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一本仙经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从前的荧珑界三大家,都有一个身在上界的灵通修士,也都有一个刚刚去上界或者是马上就要去上界的空明修士。易家是易秋心和易修肃,青云堡是伯登君与伯序逸,北海珠岛自然也有这样作为顶梁柱和以后的顶梁柱的两个人。
  
  除开家族之中最重要的这两个人之外,若是说起后辈来,其实青云堡和易家,都是远远不如北海珠岛的。
  
  易家就是四房在撑着,青云堡就是嫡支的几个儿郎,就算是他们全部都很优秀,又能好到哪里去?但北海诸岛就不同了,无论提速,都是人才辈出。
  
  如今的那里秘境当中,一休十五走了之后,就没有一个一家的子弟了。我家有两个,我徐州合伙序章。北海主导的数量确实多,那凌厉成之中,真有希望能在短时间之内前往上街的人,就是两个学家的男儿。
  
  这是筑基这个阶段,在离开地址当中,一家的子弟,全系都不算很好,金元宝更是没有一个人能拿得出来说事的,北海诸岛的后辈却依旧多。他接下来的对手,只是其中一个最厉害的而已。
  
  可能休息的心思真的就要放在修炼上吧。北海诸岛在一起的印象之中,真的就快和室外的线到差不多了。在山下的时候,以家败落了,唯一蔓延了,不管发生了什么大事,他都很少听到北海主导的消息。在东山府的时候,他也很少听到许家的人的什么事情。
  
  他们倒是看得清楚,知道强者不用多说什么,实力够了,他们就是第一,所以全部都瞧瞧说起来一门心思的修仙,两耳不闻世间事。
  
  一千以前在评选的时候,也碰到过北海珠岛许家的修士,他们几乎全部都一个模样。冰冰冷冷的,脸上没有表情,也不多说话,打完就走,不管输赢。对他,也从来都没有好企或者是什么不屑之类的神奇。
  
  对于这样的对手,一斤还是喜欢的。尤其他接下来将要面对的这位许师兄,实力完全满足他的需要。
  
  走到指定的擂台下,有人已经等在那里。看着令人有点不好接近的男子,办垂着头站在人群中,身边无数女弟子爱慕的眼光,他视若无睹。只是默默站着,仿佛这会儿他还在忙着练一把。
  
  有几个与他站的近一点的弟子,除了一个眼神看起来比较活泼的小姑娘,黑眼珠子在转来转去的大量四面之外,剩下几个人都跟他一模一样,十分安静的在等人。
  
  见到一千来,那位许世雄才抬起头,对他很是有礼的公共手,之后才又站着不动,等待擂台上的两个人赶紧打完下来。
  
  周围的人建议青睐,都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一千这个下要输惨了之类的话,那许世雄身边的几个估计同样出于北海周到的地址,却是都各自看已经一眼,打量她一番之后就不再说话。
  
  切莫管实力怎么样,素质就足以让人高看一眼。已经也站在一旁默默的等,对微观大众的眼光不予在意。
  
  只有那个小姑娘,年纪不大,站不住,见到宝儿来,一脸欢喜的就冲着她去了:“宝儿姐姐!”
  
  “小世佳!”两个人显然是认识,宝儿看起来也很是喜欢这个,看着很可爱,但十多岁就半筑基,实力自然也是很不虚的小姑娘。
  
  许世佳偷偷的瞄了易清好多眼,没有什么看不起,她倒是好奇居多。不过,终归是跟易清不熟,她最后还是没多问,跟宝儿在一边悄悄说着话。
  
  擂台上的两个弟子分出了胜负,走下擂台之后,对那位许师兄问候一声,索性就不走了。越厉害的明台弟子的比试,看的人自然越多。易清也发现了,这座擂台下的人越来越密,就连评选场地中央的夫子们的眼光,都大多落在这儿。
  
  易清大大方方地走上去,眼光在兵器架上转了一圈,这一次她没有选择长枪,而是选了短鞭,绕在手臂上。她只用过能打出子弹的枪,这种长矛,她其实并不熟练。拿来应付别人可以,这位许师兄,怕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世言哥哥必胜!”
  
  正选着自己的兵器,易清就听到在她后面往擂台上走的许师兄被人加油,给他喊口号的正是那个小姑娘许世佳。兴许是一家人感情好,一直就没改变过什么表情的许世言,侧头对许世佳点点头,好像还笑了笑。
  
  “小姐。”对手是几乎所有明台弟子的师兄许世言,宝儿那一句必胜喊不出来,在许世佳给她家的哥哥加油助威后,宝儿也叫了一声易清,给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易清看着台下的宝儿,她之前还在跟许世佳那个小姑娘乐乐呵呵的说话,这会儿两个人却是较起了真……像是跟那小姑娘一样没长大一般!
  
  不再看着台下,易清望向稳稳地走到擂台上的许世言,直到他走到她面前了,才不知是对谁轻轻点了一下头。
  
  “请多指教。”
  
  眼前的女子,她像是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一般的向他拱手行礼,从她手腕上垂下来的鞭头,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莫名就让他觉得有一种那鞭子是活的,在她手腕上垂下来的其实是一只蛇头,正在吐着信子看着他。
  
  打过的妖兽多了,他的直觉十分准确,谁危险谁安全,不用动手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被人说是废物,没有修仙天赋,但至少是现在,她让他感觉到有威胁。
  
  许世言其实是有些腼腆的秀气的,但那清秀的五官上却覆盖了一层冰霜,那层白霜不曾动过,他只是在心中暗暗的提起了警惕。
  
  他想要快一点到筑基,今年明台弟子头名的奖励,可以说是近十年来最好的一次。他想要争得那一份奖励,虽说他还从来都没有拿过头名,但是那不代表他今年拿不到头名。
  
  不管眼前这个人是废物,是天才,是男是女,她都是他的对手——他要打败她!
  
  许世言回了一个礼,比试这就算是开始,但是易清不动,许世言也不动,两个人全部都打的是以守为攻的算盘。很快洞悉了对方的意思之后,这场比试总不能就让所有人看他们两个站在擂台上动也不动,易清就想着她要不要主动进攻。结果,她刚冒出这个想法,对面许世言整个身形就动了。
  
  许世言的身上有佩剑,但他不曾拔剑,空手向易清袭来。别人要是这么做,就显得不尊重对手,但他这么做,没有人觉得有毛病,易清也觉得没毛病。
  
  这个人的身手快到不可思议,他伸过手来抓她的肩膀,真的是没有任何花俏的动作,真是直直地伸过手来抓,偏偏易清还没躲得开。
  
  肩膀上一阵刺痛后,易清就只看见黑白相间的一个模糊的影子,掠过她的肩膀,掠向她的身后。
  
  这位许师兄真的是不简单呀!缠绕着鞭子的那只手臂,因为肩膀的疼痛而有些使不上力气,易清另一只手便直觉性地向后挥,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匕首从她的袖中飞出……
  
  易清的耳朵只听见“刺啦”一声,然后她肩膀上的那只手就放开了,回过头去看,刚刚还在她身边的许世言,眨眼间就又退开。他右边胸前的衣服被划开一个口,慢慢的有血迹渗出来。
  
  台下一阵哗然,许世言却是自己摇了摇头。到底还是他低估了对手,本来以为这一招就可以了,结果易清的反应速度比他想象之中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是他一出手就想伤人,赶紧结束这场比试,他太快,对方也就只能快,收不住手,理所当然。给他这么一个小小的伤口,算是人家很留面子了。
  
  把匕首收回去,易清按住自己疼痛的那半边肩膀揉了揉。这次她不主动动手了,等着许世言自己上。
  
  明台弟子的擂台上,这样的小伤小痛算是正常,比试并不会被暂停。而且,不要说是夫子,有点实力的弟子,只要心思放在这场比试上,都能看出刚才那一瞬间的交手,两边受伤都在所难免。但凡有一边没受伤的话,恐怕胜负就已经出来了。
  
  易清如果不反手打,不直接亮出匕首逼退许世言的话,在她背后的许世言,给他一瞬间,就可以将她制的再无挣扎的余地。
  
  所以,这是情理之中,在所难免的事情。但易清还是知道,她估计是被擂台下许多女弟子记恨上了。
  
  不过,怕什么?肩膀上的疼痛倒是让易清有些兴奋起来,头脑格外的清醒,看东西都清晰许多。放下揉肩膀的手,易清看向明显不准备收拾一下自己的伤口的许世言,摆出一张抱歉的神情。
  
  又碰到这种越打越兴起的家伙!看着易清乍然间亮起,至少是比之前要亮很多的眼睛,许世言忍不住的要皱眉头。
  
  本来以为是一场很快就可以结束的比试,没想到还不容易。这是他的第四场比试,他还没有拿到八分,这一分可是不能让的。等他分数够了,看到许家的弟子,让一分也是常事,但这棘手的对手来的太早了。
  
  她反应太快,一下子制不住,那就要慢慢磨,也就是要浪费时间。许世言的脸孔变得有些郑重,他摆好架势,准备再试探几次。
  
  速度还是跟之前一样的快,但是动作要柔和很多,也给自己留了绝对的后路。毕竟这只是比试不是仇杀,许世言把场面很好的控制在他不伤易清,易清也伤不了他的程度。
  
  许世言没有用出自己的兵器,易清除了最开始把匕首亮了出来之外,后头连鞭子都没有用。两个人真是赤手空拳的在比试,这样的比试,难免少不了身体接触。
  
  暂且不提擂台下很多围观的女弟子到底有多么仇恨易清可以被她们心目中的男神碰来碰去,因为爱情和男子而心生嫉妒的女人,多半都大了,不像是许世佳和宝儿这两个心智不成熟的。
  
  她们像两个小耗子一般,眼睛瞪得圆溜溜,死死盯着擂台上发生的一切,紧张地边咽口水边搓手。许世佳本来就是年纪小,宝儿这个平日里的淑女这样子,也是让人能掉了下巴。
  
  如果易清有功夫去看看宝儿的话,估计会觉得这丫头居然浪费这么好的机会。许世言的一招一式都值得她去学习,招式很简单,但却融合了他学过的所有书本上的招法。
  
  人家果然不愧是师兄,那学到的东西真真的是学成了自己的,不像是宝儿这样的弟子,书上的东西其实还是书上的,根本不是她自己的。
  
  你来我往试探过几回,许世言在心中衡量了一下他觉得的易清的真实实力,却难免有些发愁。
  
  就像这么试探着打,那估计要好几天。真的动手,易清的反应又很快,两败俱伤不是他想要的结果。那要如何做?他还从来都没有在大评选的时候拔出过他剑鞘中的剑,只在争排名的时候用过这把剑。难道今日要在易清这里破例?
  
  许世言那被一片冰冷覆盖着的清秀五官,终于是有了些变化。他微微皱着眉看着易清,还是不决定拔剑,打算再试一次。
  
  许世言看不出任何危险性的试探,依旧是让易清警惕。他的手靠近她,依旧是那只缠着鞭子的手臂时,手势突然凌厉起来。五指成爪,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臂,然后猛力一扯。
  
  这一次,许世言学乖了,他算好他站的地方,确定他那一扯,易清就算是有时间再刺出她的匕首,她也一时间刺不到他。
  
  他站在侧面,易清想要从正面攻击他,他就往背后走。易清要从背面攻击他,他就正面来。只要给他眨眼的功夫,他的手就可以抵在易清的心口了。
  
  明台弟子之间的比试,这样,就是已经分出胜负了。
  
  许世言在电光火石之间将一切算的准准确确,而且在易清分析出他的意图之前,就立刻动手,做完一切。只是,易清也不是吃素的,许世言想要一下子就拿住她的致命要害,她偏偏让他拿不住。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