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天朝女国师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师父心意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师父心意

    命格特殊?
  
      三个人都是命格特殊?
  
      “到底怎么回事?”萧琪着急地看着潘墨枫,眉心都拧成了一条直线。
  
      “师父说,当年算到咱们三人命格特殊,这才专程把咱们三人带回了圣山。”
  
      沈苓烟知道这事。
  
      当年她被玄易大师看上并带回圣山收为徒,她的心情一开始并不怎么愉快。当然,玄易大师并不是让她一直待在圣山之上,偶尔也会让她回家与亲人团聚。只是,她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这种不同并不是太喜欢。
  
      虽然能被当时最出名的玄易大师看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她作为南越的公主,却不认为这是好事。尤其当她每次回宫时,同为公主的其他姐妹看向她的眼光变得与众不同,她的内心就有着许多不平。她对于自己这么奇特的遭遇一点儿也不开心,甚至有些排斥。
  
      还好在圣山时,她和玉炎玉辰两人关系很好,这种情谊冲淡了内心的不悦。所以她后来宁愿待在山上,也不怎么想回南越皇宫。
  
      萧琪也想起了曾经的那些往事。
  
      当时,玄易大师到玉龙国皇宫中找到玉炎玉辰的父皇,对他说明来意,当然,他说的是他二人资质特别,和他圣山有缘,想把他二人收为徒并带回山。
  
      玄易大师乃当时最有名的得道高人,玉龙国国君对于他的要求自然十分乐意满足。于是,玉辰和玉炎就这么从皇子变成了圣山弟子。
  
      他二人对此本也十分不满,直到遇见了同为圣山弟子的玲珑公主,这才不再抱怨。
  
      “就这样?”萧琪见潘墨枫只说了这么一句,忍不住继续追问,“师父说,咱们的命格为何特殊?如何特殊?”
  
      潘墨枫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师父没说。”
  
      “什么?没说?”萧琪差点没跳起来,“你看了半天,就只有这么点儿?”
  
      “师父确实没具体说明。”潘墨枫把那锦缎递到萧琪手中,“你自己看。”
  
      萧琪接过锦缎,顺便把沈苓烟手上的火折子也接了过来。
  
      潘墨枫忽的对沈苓烟笑了笑,“师父虽然没说咱们三人具体的命格特殊在哪,但师父说了一个重要的事”
  
      他深深地看着沈苓烟,语气变得有些不淡定,“小烟,师父说我二人的命格和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是因为你才到的圣山”
  
      沈苓烟愕然地看着他。
  
      他说什么?!
  
      他二人是因为她才到的圣山?
  
      这
  
      这千丝万缕的联系莫非就是朱雀和玄武对她的影响?
  
      沈苓烟想起了之前静空道长所言,莫非,还是因为“四灵”?
  
      只是,她身边所谓的四灵,究竟指的是物,还是人?
  
      沈苓烟此时又开始纠结起了这个问题。
  
      四灵,若是指物,那便是她身上那可以聚集木金火水的四样宝物。这四样宝物早已在她身上,却不知会有何结果?四灵,若是指人,又当如何?而且如今青龙和白虎已不在,只剩两人,又会有何后果?
  
      这真是让人头疼!
  
      “小烟”
  
      沈苓烟正在低头胡思乱想之中,突听潘墨枫唤她,抬头看去,却见他眼里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深深的情意。
  
      他往她身边靠了靠,轻轻握住她的手,“既然咱们命中注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又何必总是想方设法地避开我?当年师父让我们在一起相处,可不就是希望我们能有缘有份”
  
      “不错。”萧琪正好看完锦缎上的文字,一眼望见潘墨枫握住沈苓烟的手,立刻上前把沈苓烟拉到自己怀里,“前世咱们有缘无分,今生师父特别交待,你不应该再拒绝我的心意了。”
  
      “喂喂喂!”沈苓烟推开萧琪,皱眉道,“师父又没说明具体的命格,你们用不着这个样子”
  
      她此时心里直怪玄易大师没事找事,既然不说明情况,却又留下这么暧昧的交待,真是莫名其妙!
  
      萧琪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小烟,你怎么能如此狠心?前世你不把我的情放心上,今生你又拒绝我。你可知我的心有多痛?”
  
      沈苓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诶,这家伙又来煽情了!
  
      “小烟,你可知师父为什么让我们待在你身边?”
  
      “为什么?”沈苓烟看着一脸郑重的萧琪,很想知道他又准备说出什么煽情的话来。
  
      “我猜测,师父其实是想让我二人成为你的夫”
  
      “噗”沈苓烟直接喷了,“你别乱猜!”
  
      唉!这萧琪!没救了!
  
      “我没有乱猜。”萧琪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想想,你曾经是南越的公主,这种情况不是很正常吗?”
  
      老天!
  
      沈苓烟觉得自己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
  
      他好歹前世和今生都是男尊国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猜测!
  
      她把目光投向潘墨枫,却见潘墨枫笑得像是狐狸,“我觉得萧琪所言有理”
  
      “咳咳”
  
      他居然赞同萧琪的猜测!
  
      难道,这真是他们师父玄易大师信中透露出来的意思?他的心意?
  
      “那又如何?这早已是以前的事了,况且曾经的结果不能如意,现在更不可能如意”
  
      不管这是不是他们师父的心意,但事实是,这早已是千年以前的往事了。而且,人算不如天算,当时最后的结果阴差阳错,谁也料想不到。这只能说明,天意如此,他们都得遵从天意。
  
      就好像曾经玉书公主和青龙白虎两大护法前世今生的感情一般,最后也只能遵从天意随风飘散。
  
      沈苓烟的话让潘墨枫和萧琪二人脸色都沉了下来。
  
      如今这样子,莫非真是天意?
  
      曾经他二人一直伴随在玲珑公主身侧,最终却都没能和她缔结良缘。如今,沈苓烟对他二人根本连前世的情谊都不曾有过,又怎会有其他期待?
  
      潘墨枫想起曾经的两情相悦,再对比如今的疏离,只觉心底阵阵凉意升起。
  
      难道师父也算到了这些,才如此煞费苦心地让他们知道曾经在一起的缘故?
  
      只是,玄易大师费尽心机做的事情是否能如愿呢?
  
      潘墨枫自嘲地笑了笑。
  
      看来,这次还是无法如愿啊!
  
      沈苓烟如今的心就仿佛铁石一般,根本不是能轻易打开的。
  
      萧琪和他的想法差不多。他这次没有发作,而是如潘墨枫般默默地沉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