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纸花店秘录 > 第十九章 女售票员

第十九章 女售票员

几个人向东北方向而行,在汉道口总站上了一辆开往墓园方向的专车,车上有一位年龄偏大的司机和一名年纪轻轻的女售票员。
  
      从那司机背影看去,头发斑白,细长的脖子苦黑如柴;女售票员长发披肩,外表靓丽身材高挑、打扮入时,一件黑色露肩上衣搭配一条紧身红裙,显得身材凹凸有致。“呵呵,真漂亮!”封云逸目不转睛,看得有点发呆,不觉言道:“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哎呦呵!觉得自己嫁得早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文英耍起小性子,显得心情有些不快。
  
      封云逸赶紧说好话,去哄她。
  
      只听季岚对封云逸说道:“说实话,今天师哥倒让我有点刮目相看,以前看你吊儿郎当的,刚才面对那些黑帮大佬,那真叫一个酷!”
  
      封云逸嘿嘿一笑,“我这叫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夜色显得更加沉静,耳旁能听到的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听上去却像鸟儿的咕咕声,路上几乎看不到过往的车辆和行人。
  
      大概过了两站地,约书亚四人过惯了美女如云的夜生活,就打了个招呼下车而去。
  
      车继续前进着,过了百米有余,突然听到司机大声骂道:“妈的,这个时间平时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今天真的是见鬼了,靠!还不在车站等车!”
  
      这时,大家才看到,车前不远的地方有两个模糊的人影向车辆招手。就
  
      听售票员说:“还是停一下吧!况且外面还下着雨,大晚上都不容易。”
  
      车缓缓的停下来,一眼看去又上来两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三个人。
  
      因为在那两个人中间还夹着一个人,上车后他们一句话也不说,被架着的那个人更是披头散发,一直垂着头。另外两个人,身穿灰衣长袍,而且脸色泛白。车后的人吓了一跳,各个神情有点紧张,只有司机继续开着车,女售票员这是说:“大家都不要怕,他们可能是在附近拍戏的,大概喝多了,都没来得及换。”大家听她这么一说,也都恢复了平静。
  
      但见季岚摇摇头,神情严肃地看着其他三个人,窃窃私语道:“别看他们,咱们上的这是搭乘阴魂的鬼车,”文英不禁向后看去,只见起初空荡荡的车内此时却显得拥挤不堪,背后的老太太看着她微微的点着头,笑了笑。
  
      文英低下头,忽然从窗户吹进来一股冷风,文英瞪着一双吃惊的眼睛,满脸冒汗,看着季岚,说不出一句话。
  
      季岚接着道:“此车乃鬼鸟所化,能够吸取人的魂魄,所居住的地方都是磷火闪耀的,常在夜晚出来活动,披上羽毛即变成鸟,脱下羽毛就化作女人。传说是死去的产妇的执念所化,会抱走人家的孩子,如果哪个有婴儿的家庭,夜晚忘记了收晾在屋外的婴儿衣服的话,那么一旦被它所发现,就会在上面留下两滴血作为记号;实际上也只是一个爱子心切的可怜母亲,执念太深,走火入魔。”一对年轻的夫妇在车靠站时下了车,却没有带走孩子,神色显得平静异常。
  
      “小姐,那我们该怎么办?”洛秋鹤问道。
  
      “一会儿,视情况而动。”
  
      车继续向前行着,孩子一动不动,睡得很安静。大概又过了三四站地,路上依然很静,风也越来越大。更不要提什么人上车了,只有司机和售票员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就在这时,车停了下来。四个人从车上下来,看到售票员步态轻盈走向那小孩,把他抱在怀里莞尔一笑。再看那车后,来时的路上一条血痕,在灯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再看时,那车已消失在茫茫的雨雾之中。
  
      四个人来到墓园门口,被管理员告知已经下班,只能等白天开门进去。看门大爷念在晚上只有一个人值班,便勉强收了些小费容他们寄宿一宿。
  
      “大爷,看样子,这房子是刚盖没多久吧?”封云逸看了看周围问道。
  
      这时,大爷端来了几杯热水,说道:“是啊,说起这房子,还得给你们说件事儿。我们这个地方比较晦气,很少来人的,尤其是晚上。前不久啊,这里发生了意见很怪的事,我在这上班都二十来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一天,其中一位师傅回家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这儿值班。等到夜半时分,我恍惚听见有敲门声,还以为同事回来了,就隔着门问他怎么这么晚还回来。可是连问几句都没人回答,我还以为同事跟我开玩笑。紧接着,我悄悄从底下门缝看出去,只见一双悬在空中的红鞋子。一下就把我给吓傻了,当时我一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就到庙里烧了香,拜了拜菩萨。从那之后,那个房子再没人敢住,所以被拆了又重新改了这两间。”
  
      “其实,这个地方发生的事件挺多的,”洛秋鹤取下帽子,擦了擦,说道:“来的这段时间我也调查过,这儿以前是日据时期的一个集中营,许多无辜的中国人被送到这儿做活体细菌试验,也有多数被斩头的,但由于死尸过多,不能存放在集中营,所以每天都总会有和尚把尸体用独轮车用到远处埋葬。而运送死尸经常经过的地方,总会听到独轮车经过的声音。可能是太多的中国人死得太过无辜,死后的灵魂也无处可去,久而久之这儿便聚集了许多死者的亡灵。据说,晚上如果在墓园走过,便会看到许多僵尸从坟冢出来食人肉,吸人血。”
  
      “咦,咦,咦!”琴文英讥笑道:“你们这是轮流讲鬼故事呢?都是唬人的吧!”
  
      季岚拍了拍文英,说道:“所有的传说,并非都是空穴来风。灵魂的存在,其实只是生命的一个暗示。”
  
      季岚接着说道:“生命的诞生是个奇迹,这是我们大多数人的观点,生命是偶然还是必然呢?我们不可否认有些生命形式不需要地球一样的温度与条件,可能他们能够适应高温或低温,可以不需要水,不吸收氧。就像牲畜能预感到灾祸的来临一样,看到鬼魂或许只是人类未被开发的潜力而已。”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顿时传来,众人的心肝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封云逸走过去,轻轻地打开门。霎时,大家都傻了眼,敲门人正是刚才那“鬼车”上的女售票员。;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