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领主时代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宋廷‘三巨头’

第六百一十二章 宋廷‘三巨头’

    景炎二年的大宋,用扁鹊的话来说,那就是‘司命所属、无奈何也’。X23US.COM更新最快
  
      丞相陈宜中携家眷南逃出海,虽美其名曰向占城求援,但从古至今就没有求援使臣是带家眷一起去的。
  
      虽然丞相逃了,崖山依旧有号称宋末忠骨的宝佑四年贡举才子们,支撑着这块狭小宋朝空间,但不论殿试状元文天祥,还是甲榜进士陆秀夫、谢枋得,都明显察觉到了无力回天的颓唐。
  
      “宴翁,何故潸然?”
  
      当莫小白带着鲈鱼、若水等人见到陆秀夫的时候,这位宋末朝廷的大总管正在山脚海岸处组织铺设防御石墙。
  
      不知道是海上风大或者其他原因,一会的功夫居然望着海潮突然落泪。
  
      听到身后有人开口,陆秀夫回过头,也不去擦眼泪,就这么干笑一声:“心中苦闷,无以言表,只恨我辈无能,才落得”
  
      “打住,打住。”
  
      抬手制止了陆秀夫的强笑哀叹,莫小白哼了一声:“虽然自古就有哀兵必胜之说,但宴翁你可是一国肱骨,不可如此丧气。”
  
      “我方才走来,看见崖山尚有戴甲将士数万,所有人目光都望着北方,他们都梦如此,你我怎能言败?况且文山此刻尚在图谋赣地,力求夺回长江南岸,你我更应该想尽办法助他一臂之力。”
  
      话说到最后,莫小白右手指向前方,他觉得自己这番临时演讲至少能打个八十分,但陆秀夫听罢后,却是面色苦笑,抬手指向侧面:“子爵,文宋瑞他在那边。”
  
      额?
  
      方向错了?
  
      莫小白表情一滞,但很快又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当然知道武夷山在那边,我所指的方向是接下来要夺回的土地,属于我们的九州大地。”
  
      “夺回失地,子爵认为还有希望?”
  
      “希望总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莫小白眯着眼睛开口,随后说道:“崖山一地,有宴翁与张将军主持足矣,我打算领兵北上,与文山一同收复江西。”
  
      听到莫小白这么说,陆秀夫深深皱眉后叹道:“存亡之际,万法皆可一试,子爵随我回朝与太妃禀明,也与世杰商议一番。”
  
      陆秀夫没有阻止,就像他没有阻止文天祥北上武夷山,独自开府募兵抵抗元军。但莫小白却从他的这番话中听出了无限悲哀,根本没有半点振奋。
  
      或许,这老头眼中的大海都是灰色吧。
  
      但这些和莫小白无关,莫小白跟着老头一起步入所谓的‘朝廷内城’后,只经过一次通禀,便有宦官带着二人入室。
  
      到了这,陆秀夫又恢复了一板一眼的昔日朝堂做派,看的莫小白不停摇头。
  
      就屁大一点的院子,还讲究这些?
  
      跟着后头一同进去,映入眼底的是一个怀里抱着八岁小娃娃的女人。八岁小娃娃就是刚被立为新君的益王赵,而抱着他的女人正是名义上垂帘听政的杨太妃。
  
      说是垂帘听政,可偌大的天下都快没有宋廷立身之所,又哪来的政务去听?
  
      所以这位太妃虽然也姓杨,但却没去摆‘一骑红尘妃子笑’的谱,反而主动向莫小白和陆秀夫见礼:“今日来,可是有什么事与奴说?”
  
      “太妃不可如此,君臣礼节万万乱不得。”陆秀夫这老头一股子酸腐劲又上来了,当下连忙躬身。
  
      “礼节?礼节能让那些元蒙蛮子放你我生路?”一道粗犷的话音突然从屋外传来,莫小白稍稍侧身,就看到一个长相粗蛮,留着大黑胡子的将领走了进来。
  
      不用他自我介绍,莫小白也知道其人是谁。除了此刻崖山兵马总管张世杰,不会再有别人。
  
      似乎早已对张世杰的粗犷产生免疫,陆秀夫没和他‘一般见识’,只是把莫小白的请战想法说了出来。
  
      “子爵也要北上?”和之前的粗犷话音不同,张世杰这时却收了声,低沉道:“莫非子爵以为,此刻北上还有出路?”
  
      “路是走出来的,你不走当然不知道露在何方。”莫小白清楚此时必须坚定自己的想法,哪怕他的方略得不到在场另外三人的丝毫认同。
  
      这也是如今宋廷的无奈,就算不认同,你只要不投降,他们都会让你去试,而且不会提出任何要求。
  
      当然,想让他们提供帮助那也是妄想。
  
      就在莫小白说完后,张世杰率先点头:“文天祥孤军奋战,若有子爵相助,或许能有一线生机。但子爵还需考虑妥当,如今崖山晋升一万步卒,两万水军,只能留下护卫天子、太妃,和余下的皇室血脉。”
  
      听到这话,莫小白其实很想说,大宋都要完蛋了,你守着他们有个屁用。
  
      除非眼前这八岁娃娃也能变身传奇魔法师,来个世纪大禁咒,否则的话,守着他们孤儿寡母已经毫无意义。
  
      但这话他也只能想想,说是肯定不能说的。
  
      毕竟早就知道这群人没法给自己北上提供帮助,莫小白随即点头:“我只领本部兵马北上,但我需要天子与太妃的支持。”
  
      “落得这般境地,奴与陛下还能给子爵什么支持?”打了半天酱油的杨太妃终于找到了机会开口,姿态摆得极低,语气更是楚楚可怜。
  
      “我若北上,一切军务需要独断之权。”莫小白无视了杨太妃的神态,直接了当开口:“另外,为了节制各地,须允我自行开府募兵。”
  
      两个要求,换做一百年前,不,哪怕是五十年前,莫小白敢说出来,就有人敢要他小命,但此刻提出要求,陆老头虽然觉得不妥,但他没有吭声。
  
      他不是陈宜中那种贪权的人,而张世杰则完全无所谓。他对北上复国不抱任何希望,留在崖山也只是为大宋尽最后一份力。
  
      北上之梦,还是交给文天祥和眼前这位子爵吧。
  
      一文一武两位重臣没有异议,杨太妃就更不会阻拦,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出身杨氏,却生不逢时的可怜女子。
  
      既然在场无人反对,很快陆秀夫就当场拟定诏书,然后让太妃用印。
  
      传国玉玺早就在之前乞降时让人带去了元蒙,此刻手中的诏印就成了除天子以外,杨太妃看护的重要物件。
  
      盖好诏印,递交诏书。
  
      莫小白终于从三人手中,拿到了他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