已,这时潘墨枫接过袋子,只瞄了一眼,便道:“只是把发光的丝线绣到袋子里而已,没有多少。”
  
      厄……原来袋子的主人并没有自己想像的富有和大手笔啊!
  
      “袋子里是什么?”
  
      在她仍然专注于袋子的发光丝线时,萧琪早已对袋子里的东西产生了浓厚兴趣。
  
      潘墨枫打开袋子,从中取出了一张折叠好的锦缎,打开后发现锦缎上写满了字。
  
      “写了什么?”沈苓烟眼力不好,自不可能在如此黑暗的洞中看清锦缎上密密麻麻的字。
  
      于是,她点亮火折子,帮潘墨枫照亮了锦缎。当然,她自己仍然看不清这些仿佛苍蝇一般的小点点。
  
      潘墨枫认真地看着手里的锦缎,就好像平日在审阅各部文书那般专注。
  
      沈苓烟静静地看着他。他那认真的态度,他那专注的神态,如此熟悉。沈苓烟突然有着一丝错觉,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玄武公子玉辰。
  
      只是,他看着手里的文字,脸上的神情却渐渐变得变化莫测,直看得沈苓烟心情跟着变化。
  
      能让一向镇定的潘墨枫表情如此丰富,到底这上面写了什么内容?
  
      “上面写了什么?”终于等潘墨枫看完全部,沈苓烟迫不及待地问道,“是何人留下的?”
  
      潘墨枫强忍着心中的惊涛骇浪,淡淡地说道:“是师父留下的。”
  
      “师父?”
  
      沈苓烟明白他指的“师父”是曾经的玄易大师,只是她不明白玄易大师为什么要搞个这么神秘的动作出来。
  
      “师父?”萧琪也被他的话说得愣住了,“师父干什么留个袋子在神女洞中?”
  
      “这是留个我们的。”
  
      “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并不曾见……”
  
      沈苓烟知道萧琪说的“上次”是指最后他们三人从凉国的竹楼回到圣山的时候。只是,那时他们的确回过飞仙岭,回过神女洞,也的确未曾见过这个袋子。
  
      潘墨枫淡淡地摇了摇头,“不是那时候的我们,而是现在的我们。”
  
      潘墨枫的话像个绕口令,让人听着很想发笑。只是,他们却都笑不起来。
  
      因为他说的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或者说,他们对于玄易大师的做法实在太不敢置信了!
  
      难道玄易大师知道他们过了千百年以后还会回来?
  
      厄……也许真是如此。玄武公子都能算出他们有来世,难道道法高深的玄易大师算不出来?
  
      “师父说了什么?”
  
      这个才是他们此时最关心的问题。
  
      玄易大师既然要给千百年后的他们留话,莫非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潘墨枫看了看沈苓烟,又看了看萧琪,这才缓缓地开口道:“师父说了当年他把我们三人收为弟子的原因……”
  
      厄……
  
      “是什么原因?”
  
      虽然早已猜测当年玄易大师收他们为徒并非因为他们资质特别,但此时听潘墨枫这么一说,他们又忍不住心下好奇,兼带着一丝紧张。
  
      “就是小烟说的那个原因。”
  
      沈苓烟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命格?”
  
      “对,命格。咱们三人的特殊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