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心动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生没有任何的差错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人生没有任何的差错


      单校长脸上带着笑,微微扫过的目光,把每个同学都照顾到了。
  
      这个衣着得体,举止优雅的男人,年轻时无疑是英俊的。在古龙小说大概可以用风度翩翩,器宇轩昂的代名词。
  
      哪怕他现在已不再年轻,只是举着酒杯站在那里,也依然可以用温文儒雅来形容。
  
      关于他的事迹很多,捐赠了房产,力挽狂澜成立校董会,东奔西走从省市县拉来转款重建了教学楼,实验室,阶梯教室,设立了教育基金,一生都扑在教育事业上。
  
      “孩子们,我知道你们总是嫌我啰嗦,嫌我长篇大论,给你们将一些不爱听的大道理,也许你们当中甚至有些人不爱我管你们。但是不管怎样,在这里,我得说,因为过了今晚以后,你们再想听我啰嗦也听不到了。”
  
      单校长说完以后,班上的同学们都哄笑起来,那些往日里无法无天的男生也脸红了几下。
  
      “首先,我要向你们衷心地祝贺,你们刚刚结束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考试,你们都是凯旋的将军,不管你们考得怎么样,这次的考试将是你们人生当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往后你们遇到了很多跨越不过去的困难,可以回想着,我当初连艰难的高三都跨越过来了,还有什么门槛是我跨不过去的呢?”
  
      “第二我要说是心态,有的同学考完了,成绩不理想,没有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但不要太难过,高考的成绩仅仅说明过去,说明你那一次的考试,不能说明以后的未来,因为人生的大考有很多。高考的分数可以决定你选择的那所大学,但是不能决定你的一生是成功还是失败。大浪淘沙,方能百炼成金。
  
      “第三愿你们在新的旅途上放飞自己的理想。无论你们走到哪里,我们和母校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们,永远是你们精神的家园。”
  
      “最后,祝你们鹏程万里,前程似锦!”
  
      单校长说到眼眶发红,鼻梁发酸,举杯一饮而尽。
  
      方宁他们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比往日都要真情实意,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校长说得话是有多么的震耳发聩,让人感到内心激动澎湃。只是以后的未来,他们再也听不到了。
  
      就像是约定好的一样,宋垫,李大炮等熟悉的人纷纷上场,潇洒的说着告别的话语,并不是如何的煽情,却让方宁他们班的女生一阵难过,眼睛通红,忍不住想哭。
  
      方宁他们也一阵沉默,是啊,毕业了,再也不用每天五六点钟爬起来一边穿衣一边迷迷糊糊往教室跑,不用偷偷摸摸的上课玩手机,不用把青春小说藏在课本里小心翼翼的看完,不用担心翻围墙出去通宵熬夜被他们抓了,不用到到围墙旁接校外的盒饭担心他们突然从草丛里出现,因为我们已经毕业了。
  
      班主任童练成接过酒杯,一向古板的他脸庞也有些鲜明的色泽,饱经沧桑的大鼻子似乎也比平日里要大上许多,他闷了一口酒,长长的没说话,光影重叠下那模样,像是一副被渲染过的油彩画,既立体分明,又浓墨重彩。
  
      “我们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接下来要靠你们自己努力了……”
  
      “老班,我们舍不得你!”女孩子们抱着童练成哭成一团,男生们心头也一阵难过。
  
      包厢里哄哄的乱作一团,宋垫看不下去了,说着既然都到这里了,那就给你们唱上一首吧。
  
      方宁他们顿时叫好,空出一大片场地,灯光打过来,照在宋垫的脸上。
  
      他握着话筒,就着绚灿的灯光献上了一首水木年华的青春再见,“留不住什么,挽不回什么,青春终要散场……”
  
      那些领导们也纷纷献上自己拿手的歌曲,是那么的意气风华,是那样的无比璀璨,那样的让人瞩目,仿佛成了全场最佳的歌手。
  
      方宁这才发觉以往面目憎恶的这些年级组长们居然是这么多才多艺,脱下教师的外衣,也是活得格外精彩。
  
      吴昊天大声叫好,嗷着嗓子冲上去,和人高马大的宋垫勾肩搭背对唱了起来,“青春再见吧,那无尽的忧伤。”
  
      方宁从包房里悄悄的退了出来,路过走廊的时候,卫生间里出来一人。
  
      闫莎莎朝他诧异的看了一眼,“怎么出来了?”
  
      “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方宁说道。
  
      闫莎莎无声的笑了笑,表示理解,“要不去阳台上吹吹风?”
  
      方宁想着左右无事,就跟她一起上天台。
  
      闫莎莎坐在天台边缘摇晃双腿,习习的凉风打在脸上很舒服。
  
      方宁脚踩在水泥蹲边缘,眺望楼下的风景,从这边可以看到江对岸的路灯,浮桥沿线的大排档摊子灯光连成长龙,看起来生意无比的火爆,往右边望去是碧波潭大桥,车水马龙,再远处点就是老街商业区,一片繁华景象,而他们呆着的这个位置颇有闹中取静的味道。
  
      方宁坐下来,活动了身体,侧头问道,“想去哪里读书?”
  
      闫莎莎闭着眼睛感受凉风拂面,道:“本来想去上海那边读书,但是成绩不理想,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湖南了。”
  
      方宁还想再问什么,闫莎莎已经先一步起身,站在天台边缘伸开双臂,转过身来,在他提心吊胆的眼神中微笑道,“高中以前的人生没有任何的差错,在别人的眼中我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学霸,班长,成绩优秀的代名词。”
  
      “想以后的生活,我想去做我喜欢的事。”
  
      方宁有点触动,很想为她鼓掌,但是他同样明白和理想并列的还有另外一个词,那就是现实。
  
      现实不是你想左什么就能做什么,很多人在现实面前最后都碰壁了。
  
      “你呢?”闫莎莎问道。
  
      “以前我想在近点的城市生活,后来心境变了,觉得沿海城市读书也不错,可以领略不同地方的风光。”方宁说道。
  
      闫莎莎点点头,“那也很不错。”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